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七十七章 狼子山关 上
    七岭东道蒙元合围一劫,因为萧天和苏佳的及时救援,唐战陆菁二人才算有幸逃生,而之后燕只吉台的部队也没有继续再追击的意思,四人才算有惊无险回到了大本营……

    虽然平安归来,先锋军众部皆大欢喜,但唐战陆菁二人并没有逃过责罚。常遇春重新复位,先锋军全部收归常遇春所有。而唐战陆菁身为军中主将军师,不在本营坐镇主战场指挥,冒天险率五百部队擅自行进东道,遭伏险些送命,加上西道守军的重创,这一战实际先锋军以失败告终,唐战陆菁有逃不开的责任。

    败仗自当好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就连常遇春自己也不例外。但就东道冒险遭伏一事,唐战陆菁更是遭到上属常遇春严重批评,二人被暂彻职务十天,先锋军主务暂由飞骑将军赵子川接管……

    常遇春的援军赶到后,接替先锋军的位置,主力大军坐视而于徐州城关三岔道处待命;而燕只吉台自知常遇春兵力之强,小役即过,徐州主力继续退回城关御守。但是谁也未尝可知,善于心计的燕只吉台,这回又会有怎样的举动……

    这天,常遇春召集分属各部将领,商谈讨伐徐州一事,既然唐战和陆菁暂时被撤去了职务,那商谈军事一事,自然是由赵子川全权参属。一大早,赵子川连练兵都没有进行,就匆匆赶往主营帐处商会。其余人等则是继续留在原地,等候消息……

    唐战陆菁二人虽然暂时没了职位,但两个人并没有不开心的样子;相反。这几天没有职位,刚好能够放松一段时间,加上先锋军上一役遭到重创,需要调整,短时间内不会有大规模行动;而且二人才经历了生死相情的刻骨铭心,没有职务的日子里,二人倒像是回到了汴梁时期玩闹的情态。没有战事,借以放松……

    但职位没了。二人在军中将士心中的地位还在。尤其是经历了东道遇伏一事,众人皆知唐战陆菁二人为了主力将士的安危,不顾个人身为军中主将身份的危险,冒死引开蒙元敌军的追击。还险些丧命,二人更是受到了军中众将士的尊敬,以生死之交相待,无论身份如何,在众人心目中,他们就是先锋军的首领。

    这就让唐战陆菁二人头疼了,本来是借着没了职务的日子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但军中一旦有事,动不动又得请问二人的意见。只要常遇春不亲自来先锋军中审查。唐战和陆菁就还是军中的一把手……

    “菁儿,我煮了点姜水,这一带这季节天干物燥。又容易生凉病,你趁热喝了吧——”在一个小帐篷里,唐战陆菁等人一边等着赵子川的消息,一边无所事事。因为今天一早没有练兵,所以众将士一早都很悠闲的样子,唐战甚至关心陆菁的身体。替她煮了点姜水。

    “嗯——我要你喂我……”陆菁一改军中军师的严肃,便会汴梁大家小姐的姿态。故意娇气说道。

    唐战自然也没有异议,一脸微笑地“服侍”着陆菁,毕竟在七岭东道生情的一幕,依旧存有余温地印在二人脑海中。

    但在一旁的人看了就有些不自在了,萧天见了,有些诧异地小声提醒道:“诶诶诶,这里是军营,拜托你们注意一下形象……”

    陆菁可不在乎,一脸开心地说道:“怕什么?我和傻蛋现在又不是军中的主将,事务大小全权交给赵子川那个大笨蛋处理了……哎呀,难得常遇春将军这么关心我和傻蛋,知道我们累了,暂时撤了我们的军职,可苦了那个姓赵的了……”陆菁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嘴巴更是笑成了月牙,毫不避讳地调侃道。

    “这么悠闲也太有点……放肆了,我劝你们还是注意点的好……”萧天耷拉着脸,无可奈何说道。

    苏佳在一旁见着,时不时在暗暗偷笑。

    其实在场的不止他们,军中参谋老九,陆菁的哥哥和弟弟陆昭陆蒙,还有南宫慕容兄弟,甚至是慕容樱和有孕在身的李玉如都在。众人看着唐战陆菁二人毫不避人耳目的“暧昧”,有些不太自然……

    “回来了——”正在这时,帐外传出了消息,李显李功二人随同赵子川一起,从常遇春主营部归来。

    唐战和陆菁也稍许收敛了一番,即使没了军中职务,对军中可能发生的变化,二人还是习惯性地保持警惕。

    果然,赵子川一脸严肃地回到了帐篷,似乎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怎么样,常遇春将军是不是又给军部下达了军令?”李玉如最先关心问道。

