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六十八章 锦囊妙计
    七万大军浩浩荡荡,严阵而布西道关口之前……

    萧天的手止不住地发抖,他努力想要镇定下来,却是怎么也不听使唤。±,在他身旁的其他士兵见了,眼神中也流露出面对死亡的一丝恐慌——他们从来没有身临如此绝境……

    “怎么了?”正在惊慌茫然间,胡夷狄突然从后方营地跑来,听见前线有不小的动静,胡夷狄也是放不下心。

    萧天和苏佳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继续凝望着眼前如同山洪之势般的蒙元部队。虽然敌军还并未发起冲锋之势,只是坐镇以待,但其恢弘之浩荡、天塌之压迫,已让在场的将士感到死亡迫近的窒息。

    胡夷狄也是看懂了眼前的局势,向来不服输的他愤恨了一句道:“燕只吉台这个家伙真是狡诈,居然将主力军队的进攻重心放在西道……”

    “兵者之诡道,看来这一回我们都被对方算计了……”苏佳毫无生气地说道。

    胡夷狄转头望了一眼还未有任何行动的萧天,随即问道:“苍龙兄弟,现在该怎么办?”

    萧天攒了攒拳头,想起了陆菁在自己临走前给的锦囊,其让自己遇到危难时时以急用。萧天露出一军之将该有的坚定神情,义不容辞道:“命令全军死守西道,就是死也不能让蒙元的军队越过这里!”

    胡夷狄笑了笑,苦中作乐道:“哼,好,苍龙兄果然骨气犹存。我胡夷狄愿举刀与你共生死,多杀蒙元夷狄!”

    然而。萧天的神情虽然坚定,但眼神稍稍一变。悄悄打开陆菁锦囊的他,沉默了一番后,却对胡夷狄回道:“话怎么说都行,不过胡兄你还是坐镇后营为好,这里有我和佳儿把守就行——”

    一向好战的胡夷狄听了,有些不开心,反驳问道:“为什么?现在大军压境,你还让我在后营待命?我们手下的军队本就只有三千,对方可是浩浩荡荡七万大军——这种情况还拆分部队。岂不是自寻死路?”

    “我们的目的不在杀敌,而在拖延——”萧天望着眼前真容庞大的蒙元之师,坚定地说道,“胡兄你在后面做接应,等待元帅主力部队入关……我们前方的主力在西道口这里拖延,虽然敌军有七万之众,但西道狭口如此之小,他们不可能一拥而上……只要拖延到后方援军到来,我们就有希望!”

    “那也不能把我调到后营。远离战地!”胡夷狄依旧不甘心道,“后营待命谁爱去谁去,我不走!”

    “这是军令!”萧天突然大声命令道,“这里可不是江湖。是战场!不服从军令,军法处置,就算是兄弟也是一样!”萧天很少说出像今天这样死绝的话语。

    如果说是一般情况。萧天这么说,众人一定觉得萧天太不通人情了。连兄弟朋友都不认。但是今天不一样,面对生死抉择。萧天的肩上还背负着三千士兵的性命,他如今说出此等“无情”的话语,可见战事危情带给他的无比沉重的压力。

    从萧天的眼神中,胡夷狄看出了萧天的认真,背负着无比沉重的使命和责任感,正因为是兄弟,他才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胡夷狄是非自知,军情危难,容不得自己任由性子行事,于是他稍稍冷静下来,也认真地说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后营待命,等待援军的消息……七万军队可不是开玩笑,你和苏姑娘自己要小心——是兄弟的话,就给我硬着骨子扛下来,你要是死了,我可饶不了你!”最后的那句话也看出了胡夷狄的认真。

    萧天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兄弟间的信任一个动作即可……

    话说蒙元七万大军压境,直逼七岭关西道狭口,萧天所领三千步兵根本难以抵挡。不过西道狭口乃是天险之地,骑兵难以深入,如果应对得当,并不是没有拖延的可能。只是以三千步兵而挡七万雄狮,难度不可预知……

    蒙元阵地处,主将且由上次夜袭失败的谭有虎做主将。奇怪的是,本应亲率大军的燕只吉台巴扎多似乎不在,连军师李乘生也不见踪影。七万主力在即,按理说主将不该不亲自坐镇——七万大军进攻西道狭口,本就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燕只吉台下一步会怎么走,没有人能够猜到……

    谭有虎望着西道狭口零零散散的守军,毫不放在眼里道:“燕只吉台大人果然没有猜错,西道狭口这边的防守不多,他们也不会料到我们会违反兵法之常道,以地形不利之势,强行进攻。正好他们没有料到,只派了少量人马在西道镇守。只要攻破了这一点,既可以大大打击敌军的士气,还能借由西道之天险,包抄敌军后路,一举两得,哼哼——”

