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山道受伏 下
    唐战军队在草丛岩体中隐蔽一刻,外面埋伏的蒙元士兵也跟着停止了动静。燕只吉台的部队十分狡猾,己不动敌不动,只等唐战的部队冒头,蒙元军队才发起偷袭,这样就算躲在了暂时安全的隐蔽处,也发现不了蒙元伏军的位置。

    而且这里的安全也是暂时的,蒙元方面一定开始从山岭各条要道朝这里包抄而来,如若因为怕冒头中了敌军的埋伏,在这岩体隐蔽处久久按兵不动,最后只能是等死的份……

    “不行,我们必须得冲出去——”唐战坚定地说道,“留在这里,蒙元的伏军马上就会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这里本来就是崎岖难走的山路,要是真到了那个时候,逃跑都来不及了——”

    “可是要怎么从这里逃走呢,这里的路敌军可是比我们清楚得多,他们一定会提前预测我们撤退的路线,设下埋伏……”危急时刻一向的陆菁也显得有些着急起来。

    “时间不能多等一刻,硬冲也要突围出去!”唐战下定了决心,突然大喊道,“全军有令,本将军以关隘岩石作掩护,其余人等沿原路撤退!”

    话音刚落,唐战整个人就窜出了草丛,正面应对敌军的埋伏。唐战的行速又很果断,陆菁叫喊都来不及……

    果然,唐战一个,轻功跃至开阔地,刚一露头,四面便是箭雨横飞。

    “撤退!”唐战冲身后大喊一声。

    主将之令不得不从,身后的主力部队按秩序往原路的方向低伏下山而去。虽说五百人马不多,但要一一撤退也是不易,唐战若要以一人之力为其掩护,也要花上不少的功夫,更要面对愈加危险的埋伏。

    “傻蛋——”陆菁最后一个从部队中走出。看着唐战独自面对危险的境况,失声大喊道。

    箭雨朝唐战夹击而来,唐战屏气凝神,双手聚气而出,自山岩中心,破空一道横落劲风。如同狂刀一般锋利,似能斩断山腰——“劈空掌”冲天而上,伴着杀阵般狂风的怒吼,四周飞来的箭矢尽数折断,丝毫未能伤及唐战。

    “菁儿,先带部队走,我马上赶到!”唐战接下了第一波,回头又冲陆菁大喊道。

    陆菁见着唐战坚定不移的眼神,虽然心中放不下。但和唐战在一起这么久,何时何地对其的信任,陆菁比谁都清楚。于是,陆菁投去信任的目光,朝唐战微微点了点头,随后便转头跟上了主力部队……

    唐战这边孤军奋战,山腰两旁出现的不再是飞来的箭矢,而是埋伏到位的蒙元士兵。唐战陆菁之前猜得果然没错。时间渐过,敌军已经慢慢从四周包围上来。

    “杀——”蒙元部队阵中喊杀声四起。眼见着唐战器宇不凡,心知他一定是先锋军的重要将领,必即捉之。

    唐战也是毫不犹豫地亮出了梨花枪,枪杆向上一堂,挡下来蒙元士兵挥舞过来的兵器。唐战内力即出,枪身紫光一闪。“光雷斩”破空而现,紫光有如呼啸的利刃狂风,伴着强劲的内力发出“嗖嗖——”的声响,只见蒙元众士全体惨叫,被强大的内力尽数弹开数丈之远。这里又都是悬崖峭壁。身上因枪痕布满血印的同时,多数士兵直接被唐战的内力震退峭壁之远,直接跌入了谷底,几声回荡在山谷中凄厉的惨叫声后,便没了声音……

    “唐家霸王枪——”在蒙元军队埋伏的一侧,不知何时到来的燕只吉台巴扎多和李乘生正在观摩着这一切,燕只吉台露出意料之中的眼神道,“不会错的,他就是唐家后人,常遇春属下左三先锋军的主将唐战……如此说来,刚才那个女子,一定就是他们的军师陆菁了……”

    “让我军闻风丧胆的那两人嘛……”李乘生笑了笑,轻声回应道,“不过这次真的让大人您猜对了,唐战和陆菁二人果然没有随同他们的主力部队出征……”

