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七十五章 绝路生情 下
    燕只吉台这才意识到事态的偏重性,今日不惜一切代价围堵唐战陆菁二人,只不过是为了平复自己一时之气,若是在这里拖延太长时间,主力战场朱元璋援军赶到,徐州又将面临危机。》頂點說,..

    燕只吉台也很清楚,即使是被困入绝境,陆菁依旧是在算计自己。听起来陆菁像个耍脾气的大家千金在洞里百般语言羞辱自己,实则是在扰乱自己的心智,不以顾及战事主务。想到这里,燕只吉台渐渐冷静下来,也没有因为陆菁的继续“放言”而气愤不已……

    李乘生走到了燕只吉台身边,悄悄在其身边道:“大人,我看他们两人死到临头,故意是用语言相激拖延……常言道,‘困笼之兽,久吠而无利爪’,他们最多只能动动嘴皮子了,想要杀了他们,根本就是动动指头的事情,大人何必和他们多言?”

    “那军师你有什么办法?”燕只吉台反过来问道,“这洞口又窄,纵使我们人多也难以进入,该不会真的就呆在这里,一直等到他们饿死洞中吧?”

    “当然不是……”李乘生露出阴冷的笑容,随即道,“既然他们不想出来,那就让他们再也出不来好了……”着,李乘生向身后的士兵动了动手势,后面的士兵随即搬来了许多的干草和火把。

    “用火活活烧死是吗?军师可真不留情……”一见李乘生是要用火将唐战和陆菁困死洞中,燕只吉台也冷冷笑道。

    “成大事不拘节,虽然这样的死法不能让大人您心中解气。但顾以大局为重,我们可不能把大把时间浪费在这两个必死之人身上。下手能简单利索就别含糊。出生入仗一二十年,这一大人您应该比属下清楚得多……”李乘生冷笑回应道……

    洞口深处……

    陆菁在里面着着有些累了。也不和外面的燕只吉台“叫板”了,索性瘫坐在了地上。的确,已经死到临头,陆菁也没再对求生报太大的希望。

    而唐战在一旁还在处理着伤口——之前中的箭伤有些深,拔出箭头后,鲜血一直没有停流。唐战用衣物简单包扎了一番,才暂时止住了血。

    陆菁在一旁有些担心,随即慢慢移到唐战身边,关心问道:“傻蛋。你还疼吗?”

    “这伤,一也不疼……”唐战露出乐观的笑容回应道。

    看见唐战久违的笑脸,陆菁也渐渐浮现出本应有的活泼的笑脸。现在二人身临绝境,已经全然忘了自己军中的身份;两个人就像回到汴梁一样,陆菁还是原来那个古灵精怪讨人喜欢的陆家姐,而唐战则是在她身边一直形影不离、傻傻可爱。

    “想想在汴梁的时候,傻蛋你第一次受伤,还是和南宫兄弟的比武上……”陆菁回忆着从前的往事道,“那个时候。傻蛋你遭到南宫兄弟的暗算,整个人昏倒在地,我当时都吓死了……可是现在随从行军,指不定哪天身上就多一块疤……”一边着。陆菁的眼神一边暗暗流露着迷离不定。

    唐战也回忆起了汴梁的日子,他用手轻轻捋了捋陆菁满是土灰的发鬓,望着不失绝色容颜的陆菁面容道:“菁儿。如果你没有跟我一起北上,不定你还在陆家当你的千金姐——锦衣玉食、无忧无虑。不会像现在这样每天出生入死、危险重重……”

    陆菁笑着摇了摇头,回应道:“嗯——那样的生活才无趣呢……实话。傻蛋,在遇见你之前,我总以为我做我自己就好,无论古代女子的三从四德还是大家闺秀的礼数典范都不放在眼里,在汴梁城当个人见人怕的‘精灵鬼’就很快乐……可是当傻蛋你来到我身边之后,我却发现我的世界观太狭窄了。傻蛋你胸怀大志,即使背负着父辈欺师灭祖的罪名,却从没放弃过心中的志愿。虽然头脑呆傻,但正义感十足,对菁儿又好,菁儿喜欢你,菁儿觉得有傻蛋你在身边,菁儿有的不仅仅是开心……”到这里,陆菁脸不禁有些红了。

    唐战听了,又何尝不是脸红?真的,随军北征这么久,二人真的很久没有有像这样的机会安静地互吐爱慕之心。只是没想到这难得的一次,很有可能是他们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外面遍布的敌军包围山洞,这个狭窄的洞口反倒是暂时宁静的地方。二人很珍惜这样一次短暂的宁静,不想被其他干扰所打破……

