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惨烈一役
    “不好了,蒙元军队又来了!”还没等众人回过神,前方再次传来了战事噩耗……

    萧天和苏佳同时露出惊异的眼神,事态紧急,二人又立刻回到阵前岩边,也不管战场尸体的清理,伏身便朝蒙元阵前望去。

    这一次的人马更多——谭有虎下令八邻托而轱率两万人马,欲强冲西道狭口。战马扬起的黄沙如暴尘般席卷而来,响彻天际的喊杀声愈加急促,这回纵使萧天的部队有飞天的本事,恐怕也难以抵挡……

    “不行了,挡不住了——”苏佳下意识用力挥舞手臂,驱逐着扑袭的黄沙,看着前方弥漫滚滚的铁蹄,苏佳不禁大喊道。可是铁蹄铮铮的震响,很快将这声音埋没。

    狭口处的士兵眼见着前方的蒙元铁骑,如同静候着死神的降临。他们心中很清楚,这如同洪水般的冲锋,狭口的区区两千人马根本抵挡不住;虽有滚落巨石阻挡平川要道,但也无济于事,一刻过后,这里即将被“洪流”冲成一片血海……

    萧天似乎是坚定了什么,眼神一变,整个人突而起身,欲有所动。

    “阿天——”苏佳知道萧天会做危险的举动,竭尽全力大喊道。

    只见萧天起身飞跃,几式“震王拳”打在之前从山隘滚落的巨石上,巨石受到强大的冲击,向前滚动。巨石的体积很大,萧天每一拳上去,都费上了足够的力道,在保证巨石不被击碎的前提下,举步维艰地将一块块巨石移至狭口前方的正道处。数个摆放成固定的形状,欲要阻拦前方蒙元骑阵洪水的冲击……

    “阿天,你要干什么?”苏佳跑到萧天身边,担心地大喊道,萧天的举动过于反常。

    萧天斩钉截铁说道:“佳儿。你快走,带着部队先往后撤,我在这里顶住!”

    “你疯了!”苏佳也奋不顾身喊道,“数万的军队,你一个人怎么挡得住?别犯傻事了,快退回阵地!”

    “我不能退!要是在这里不顶住。蒙元的骑兵从狭口一拥而上,那就再也挡不住了——”萧天依旧是竭力喊道,“佳儿,你快走啊!敌阵如洪水而上,不是开玩笑的。快点走啊!”

    “你也知道这不是开玩笑,那你还不冷静?”苏佳也大声喊道,“阿天,你这样是去送死,我不能让你这么做!”

    “难道眼睁睁看着手下的兄弟全部丧命?”萧天不顾苏佳的阻拦,毅然决然道,“我意已决,佳儿你快点走。再不走来不及了!”

    “我不会让你单独留在这里!”苏佳的眼神也很坚定,看着萧天赴死的心,苏佳怎么说也不会答应。“要么我把你带走,要么一起死——”

    “佳儿,你——”萧天知道苏佳绝不会让自己独自赴死,二人一路经历了这么多磨难,生生死死几回,这次苏佳说什么也不会再让自己离开。

    果然不等萧天继续道言。苏佳一掌就朝自己袭来。萧天看在眼里,知道苏佳是要来硬的。索性认真起来翻身躲过。

    “既然你不走,那我就把你打倒。拖你回去!”苏佳大喊着说道,整个人都快哭了,战场上的巾帼之女,如今绝代佳人的脸上,滚落了不惜和苦恨的泪水——她不会让心爱的人死在自己眼前,说什么也要带他走,不然就死在一起。

    萧天毫不退让,他已经坚定了,不能让手下的兄弟陷入绝境,即使是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但是心中更担心的是苏佳,对萧天来说,苏佳是自己最重要的人,他绝不能让苏佳和自己一起面临死亡……

    苏佳没有说话,见萧天躲过了自己的突袭,随即又是一掌而上。萧天不甘示弱,强硬说道:“好,没想到你我‘江湖博’二人,居然要在这里动手……”

    “你死了,这世上就没有‘江湖博’了。既然你这么不爱惜自己,何不先在这里比个高下?”苏佳也不示弱道。

    两人现在明显是在说气话,口中虽这么说,但是心中却始终念叨着对方,说什么也不能让彼此受难……

    苏佳再次主动出招,阴柔掌法“拂花掌”朝心而来,这也是苏佳这一路自习而成的少有的“掌法”。

    萧天不可能真的伤害苏佳,借以“斗转星移”将其偏移,欲拨散苏佳的掌力。可“拂花掌”本就属于阴柔内力,以软对软,其力无从;加上苏佳灵动自如的寒灵神功内力,苏佳的内力有如水中柔波,怎么抓都抓不住,“斗转星移”自是无法控制。