    “这还得得益于军师你之前的提醒……”燕只吉台继续笑道,“七岭三岔道以中西东划分,中道平原之地,直接接壤徐州城关驻防,西道狭口偏多,不善骑军冲锋,东道山路崎岖,更是骑虎难下……本将军既然向唐战的军部回敬了战书,就一定会主动发起进攻,这他们是清楚的。中道为骑军善布的平原之地,他们一定以为我会将主力大军从中发起攻势,所以他们一定会在中道布防主力精兵;西道虽不善骑兵,但荣武、常遇春甚至是他们亲身七岭之战中,我军屡次绕后,他们一定担心我军故技重施,所以西道也有布防;至于东道,虽然难以用兵,但陆菁这个人既然心计颇深,一定会严加关注这一处,她和唐战既有过人胆识,就算没有主力军队跟随,也定会亲身前来勘察……”

    “所以大人您就一一针对是吗……”李乘生笑着问道。

    “哼,的确……为迷惑敌军,我军当然以‘沙骑阵’干扰敌军视线——在此基础上,中道布以虚阵,让敌军误以为我军的主力真的会从擅长骑军作战的中道发起进攻。但事实上,我军却是要让敌军在中道白白浪费主力部队的精力,反则朝他们不可能想到的西道发起主力攻势。他们到死都不会想到,我堂堂燕只吉台巴扎多贵为蒙元名将,身经百战,居然会做出违反兵法常识的举动,以骑军主力,强攻不善骑兵列阵的西道狭口……但事实确实如此,西道的疏忽,他们肯定不会派重兵防守,就算不善骑军,主力几万强冲狭口,也不会不胜;尽管损失较大,但基本上可以吃下西道的守军,大破敌军,不但动摇了敌军的军心,而且将西道之路收入囊中……最后的东道,既然唐战陆菁会亲自前来,那本将军就在此设伏,并亲自与之一会。我倒要看看,一个唐家后人。一个黄毛丫头,能有什么作为,让我军闻之颤抖……”

    说话间,燕只吉台将自己原本的计划一一道出。他的计划非常完美,甚至连陆菁也算计进去了,但唯一的阙漏却是没注意到——常遇春的主力援军危急时刻及时赶到。缓解了西道的军情,燕只吉台的夺取之计也只能因为这一变故暂告段落,只是燕只吉台自己还不知道此时的战局罢了……

    唐战这边以一人独当之力,挡住了蒙元敌军一波又一波的围攻,眼见几轮敌军的合计稍有暂缓,唐战随即转头离开,往陆菁及自己的主力部队会和而去……

    眼见着唐战离开,燕只吉台这边也有所变动,他随即对李乘生道:“传令下去。东道伏军各个关口,拦住南岭各地必经之道——先锋军潜伏东道的部队应该只有这些,一定不能让他们逃掉!我要亲自活捉唐战和陆菁二人——”

    “是——”李乘生答应了一句,随即便转身朝自己埋伏的部队指示命令……

    唐战这边,没有花多少工夫便和自己的部队会和,毕竟这山路崎岖难走,主力部队短时间内很难走远。而陆菁眼见着唐战平安归来,心中的落石也放下了一半。

    “怎么样了傻蛋。你没事吧?”陆菁还是先关心问道。

    “我没事——”唐战暂且收回了梨花枪,一本正经说道。“但敌军刚才减缓了原地的围攻,我想他们的主力部队可能已经慢慢绕到后方,准备拦截我们撤退的路线……敌军准备充分,如果我军还以原计划行事,定会掉入他们的圈套,必须赶紧想出新的对策才行!”

    陆菁吩咐主力部队停止撤退。随即自己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陆菁心里比谁都清楚,燕只吉台一定是早就料到自己和唐战会亲身前来东道,所以埋伏步步到位。陆菁做出了一个大胆想法,随即说道:“我有一计,能保主力部队安全暂离。但是这个计划很危险……”

    “什么计划你就快说吧,已经没有时间了——”唐战也是着急地说道。

    陆菁转头朝唐战投去认真的目光,随即说道:“就是让我和傻蛋你,我们两个人引开燕只吉台的部队,主力部队另辟远路从这里赶回主营,将消息传到老九和我哥我弟他们……”

    “我们两个是吗?”唐战也觉得心中一震,但是陆菁说的,唐战从来都很信任。

    陆菁继续说道:“因为燕只吉台的目标是我们两个,一个先锋军的统将,一个先锋军的军师,活捉我们两个,比生擒五百的部队要划算得多。而且我军另辟远路,不按原路返回,燕只吉台的部队只会在原有的关口设伏,不会再在他地埋伏,我军主力基本安全……”

    唐战静静地想了想,果断同意了陆菁的决策,随即便斩钉截铁道:“好,就按菁儿所说,全军有令,从北岭西侧绕远路折下,返回主营,将消息传至军部。本将军和陆军师在此引开敌军部队!”

