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七十三章 穷途末路
    热门推荐:、 、 、 、 、 、 、

    七岭东脉南北两道,燕只吉台的部队在各个关口布下埋伏,就等唐战的军队落入圈套,欲其合而围剿之。但是等了近一个时辰,却没看见唐战部队的动向,甚至连唐战和陆菁的影子都没看到,似乎他们在这崎岖险峻的东岭处人间蒸发。

    这也难怪,在蒙元军队布置“口袋”成功之前,唐战已经命主力军队沿反方向下山绕远路折回,燕只吉台调令的军队在原路口设伏,当然看不见唐战部队的踪影。为了掩护主力回应,身为主将和军师的唐战和陆菁,自愿犯险留在这里,欲和敌军周旋而拖延时间,只是现在蒙元的军队还没有发现二人……

    燕只吉台巴扎多和李乘生也没有闲着,而集结的两千多人马,也已将这七岭东道的每个关口堵得水泄不通,唐战和陆菁想要身退,可以说是插翅难飞。不过目前还没有找到此二人的踪影,燕只吉台不禁有些着急——因为他清楚陆菁善于用计,即使整支军队只剩下两人,也拿不准她何时会算计自己;而自己又决定了要活捉唐战陆菁二人,每一步必要万分谨慎……

    “找到没有?”燕只吉台和李乘生走到了山侧的一道关口,询问起手下的士兵道。

    “没有,大人——”士兵回声应道。

    “在这道道崎岖的东手机看小说哪家强? 手机www.yuehuatai.com网岭,他唐战的部队再跑还能跑到哪儿去?”燕只吉台开始自问嘀咕起来。

    “会不会是唐战和陆菁把主力军队支开,只剩下他们二人,我们才找不到目标……”李乘生不由心生道。不过他这一说,基本上都让他猜中了。

    燕只吉台默默点了点头。随即对手下的士兵道:“继续监守,随时保持警惕——唐战陆菁二人可不简单。智勇皆可胜人,一旦现其踪迹,立刻发出讯号!”

    “是——”士兵也按例回答道……

    “啊——啊……”然而正说着,山道的一侧传来了,蒙元士兵的惨叫——燕只吉台等人侧头望去,只见一个士兵从山崖处跌落谷底,发出凄厉的惨叫。很明显,他是被人打下山崖的。

    傻子也能明白,那是唐战和陆菁所为。但是这样一来,唐战和陆菁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燕只吉台望着侧岭的方向,发出狰狞的笑容道:“就是那里,错不了了,唐战和陆菁一定是在那里……”说着,燕只吉台还时不时兴奋地握了握拳头。

    李乘生望着那个方向,眼神稍稍一皱,随即微微一笑道:“那个地方是北岭的绝地,再往里走。是个死路狭口,只要把他们逼到绝角,他们就插翅难逃……”

    燕只吉台应了应李乘生的意思,随即下令道:“传令下去。命东道各部守军,沿盘旋势朝北侧绝岭包围而上,活捉唐战、陆菁二人!”

    接到了命令的士兵。随即便向山口的各路发出了信号,各地的蒙元守军开始蠢蠢欲动。往北侧绝岭的方向沿行而上——看来这一次,唐战和陆菁自己走到了绝境……

    果然在北侧的狭道。唐战和陆菁为了突围,和这里的零散部队厮杀了起来。这里的守军不过十人,解决不费吹灰之力,刚才掉落山谷的士兵,正是被唐战的“劈空掌”一掌击落,遂入谷底……

    “这里已经不安全了……”陆菁望着地上的蒙元士兵尸体,略显紧张地说道,“燕只吉台在各个关口都有眼线,一处稍有一发,百地皆动而起,这个地方不宜久留,我们快点走——”

    “可是这里不像是能逃出去的地方,我们会不会走到死路了?”唐战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手握梨花枪说道。

    陆菁也和唐战一样,他们二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和熟悉地形的蒙元部队周旋,本就吃大亏。好在之前让主力部队在敌军形成包围圈前绕远道撤离,否则今日五百人的部队都有可能全部葬送于此。而他们也不知道,燕只吉台巴扎多的目标只有自己二人,对于那绕远路返走的五百部队,他根本就没有兴趣……

    “死路也没办法了,如果今日我们真的逃不了,那就只有拼了……”陆菁眼神坚定地说道,“不过不到最后一刻不能放弃,我们先往里面走走看,说不准还有别的逃生之路……”说着,陆菁朝身后幽森的林地望了望。