    苏佳看准萧天犹豫一刻,转身使出赖以熟用的脚踢。苏佳的脚踢向来精准有力,在刀法和剑法很难施展开的近身肉搏战中,是以近身战之利器。

    但贯通萧家拳法的萧天,近身战却是他的长项。萧天想也没想,使了一招“虚灵掌”将苏佳的脚心托开。“虚灵掌”为萧家拳法中的基础,萧天也是怕伤了苏佳,并未使出全力……

    敌军未打,营地的两员主将却是自家打了起来,刚刚赶到的士兵见了也是不知所云。

    萧天和苏佳也是注意到了,立即停手,从巨石之上翻越下来。而与此同时,蒙元骑兵的冲锋之阵已经奔袭到了狭口跟前……

    “你们怎么来了?没我军令,不可以擅自行动!”萧天见着局面已经混乱,本来想要掩护主力部队后撤,现在主力部队却是直接上来了,萧天不得不大声命令道。

    然而,身旁的士兵却是义不容辞道:“萧将军,我们不能让你一个人送死,既然跟随萧将军你,我们就得同生而战,就是死也要一起死!”

    “对,同生共死!”紧跟着,旁边上来的数百的士兵同时喊道,齐声的震响第一次盖过了对面冲锋而来的蒙元铁蹄声。

    “疯了你们。我的军令胆敢不从?”萧天见叫不动这些士兵,自己也跟着急了,大声喊道,“不服从军令者,全部军法处置!”

    “反正都是一死。与其被处置,不如战死痛快些——”士兵继续临危不乱道。

    眼见着下口前方的巨石阵中,步兵刀盾齐上,俯身伏阵,形成一道如同“长城”般的“带刺铁壁”,将整个西道狭口封锁一道。

    “你们……”萧天整个人已经喊不动了。而且现在蒙元骑阵在前,再想走已经来不及了。

    苏佳看在眼里,神情略有所动,如今萧天在众将士心目中,已经有了无比崇高的地位。这些士兵甚至愿意为其赴死、肝胆相照……

    而在蒙元骑兵阵中,带头的八邻托而轱眼见着前方突现的“铁壁长城”,心中暗道:“哼,想要鱼死网破是吗?但是这么点人马,能做什么……”

    的确,两万蒙元骑军浩浩荡荡,似如洪水冲垮一切,只凭萧天营下这两千多军队铸成的“血肉之躯”。也还是远远不够……

    萧天两手紧紧握拳,似乎是想要有所行动……“啊——”突然,萧天仰天大吼一声。一旁的苏佳还有地下士兵全部吓了一跳。没完,萧天突而使出全力,整个人翻身而立“刀盾城墙”之前,独自一人面对洪水倾泻般的蒙元千军万马……

    “阿天——”苏佳绝望地大喊了一声,整个人也不听使唤,冲上前誓死和萧天共患难……

    在场的士兵。眼见身为一军之将的萧天,居然为了全军的安危。站在了阵线的最前,惊异的同时。心头全部燃起了战怒之心……

    蒙元的铁骑已经踏前,只需一瞬,就能将最前的萧天苏佳二人给埋没在洪流之中……

    “啊——”萧天再次怒声大吼,双掌全力挥出。震天动地的龙吼随即翻搅而上,“旷宇苍龙”如同黑夜中破晓,数百条巨龙从黑暗深渊中翻滚而出,足以震慑天地的内力,冲击而朝正面迎上的蒙元铁骑而去——萧天使出了全力,想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阻拦敌军,苍龙掌的内力也是用到了极点……

    铁骑迎着黄沙,和苍龙掌的数百巨龙正面相对。巨石的阻阵确实起到了些许的作用,但蒙元铁骑数量庞大,根本无法面面俱到;萧天的苍龙掌也是掌力全出,迎着黄沙暴风而上的巨龙,将冲锋而来的蒙元骑兵一个个击得天花乱坠……战马士兵惨叫声不断,蒙元士兵被苍龙掌击得满天乱飞,没过多久,萧天的身旁已经倒下了无数蒙元士兵的尸体……

    苏佳这边也没空闲,翻身一式“天问剑”,剑雨散成百来的剑气,一剑一招地击中了每一个提刀而上的蒙元士兵。但是“天问剑”的威力远远不够,蒙元铁骑的数量太多,又都穿着重重的铠甲,追风剑法难以招招毙命。

    “啊——”苏佳也是绝境中大喊了一声,腰间鬼刀闪现,黑色魅影的刀身在阳光下折射出胆寒的光芒,在黄沙弥漫中若隐若现……忽而一瞬,只听得黄沙阵中的鬼啸连起,“神道鬼影”乘风破浪一般,欲吞噬每一个杀意而来的敌人。蒙元士兵朝着苏佳袭来,鬼刀每近一处,便是刀锋破口、血肉横飞,只杀得敌军阵前尸横遍野……

