<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七十九章 狼子山关 下
    夜幕时分,天降细雨……

    由七岭山西侧通往缜郡一道,先锋军部队正伴着黑暗夜色潜行。△↗,按照原计划,先锋军部队将会在缜郡狼子关一带镇守,意图阻截淮北方面的援军;时过几寻,常遇春主力部队便借由镇压徐州城关为虚晃之计,实则支援狼子关先锋军部,彻底吃掉淮北方面派来的援军。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夜降小雨,虽然不影响先锋军前进的速度,却是干扰了军队火光的照明。火把难以点着,部队又踏着泥泞的山道,待到军队主力到达狼子关,短时间内必茫然不知所措……

    而唐战陆菁被暂彻职务后,赵子川暂为军中主将,统领部队全部,分属军中细务。当然他们也很清楚,此次前往狼子关阻截敌方援军,凶险不少,很多时候,赵子川还得“仰仗”陆菁的出谋划策……

    “狼子关虽然不远,但从七岭山绕远路行进,也没少走路,关键是这个时候还下起雨来……”唐战和陆菁一起,在军队阵中,唐战一面摸索在骤冷的夜色中,一边喃喃自语道。

    陆菁晃了晃眼,下意识道:“听人说,缜郡狼子关是出了名的山道迷宫,我们不太熟悉其间道路,要是贸然行事,可能受困的不是淮北的敌方援军,而是我们自己。”

    “迷宫?”唐战有些担心道,“对于狼子关一带的地形,敌军肯定比我们熟,常将军应该也知道这点。那他还让我们前去,万一敌方的援军比我们多……”

    陆菁听到这里,眼神稍稍一闭,没说什么话,心里却是暗暗道:“是呀。恐怕这并不是常遇春将军的主意,而是朱元璋的指示……朱元璋的心计很深,他做什么事情不会没有道理,可他究竟为什么屡次向我们发难,好像是在试探或是利用我们一样……”

    这样的话陆菁当然不会明目张胆地在军中散播,稍稍放平一下心态后。陆菁朝前方领兵的李显将军问道:“李将军,这里还有多远到达狼子关?”

    李显骑着战马,跟随着赵子川的翼侧行动,听到了后面的问话,李显回答道:“回军师,就在不远处,按原计划行事,应该不出半个时辰就能到——”

    虽然暂时没了职务,但唐战和陆菁的在军中将士心中的地位依旧不变。众将士还是把他们二人当做是自己的上级,十分尊敬且信任……

    而在军中稍后的部队,萧天、苏佳等人则是跟在后援军队的阵容中。比起亲临指挥作战的赵子川,萧天等人则是对前往的狼子关一带有些担忧,加上天公不作美,黑夜中部队前进,难免会遇上不详的预兆……

    “听别人说,狼子关是山道迷宫。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对我军形势不利。就算真要驻扎镇守,也得有点起效……”萧天也在一旁道,“要是我的话,与其把注意力放在阻截淮北援军的方面上,倒不如借着阻截的机会,正面拿下徐州。效果更为显著……”

    “但常将军并没有这么做——”苏佳在一旁接话道,“他却是选择干扰敌军的意图,选择后与我军会合,一同吃掉地方的援军,徐州暂时置之不理……我倒不是担心我军会在狼子关遇到什么险情。我只是在想,徐州太守燕只吉台这么厉害,他会不会也看出了这一点,从而做出对策。要知道,我们在西道狭口的惨败,就是被他算计了……”

    说到西道狭口的惨烈一战,萧天和苏佳身上的伤还没痊愈。萧天顿起怜爱之心,朝苏佳关心问道:“佳儿,你手上的伤好点了吗?”

    苏佳见萧天是在关心自己,笑了笑说道:“没事,手臂已经没有大碍了,谢谢你关心我,阿天……”然而说话的同时,眼神却还流露出一股暗淡的悲伤或者说是不解的疑惑。

    萧天想起了苏佳对常遇春的“过激”反应,至今仍然不知,于是又问道:“对了佳儿,刚来军中的时候,你和我说过,你说你曾经在某处见过常遇春常将军,感觉有些熟悉是吗?”