    “将军,刚才前方探子来报,粗略而望西道狭口敌军,数量不过两三千,我军想要拿下,简直易如反掌——”谭有虎身边,一个亲信士兵悄声汇报道。

    “哼,哼哼——”谭有虎继续蔑笑道,“三千人马,想要抵抗我军七万之师,结果会如何,嗯?哈哈哈哈——”

    谭有虎这么一笑,在他身旁的其他将士也跟着笑了起来,似乎觉得西道狭口的先锋军守军根本不堪一击。

    谭有虎悄然一望黄沙散去的西道狭口地形,随即说道:“虽说敌军只有两三千,但毕竟狭口处有地形优势,不善骑军展开……意思一下,令五千骑兵强攻西道,我要让他们血染狭口,好报我上次败军之仇!”

    谭有虎还很记恨,不忘上一次被陆菁算计的败局,这一回逮着机会,谭有虎可要好好一雪前耻。军令即下,五千骑军整装待发,随时等候调令。因为并没有把西道狭口的守军放在眼里。所以军中的主将也是随便安排了一个没有经验的年轻者。

    “出发!”谭有虎最后下令一声,伴随着如同鼓点般的马蹄震响。五千蒙元骑军浩荡而朝西道狭口冲锋而去……

    西道狭口处,萧天的部队还是像之前一样镇守。狭口关道由数层步兵举盾而守,以防敌军弓箭突袭。但是这一次蒙元以骑兵五千强冲狭口,紧靠这层“薄纸”般的防线,根本无法拦截……

    蒙元骑兵的速度很快,一日夜行千里,短短的距离从徐州城关到西道狭口,不过一刻。待杀到狭口前关处,眼见着先锋军的方向不过“纸糊”,蒙元的骑军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杀——”骑军的将领大喊一声。五千蒙元铁骑飞奔战马加快速度,如洪流一般,朝着如同堤坝裂口的狭道冲去。

    萧天的守卫部队所见,吓得惊慌失措,立刻丢掉盾牌,调转便往狭口深处逃窜而去,一点抵御能力甚至是杀敌之意都没有……

    “哈哈哈哈,朱元璋的部队简直就是兔子,手下士兵连一点胆识都没有……给我杀。杀得他们片甲不留,我还有活捉他们的主将!”骑军首领眼见着压倒性优势,蔑视大喊道。

    西道守卫的零散部队还在向里逃命,而蒙元骑军的排头部队已经冲进了狭道关口。只需几步,就会杀到守军阵中中央……

    “呼——”突而不知哪来的弦响,狭道底处数条缰绳拉起。不偏不倚地绊住了蒙元骑军的马蹄。

    “吁——吁——”蒙元骑阵顿时马嚎声一片,前排的先锋部队一下子跌落下来。骑军方阵本在狭道就施展不开,现在乱成一团。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而前军的速度也是奇快,后面跟进的速度不减,前方受难,后方想要刹住都难——果然不出一晌,五千蒙元骑军依次进入关口,前方阵型混乱,后方即乱撞在一团,战事还未发起,蒙元骑军已是自乱阵脚……

    “咚——咚——咚……”一声声不好预感的震响,倒下的没倒下的蒙元士卒一一向两侧望去,只见狭道两侧的山道,忽而滚落无数硕大的巨石。如今狭道关口这里骑兵散乱,倒下混成一团,根本无法即使散开,就如同拉死的绳结一般,根本挣拧不开。现在两侧巨石夹击,散乱的蒙元部队只有等死的份……

    “啊——啊——啊……”果然,霎时间传来蒙元部队死去的一阵阵哀嚎,连先锋军部队的半个身位都没砍到,浩浩荡荡的五千骑军就已被无数的滚落巨石夹击弄得死伤大半,连撤退都难,更别说布阵再战……

    “杀——”霎时间,道口两侧响起了震天的喊杀声,虽说先锋军部队只有三千,但在这西道狭口处,其声势也为浩大。不过一会儿,上千的士兵从山道两侧突现,沿着巨石滚落的轨迹,冲锋杀阵而出。

    虽说敌军由五千之众,但大部已属瓮中之鳖,摔倒在地无法自身;剩余的幸存部队也早已无力再战,踏过自己部队的尸体,急匆匆想要逃出狭口……

    “吼——”一道龙吼声威响震天,萧天突从狭口中路杀出,一马当先而入敌军腹心。苍龙掌“断岳天龙”排山倒海而出,两条苍纹巨龙自西道狭口翻江倒海、沉浮起落,直冲得散乱的蒙元士兵天花乱坠、死伤不定。一阵阵哀嚎惨叫回荡在山谷,除了极少的部队从狭口所幸逃脱,其余人马几乎全部葬送西道狭口谷底……

