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七十章 生死绝境
    苏佳从死尸堆中慢慢爬起,铠甲的全身沾满了鲜血,头盔散落,长发掩盖着黄土披在双肩,双手撑地久久没有抬头苏佳也是经历了生死一瞬,耗尽全力的她,已然站起都很困难……

    “佳儿佳儿佳儿”萧天还在发疯似的喊着苏佳的名字,苏佳爬起时正在他的背后,萧天没有立即发现。

    萧天整个人都快抓狂了,他以为苏佳被埋没在敌军的铁蹄之下,不断翻动着地上的尸体,指间渗满了鲜血也未顾及。“佳儿佳儿”萧天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声音逐渐沙哑也在所不惜。

    苏佳半天才意识清醒过来,回头望着萧天着急的样子,只是用无力的嗓音应了一句:“阿天……”

    萧天听到了苏佳的声音,整个人先是怔住了。安下心的同时,自己跪着膝盖回头望去苏佳和萧天一样,全身几近伤残,整个人跪在地上无法立刻站起;除了全是是血的盔甲,苏佳的头发和脸庞都被黄土覆没,看着就像刚从生死轮回间爬出;但苏佳的眼神却是十分清楚,还是没变,似水柔情中带着从不屈服的刚毅……

    萧天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跪着膝盖快速爬到苏佳的跟前,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尽管二人重甲披身,却能感受到彼此的温暖,即使是在这硝烟弥漫死尸满遍的战场。

    “佳儿,你没事太好了……”萧天紧紧搂着苏佳,整个人都快哭出来了,刚才萧天以为苏佳真的死了。整个人都差点绝望了。

    苏佳此时已然没了力气,头靠在萧天的肩膀上,想说什么话也是力竭。她也轻轻挽住萧天的脖子,一遍又一遍轻声念叨着萧天的名字:“阿天……阿天……”

    萧天慢慢松开手,苏佳也一样。萧天看着苏佳满是尘土血渍的脸庞,心生爱怜。萧天用手轻轻划去了苏佳脸上的黄土一线,绝代佳人的容貌犹存,只是在这死寂血染的战场,佳人风味中多了一分傲骨和坚毅……

    “啊……”突然,苏佳的手臂感到一阵酸痛。有些使不上力,较强的疼痛不由得让苏佳叫出声来。

    “你怎么了,佳儿?”萧天立刻关心问道。

    苏佳轻轻甩了甩左手,卖力地说道:“我的左手,使不上力……可能是刚才敌军冲阵的时候。我被战马冲倒……左手被马蹄踏伤了……”说着,苏佳努力用左手挥了挥,试图以寒灵神功的内力自愈恢复。可是内力枯竭的苏佳,已然没了体力,整个人没昏过去已是不易,更别说继续动用武功内力。

    “你别动了,佳儿,你太累了……”萧天继续讲苏佳抱在怀里。关心着说道。

    “我没事,阿天……”苏佳在萧天耳边轻声呢喃着,说话间还露出浅浅的微笑。“谢谢你阿天,有你在我身边,真好……”此时此刻,生死边缘之际,苏佳竟还能露出笑脸。

    然而更让萧天心动的,是苏佳最后的那句。二人一路经历了这么多的生死。每每在生死关头,二人都会彼此说出此言。

    萧天紧抱着浑身疲乏的苏佳。凑近苏佳的耳边,露出坚毅的眼神道:“这些话等过了这一劫再说吧……现在我们。还要想办法从这里活着离开……”

    说话间,萧天的眼神正对着对面浩浩荡荡的蒙元骑阵一轮冲锋之后,激起的黄沙稍有沉淀,蒙元骑军重新集阵,随时准备下一轮的冲锋……

    而先锋军这边损失惨重,在西道狭口边防一块的部队,在第一轮冲锋过后,几乎全军覆没。下一轮两万蒙元骑军如洪水般袭来,萧天的部队将再也抵挡不住……

    “敌军又来了”萧天阵中,还有战力的士兵继续大喊道。

    萧天和苏佳相拥着同时望去,只听得敌军阵中擂鼓声继起,黄沙漫天扑袭而来,伴着浓烈滚滚的战马铁蹄和如同死神般的震天杀喊,蒙元骑军再一次浩浩荡荡而来,这一次似要践踏粉碎这里的一切……

    萧天和苏佳心中清楚,这一次冲锋,他们将再也抵挡不住。如今已无战力的二人,同时朝敌军投向不屈的眼神。在死亡来临之际,二人彼此依偎,不但没有害怕,反倒是临死前微笑起来。

    “佳儿,你怕吗?”萧天忽然轻声问道。

    “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么好怕……”苏佳笑着回答道,“倒是阿天你,和我在一起这么久,从来没有过安稳日子……我们两个这一路什么危难没遇到过,连神峰崖的生离死别都庆幸重生,只不过这一次,恐怕我们真的逃不过这一劫了……”