    萧天和苏佳几乎将自己的武功发挥极致,蒙元士兵的尸体即刻倒下数百。但两万蒙元铁骑的数量不是二人武功可挡,加上几近全力的连续应战,萧天和苏佳不经意间开始疲惫。但敌军的冲击不会减弱,反倒是愈加强烈,结果萧苏二人稍松懈一刻,就被卷入了蒙元铁骑的刀锋阵中,一同被埋没进了黄沙阵里,半天看不见人影……

    萧天和苏佳阻挡不住,后方轮到了“刀盾城墙”。蒙元铁骑伴着滚滚黄沙,如同人间地狱一般,席卷着大地的一切。

    “啊——啊——”阵前的先锋军士兵发出齐声的怒吼,但在这铁骑冲锋的洪流中,根本无以为觉。很快,蒙元铁骑扬马而至,铁蹄踏碎了成群拦截的盾牌,几式腾跃便冲破了先锋军的防线,“刀盾城墙”瞬间瓦解……

    城墙即破。只有拼死一战。先锋军众士兵索性丢掉了盾牌,以刺刀拼胜负。虽然他们知道,以步兵对骑兵,人数还很悬殊,但先锋军士兵个个眼神带血。即使面对死神的威胁,他们也欲用手中的刀剑杀出血路。就算是死,也要浴血而死……

    “啊——啊——”“杀——”“啊——”……惨叫声、喊杀声回荡着整个西道狭口,这一处狭口之地,瞬时间变成了黄沙席卷的人间地狱……

    而两万的蒙元骑军部队不是杀阵后即刻冲入狭口,八邻托而轱怕西道阵中还有埋伏。冲破了这一道防线后,为避免步之前后尘,先是将主力骑军掉头回原阵地,重新摆好阵势,准备新一轮的冲锋。这也给西道狭口的防线稍有缓解……

    而在西道狭口的后方营地,胡夷狄之前守住军令再次等候援军调遣。可是前方突起的黄沙风暴和震天响的喊杀声,傻子也明白前面发生了什么。以胡夷狄的性格,他不可能坐视不管,这一回他真的要带兵前往战线救援……

    “将军,后方传来了消息——”正在胡夷狄准备披甲上阵时,一个战地信差突然跑到跟前说道。

    “现在前方战事紧急,有什么事情回来再说——当然。如果回得来的话……”胡夷狄说话间有些低沉,他似乎也意识到了,仅凭自己手下这不到一千的部队。即使冲上前阵,恐怕也是九死一生。

    “可是将军,这个消息是……”信差还在汇报。

    胡夷狄听了,回头露出惊异的眼神……

    狭口处的死亡冲锋暂告一段落……

    战场上倒下了无数的尸体,无论是先锋军士兵还是蒙元士兵……之前用以阻阵的滚落巨石,也是尽数散阵。场面变得混乱不堪。到处都是染尽的鲜血,狭口前坡处。尸体都快堆成了山,将狭口堵在了一块儿。这恐怕也是蒙元骑军冲锋过后放弃继续深入,而是调转重新布阵准备下一轮冲锋的原因之一吧……

    而纵眼望去,狭口处大多都是先锋军部队的尸体,狭道口漫山遍野,先锋军几乎全军阵亡,剩下的零散几个,也都断手断脚地拾捡着还能战斗用的兵器——可以说,这一仗是先锋军最惨烈的一仗,萧天苏佳所带领的两千多排头部队几乎全军覆没……

    尸体成堆的一处,突然略有动静——从尸体堆里爬出一个血染战甲的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冲在最前线的萧天。刚才的“洪水冲击”,萧天虽然拼尽了全力,可依旧是阻挡不住两万人马的浩荡之势,激战中被“冲阵”埋没冲倒在地,刚才昏死过去许久,现在方才醒来……

    然而一醒来,却是眼见着周围死寂的场景,萧天整个人都惊呆了。苏佳的身影也没有看到,萧天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苏佳的下落。他慌张地望着四周尽是尸体的沉寂,撕声竭力大喊道:“佳儿——佳儿——”

    可是半天都没有回应,萧天的身舟只有尸体和鲜血。

    萧天越想越害怕,声音也是越喊越大:“佳儿——佳儿——佳儿——”一边喊叫着,萧天一边胡乱慌张地翻动着周边堆积成山的尸体,不断寻找着苏佳的身影。

    “佳儿——佳儿——”萧天整个人快要哭出来了,无力的他除了翻动尸体,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是跪在地上用膝盖走路。找不到苏佳的人影甚至是尸体,萧天整个人陷入了绝境,不断翻动士兵尸体的同时,膝盖磨出了血也不知道疼痛……

    “佳儿——佳儿——佳儿——”萧天整个人都快发疯了,在这空旷的战场,遍布的尸体凭添着无限的死寂,萧天如同堕入地狱一般,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中……

    然而就在这时,尸体堆的另一处缓缓爬起一人。此人战甲头盔即落,长发披肩,用尽最后的力气爬出,枯死的眼神中带着迷茫——此人正是苏佳……(未完待续)&lt;!--over--&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