    而在蒙元主军阵中的谭有虎,还全然不知前线的战局,隐隐约约听到西道狭口处的士兵惨叫,还以为是自己的军队大获全胜,整个人悠然自得地摆出笑脸……

    可是两个时辰即过,西道的喊杀声也愈加停止,胜负已经分晓……

    “前方怎么还没消息?”谭有虎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反身为身边的士兵道。

    士兵没有想好回答,但是紧接着不久,黄沙弥漫的前方,零零散散的几个骑兵回到了军中。

    谭有虎本应该是一脸笑容等待捷报,谁想到回来的包括蒙元骑兵的主将,总共不到五十人,个个都是满脸血丝、丢盔弃甲般的模样。

    谭有虎收回了笑容,似乎是猜到了,随即直言问道:“结果怎么样?”

    回来的骑将有些不敢回答,吞吞吐吐道:“我军深陷敌军埋伏,五千骑军……全……全部葬送……”

    谭有虎微微一笑……突然,刀光剑影一瞬,差点没把旁边的人吓晕——谭有虎二话不说,提刀直接干净利索地砍掉了骑将的脑袋。出刀即是一瞬,又快又准,鲜血很快浸染了整个战台。

    全场非常安静,此时谁也不敢主动多说一句……

    谭有虎没有料到,五千部队居然会输得这么彻底。他擦了擦刀上的血,自言自语说道:“哼,看来是我小看了他们,借以地形之优势,以稀数之众,居然还能吃掉我军五千人马……怪不得燕只吉台大人会把七万主力全部布置在此,如果说此计也是唐战、陆菁所为,我定要了他们的脑袋!”谭有虎的声音愈加愤恨,可以说他对唐战陆菁已经是恨到极点。虽说率军镇守西道的主将是萧天,但此计的确是陆菁所设……

    须臾片刻,谭有虎又走到八邻托而轱身旁,轻声笑道:“上一次你我在七岭关口一败,别速将军战死,我们还心有不甘对吧……现在正是报仇的机会,我让你率两万精兵,强冲西道狭口,我还就不信他区区两三千的部队,能厉害到反上天了——要是两万人马还吃不掉对方的守军,你提着脑袋来见我!”谭有虎最后一句大吼了一声。

    “是,末将遵命——”谭有虎的军职本就比八邻托而轱高,在七岭关之战中即是如此,如今谭有虎放出军令,八邻托而轱不敢不从……

    重新整顿好人马,这一次蒙元军队遂派两万精兵部队冲锋……

    而在西道狭口处,萧天的部队还在简单处理现场……

    虽然答应了这一仗,但萧天似乎并没有高兴太早,因为他知道,这一仗过后,蒙元部队还会源源不断地进攻。而为了对付这五千蒙元部队,西道狭口的守军几乎已经用尽了方法,待到下一次蒙元军队更多人马的冲锋,他们该如何应对……

    萧天看着现场处理的敌军尸体,整个人有些愁眉苦脸。苏佳这时从一旁走来,眼见着苏佳脸上和身上布满密麻的溅血,可见苏佳刚才没少浴血杀敌。

    “怎么了,阿天?”苏佳还是一如既往地关心问道。

    萧天摇了摇头,心中有些散乱,随即说道:“这一波冲锋挡住了,可是下一波怎么办……菁妹给的锦囊妙计,可用有限,这第一波敌军部队就已经全部用上了,下一波再来,如果元帅的后援不到,我们在这里就只有等死——”

    苏佳也觉事态紧张,随即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锦囊妙计中还说,滚落的巨石,可以用作排放伏阵阻碍,用这个兴许能缓和一下敌军的冲锋……我们现在只能祈祷,敌军不要这么快再次冲锋……”

    萧天望了望苏佳的眼神,看着苏佳脸上的溅血,神情有些心酸——这是萧天第一次看着苏佳,杀得如此惨烈的一次,可能苏佳自己也意识到,这次的杀敌,远比当日在陵关城独战千军时还要惨烈。

    萧天下意识用手慢慢抹去苏佳脸上的血,苏佳看在眼里,心中流露出一股苦难中的温情……

    “不好了,蒙元军队又来了!”然而没等萧天和苏佳甚至是全军上下反应过来,前方又传来了战事噩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