    赵子川的表情毫无生气,但也没有嗔怒,看样子还算是能接受的结果,但并不尽如人意。赵子川缓了缓,随即说道:“常将军已经下令,让我们先锋军部今晚发兵,前往缜郡狼子关驻扎待命——”

    “什么?”南宫俊听了,有些诧异道,“现在大军进攻徐州在即,这个时候为什么还要支派分布前往毫无意义的缜郡?况且,我军虽与燕只吉台一战中也有重损,但敌军的军情和实力我部最为熟悉,讨伐徐州非我部提供战略不可,就算是支派分布,也不应该是我们啊?”

    “派谁去倒无所谓,我最感到疑惑的,是为什么要去……”赵子川先是自言了一句,随后望了一眼在一旁表面上莫不在乎的陆菁,随即转身道,“菁妹,我需要你的帮助,你这么聪明,应该能够猜到原因——”

    陆菁见了,笑了笑道:“哟,认识你这么久,头一次听你这个大笨蛋夸我夸得这么直接……不过我现在的职务被暂时撤了。决定权在你手里……”陆菁还在一旁卖起了关子。

    “可是现在军务在身,我军才与燕只吉台军队打了两场硬仗,损失不小。接下来要是再有闪失,很有可能错一步而失大局——”赵子川的表情十分认真。

    陆菁也不是不知道事态的严重,她翻了个身,坐直恢复一丝正经的神情,随即轻声道:“本来我们是要对付蒙元的军队,现在却是在猜忌自己上级下达的军令,也不知是是福是祸……”这一句声音很小。几乎所有人都没听清。

    “你说什么?”赵子川耿直回问道。

    “没什么,就当随便说说……”陆菁立马换了个表情。切入正题道,“常遇春将军虽然在之前一役被燕只吉台算计,但并无重大失误,就带兵打仗方面而言。他身经百战、作战经验丰富,对付燕只吉台这样难缠的对手,每下一步棋必深思熟虑……就算燕只吉台再难对付,客观局面不会变——主力大军压境,徐州孤立无援,要是再不调遣援军支援,城池必保不久。既是知道常遇春大军进犯,燕只吉台不可能不采取行动;他毕竟不是神,城池生死存亡。他一定会派使者前往附近的军部处请求增援……如此来看的话,你们觉得徐州方面最有可能请援的地方是哪儿”陆菁反过来朝问众人道。

    “是淮北——”这一回,萧天抢先说道。

    “答对了!”陆菁提起了一丝干劲。继续道,“缜郡是淮北通往徐州的必经之地,而调遣援兵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常遇春将军之所以要分支部队前往缜郡狼子关,无非是想要阻截淮北方面的援军罢了……”

    “也就是说我们阻截淮北的援军,为常将军进攻徐州争取时间是吗?”赵子川抬起头问道。

    “不,恐怕常将军的目的并不在拿下徐州——”然而。陆菁的一句话再次否决了赵子川。

    “什么意思?阻截了敌军的援军,不是正给拿下徐州创造机会吗?”赵子川依旧不解道。

    “你这个笨脑子。让你当军中主将,果然不省心……”陆菁见赵子川脑筋转不过弯,又不禁调侃了一句,随即继续道,“就算孤立了徐州城,城中依旧有七万蒙元重兵把守,又有粮草自足,再不济后方还有山东方面的支援;常遇春将军所带兵马不过十万,把我们再分割出去,人数不会领先多少;加上敌守我攻,本就不占地利,常将军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那常将军的用意在何?”赵子川继续问道。

    陆菁闭眼沉静了一会儿,随即道:“常遇春进攻的真正目标是——淮北的援军!假借我军少数阻截淮北援军,让燕只吉台以为淮北援军迟迟未到,常遇春意在拿下徐州,这样燕只吉台就会把注意力集中在徐州御敌上。常遇春就会借此机会,调军主力与我军会和,正面拿下淮北的援军……毕竟徐州已成笼中之物,攻下只是时间的早晚,与此相比,能够成功吃掉淮北方面的援军,才是更为划算,所以说……”陆菁说到这里,脸色突然一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其他情况,语气戛然而止。

    “等一下,如果说淮北的援军大举调动,常遇春也成功拿下的话,那淮北方面……”陆菁心中暗暗道,她似乎是冥冥中意识到了什么。

    “这么说来,常将军的真正目的,是要与我军会和共同狙击淮北的援军是吗?”赵子川没有注意陆菁的神情突变,而是跟着刚才的话语继续道,“要真是这目的,为什么刚才商讨军事的时候,常将军不说出来?”