    然而此令即出,在场的士兵却是有些发愣,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身为主将的唐战和军师陆菁,居然抛弃了自己的身份地位,以自身的性命,保护主力军队的安危。但也正是这一决定,唐战和陆菁更是在众人心中树起了崇高尊敬的地位,说什么他们也不能抛弃随自己一同出生入死的将军,独自逃命……

    “怎么了,为什么不行动?”唐战见众士兵站在原地迟迟不动,大声斥道,“还在拖延什么?敌军马上就到,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正说着,下面的一个士兵大声回应道:“将军,我们不能丢下你和军师在这送死,自己独自逃命,要死就一起死,我们可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对——”下面的士兵也一同愤慨喊道。

    “你们敢违抗军令?”唐战眼神一凝,转而问道。

    “反正都是一死,还不如战死!”那士兵接着道,“唐将军和陆军师今日之言,我们谨记在心!但是身临绝境,我们绝不能抛弃将军和军师不管。不就是几个蒙元鞑子,大不了和他们拼了!”

    “对,和他们拼了!”众士兵继续喊道。

    陆菁看着底下这些有情有义的部下,心中不免一阵触动,因为自己和唐战的大义举动,得到了底下众人如同生死兄弟般的信任,陆菁心里感慨万分。

    然而,唐战的神情似乎并不高兴,沉静了一会儿后,唐战走到了“反驳”自己的士兵面前,义正言辞道:“你们不怕死,我知道!你们把我唐战当做生死兄弟,我也明白!做为军人,不能抛弃自己的兄弟、苟且偷生……可是你们想过没有,如果你们在这里和我一起死了,就算是轰轰烈烈地战死,那也不过是赢得了骨气罢了——可是在我们的军营,还有和我们一样千千万万的兄弟,可能因为这一情报的失误,导致千千万万的士兵兄弟丧命!这样的话,你们对得起你们心中所谓的‘仗义’吗?”

    唐战此言一出,底下顿时安静片刻。

    唐战缓了缓,随即继续道:“战场上不抛弃兄弟,没错——但是兄弟之间都是同命,就算我是一军之将,和后营补充军需的工兵也没有区别,都是战场上同生共死的弟兄!如果你们在这里全部战死,后营的主力得不到东道山路的军情,我军就有可能因此而酿成大错,导致更多的兄弟白白殒命!你们担负的,不只是我唐战的性命,更有营中千千万万兄弟的性命,难道你们要为了我唐战和军师两人的性命,而不顾全军上下千万兄弟的性命吗?”

    唐战说完,底下众士纷纷低头,寂静一片,他们知道他们刚才违抗军令所犯下的错。但是在众人愧疚的同时,心中比没有落下慷慨激昂,唐战作为一军之主,激励的话语更是激起了全军的斗志、凝聚了军心。

    终于,刚才“反驳”的士兵改正说道:“我知道了,将军,我们一定会把消息送回主营!”说着,士兵朝唐战投去了坚定无比的眼光,眼神如同兄弟间的生死诀别。

    底下的众士也同样朝唐战投去了信任而坚定的目光,齐面朝上,何其悲壮?

    陆菁眼见着唐战作为一军之将的决断言行,心中暗暗惊喜——如今的唐战,不再是以前那个呆头呆脑的傻小子,因一路军行愈渐成熟的他,真的实现了曾经的诺言,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于是在唐战激昂的话语下,众士接过了军令,改换路线从北岭西侧沿途而下,绕远路折返笼湖阵地主营……

    剩下的唐战和陆菁便按照原计划,绕远路返回;而燕只吉台的伏军,也正是在原路设下埋伏,而他的目标,也正好是唐战和陆菁二人。此行一路,必加凶险……

    “菁儿……”唐战和陆菁二人继续往原路折返,一路上他们还要不断提防敌方伏军的偷袭,这时候唐战却一改口气地轻声叫唤道。

    “怎么了,傻蛋?”陆菁的语气很平静,似乎心有灵犀的她猜到了唐战会说什么,但依旧是借以平静地问道。

    唐战一边走着,一边来回地思考,眼神中也露出了一丝凄凉笑意。随即,唐战继续道:“如果今天,我们在这里走完了,菁儿你害怕吗?”

    陆菁静默了许久,但是表情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她却是猜到了,唐战会说出这样的话。

    “和傻蛋你在一起,菁儿从来就没怕过什么——菁儿只知道,傻蛋你在菁儿身边,菁儿很幸福……”陆菁露出了久时未见的迷人微笑,巾帼战衣之下,陆菁浮现出了昔日汴梁绝美的倾容……(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