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七十四章 绝路生情 上
    热门推荐:、 、 、 、 、 、 、

    话音刚落,陆菁突然现身,从岩体的后方露出半个身位,搭起之前捡起的弓弩,趁敌军疏忽之际,一箭而出……

    “大人小心!”李乘生眼疾手快,看准了陆菁的动作,下意识大喊道——陆菁箭发的方向,当然是燕只吉台本人。

    当然反应快的不止他,燕只吉台身旁的一个侍卫拼死挡在了自己面前,替自己挨了这一下。陆菁的箭不偏不倚射中了侍卫的死穴,一声惨叫后侍卫当场毙命。

    “抓住他们——”李乘生不想再和唐战陆菁二人拖延下去,随即下令部队上前。

    但唐战和陆菁这边早有准备,其实陆菁上方的弓弩乃是虚招,实则唐战从下方突有动作……

    蒙元士兵成群而上,除了前排的刀盾步兵,后面还有无数的弓弩手掩护,如此狭窄的岩体路口,只要目标暴露,便是必死无疑。

    但唐战先人一步,翻身一脚将地上一具蒙元士兵的尸体踢向前去。唐战的脚力不弱,尸体如同木桩一般横飞过去,后面的弓弩手不敢随意放箭不说,尸体正好砸中了前排士兵的盾牌,打乱了敌军的阵型。

    还没完,唐战一个接着一个,将地上的十具尸体一一踢出,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如千斤顶般朝着燕只吉台的部队抛砸而去,后方的弓弩手视线遭到干扰,根本无机出手。

    “还在发什么愣,快放箭!”燕只吉台依旧惊魂未定,李乘生则是在一旁全权大喊道。

    地上的尸体毕竟有限。唐战这几轮脚踢过后,后方掩护的蒙元士兵继续张弓搭箭。这一回是真的动真格了。齐声下令后,箭雨横飞而出。

    “轰——”唐战不甘示弱。尸体一一飞过,唐战掌中早已聚力,待到目标即现,“劈空掌”再如八风裂斩发出。前排的士兵没有反应,连同刀盾兵器一起,正中刀口掌风,整体四分五裂开来,阵阵惨叫后,便是轰然倒地。

    “走了——”陆菁随即大喊一声。便和唐战一起回头往林中深处跑去。

    “继续放箭!”李乘生依旧下令道。虽然唐战的劈空掌威力不俗,但蒙元部队人数众多,倒下一批,下一批跟着上来。以其弓弩远程克制唐家霸王枪,后来居上的弓弩手依旧不停地朝唐战陆菁逃跑的方向放箭而去。

    但唐战陆菁的速度极快,又有绝顶轻功,钻入幽林之后,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大人,他们两个进了林子。现在要追吗?”失去目标后,部队停止了放箭,一个士兵跑回来请示道。

    燕只吉台这个时候算是从惊险中清醒过来,他晃了晃头。一把推开之前挡在自己面前的士兵尸体,转头朝李乘生道:“军师,你之前说过。前面是条死路是吧?”

    “是的,大人——”李乘生应声道。“之前在这设置包围,就是为了引他们入瓮……前面是山体绝角。三面环岩;就算是轻功翻越高山,前面也不过是悬崖峭壁,除非他们真的会飞,否则休想逃出这里……”

    燕只吉台露出杀气毕露的眼神,握紧拳头道:“我改变主意了,就在这里,不用抓住他们……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杀了他们两个,以绝后患!”被唐战陆菁多番羞辱后,这一次燕只吉台终于动了杀心,杀掉此二人,比什么都干脆。

    “得令——”李乘生也是下定杀心,燕只吉台命令即下,埋伏的士兵全部蠢蠢欲动,列阵而朝幽林深处而去……

    而在幽林深处,唐战和陆菁好不容易才暂时逃出敌军的包围圈,现在他们是万万不敢停留片刻,尽全力施展轻功往林子更深处跑去。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前方等待他们的,是插翅难逃的绝路……

    “前面有光,看来这林子不大……”唐战为了保护陆菁,故意随在陆菁的后面,陆菁看见了前方林子的亮光,不禁出声道。

    果然,二人加把劲越过丛林,很快,他们落到了一片开阔地。不过说是开阔,也只是相对的,因为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三面环岩的死路——让李乘生说对了,这里是死胡同,现在再返回不可能了,小小的幽林又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这一回二人真的是无路可逃了……