    “但是这一次不再是神峰崖的生死诀别,这一回要死,我们也在一起……”萧天也笑着说道。

    “就算这辈子报不了仇,能和阿天你在一起,我就已经很开心了……”苏佳最后发自内心地说了一句,佳人的眼中恍惚落下一滴泪水那并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开心的泪水。自苏佳从追风派出来以后,她从来没有在死亡危难面前掉过一滴眼泪,而每逢落泪,却是情感所怀。

    萧天也是一样,和苏佳彼此了解对方的心。既然躲不过,这辈子就死在一起,无论是生是死,二人都决定厮守一生不离不弃……

    蒙元的铁骑愈加靠近,而萧天和苏佳则是愈加抱紧……

    “蹭”已经可以听见敌军拔刀的利刃声……

    生死即在一瞬……

    地面突然传来震动……

    “轰”就在萧天苏佳决心赴死之际,二人的身前突然因莫名的震动裂开一个巨口,下一刻,一个庞然大物突然翻身涌现,挡在了萧天和苏佳的面前。直将冲锋上来的蒙元骑兵撞得人仰马翻,随后便是蒙元士兵倒地后的阵阵惨叫……

    “这是……”萧天和苏佳从死亡边际回过神来,萧天认识这家伙,惊异地发出叫喊。

    没错,从洞底钻出的庞然大物居然是之前被萧天放走的巨型蟒蛇。当晚懂得与蛇交流的萧天。不但没有杀它,反倒是以温顺的言行放了它一条生路。如今萧天遇到危难,这条巨蛇前来报恩,铜墙铁壁般,扭动着庞大的身躯,挡在了萧天和苏佳二人的面前。

    “这不是那条巨蛇吗?它怎么会……”苏佳也是感到诧异。不经意问道。

    “它回来报恩了,为难的时候来救我们……”萧天也是露出高兴的神情道……

    巨蛇挡在了萧天和苏佳的跟前,面对蒙元铁骑,张开了血盆大口,似乎谁敢靠近萧天和苏佳二人。它绝不姑息。

    对面的蒙元骑阵虽然数以万众,但谁也没见过如此可怕的庞然怪物。说是一条巨蟒,未必过于庞大,还能从地底钻出,可见其恐怖震力。

    蒙元骑兵的将领八邻托而轱见了,虽心有余悸,但眼见着胜利在即,可不能被这条臭蛇给阻挠。随即大声下令道:“一条蛇而已,有什么好怕的,给我放箭”

    八邻托而轱下令士兵以弓箭袭之。瞬时,千万的箭矢如箭雨般朝巨蛇扑袭而来。

    然而八邻托而轱想错了,这条巨蛇真的是浑身刀枪不入,普通的箭矢根本无法穿透。但箭矢的飞袭,自然也是激怒了巨蛇,巨蛇发出令人胆寒的威慑叫喊。张开血盆大口,便朝眼前的蒙元骑兵扑袭而去。

    蒙元士兵都吓坏了。最前面的全部丢盔弃甲逃命而去,刚才气势汹汹的蒙元两万大军。一下子士气变得魂飞魄散毫无战力。稍微有点胆量的,提着苗刀向前砍去,结果巨蛇一个挥身,便将其震开至九霄云外……

    八邻托而轱一看不对劲,到手的胜利就这样丢了,不能让这条巨蛇坏了好事。八邻托而轱冷静一想,一条巨蛇不过是阻挡住了一条去路罢了,并不全影响自己部队的进军。随即,八邻托而轱大声命令道:“全军有令,不管这条巨蟒,两翼骑军从左右包抄,拿下西道狭口”

    八邻托而轱这么做确实不错,巨蛇的出现,只不过是为了保护萧天和苏佳,只要忽视它,主力骑兵从两翼包抄而去,还是可以顺利拿下已然几无防守的西道狭口。

    果然,蒙元骑军的快速变阵,巨蛇没有再管,看着骑军冲锋的方向,定时要拿下西口无疑。萧天看着也是着急,想要用蛇语请求巨蛇帮忙回救,可是震荡的马蹄声响,很快将这声音给埋没……

    “不行了,守不住了,要是让敌军冲破关口的话……”苏佳也是担心地说道,可是精疲力竭的自己依然没有任何办法……

    “嗖嗖嗖嗖嗖嗖”千钧一发之际,西道狭口关隘处,无数的箭雨同时而发,正朝冲锋而来的蒙元骑兵迎面而去。紧接着便是蒙元士兵和战马的惨叫哀嚎声不断,从两翼包抄的蒙元骑兵还未来得及重新聚集,就被莫名的箭阵打乱了阵脚。不过多时,冲锋排头的蒙元骑兵死伤了大半,主力军对不得不暂时后撤,重新观察敌情而坐决断……

