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六十六章 敌军异动
    谁能想到呢?本以为萧天会使出何等华丽的招式将巨蛇制服,最后居然是用这种匪夷所思的方法。不过结果都是一样,萧天成功“劝退”了这个麻烦的家伙,而且也没有杀了它……

    全场尽是沉默……忽地,周围的士兵发出了爆发般的欢呼,这些成日里苦闷出征的将士难得能眼见如此诙谐的场景,自己的将军不但以一己之力解决了麻烦,而且还给军中带来了乐趣。不仅如此,萧天的淡定和临危不乱,以及解决方法的沉着,让其在手下士兵之中树立了崇高的地位,不但博得了人心,还稳定了刚才被巨蛇所搅乱的军心,现在全军上下以萧天为首,全部聚拢到了一块儿……

    可一旁的苏佳和胡夷狄却不这么想,苏佳算是彻底“折服”了,她晃了晃双眼,无奈地说道:“我差点忘了,阿天这家伙会和蛇交流……但这也太扯了,随便一条蛇他都能驯服,之前在蛇洞里,他到底都和蛇经历了什么……”想到这里,苏佳全身不由得有些发颤。

    胡夷狄本想好好动动身手,萧天这么一出,自己算是白跑来忙活了,随后不禁对苏佳道:“这就是苏姑娘你说的‘好戏’?”

    苏佳无奈地摇了摇头,调侃地说道:“好吧我承认,阿天他确实能做出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可这方法也太非人类了!堂堂苍龙大侠,现在居然成了一个‘驯蛇师’——”说着,苏佳的身子时不时颤抖,虽说自己天不怕地不怕,但毕竟也是个女孩子。对蛇这种东西,想起来就浑身不自在。

    萧天“劝退”了巨蛇,稳定了军心,随即笑脸相迎地走到苏佳跟前,笑着说道:“怎么样。这样算是解决问题吗?”

    苏佳眼睛一黑,应声说道:“是,那怪物也走了,军心也稳定了,是你赢了……”

    “那佳儿你就欠我一个——”萧天伸出食指说道。

    苏佳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自己打赌输了,就得服输。想到这里。苏佳脸红着说道:“知道了知道了,看你这急样子……到后面的大树那边等着,我马上就过来……”愈说,苏佳愈加感到害羞起来。

    萧天也是微微脸红,没想到苏佳真的答应了。这也是她这么久以来难得主动的一次。

    “欠你一个什么?”一旁的胡夷狄毫不知情,煞风景地问道。

    苏佳的脸早就红透了,转过身不好气回应胡夷狄道:“关你什么事?快去狭口继续守卫,没我们的命令,谁叫你过来的?”

    “不说就拉倒,发什么脾气?这是在军营里,又不是在逸仙门……”胡夷狄想起了在逸仙门暂居时,自己和那时身份刚揭穿不久的萧天苏佳一起的日子。苏佳的脾气他也是稍稍有所了解。

    于是,胡夷狄也不好气地朝自己的岗位回去,萧天则是略显激动地收拾了一下。和苏佳走到约定的地点……

    “就在这里了……”半个时辰后,萧天和苏佳独自来到了约定的大树下,这里暂时没有其他人,苏佳脸红着说道。

    萧天也是紧张,毕竟自己这个赌却是有些大胆,不过既然苏佳答应了。萧天自然是心中紧张和激动。

    “把眼睛闭上……”苏佳继续害羞地说道。

    萧天很听话地笑着闭上眼睛。

    见萧天闭上了眼,苏佳想了想。目光注意到了萧天左脸的刀痕上。苏佳心中不禁记忆涌起——那个刀痕是自己和萧天第一次闹矛盾时,自己因为失去理智而留在萧天脸上永远的伤痕。但就是那个伤痕。成为了二人爱情的萌芽,一路上见证了二人的坎坷历程。从柳沙镇外的矛盾,到逸仙门摘下面具的重逢,这一路走来二人经历了太多的磨难,而萧天脸上的这道刀伤,也是见证了二人至始至终永不离弃的鸳鸯情路,寄托在上面的爱情苦难永不消逝……

    苏佳虽然身披战甲,但依旧是露出绝代佳人的绝美面庞,姿条嫩柳的发鬓下,是苏佳如水般的双眸和情深微颤的红唇。苏佳如玉般的脸庞衬着粉红,眼神情真意切——她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情深地望着萧天的面容。

