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七十一章 山道受伏 上
    热门推荐:、 、 、 、 、 、 、

    营帐之外,救下萧天和苏佳的蟒蛇果然盘伏在外,除了胡夷狄以外,其他的士兵无一敢靠近。其实就连胡夷狄自己,仍旧对这条巨蛇心存余悸,想当初自己曾有取下这条巨蛇性命的想法,现在不会与蛇交流的他,生怕它在自己身旁什么时候冷不丁的反咬一口……

    果然,蟒蛇的身子稍微动了动,胡夷狄像是敏感过头的样子,拔出腰间的银刀,以防不测。

    “你这个样子,反而会遭到它的怀疑——”正在这时,营帐门口传出了萧天的声音。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萧天,知道蟒蛇还在营外的消息,索性出来一看。

    胡夷狄也是惊异萧天这么快就醒来,既然萧天安然无恙大摇大摆地走出,那苏佳想必也脱离了危险。胡夷狄看着萧天身子骨直立,调侃问道:“你身体好了吗,这么快就出来……”

    萧天笑望了一眼胡夷狄,随后把目光转向巨蛇,自己上前几步,和那天晚上一样,在巨蛇的额头上轻轻抚摸,以表慰问。巨蛇也像个孩子一样,很听话地服从萧天的意思,身子缠绕在了一块儿,闭上眼静静地一动不动,就像睡着了一般。旁边没有见识过萧天本领的士兵,都被眼前的一幕所诧异。

    “我和佳儿都无大碍,只是乱战中耗力过多,累得昏过去罢了。佳儿的手臂有些受伤,不过也并无大碍……”安抚好巨蟒后,萧天收回笑容,转而朝胡夷狄道。“不过还是得谢谢你,要不是胡兄你和常将军的援军及时赶到。我和佳儿就真的活不过今天了……”

    胡夷狄听了,闭眼笑了笑道:“可不是?你苍龙大侠要是这么容易就死了。我将来可是少了一个对手……”

    萧天没说什么,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而在同一时刻,担心萧天伤情的陆氏兄弟和慕容樱出来一看,见着萧天情绪平稳的样子,索性也放下了心。苏佳也从营帐中走了出来,冲胡夷狄的方向点了点头,和萧天一样以表对其的救命感谢。

    胡夷狄想了想,收回了笑容,一本正经道:“话说回来。虽然常将军及时赶到,救下了西道和中道的军急,但是西道狭口这一仗,我们先锋军还是损失了两千多人,要是追究责任的话,我们可逃不了干系……谁能想到呢?燕只吉台的部队居然放着中道平原优势不要,反而强攻骑军不善展开的西道狭口,这已经出乎了我们甚至是军师的意料。以牺牲自己多数,也要让西道狭口的我军付出惨重代价。打我们个出其不意……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我军西道守军损失两千多人,几近全军覆没。这一仗也算是入军以来最惨重的一败。只是可怜了和我们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为了守住西道狭口,战死沙场……”

    听着胡夷狄的讲述。萧天的脑海中又浮现出西道战场的情形……

    (回忆中)……

    “你们怎么来了?没我军令,不可以擅自行动!”萧天见着局面已经混乱。本来想要掩护主力部队后撤,现在主力部队却是直接上来了。萧天不得不大声命令道。

    然而,身旁的士兵却是义不容辞道:“萧将军,我们不能让你一个人送死,既然跟随萧将军你,我们就得同生而战,就是死也要一起死!”

    “对,同生共死!”紧跟着,旁边上来的数百的士兵同时喊道,齐声的震响第一次盖过了对面冲锋而来的蒙元铁蹄声。

    “疯了你们,我的军令胆敢不从?”萧天见叫不动这些士兵,自己也跟着急了,大声喊道,“不服从军令者,全部军法处置!”

    “反正都是一死,与其被处置,不如战死痛快些——”士兵继续临危不乱道。

    眼见着下口前方的巨石阵中,步兵刀盾齐上,俯身伏阵,形成一道如同“长城”般的“带刺铁壁”,将整个西道狭口封锁一道。

    “你们……”萧天整个人已经喊不动了,而且现在蒙元骑阵在前,再想走已经来不及了……

    (现实中)……

    想到自己手下的士兵,拼死浴血奋战的决心,最后却几近覆没,萧天心中就是一阵痛楚。虽然自己和苏佳得救了,却是没了救回和自己同舟一心的那些战死的兄弟,萧天心里愧疚不已……