    “可恶,西道狭口的守军应该没有了才对,为什么……”八邻托而轱也是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咬牙切齿道。

    不只是八邻托而轱,刚从生死间救回的萧天和苏佳,也是看不懂此景为何。就算是胡夷狄前来助阵,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人马。要说是赵子川的中道主力部队,这么短的时间也不可能提前预测此地为蒙元主力所攻之地,前来救援,那这队援军究竟从何而来……

    要说西道关口出现的救兵,胡夷狄的确身在其中,但是萧天和苏佳放眼望去,一个不可思议的身影更是居前此人竟是常遇春。

    “是……常将军……”萧天也是奋力地喊道。

    的确,常遇春已然恢复原职,率援军数万,自七岭关口进入,前来增援本隶属于自己的先锋部队。这一战可来的正巧,不但出乎了先锋军的意料,也出乎了蒙元军队的意料,毕竟常遇春的增援,并不在陆菁或是燕只吉台巴扎多的用兵计划之内……

    “佳儿,我们得救了……”萧天笑着苏佳说道。

    苏佳只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之后确实因为过于劳累,整个人放松下后,便昏睡了过去。

    萧天想要叫醒苏佳,突觉自己身体的疲惫不适。和苏佳一样,体力接近透支,萧天真个人也渐渐迷迷糊糊起来,随后便和苏佳倒在了一块儿但是庆幸的是,战局已然逆转,萧苏二人也有惊无险地渡过了这一劫难……

    “是常遇春的部队”八邻托而轱认识常遇春,眼见着从西道狭口忽现的庞大援军说道。

    “现在该怎么办,还要继续冲吗?”声旁的亲信士兵又问道。

    八邻托而轱整个人都快愤怒到了极点,他忍气吞声说道:“常遇春的援军到了,现在再冲上去,那不是送死?撤军吧,这次常遇春的出现有些出乎意料,连燕只吉台大人也没想到……把情况说明清楚,谭有虎将军应该不会怪罪……撤军”

    八邻托而轱最后下达了撤军的命令,眼看着快要拿下西道狭口的蒙元部队,现在不得不放弃进攻,撤回徐州城关的营地……

    西道狭口的浴血之战,也暂且告一段落,而昏迷过去的萧天和苏佳,最后也被胡夷狄及其部下带回了主营……

    不知过了多久,萧天和苏佳才从昏睡中醒来。说来也巧,二人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几乎同时醒来。等醒来的时候,二人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在营地。

    在他们的身旁,有陆昭陆蒙慕容樱等人,他们这才清楚,他们已经回到了笼湖后方的营地。

    “萧大哥和苏姐姐醒了”慕容樱最先兴奋叫道。苏佳曾经于慕容樱有恩,所以慕容樱也对苏佳及萧天有着亲友般的关心。

    “这里是……主营?”萧天从床上坐起,望着营帐中的四周说道。

    “你们醒得还真快……”陆蒙笑着说道,“萧大哥和苏姐姐不愧是武林中的高手,身子骨真是硬,这么快就恢复了”

    苏佳简单动了动左手臂,还传来阵阵的酸痛,看样子需要疗养一段时间。不过看着一旁萧天也无大碍,苏佳放下了心,脸上也渐渐露出笑脸。

    “常将军的援军可到的真是及时,否则西道狭口失守不说,你们两个恐怕也活不了……”陆昭继续说道,“现在常将军的主力援军,一部分自西道狭口顶替你们镇守,一部分支援中道子川兄弟的主力部队,加上一起共有十万之众,燕只吉台的部队应该不会再敢主动进犯了,我们暂时是安全的……”

    “对了,胡兄呢?”萧天这才想起把自己和苏佳救回的胡夷狄,随即又问道。

    “你说胡夷狄将军吗?”陆昭继续道,“他现在正在外面,和一条莫名的蟒蛇纠缠不清……那蛇是什么玩意儿?你们两个昏倒的时候,那蛇一直像是保护你们两个一样死死不离,我们的人都不敢上前救你们。后来胡夷狄将军到场后,那蛇像是认识他的样子,倒是同意胡夷狄将军派人把你们抬回来……”

    萧天听了,不禁笑道:“原来如此,那晚和巨蛇糜斗的时候,胡兄也在,所以巨蛇认识他……他现在在外面是吗?我去看看”

    于是,萧天也顾不上刚好的伤情和疲惫,从床上翻起后,径直跑出营帐。

    “喂,萧大哥”陆蒙在后面叫,怎么也叫不住。

    苏佳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其他人只能担心地跟着跑出去,不知道萧天想要做什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