    果然,再次提到了常遇春,尤其是这件事,苏佳的心中总是不自觉一股寒颤,却是说不上为什么。苏佳的表情稍稍一变,轻声回应道:“是的,我总感觉以前好像见过常遇春将军,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我倒不是觉得常将军的面孔很熟,朦胧印象中,应该是无意中见到的一次。可是那一次无意,我总觉得好像牵连到什么重要的事,每每想起甚至会有心痛的感觉,可到底是什么,是什么……”苏佳越说,感觉自己越陷进死循环中。

    “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萧天见苏佳有些疲累的神态,觉得这一路苏佳也不容易,两人甚至还在战场上经历生死一幕,不再忍心继续提及,索性转移话题道,“好好休息一下吧,马上就到了狼子关,在那里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苏佳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对萧天关心的放心暗示……

    “将军,前面就是狼子关了——”军队正伴着空有的马蹄脚步声前行,突然一个士兵的说话,打断了铁柝沉重的寂静。

    赵子川随即停下了马,后面的部队同样放缓了脚步。赵子川向后做出了停止的手势,示意后面的部队停止继续前进,随后自己则是看着前方狼子关的地形。

    李功就在赵子川的身后,他骑马向前几步,凑到赵子川的身边,露出严肃认真的表情道:“赵将军,这里就是狼子关的入口。正如将军所见,前方到处都是山道的岔路口,比七岭关的三岔道地形还要复杂,是名副其实的‘迷宫’。虽然山中有空地平原供以主力部队驻扎,但到处都是四面环山,根本不知道何时会有敌军部队的埋伏……再者,现在天降细雨,也不知道会不会雨势增大。万一贸然驻扎山口,大雨形成的泥石流侵袭,我军也很危险——”

    赵子川停顿思考了一会儿,随即又问道:“缜郡是不是就在狼子关关中?”

    李功应声答道:“是的,将军,缜郡城中地势开阔。但里面既无平民,也无军队,土地也很贫瘠……听说那是荒废很久的古镇,用以军家暂时驻扎的据点,但镇中空有堡垒地势,并无军需,短期构筑防御工事御敌还行,长期驻守根本没有办法。元帅挥师北伐之前,狼子关久未经历战事。所以缜郡常年无军队把守……”

    “也不知道淮北方面的援军有没有比我们早到,如果让他们抢险占领了缜郡,对我们来说,对徐州方面都是不利……”赵子川一本正经地说道,“但还有一个问题,缜郡四面是狼子关山道的层叠环绕,里面近似迷宫,很难分辨是否有敌军埋伏。要是我们掉以轻心。主力部队贸然齐上,很有可能中了敌军的埋伏。被困死在这迷宫般到狼子关中。”

    “那现在怎么办?”李功又问道,“军队总不能在这路口驻扎吧?这路口又不是淮北通往徐州的唯一通道,不抢占缜郡高地的话,根本不能完全阻截淮北的援军——”

    李功说得很有道理,赵子川也是被此处困扰,左右不能莽撞行事。一时间却是难以决定。

    “怎么了,部队怎么停下来了?”关键时候,唐战和陆菁正从后面跟来,陆菁看着前排部队全部停下脚步,于是不禁疑问道。

    赵子川心有堵塞。便会向陆菁问计,索性赵子川没有片刻迟疑,转身将狼子关的所在疑点全部报往陆菁……

    陆菁听完后,想了想说道:“这确实是个难点,要么放弃缜郡,要么冒着敌军埋伏的危险……”

    “菁妹,常将军下了命令,全方位阻截淮北援军,所以缜郡万万不可丢失——”赵子川又说道,“以这个为前提的话,我们现在担心的,是害怕敌军在狼子关的埋伏……菁妹,你有没有想到什么办法,可以绕过敌军的埋伏?”

    陆菁眼神稍稍一定,随即道:“如果说,燕只吉台或是淮北方面的援军提早料到我军会在狼子关阻截的话,熟悉地形的他们,一定会更比我们重视缜郡……既是想要埋伏我们,最有可能便是通往缜郡的要道。这里迂迂回回数条分支岔道,如果不出意外,都能到达缜郡,要是敌军要在半路埋伏,不可能面面俱到……”

    “菁妹你的意思是?”赵子川似乎是猜到了,抬头已经。

    “没错——”陆菁斩钉截铁道,“和徐州城关一战一样,兵分多路,然后再缜郡汇合……当然,这样做的风险也很大,若是哪一路遇上了敌军的埋伏,那几乎就没有正面对抗的能力;但也正是这样,我军的损失才能达到最小,以至于汇合到达缜郡后,能够保存最多的有生力量,用以阻截援军通往徐州的方向……而部队一旦到达缜郡,借天险地势死守数刻,就可以等到常将军的主力部队支援赶到,然后里应外合,一举将淮北援军全部歼灭——”