    “对啊,为什么商讨的时候不直接说出来呢?弄得好像常遇春在算计我们一样,或者是故意隐瞒我们什么……”陆菁听了,心中又起了疑惑。

    “菁儿,你又想到了什么吗?”唐战见着刚才还一脸轻松的陆菁,表情一下子绷紧了,和陆菁在一起这么久,唐战很清楚,料事如神的陆菁只有在碰到连她都意想不到的事情时,才会有这样的表情,随即又问道。

    陆菁又在一旁思考了很久,随即对赵子川问道:“对了,你刚才去商讨军情的时候,常遇春将军有没有提到关于元帅和徐达将军的事?”

    “没有啊,这次商讨会议,常将军只和我们讲了有关缜郡狼子关的战略部署,怎么了吗?”赵子川一五一十地回答,看着陆菁一下子胸有成竹,一下子又模棱两可,脑中有些疑惑不断。

    “没什么,可能是我想多了吧……”陆菁暂时理不出头绪,心中觉得不对劲,可就是说不出来,索性便没有在提及下去。

    “太奇怪了……”然而,陆菁心中的暗语却未结束,疑惑重重的她,心中依旧在纠结着什么,“常遇春将军一直是和朱元璋、徐达将军在一起,这次前来支援,为什么只有常遇春将军一人?一般来说,常将军单独商讨军情,肯定会报以元帅的军令,可是这次却只字不提,难道是在保密什么……”

    “常将军来了——”陆菁正在思考,帐外却传来了士兵通报的声音。

    常遇春亲自来此,营中众人不敢再“放肆”,尤其是唐战和陆菁,东道一事已经给常遇春留下了不好印象,要是再让他抓住什么把柄批评一通,那以后永远也别想再军中“翻身”。

    常遇春无论战前战后,行事向来直截了当,没走太多客场,直步走进营帐,甚至之前连向先锋军中的将领招呼也没打一声。

    “这个时候常将军过来有何要事……”陆菁低头斜视了常遇春一眼,心中暗暗喃语道。

    “啊——”最远处的苏佳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每见到常遇春,整个人会有些不自然的哆嗦。她自己也曾经说过,见过常遇春的样子,可就是记不起来在什么地方……

    常遇春进营后,先是观望了一眼之前被他降职的唐战陆菁二人,随即把目光回到了现任主将赵子川的身上。

    赵子川也不能傻站着,想到刚刚在主营中商议完了军事,常遇春这时又过来,赵子川倒是主动上前问道:“末将见过常将军,不知常将军这次前来,是有要事相报,还是案例巡查……当然,因为今日一早商讨军事,并未来得及练兵,将军怪罪末将无异……”

    “我不是来谈这个……”常遇春讲话也倒是利索,无论是对上级还是下级,毫不拖泥带水,“刚才军中要务一事,尔等先锋军今晚兵发缜郡,在狼子关一带驻扎镇守……不过汝军并不知道原因,为了隐蔽军中各部军情,所以刚才商议会上没说……这次派遣汝先锋军部驻守狼子关,意在拦截淮北方面的援军。燕只吉台退守徐州,心知我众他寡,必会派遣淮北支援,现在恐怕已到……缜郡狼子关是淮北通往徐州的必经之地,本将军现命赵将军带领先锋军主力部队在狼子关埋伏拦截……另外,本将军后营主力,随即便同汝军之后深入,共同埋伏截击淮北援军!”

    “末将接令——”赵子川双手接过军令,看来今晚的行动已无异议。

    “厉害,几乎都让菁妹说中了……”萧天见到此幕,心想陆菁即使被暂时撤去了之务,却还依旧心系军事,连常遇春的后一招也提前想到,真就如同孔明在世。

    “那你们即刻准备,今夜兵发缜郡,本将军人马必会后此而上——”常遇春最后说道,“希望这次,汝军能够将功补过,以填此役西道狭口之败……”

    “是,末将赵子川必不负将军所望,今夜即刻动身——”赵子川也是回答得干脆直接。而常遇春下完了军令,没有再多停留一刻,转身便走。

    而留在营中的众人,直到现在为止,还在为刚刚陆菁猜中常遇春的意图,心中按赞不已。

    “不对,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然而,陆菁自己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却对自己的担心越加确信……(未完待续)&lt;!--over--&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