    “我对菁儿你也是——菁儿,我喜欢你……”唐战也毫不保留地表达了自己的心声,“在汴梁,别人都怕你,可我觉得菁儿你长得可爱,有性格,而且是非观念正直,不畏强权,所以我觉得菁儿你也是正义感十足的女孩儿,我也不会看错……”

    “傻蛋……”陆菁听了,脸上的醉红越来越深。现在想想,这还是唐战第一次对自己出如此深情表白的话语。

    不过开心过后,唐战脸上的表情随即有些收敛,想到如今自己二人深入绝境无法逃生,唐战略微有些低语道:“和菁儿你在一起,我也什么都不怕,就算是死,也无遗憾……只是担心菁儿的人,不仅仅只有我一个。还有你的哥哥弟弟,子川兄弟,玉如嫂子,萧兄弟和苏姑娘,还有你的爹娘……”

    提到了“爹娘”,陆菁的眼神愈加迷离起来。陆菁的眼角不禁泛起滴泪花,不禁喃喃道:“起我爹我娘,当日背着他们和傻蛋你一起出城北上,还是瞒着他们的。现在想想,我爹应该天天在暗地里咒骂我,骂我是个任性不孝的女儿;我娘应该思念担心过深,恐怕都会担心入疾吧……”

    看见陆菁有些伤心了,唐战像在汴梁时关心陆菁的样子。用手轻轻拭去陆菁脸上的泪水,不禁问道:“菁儿。你怎么了?”

    “我想我爹娘了……”陆菁露出女孩子柔弱的一面,伤心哭诉起来。要知道在军营中。这样的情态是万万不能表露在外人面前。

    唐战一直和陆菁形影不离,陆菁心里想什么,唐战总能感同身受。而且在汴梁,唐战也没少经历陆菁和她爹娘感情交流的场面,陆菁心中的伤心,唐战也可以明白。

    唐战也不好什么,只是轻轻搂住陆菁,让她内心的痛苦忧思,在自己怀中融化。可是这一切也只不过是短暂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终会死在这里……

    “菁儿,如果我们真就这样死了,你会后悔吗?”唐战稍稍松开手,朝怀里的陆菁问道。

    陆菁微微一笑,褪去了伤心的面孔,转而摇头轻声道:“菁儿不后悔,菁儿跟着傻蛋你,就会跟你一辈子。无论这辈子是长是短……”

    两人的情话深入彼心,如此深情场面,可偏偏此刻洞外却传来了异动。

    唐战和陆菁也稍许收回几分谨慎,朝着洞口望去——先开始是一股呛鼻的味道慢慢深入洞中。渐渐地,洞口被干草遮住的地方,一缕缕青烟浸入……

    “燕只吉台这个家伙。居然放火——”唐战心中一紧道。

    陆菁镇静了几番,紧跟着道:“看样子。燕只吉台也算是想明白了……以徐州军情大局为重,不想在我们身上继续浪费时间。索性想一把火直接烧死我们。当然,这的确是最直截了当的办法……”

    唐战重新握了握梨花枪,有些愤然道:“可恶,我可不想死得这么窝囊,要死也得在前线战死——”

    “真不愧是傻蛋,菁儿没有看错你……咳咳咳——”陆菁微笑着了一句,但是紧跟着一阵咳嗽却是打断了陆菁的话语——浓烟开始慢慢布满整个洞口。

    “咳咳咳……”唐战也有些站不住了,时不时咳嗽了几声。伴随着浓烟的愈加强烈,情况只会是越来越严峻,紧跟随后的结果,他们只能活活等死,死前还很痛苦。

    “对不起了,爹,娘,女儿只能走到这了……”陆菁最后实在无力,倒在了地上,望着上方高高的拇指大的洞口,眼神恍惚道。

    “难道我唐战,今天只能走到这了吗?我还没有完成叔叔的愿望,完成我自己的愿望,怎么可以……”唐战一手撑着梨花枪,一手支撑着洞口崎岖的地面。

    不经意间,唐战撑地低头的一刻,眼光瞟向了腰间的一见亮物——唐战看清楚了,是那半块龙纹玉佩。唐战永远不会忘记,那半块龙玉佩是他一天结交的好兄弟孙云的情谊信物,即使南北相隔,唐战也坚信总有一天他们还会在重逢。尤其是入军随朱元璋北伐后,这样的愿望愈加强烈,每每自己失望灰心的时候,除了陆菁,这半块龙纹玉佩是支撑他永不言弃的精神支柱……