    “这是什么破地方,怎么没有路了?”一向冷静的陆菁,这一回身入绝境,也开始紧张焦虑起来。

    “啊……”然而正说着,唐战不经意发出一声忍痛的喊叫,整个人身子也有些低下。

    “你怎么了,傻蛋……啊——”陆菁一直走在唐战前面,所以不知道身处后方的唐战出了什么事,当她回头一看究竟时,竟惊呼地叫出声来。

    唐战的肩膀在滴血——一支短箭深深射中了唐战的右肩,看样子是刚刚逃跑时,没能躲过所有的弓弩射击;虽然只有一支,但入箭之深足以让武功高强的唐战也忍痛三分。

    “傻蛋你没事吧?”陆菁不是第一次见着唐战负伤,但这是她最担心的一次。

    唐战紧闭牙关,用力拔出了肩头的短箭,肩上的血顺着臂膀而下,流过手掌,流过指尖,最终一滴一滴落在草丛上。

    “我没事……”良久,唐战才重新慢慢直起身子,开口说道,“只不过一只箭而已,不碍事……倒是菁儿,你刚才说这里这里没有路了?”说着,唐战也抬头望着三面环岩的地段。

    为了节省体力,陆菁扶着唐战往前走去,无数遍观望着这道“死胡同”,眼睛都快看穿,也没发现能够逃生的他路,看来这一回,他们真的无路可逃了。

    “看样子,燕只吉台从一开始就设计把我们引导此处,然后瓮中包围……”陆菁闭了闭眼。有些绝望地说道,“傻蛋。对不起,看来这次。我们真的躲不过这劫了……”

    “不可以放弃——”可唐战依旧是没灰心,卯足劲说道,“天无绝人之路,一定还有办法的……菁儿,我们千辛万苦一路走到了这里,怎么可以在这儿放弃?”

    “可是……”陆菁还想说什么,此刻身后却传来了敌军追来的脚步声。

    “他们来的可真快……”唐战临危之际,还不忘调侃一句道。

    “可不是吗,这里的路他们比我们要熟悉多了……”陆菁也低声道。

    唐战没有管后面。继续抬头望着三面环岩的地段,时不时发现了岩体之上,有十来个大大小小的洞穴,唐战不禁心有所动。

    “怎么了吗?”陆菁看着唐战鲜有灵光的眼神,不禁问道。反正到了临死关头,二人说起话来,已没有了军人的腔调,而是平日里家常的口气。

    唐战望着山体的其中一个洞穴,随即道:“还有山洞。我们先躲进那里——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从里面找到出路的暗道……”

    “这行吗?”陆菁已经无计可施,开始有些听天由命的姿态。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唐战听着后方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随即道。“继续留在这里只有等死,还不如去洞里看看——”

    的确,后面的追兵就快到了。没有办法的陆菁只能听从唐战的建议。于是二人一鼓作气加快步子,施展轻功踏上山岩。躲进了最大的一个洞口。不过说是最大,洞口的大小也仅容一两个人通过……

    躲进山洞的一刻。蒙元部队的追兵刚好走出丛林赶到,唐战和陆菁的身影他们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觉……

    “人怎么不见了?”燕只吉台第一眼见着三面环岩的绝路,却没见到唐战和陆菁二人的踪影,不禁问道。

    “这里是死路,就算是轻功绝顶也逃不了……”李乘生先是应声一句,随即从部队阵中走出几步,望着对面山岩上大大小小的洞口,微微一笑道,“八成是躲到了那个山洞里,临死前续命吧……”

    “这么多山洞,会是哪一个呢?”燕只吉台又问道。

    一向心计多生的李乘生低头看了看,一眼就看见了之前唐战拔出的箭头,箭头上和草丛间还沾着血渍。紧接着,李乘生又用脚拨了拨沿路的草丛,只见草丛的顺路隐隐约约浮现一条血滴形成的路线——真不愧是燕只吉台军中的军师,应变能力极强,李乘生一下子就想到了找到了唐战陆菁二人踪迹的最快办法。

    “这是他们的血迹——”李乘生指着草丛中的血滴说道,“沿着血迹走,他们躲到那个山洞,不是一下子就知道了吗?”