    方法很正确,但赵子川似乎是有些迟疑,他的眼神犹豫不定,过了好久才低声道:“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若真有敌军的埋伏,也就是说……无论兵分几路,我们之中肯定有人会面临巨大的危险……”

    赵子川说到这,陆菁也沉默了许久——赵子川担心的问题很正确,徐州城关一战,他们不是没有经历这样的教训,就连自己和唐战也被围困死路,差点丢了性命……但是眼下之际没有别的出路,陆菁重新坚定了眼神,继续道:“阻截援军,就只有抢先占领缜郡,分路汇合是把可能伤亡减到最小的办法,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出路……运气好的话,我们也只能祈祷敌军的援军还未赶到,狼子关没有敌军埋伏……”陆菁最后的这句声音渐小,因为她知道,最后这种情况微乎其微。

    赵子川看着陆菁模棱两可的样子,他也明白这其中的难处——这也是关乎全军将士性命安危的决定……

    “没问题,就这样做!”正在犹豫间,军队后方却是传出了坚定无比的声音——是萧天,从后面赶上来的萧天等人听到了前面陆菁和赵子川的对话,萧天回声应道毫不犹豫。

    众人都用惊异的眼神望着萧天,尤其是身为将领的赵子川、陆菁等人,因为他们清楚,之前徐州分兵的惨败,萧天和苏佳最为不幸。而这次萧天坚定不移的回答,彰显其不畏生死的决心。

    “萧大哥……”陆菁也是心怀惊异兼不安道。

    唐战看着萧天的决心,心知作为兄弟、作为一军之将的勇气和承担,自己更是不能输给他,索性自己也回头笑道:“子川兄弟,就按菁妹说的,兵分多路,由狼子关分道汇合缜郡……反正都不熟悉这里的地形,要是全军一起行进,中了敌军埋伏,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赵子川现在是一军之主,任何行事要务必须速做决断,在他的后方,所有将士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

    “好——”赵子川终于狠下心,左手握拳坚定道,“就按军师所说,我们兵分数道,从狼子关入口各道,以最快速度汇集缜郡,共同抗击蒙元部队!”赵子川的语气愈加坚定,以至于整支部队因此而振奋激昂。

    “共同抗击——共同抗击——”紧接着,就是黑夜下军中将士齐声呐喊的震响声。

    赵子川没有愣神,即刻分属命令道:“那就从本将军开始,李显李功二位将军随本将军一起,率五绝阵法先排部队,从中道而入!”

    “末将遵命!”李显李功二人同时答道,他们也是一直随同赵子川先锋作战的左右骑将,与飞骑将军同生共死。

    “那我和军师就率五绝阵法中队,从左南道进入——”唐战紧跟在后面说道。

    陆菁自然没有异议,她一向和唐战一起行动。而除了此二人外,老九也是随同唐战一起……

    “后军步兵阵,随同我和苏将军以及胡将军,走左西道!”萧天也紧随其后,大声朝自己的部队下令道。

    “是——”萧天阵下的士兵,经历了西道狭口一战,也是对其忠心耿耿、生死以命,齐声喊道……

    “都走左道的话,那我军部队就走右道——”慕容飞也不妨多让,大声下令道,“五绝阵法右翼部队,随我一起由左东方向进军!”

    “是——”慕容飞手下的骑军将士也齐声应道。

    “哥,我也陪你一起——”慕容飞的妹妹慕容樱,背挺红缨枪,身骑骏马应道。

    “慕容兄既然先行,那我也不能输给你……”南宫俊露出兄弟相称的笑容,随即命令手下将士道,“五绝阵法左翼骑军听令,随本将军由北道入行!”

    “是——”南宫俊指挥的骑军将士也对其不二忠心、誓死同行……

    至此,先锋军主力部队,分五路行进,由狼子关朝向缜郡而去。当然他们也都抱着必死决心,如果说在这浩如迷宫的狼子山关,真有蒙元部队的埋伏,谁也不清楚谁会深陷敌军“牢笼”……

    “对了菁儿,你哥和你弟呢?从我们到达狼子关,就一直没看到陆大哥还有小蒙……”唐战这边,突然想起一直不见陆昭和陆蒙的身影,于是转头向陆菁问道。

    陆菁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直视着前方的道路。

    “喂,菁儿——”唐战以为陆菁没有听见,又加问一句道。

    陆菁脸上表情未有变化,只是轻声说道:“放心吧,你不用担心他们,他们清楚他们现在该干什么……”

    唐战不禁一阵诧异,虽然不知情况,但他在陆菁身边久了,渐渐能够意识到陆菁对未知计划的胸有成竹……(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