    良久,萧天用手握紧了拳头,愤怒地说道:“没能救下他们,我对不起我的弟兄……不过这都要怪燕只吉台巴扎多的诡计——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他血债血偿!”萧天也是少有地冲一人对象发出复仇的毒誓。

    胡夷狄看着萧天有情有义的言行,心中也是暗暗赞叹……

    正说着,负责笼湖营地驻守的参谋老九,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他神情有些不淡定,萧天和苏佳庆幸醒来,他却是慌张地四处张望,似乎在意着别的事情。

    “老九,你怎么了?”和老九也很熟的陆昭,主动问道。

    “唐将军和军师回来了吗?”老九突然问起了唐战和陆菁的消息。

    这么一问倒是给众人提了个醒——虽然众人都还沉浸在萧天和苏佳平安醒来的欣慰中,但却忘了唐战陆菁东道处的消息。

    “对啊,菁妹和唐战兄弟去了东道这么长时间,一点消息也没有……”陆昭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妹妹和唐战,“常将军的援军赶到时,只分军中西两道支援,东道的情况还一概不知……现在菁妹他们还没有消息,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老九也在一旁分析着说道:“之前我们堂英会的兄弟去东道勘测了地形很久,那里山路崎岖,骑兵自不用说,就连步兵也难以行进。所以常将军才没有派遣援兵……而且常将军的援军赶到后,第一时间就赶赴了中西两道的战场。我还没有把唐将军和军师独自去东道的消息告诉常将军,不然要是让常将军知道。堂堂一军之将和军师擅自离开主军,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怪罪下来也怪不好……”

    “菁妹和唐大哥现在还没有回来,肯定是遇上了什么……”苏佳也在一旁嘀咕道。

    萧天眼神稍稍一凝,心中闪过一丝念头,不经意提道:“佳儿,你不觉得挺奇怪吗?我们在西道和蒙元敌军的主力苦战,却是没怎么发现燕只吉台巴扎多的身影……按理来说,身为一军之主。还是徐州的太守,不应该不在主军阵内……”

    “你该不会是想说……”苏佳似乎读得懂萧天的想法,和萧天有着同样不好的预感。

    “你该不会是想说燕只吉台带着少量的军队,在东道设伏吧?”一向聪明的老九,把苏佳的潜台词说了出来。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一惊——现在唐战和陆菁正面临着危险!

    “不行,我们得赶紧去救菁妹和唐战兄弟!”身为陆菁哥哥最是担心,急着说道,“他们只带了五百的部队。要是遇到伏击,几乎毫无办法——”

    “你怎么去救?”老九却在一旁冷静道,“山道处蜿蜒崎岖,唐将军和军师带着部队去了一天都没消息。早就不知道他们的踪影,我们要派人再去东道寻找,不但很难找到他们。而且路途崎岖、寸步难行,要是我们也遇到敌军的伏击。可就得不偿失——”

    “可也不能让姐姐他们身处困境,都快两天了。他们还没有一点消息,要是出事的话……”陆蒙也在一旁不放心道。

    “必须得救,就算是路途艰险也要!”胡夷狄也是坚定地说道。

    萧天想了想,回头望了望在一旁安静闭眼的巨蟒,似乎心里有什么想法。随即,萧天自信说道:“交给我吧,我有办法将唐战兄弟还有菁妹救回来——”

    “我陪你去!”苏佳果断跟上道,即使身上有伤,苏佳也决定和萧天一起行动。经历了生死绝境一出,萧天和苏佳不会再让彼此二人独自面对危险。

    萧天也是心有灵犀地冲苏佳点了点头。

    “萧将军真的有办法?”老九还是不太放心地半信半疑道,“那好吧,萧将军想要带多少人马同行?”

    “就我和佳儿两个人就行——”萧天自信地说道。

    萧天这么说,众人当然不放心,只派两人前去救人,风险自不必说,加之萧苏二人自己才刚从生死边缘醒来,再让他们二人冒险,显然不太理性。

    果然,遇事求稳的老九在一旁摇头说道:“不行,这样做太冒险了——两位将军刚刚在轮回走了一遭,东道山路艰险崎岖,要是再出现意外,可保证不了二位将军的性命……”

    然而,苏佳这时也在一旁劝解道:“放心吧,老九,我和阿天会把握好分寸……而且阿天已经想到了救唐大哥和菁妹的办法,一定能救回他们的——”说着,苏佳也露出自信的笑脸。

    “这……”老九依旧在犹豫。

    “我相信你们!”正在这时,陆昭突然在一旁发话道,“我相信萧天兄弟还有苏姑娘,一定可以救回菁妹他们……虽然在汴梁一起的日子不长,但你们两个应该比其他人更了解菁妹好唐战兄弟,我相信你们——”

    陆昭的信任,也唤起了一旁陆蒙和慕容樱的信任,其两人也是点了点头,同意陆昭的观点。

    “这样……真的行吗?”老九还是不太放心。

    “当然行——”胡夷狄这时也笑了笑说道,“就让他们两个去吧,就当是西道狭口败军的将功补过——被燕只吉台算计,苍龙兄弟心里也不好受吧?要是燕只吉台真的出现在东道,岂不正好?”