    “还没见到孙云兄弟,我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在这里就……咳咳咳咳咳……”唐战紧闭着眼睛,但洞外的火势越来越大,浓烟不断扑鼻而来,他和陆菁的咳嗽声也是越加急促。

    生死之际,唐战最后还是放不下陆菁,面对死神的降临,唐战最挂念不住的,还是陆菁,这个对他来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于是,唐战用尽力气爬到了陆菁身边,用手将他扶起,想在临死前最后和陆菁些什么。然而陆菁的意识还在,模模糊糊看见唐战一把将自己扶起,想到自己命将由终,突然脑中最后的灵光一闪……

    紧接着,陆菁竟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陆菁用尽力气,一把搂住唐战,竟和他相吻在了一块儿。

    唐战确实是有些震惊,他没想到陆菁临死之际竟会做出如此主动的行为。然而这不是他们二人第一次相吻,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他们第一次彼此爱慕,就是从相吻开始,那时是在汴梁的陆府,当时情窦初开的二人深深埋没在初恋的余温中;然而这一次,是在生死边缘之际,知道自己即赴黄泉,二人还想对彼此献上最后深深一吻……

    可是令人意外的,陆菁的这个举动,却是延续了二人的性命——由于二人相吻,恰巧却是减缓了浓烟对二人的呛鼻危害,生命垂为得以延缓,虽然这些也只是暂时的……

    少许减缓后,二人同时睁开眼,想在死前最后看一眼彼此的面容。二人相互对视良久,气息相对,眼神中彼此已经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情意……

    浓烟浸满了整个山洞,唐战陆菁二人的“相吻续命”也快撑不住了……

    不知何时,山洞的一侧传来了摇晃和响动……

    震动有些异常,唐战和陆菁生命垂为间,还有功夫瞟眼望去……

    一个他们这辈子都不会相信的画面……只听得一声巨响,山洞的一侧破开一个大口,紧接着从洞口处钻进一个黑色的庞然大物。仔细一看,竟是一条巨型的蟒蛇。

    唐战和陆菁有些被吓到了,眼神睁得大大的。彼此相吻,眼神却是惊异睁大,二人的神情反倒是显得滑稽无比。

    但正是这次巨蟒的“破口”,大量的浓烟从洞口飘散而去,洞中的浓烟稀释了不少,唐战和陆菁算是暂时活过来了。二人彼此放开了对方,捂着嘴朝巨蟒投去惊异的眼神。

    唐战有些不放心,突然出现的“怪物”,唐战还以为其想他们不利,手中的梨花枪重新握起。

    然而巨蟒破口之后,也未露出凶光的眼神,身子重新钻回了洞,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紧跟着就是静默了很久,从洞口进来的浓烟,直接导向了巨蟒破口的大洞,唐战和陆菁已经没了生命危险……

    “这……这是什么……咳咳……”还伴着轻微的咳嗽,但已经脱离了危险,陆菁露出惊异的眼光轻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咳咳……刚才的蟒蛇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上天眷顾我们,给我们一条绝处逢生之路……”唐战也是还未从死里逃生的欣喜中镇定过来,疑惑云云道。

    又等待了一会儿,洞中的浓烟已经稀释得差不多了。再过一刻,洞口中有传来了动静——而这个动静,竟是人的脚步声。

    “有人……”唐战不禁声道。

    洞中的人渐渐走近,不一会儿便冒出了脑袋……“喂,你们两个果然在这里,这里……咳咳……这么多浓烟,看样子是千钧一发啊……”从破口中出来的人,居然是萧天。如若不是亲眼所见,唐战和陆菁打死也不相信眼前的场景。

    “萧大哥?”陆菁怕外面的敌军听到,声音放得很,但心中却是欣喜若狂——天无绝人之路,她和唐战得救了。

    “萧兄弟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唐战也是“惊魂未定”地问道。

    萧天微微一笑,冲唐战和陆菁做出一个自信的手势,随即道:“事情的缘由出去再,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这里……”

    唐战和陆菁二话不,直接和萧天钻进了洞口——刚才的巨蟒不是别的,正是萧天驯服的“宠物”,刚才破开的洞口,其实是巨蟒从山下钻上通开的一条密道。这次他和苏佳特地上山寻找唐战陆菁及其部队的踪影,没想到这条巨蛇却是立下了不的功劳。

    其实不用萧天,唐战和陆菁也不会再想呆在这个“鬼地方”了。二人捏着鼻子随萧天钻进了洞,沿着密道,用令人无法相信的方式逃脱了敌军的包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