    良久,苏佳也是微微闭眼,缓缓踮起脚尖,在萧天左脸的那道刀痕上献上了浅浅一吻。虽然浅,却是意味深长,包含着无绵无尽的情思。

    萧天也是感受到了左脸的温暖和唇香,心跳不由得加快,如果不是身在军营,他整个人快要失去理智主动上前拥抱对方……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然而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二人的“缠绵”,萧天和苏佳顿时惊吓地睁开眼,立马清醒地各自“归为原位”,二人都紧张得脸红不敢说话。

    声音是从树上传来的,说活的人居然是胡夷狄。

    “喂,不是叫你去狭口的吗,你怎么又过来了?”苏佳红着脸冲树上责备道。

    “噢,你们两个支开我,就是为了干这个事情,这难道是一军之将该干的事情?”胡夷狄也坏笑着调侃道。

    萧天和苏佳在一旁羞红着脸,半天说不上话,亲密的一幕让外人知道,心里自然会不自在很久。

    萧天缓过神,也抬头责问道:“你这家伙怎么又擅自过来了?像只蝙蝠一样,一声不响地挂在树上……”

    胡夷狄露出标志性的微笑,随即说道:“我来当然是有要事要向‘将军’汇报,不像你们两个,身为‘将军’在这里干别的事情……”胡夷狄特意把“将军”二字加重了语气。

    越是这样说,萧天和苏佳越是害羞和不自在,不过听到胡夷狄说有要事相报,于是萧天回过神来问道:“有什么要事,难道狭口有新的情况?”

    胡夷狄也回到了一本正经的神情,一个翻身从树上落下。随即道:“让你说对了——前方狭口突然集结了一队蒙元部队,方向正朝我军西道狭口这里——”

    此话一出,萧天和苏佳也立即回到了严肃的神情,萧天又不禁问道:“是真的吗?他们大概有多少人马,何时会来我们营地?”

    “来到没有。敌军只是突然出现了一队人马,对我们这里像是监视的样子……”胡夷狄继续道,“人数嘛根本说不清楚,因为从白天到晚上,黄沙一直不停,离徐州城较近的地方根本看不清楚——”

    萧天托着下巴想了想。似乎是觉得有些不对劲。苏佳也是一样,不过她更实际,直言说道:“说这么多没用,趁着敌军还没向我方出击,我们先去看看——”

    萧天同意苏佳的想法。于是三人一同朝西道狭口镇守的方向赶去……

    来到西道狭口处,这里黄沙滚滚的尘风直接扑面而来,风大的时候甚至让人睁不开眼。透过黄沙,能隐隐约约看到一队蒙元部队在对面集结,方向正对西道这处。但黄沙的干扰,加上晚上视线的模糊,根本看不清究竟有多少人马……

    “将军——”萧天和苏佳的到来,守卫的士兵都很有礼地招呼道。

    “敌军有没有别的异动?”胡夷狄最先问道。

    “没有。从刚才出现那一队人马之后,敌军没再有奇怪的举动——”士兵一五一十地说道。

    萧天、苏佳和胡夷狄三人同时蹲下身,望着对面不知人数的蒙元军队的布阵场景。心中疑惑重重。萧天更是之言问道:“真是奇了怪了,大晚上突然集结人马,却又没有偷袭的意向,好像是故意让我们发现一样……但是黄沙不断遮挡,根本看不清对方的人数,燕只吉台巴扎多究竟想干什么……”

    “奇怪的不止这点——”苏佳跟上道。“如果说徐州的七万大军真的要趁着我军刚刚在笼湖扎营,一举而将我军歼灭。燕只吉台一定会派遣主力军队自中道平原冲锋杀阵,毕竟平原骑战才是蒙元军队的优势……可现在他集结一队不知数量的骑军部队来我们这骑军难以展开的狭口西道是什么意思?还是说。他们只是虚张声势?可这有什么意义呢……”

    “不排除他们现在会集结人马往中道或是西道夜中偷袭……胡兄,你现在赶紧派人加紧传一封书信给中道镇守的赵子川将军,让他随时做好应敌准备,动作要快!”萧天自觉局势有些紧迫起来,于是立马通知胡夷狄向中路镇守的赵子川部队传去急信。

    “我知道了——”胡夷狄也是处事利索,干脆答应后,便转身布置相关要务去了……

    一大堆的疑惑在萧苏二人脑中盘旋,的确也是,燕只吉台用“沙骑兵”闹了这么出“黄沙虚阵”,真正的意图却也无人可知……

    由于担心蒙元军队会在暗中偷袭,萧天苏佳的军队一夜都没有安心睡下,时刻保持着警惕。就连萧天和苏佳二人也是轮流地守夜带兵看守,一来提防着敌军的偷袭,二来也要适当保持睡眠,留足精力以对敌军不测……