    燕只吉台点了点头,心中暗暗赞叹李乘生果不愧是自己最信任的部下。沿着血迹的痕迹往前跟去,部队很快找到了唐战和陆菁藏身的洞口。

    “就在那里了……”李乘生望着洞口暗自笑道。

    “很好——”燕只吉台也是兴奋起来说道,“这一回,他们可再也逃不掉了——”

    说完,燕只吉台摆了摆手势,后面的士兵保持阵型跟上,紧接着将洞口附近的一切出路给包围……

    而此时此刻在洞口处,唐战和陆菁不是不知道外面已经重兵包围,他们只是有些失望——很遗憾,上天并没有眷顾他们,洞口里没有别的暗道出路,除了头顶上老高的一个阳光能够刚好照进的拇指大小洞口,整个洞口就如同一个蒸笼一样,完全找不到能够出去的痕迹。洞口的岩壁还十分坚硬崎岖,就算是老鼠打洞,也得费上不少的力气。

    可是唐战和陆菁不是老鼠,就是用兵器当锄头敲,现在挖洞逃走也是不太现实。唐战想要轻功一跃,用“劈空掌”或是唐家枪法破开头顶上的洞口,但是想到这里的洞口这么小,如果强行破洞,不但不能保证逃生,自己和陆菁还很有可能被杂碎的岩石给埋没,到时候还没被敌人给抓住,自己倒是先被活埋了……而且就算成功破口,从上方逃走,还是会被下面埋伏的士兵发现。上方的一侧很有可能是悬崖峭壁,钻出洞就是暴露自身的目标,到时候就更危险了。与其这样,还不如呆在洞里比较安全……

    “没办法了,现在敌军就堵在外面,看来这回,我们是真的出不去了……”唐战这一回似乎也不得不放弃了,和陆菁被困在了这个无路可逃的洞口,头顶的洞口又无法凿开,这次就算会飞也没有办法。

    陆菁倒是一点都没有害怕,身临绝境,反倒是笑了笑说道:“出不去就出不去呗,至少这个洞口很小,他们进来也不方便,比起刚才在外面逃来逃去,现在被困在这里一动不动反倒还清静些……”

    可是陆菁话音刚落,洞口便传来了士兵准备钻进洞口的声音。不过正如之前所见,山洞的洞口极小,最多容下一两个人,纵使敌军千军万马,也不可能同时进来。

    唐战自然不会这么轻松放敌人进来,还有力气战斗的他,提起梨花枪便守在了洞口,只见敌军的士兵刚刚钻进一只脑袋,唐战便提枪砸晕了士兵的头,随即就是跟上一脚,硬生生将士兵连头带着身子,一起踢出了洞口——这下可好,看起来像是被逼上了绝路,但这个洞口可以说比任何的关口要道都要有“天险之势”,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燕只吉台在外面等待的,永远只有被打晕的自己的部下……

    进来一个打一个,进来一个打一个,唐战拿着梨花枪的枪杆,像打地鼠一样一一敲着蒙元士兵的脑袋,燕只吉台的部队死活就是进不了洞。

    陆菁在一旁看着唐战滑稽的动作和表情,时不时加上一句调侃的话语,整个人都乐呵呵笑出声来。如今深陷生死绝境,唐战和陆菁二人还能苦中作乐已是不易,此时的二人没有再把自己当做是先锋军的主将和军师,反倒是回到了在汴梁时的“耍宝情侣”一般,永远都保持着乐趣……

    但在外面的燕只吉台可受不了,一个又一个的士兵被敲晕脑袋“丢出洞口”,里面还时不时传来唐战陆菁的“嘲笑”,燕只吉台整个人都快气愤上头;李乘生在一旁也是暂时没有想到办法,他见一个一个进去不是办法,只能暂时停止进洞的命令……

    “哈哈哈哈,他们进不来,进不来,真滑稽……”陆菁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忘记了自己军人的身份,反倒是回到了汴梁陆家大小姐整人时的的脾气性格。

    唐战也全然忘了自己和陆菁处在危险之中,权当是自己又回到了汴梁,成了整天跟在陆菁身后的“小跟班”,每天有数不完的乐子。

    “什么徐州太守,什么蒙元名将,还不个个像缩头乌龟一样,进来一个打一个——”陆菁玩笑的话语越来越不客气。

    陆菁的话外面的燕只吉台巴扎多等人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燕只吉台因为正在气头上,索性不服气地回应道:“哼,你们两个别以为躲在里面很安全,现在军队包围洞口,我们就是不进来,死守在这里,饿也能把你们饿死!”

    陆菁却是毫不在乎,在洞里嘻嘻哈哈说道:“堂堂徐州太守,没想到这么没出息……无所谓啊,就算我们被困在这里,我军的主力却有时间和常遇春将军的主力会和,死了我们两个,徐州还是保不住——”陆菁完全回到了原来那个整人大小姐的情态,这让之前提防她和唐战二人的燕只吉台完全不适应,而且说话间,陆菁也还好好羞辱了燕只吉台一番。

    然而陆菁这么一提,这回反过来是燕只吉台巴扎多心头一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