    萧天听了,补充说道:“这次的任务主要是救唐战兄弟和菁妹,我们不会和敌军主动发起冲突。”萧天也知道老九求稳的性格,所以应和着说道。

    老九其实也着急,唐战和陆菁这么久没消息,八成是遇上了麻烦。这次行动的目的,意在平安带回唐战和陆菁已经携同的部队,又是在崎岖关隘的东道山路,能出动的兵力自然是越少越好。

    于是经过再三斟酌,老九还是答应了萧天和苏佳的请求,只让其二人前去营救……

    而此时此刻,在东道山路的关隘要地,之前唐战和陆菁观察到的蒙元守军驻地,稀稀两两的蒙元士兵还在照常守卫……

    东道山地被一道峡谷开辟成南北两侧,蒙元的驻守关口,在峡谷的北面。想要越过七岭东道,居高临下一望徐州城关的驻防情况,就一定要越过北岭……

    偶尔一阵山风吹过,峡谷处传来令人胆寒的阵阵回响;如果这时巧而向着山谷峡底望去,不禁会让人战兢不已……

    蒙元守军一如既往地守着关口,一切都看似平静……

    “啊——”突然,关口要道的一处惨叫,一个驻守的蒙元士兵喉咙中箭,当场毙命。

    这一声惨叫引起了周遭其他蒙元守卫的注意,众人纷纷提起神。

    但是一切已经晚了,既然突袭一个开始,后面便是接二连三一发不可收拾——从山道两侧的隐蔽处,突而冒出几个先锋军的士兵,以干净利落的手法,快速抹刀取了其他蒙元守卫的性命,有的甚至直接跌落山谷,发出一声惨叫后便消失在了峡谷之底……

    偷袭的部队正是从山岭南面绕远道偷袭而来的唐战和陆菁的军队——诚如之前陆菁猜测,这里的守卫稀稀两两,手指头都数的过来,绕过远道后,根本没费什么力气,就将这里的驻守防御给瓦解……

    而偷袭成功后,唐战和陆菁也随即冒头。唐战见着守卫尽数解决,随即向陆菁问道:“菁儿,收拾掉了这里的守卫,现在怎么办?”

    陆菁一本正经道:“按原计划执行,我们绕道北岭山后,观望徐州城关蒙元城防的情况,之后回到主营,等到朱元璋的援军一到,即可发起对徐州的总共……”

    “啊——”然而不等陆菁说完,身旁却传来了士兵的莫名惨叫——这一次是自己的部队遇到偷袭,一个士兵背后中了一支暗箭,痛苦倒地而去。

    没完,紧接着,第二支、第三支,茫茫多的暗箭从四面八方袭来,根本不能在第一时间确定放箭的位置。稍稍迟疑一刻,又传来几声惨叫,几个士兵相继倒下。

    “不好,有埋伏——快躲起来!”唐战第一时间大声喊道,所有部队齐身而动,纷纷躲进了之前埋伏的草丛。

    可是自己的军队最先露面,敌军还有埋伏,之前是敌明我暗,现在局势正好反过来了。陆菁也是意识到了,这是蒙元军队故意设下的埋伏,因为自己的心急,莽撞出击,结果导致己方目标暴露,现在无数的蒙元军队一定会从山道的旁侧包抄过来……

    “不好了,敌军已经发现了我们……”陆菁在唐战身旁,紧张地嘀咕道,“从敌军这么快的反应来看,应该是提早做好的埋伏——燕只吉台早就料到我们会偷袭这里关口的少数守卫,所以一早就在这里埋伏好了,等待我们上钩……可恶,我太带意了,因为心急越过北岭观测敌情,居然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现在还不是自责的时候,我们得想想,怎么快点从这里离开——”关键时候,唐战也能展现出一军之将的冷静,平时傻头傻脑的他,关键时刻却能保持镇静,“东道这里都是崎岖山路,如果说我们偷偷包抄过来的路线没有被敌军发现,还是有机会撤走的……”

    可是事实似乎并不那么简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