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六十四章 误入蛇窟 上
    午时已过,先锋军整装待发,沿中东西三路出征,以攻为守,以防徐州蒙元军队反兵冲阵。中路即由部队精骑步兵一万五千主力镇守,赵子川故为先锋主将,李显李功紧随其后,而左右两翼则是南宫俊和慕容飞两员虎将,各身随精锐骑兵数千,中阵奇兵步兵压阵,五绝阵法遂成;西路狭口则为侧道驻守,以防蒙元奇兵突袭,由萧天、苏佳所带三千步兵设伏,后继胡夷狄增援部队,严阵以待;最后东路山道,未设兵阵,崎岖无以布阵,陆菁心疑而随唐战率侦察部队五百同行,以堪地势之险、敌军之伏;其余将士则是原地驻守,一方面借以待命,另一方面则是随时关注后援主力入关的消息……

    徐州城内……

    “大人,前方探子有报,唐战军队已经出动了。虽然不知道东西两道的情况,但是却是看到了中路的敌方步骑主力……”在一个秘密的会议室,只有燕只吉台巴扎多和李乘生二人,李乘生将回来的消息告诉给了燕只吉台。

    燕只吉台微微点了点头,随即道:“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动手了,接到了本将军的挑衅战书……”

    “看来唐战和陆菁也不怎么样,同样被一个小小的挑衅书给吓着了,部队做出这么大的反应……”李乘生微微笑道。

    “先别高兴的太早……”燕只吉台突然打断道,“他们到底算不算中计,还得看我们这一仗……军师你想好了吗?虽然敌军只有两万之众,但帐下精兵良将无数。军心正旺,该怎样让他们受到重创,以失军心?”

    “还不是和以前一样,兵发常言,‘攻其要害一点。而破千军之阵’——”李乘生轻声笑道。

    “那这回他们的要害在哪儿?”燕只吉台又问道,“七岭关之败,我们也找到了敌军的要害,但是他们自己也清楚,所以将计就计算计了我们……这一次可不能再犯同样之错,仅仅只是找到敌军的要害可不行。还要……”

    “还要让敌军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要害的关键是吗?”李乘生跟上道。

    “军师果然知本将军之心理……”燕只吉台又笑着道,“那军师有什么良计,能找到敌军不知道的要害,一举击破……”

    “大人之前发给了敌军挑衅书。算是扰乱了一丝敌军将士的心智,而这种时候,也是人心智最容易迷茫紊乱的时候,哪怕是一点点的干扰……”李乘生似乎是心中有计,随即笑着说道,“趁此良机,只要琢磨出对方的心里,找到对方要害而且不让其知不难……”

    “难道说军师你已经找到了?”燕只吉台又问道。

    李乘生轻轻点了点头。不过又接着道:“在下心中确实有计,不过在下心想,攻于心计可是大人您的强项。大人您自己应该会找到这个答案……”

    燕只吉台见李乘生在自己面前卖关子,便知李乘生一定是胸有成竹,随即他想了想,分析着说道:“七岭关连脉分中东西三道,中道地势平原开阔,适于我军骑兵之战。唐战陆菁害怕我军正面七万大军冲锋杀阵,一定会派主力军队布阵严防死守。并且派出最骁勇的将领……但是先锋军帐下,尤其是陆菁那个丫头。想法总能先人一步——东道山路崎岖,骑兵无从应战不说,步兵更是难以翻越,陆菁要么害怕我会在东道出奇设伏,要么就是自己派少量部队勘测,以备后时奇兵之用,所以她本人一定会派少量部队翻越东路山道……”不愧是燕只吉台巴扎多,攻于心计的本事超乎常人,陆菁的计策几乎都让他说中了。

    “那答案不是很明显了——”李乘生笑着道,“大人您应该已经找到了,敌军的要害在哪儿……”

    “是呀,这还得多谢军师提醒……”燕只吉台先是暗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转变口音命令道,“传令下去,沙骑兵布阵,出城由中道出击!”