    唐战点了点头,他相信天无绝人之路,拼上一切也要和陆菁找出一条生路……“有人来了——”然而这边还在思考着,背后又传来了蒙元军队的动静,唐战不禁提醒道……

    蒙元的军队动作还真快,唐战和陆菁的动向被发现不久,附近的部队就包围了过来。不过排头的部队似乎并不多,只有十来个弓弩手在前方探测。蒙元的部队自知唐战武功盖世,要想以冷兵刃正面交锋,人数不多胜算不大;而弓弩手反应迅敏,可以以远距袭击,且灵活于弓箭,即使弓弩用尽,还能盘刀杀阵,可谓一招妙用。

    排头的部队不多,但这也说明后面的人也快跟上来了,如果唐战和陆菁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他们就真的只有等死的份……

    此时此刻,唐战和陆菁正躲在森林前的岩体处,一人一侧,一边等待着敌军弓弩手的靠近,一边用眼神和手势比划着对策……

    蒙元弓弩手正慢慢潜行,一来提防唐战和陆菁突现的不测,二来为等待后方援军的到来拖延时间。渐渐地,他们已经靠近了唐战和陆菁所隐藏的岩体……

    “蹭——”突然,从岩体的一方亮出一把短剑,突现的剑背反射阳光,刺眼的阳光,很快干扰了敌军弓弩手的视线。

    弓弩手还未及时反应,陆菁最先现身,由上及下。“天女散花”盘旋而出。龙凤双短剑使出飘逸的剑法,如同花瓣卷落般的剑气。密密麻麻朝敌军而去。弓弩手根本应对不及,手上、脸上已经被划出无数的血痕。不过多久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唐战这边也是一样,被陆菁吸引过去的敌军全部,注意力根本没放在唐战这边。待到唐战瞬时现身,梨花枪枪杆向前一挥,如同千斤巨石般的内力,正中敌军腹下。随即敌军口吐鲜血,被唐战厚如磐石的内力一击毙命……

    “快走——”陆菁解决完了自己这边,冲唐战示意了一个眼神。

    “小心——”然而,唐战的反应更胜一筹。突觉前方不对,低声提醒了一句。

    陆菁条件反射一般,没有抬头,果然一支箭弩正从自己头顶飞过——真是惊险,生死即在一步。

    再次抬头望去,原来后方敌军的弓弩手已经赶到。唐战和陆菁的反埋伏确实成功,但却完全暴露了目标,前方的弓弩手二话不说,远距离便朝唐战陆菁二人射箭而来。

    唐战梨花枪提起。随着扫地而起的轮回之内力,“回轮枪法”即现,以其旋转内力,将飞来的箭弩一一拨开。

    陆菁这边也没闲着。随手捡起敌军尸体旁的弓弩,反射而朝蒙元敌军而去。

    “啊——啊——啊……”前方的蒙元士兵一一中箭,发出惨叫后倒下。的确。被唐战眼花缭乱的前方所迷惑,反倒是忽略了趴在地上的陆菁……

    后面上来的几个士兵。唐战和陆菁也是不费吹灰之力解决了大半。但是好景不长,就在唐战和陆菁准备起身后撤间。一束长矛飞来,正朝唐战的“回轮枪法”枪心而去。唐战眼见不对,梨花枪变招用力一道,金光一闪,划破长空的内力将飞来的长矛斩成两段。

    紧接着而来的,是一个九尺的彪形大汉,看样子是蒙元阵中的一员猛将。彪形大汉如同发狂的野兽一般,嗷叫着便朝唐战面前扑袭而来。

    “菁儿,快退后!”唐战下意识冲身旁的陆菁喊了一句,随即自己翻身上前,击掌而对。

    瞬时,如同八风裂斩般的四散内力,掌心聚力有如洞穿巨岩一般,一阵劲风伴着惊涛巨石般的内力,洞天倾巢而出——“劈空掌”中的“狂风刃”炸裂开来,聚掌的内力如同巨浪滔天,汹涌击穿而分八方,直将前方的敌军打得五脏六腑俱裂,口吐鲜血而亡。

    蒙元猛将一名,却干净利索地惨死在唐战“劈空掌”一招之下,后方的蒙元士兵所见,逡巡而不敢进。但这也只是暂时,这一招“狂风刃”消耗了唐战不少的内力,而后面赶上来的蒙元士兵人数越来越多,除了唐家霸王枪,唐战不可能次次都用“劈空掌”威慑。

    没有办法,唐战和陆菁一样,也趁乱躲到了岩体之后,只是这一次,他和陆菁躲在了一起……

    “啪——啪——啪……”突然,从前面蒙元阵地响起了几声击掌,借着余光,唐战和陆菁看到了两个身着华贵的人走了上来——错不了的,那两人一定便是燕只吉台巴扎多和李乘生了。