    可不知是让人失望还是高兴,蒙元军队当晚集结后,只是面对着西道狭口处整整一夜,却是再没有任何行动。虽然说没有偷袭行动让人暂时安心,但白白警惕了一晚上,也是让军队的精力有些消耗……

    西道狭口处,有萧天、苏佳和胡夷狄率领的三千步兵镇守,中道更是有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等骑将统领的一万五千主力步骑,严阵以待。虽说昨晚萧天吩咐了底下传急信给赵子川的部队让其加强警惕,且急信还未寄到,但昨晚敌军的异动赵子川的主力部队也是有所察觉,黄沙之下看不出敌军的部队有多少数量,但毫无疑问,中道这里是最有可能遭受敌军主力冲击的地段,中道的守军是最应该加强戒备……

    好在直到现在为止,蒙元军队还没有发起过一次进攻,中西两道还算平静……而在另一处,东道山地处,由唐战和陆菁亲自带领的五百部队,还在山路一带探寻。由于山道过于崎岖难走,翻山越岭间,部队也是花了不少的功夫。此等地形如此难走,更别说骑兵步兵在这里布阵埋伏。可陆菁心有预感,这里的山地会有蹊跷,所以还是坚持和唐战一同前来一探……

    而在山腰上足足休息了一夜后,第二天天刚亮,众人又开始启晨爬山起来……

    “菁儿,把手给我——”在一处难走的狭道上,唐战正伸手帮陆菁爬上岩丘。此处地形甚微怪异,不但路道难走,下面还是悬崖峭壁,稍有不慎就会跌入谷底。连唐战、陆菁这样武功高强的人都难以前行,更别说随同的五百士兵。

    陆菁抓住唐战的手,一鼓作气登上了岩丘。上来后陆菁回头望了一眼底下的深谷,不禁感叹说道:“真是的,爬个山也这么麻烦,都整整一天了,一点进度都没有……”

    身旁的一个士兵这时突然发话道:“军师,这山路这么难走,连我们散队的人都难以行进,我看敌军是不可能在这里有埋伏的——就算真有,也不可能是难以应对的布阵埋伏……”

    “那可未必——”陆菁立即回道,“燕只吉台巴扎多这个人诡计多端,而且善于心计,要是我们也以常人的想法应对,一定会中了他的圈套。而且,一旦失误一处,我军的要害就会暴露在敌军眼中,燕只吉台又特别善于抓点,一旦让他抓住了要害,便会被他一举击破,所以万万不可大意!”

    “可是子川兄弟他们那边怎么办?”唐战又担心地问道,“敌军最有可能是在中道集结兵力强攻,要是我们的猜测是多余的,燕只吉台按正常套路出牌,我们这样分散兵力会更危险——”

    “那也没有办法了,我军与敌军本就实力悬殊,要不是朱元璋军令下达,我们根本不会主动越过笼湖来三岔道驻扎……”陆菁暗自说道,“我们现在只能默默祈祷,在后方主力援军跟上之前,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

    部队继续沿着山路缓缓行走,按照陆菁的意思,她一定要翻过整个东道山地,看见敌军徐州城下的阵营才肯罢手。可是东道的山路比他们想象的难走得多,一天过去也未有太大的进展,久而久之被“困”在这里,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中道西道的部队是不是和蒙元军队交火了,外部的消息他们根本一概不知……

    “军师,发现了,前面的山道处,有蒙元的士兵!”正在艰难行进间,前排的部队突然回来禀报道。

    “什么,是真的吗?”陆菁急忙问道,准备上前一看。

    唐战则是一马当先,走在陆菁的前面说道:“菁儿你先别急,我去看看情况再说——”

    “不,我和傻蛋你一起去!反正这山道崎岖难走,不但有岩体可以遮蔽,而且就算让敌军发现了,他们短时间也不可能组织部队大规模向我们进攻——”陆菁坚持着要和唐战一同前去。

    陆菁说得不无道理,唐战点头答应了,随即带着手下部队,往“事发”的地点赶去……

    约莫一刻,部队攀扶着山体的岩石,一步一步走到了发现敌军的地点。在这里,匍匐在峭壁一旁的山岩,确实能够依稀看见数量稀少的蒙元士兵在对面的峭壁断口站岗守卫,仿佛这里就是他们的守卫要道关口,只派少数的士兵在重要关隘处设防。

    唐战和陆菁蹲在岩体的最前面,远远观望着关口要道的蒙元守卫士兵……(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5201小说高速首发江湖博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