    “是——”李乘生接过命令后,慢慢退了下去……

    徐州城下一片黄土,行过近十里地,便是七岭关脉的中东西三道。伴随着徐州城关大门的打开,所谓的“沙骑兵”也是露出真容——

    沙骑兵布阵的骑兵不多,不过百余人,良骑马尾之后,纷纷拖着一把巨大的扫帚。在黄土地上骑兵奔跑几余里,扬起阵阵的黄沙,不出一刻,沿七岭关脉出口自徐州城关便是黄沙漫天、尘土蔽日,根本看不清前方徐州城关的轮廓,这也便是“沙骑兵”名字的由来。

    而这一出“黄沙遮眼”自不用说,肯定是遮挡住了对面七岭关脉唐战军队的视线,至于有何缘由,如今却是不为人知……

    “停——”而在此时此刻,七岭关脉的中道平原,以赵子川为先锋骑将的先锋军主力步骑已经到达离七岭关脉出口十里之遥的地带,看着眼前关口的位置突然黄沙弥漫,统将赵子川大声一道喝令,停止了部队的前行。

    “前方黄沙正起,不知明情,全队有令,原地布阵待命!”赵子川做出了待军的命令,随即后方一万五千的精兵部队全部停下,保持着五绝阵法的阵型原地休养。

    “怎么了?”李显在后面见赵子川在这么远的地方就停下,于是上前问道。

    赵子川望着前方的黄沙,冷静说道:“我们主力军队之要务,是要镇守中道,我们将要面对的,很可能是敌军的七万主力大军……此战若发,九死一生,更不能在任何一项环节出错,否则全盘皆输——现在前方黄沙弥漫,不知敌军之动向,要是再贸然前行,危险过重,还是再此严阵待命为上——”

    赵子川说得不无道理,底下将士也是十分明白。而今他们将要面对的。很可能是最艰苦、最残酷一战。虽说军中麾下有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等精良骑将,可若是敌军主力倾巢而出,一万五对七万,实力过于悬殊;这里又是蒙元骑兵擅长作战的平原之地,就算有五绝阵法守阵。也是难以抵挡。

    可见此战必为凶险,即使是原地待命,望着眼前不知后方局况的黄沙,赵子川等人心中却是无比的纠结,他们一直在等,却又不希望这一战真的到来……

    而与此同时。在西道狭口的地方,萧天、苏佳和胡夷狄正带领着三千步兵前往要地驻守。因为是狭口地带,骑兵无法自由摆阵,所以只要对方军队数量不多,紧靠三千人马镇守狭口足矣。而且陆菁猜测。敌军的主要目标,是善于自己骑战且更有把握的中道平原之地,所以陆菁把主力军队的重心,全然放在了中道,西道狭口只派了三千的步兵……

    不过这次算是萧天和苏佳第一次带领部队出征,之前那一次水战只是虚晃,所以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虽然二人出生入死无数,但带领众兵出征。还是如此艰难关键一役,对于萧苏二人来说,不免有些紧张。陆菁也是知道这个情况。在二人临行前,给了二人一个锦囊妙计……

    “这个锦囊是我们临走前菁妹给我们的……”萧天带兵走在最前,望着手中的锦囊,不禁说道,“她说在我们遇到紧急情况时,可以打开——”

    “锦囊妙计。诸葛孔明之计手段,我原来一直认为是假的……要是菁妹的锦囊真能危难中解妙。那我也得承认菁妹却是聪明超乎常人……”苏佳紧跟在萧天身旁,应声说道。

    而比起萧苏二人。平时和萧天多话的胡夷狄,这一次却是落在后面。虽然说自己一身是胆,而且天生好战,但真正行军打仗,自从经历了七岭关大捷一战后,胡夷狄也是对战争有了新的看法。像他这样手刃无数恶人的西域刀侠,在残酷的战争面前,也显得有些紧张和不安,更关键的,向来嫉恶如仇的他,也是对战争充满了厌恶……

    “狭口应该就在前面,我们不能再往前了……”萧天眺望了一眼前方的地形,随即道,“全队有令,在此地驻扎,随时保持警惕!”