    “果然不愧是唐家后人,不但唐家霸王枪了得,掌法也是惊世骇俗……”燕只吉台知道唐战和陆菁就躲在岩体之后,但这毕竟是难得的两军主将正面谈话的机会,燕只吉台没有示意手下的部队直接压上,而是原地待命说道,“像你这样的热血浪子,不在你们中原武林一展身手,偏偏要来打仗,而且还是做朱元璋的走狗……我听说你的父亲是唐天辉,当年他为了报效朝廷,投靠了裕兴城的兀罗带托多,还亲手灭了唐门世家,落下了欺师灭祖的骂名,只是后来死在了同门弟子唐骁风的手上……不过我们和你们那些恨你父亲入骨的汉人可不一样,朝廷可是十分器重你父亲,只是没想到你身为他的儿子,不但没有继承你们汉人的孝道,子承父业,反倒是倒戈投靠了朱元璋,难道这也是你所希望的?”燕只吉台试图干扰唐战的心智,扯起了唐战的身世。

    的确,无论是蒙人还是汉人,每每谈到唐门世家的命运以及自己的身世,唐战心里总是一股钻心的痛,这就像是一个火焰烙印一般,深深刻在唐战的心底,烧得痛却又永远挥之不去。唐战握紧梨花枪的手愈加颤抖,加上对面又是自己的敌人,唐战恨不得即刻出去将其一枪穿心毙命……

    然而关键时候,陆菁紧紧抓住了唐战的手。每当唐战因身世而心智扰乱之时,陆菁总能帮自己稳定心神,无论是在陆府遭到众武林人士的非议,在野狼山被窦得庸的羞辱,还是在如今七岭山被燕只吉台干扰……只要陆菁在自己身边,唐战就能安定许多。野狼山对付窦得庸的时候,他自己也曾在陆菁面前发过誓,不会再因身世之扰而自乱。这次也不例外,无论外人怎么说,唐战都心稳不动……

    燕只吉台见岩体后的唐战半天没有动静,察觉有些不对。刚想要派人去前方一探究竟,唐战的声音却传过来了。

    只听得唐战的话语带着笑意,语气也是十分镇定道:“哈哈哈,堂堂徐州太守,居然会因一个身世之扰的军将而逡巡不进,枉你燕只吉台自为蒙元名将,却只有这点胆识,难怪朱元璋元帅虽和你十年未分胜负,却从未把你放在眼里……”

    此话甚为妙计,不但没有被对方扰乱心智,反倒是反过来扰乱对方。更关键的,这句话可不是一旁的陆菁教的,而是唐战自己说出来的。陆菁也很惊异唐战的反应,她明白唐战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呆头呆脑的傻小子,他已经完全变了……

    燕只吉台也是意想不到,但是想着既然是唐家后人,必定智勇不凡。燕只吉台也很有耐心,也没被唐战的话语所激怒,稍作镇定的他,倒开始扯起其他话语道:“不过我真的很佩服唐将军,以军人的角度来说,你真的很有胆识——你的主力部队不在,应该是绕远路撤走了吧,没想到你居然会为了主力部队的安危,不顾一军之主的身份,只身犯险支开我军的主力,就这点来说,我很佩服你……不过你也只能到此为止了,你,还有陆菁,我燕只吉台今天拿定你们了!”

    陆菁在岩体后面听了,心神一定,随即也笑着接话道:“燕只吉台大人可真看得起我,正如尔军众将所言,我只不过是个黄毛丫头,没想到却能引起大人您这么大的注意。还是说……大人您不堪曾经被我的两次羞辱,想要借以一洗前耻?”

    比起唐战,陆菁的这招激怒倒是起效的多。的确,比起自己逡巡不进,燕只吉台更在意的是自己被陆菁算计两次的耻辱,加上陆菁只不过是个黄毛丫头,自己堂堂蒙元名将,遭到女孩子家算计,传出去岂不笑人?

    燕只吉台算是被陆菁稍稍有所激怒,他倒是发出狠话回应道:“哼,你这丫头别得意太久,今天你们插翅难逃,我会亲手抓住你,让士兵把你这丫头亲自押到我的面前,让你再也抬不起头!”

    陆菁想了想,冲唐战做了一个手势,并用眼神交流一番,似乎另有他计。

    唐战会意地点了点头,伏身准备开始行动……

    随即,陆菁笑着回应燕只吉台道:“哼,战争还没完呢——最后究竟是谁把谁押到谁的面前,让谁抬不起头,他人岂可先知?”

    “你说什么?”燕只吉台见陆菁死到临头还在嘴硬,愤恨一句道。

    然而话音刚落,陆菁突然现身。只见她从岩体的后方露出半个身位,搭起之前捡起的弓弩,趁敌军疏忽之际,一箭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