    于是,三千步兵全然在此地安营,静待他令……

    苏佳向来不愿被动和等候消息,比起前方侦查士兵的响应,苏佳更愿意亲自前去观摩情况。而萧天知道苏佳武功高强,应变极快,索性也没太担心……

    苏佳轻功甚好,即使是在路途不好的狭口,也能自由迅速横穿其间。果然不过半个时辰,苏佳便飞身回到萧天身边,随即说道:“阿天,前面的情况我看过了,到处都是黄沙漫天,什么都看不见。不过马蹄声倒是阵阵不断,应该是敌军在徐州城下的练兵,或是布阵,或者……或者已经准备和中道的我军主力子川兄弟他们对上了……”最后的这句话,苏佳一边说着,心中一边纠结不已。

    萧天也是一样,先锋军的所有将士也都清楚,中道的镇守之战最为凶险。敌军七万大军若是直扑中路,赵子川所带的一万五千主力未必能够全身而退,更严重者,很有可能全军葬送七岭关脉。

    “先别想太多了,子川兄弟骁勇善战、用兵良计,一定能够应对有方……”萧天安慰着说道,“而且子川兄弟福大命大,在汴梁的时候,他就数次危难中脱险,我相信这次也不例外……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最好自己即可,随时防备敌军从西道暗路抄后道偷袭我军后营。”

    苏佳点了点头,在她看来,如今之计,也只能是如此,与其过于关心他人,不如先管好自己这里……

    不过运气似乎挺不错,虽然前方黄沙漫天、马蹄声不断,探子也是派出几路,但是一直都没有传回中道有战役开打的消息。几个时辰过去了,徐州城下的黄尘和马蹄声不断,可就是没有看见蒙元军队的主力骑军从“黄沙阵”中露头。当然,先锋军的众将士并不清楚,这是燕只吉台未知其用的“沙骑兵”布阵,也没有人可知燕只吉台的真正意图……

    平淡无奇地到了晚上,萧天底下的部队就地安营扎寨,但也随时保持者警惕,毕竟夜晚是最易偷袭的时机,更别说西道这里更容易隐蔽的狭口。就连胡夷狄本人也是亲自前往部队最前营守卫,以他多年的西域江湖经验,“夜中黄沙”若有敌军偷袭,他第一时间能够注意……

    而萧天和苏佳此时正在营中烤火,时不时关心一下底下的将士,时不时和他们一起说说话,以解过于紧张的气氛。毕竟二人江湖一路所见甚多,习惯以情意为重,对待同甘共苦的手下士卒,如同兄弟朋友一般,这也让萧苏二人在军中获得了很好的人缘,军中的将士也都十分信任二人。

    说了好一会儿话,萧天和苏佳则是坐在一处烤火休息。不过他们也还保持着警惕,随时应对夜中突发的不测,只是气氛上并没有白天那么紧张。二人还是像平时一样,说说笑笑,不全聊军中的事务,浪迹江湖经历了这么多的危险,如今入军出征打仗,二人的感情还是没变……

    “将、将军……不好了——”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萧天和苏佳家常的话语,一个士兵急匆匆地跑到萧天和苏佳身边,慌忙地喊道。

    萧天和苏佳平时警觉惯了,突有紧急发生,他们便立刻警醒。萧天见士兵一脸慌张的样子,以为是有蒙元部队暗中偷袭,于是严肃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有敌军偷袭?”

    “不、不是……”士兵跑得有些喘,整个人表情也是十分的紧张,随即他继续道,“是后营那里……后山那块地方,有……有蛇!”

    “蛇?”萧天听到了“蛇”,并没有多紧张,只是从容问道,“有多少?”

    “就、就一条……”士兵答道。

    “一条有什么好怕的?”苏佳也觉自己是紧张过头,随即放下心道,“军中这么多人还怕一条蛇?听你的口气,难道是有人被毒蛇咬了?”

    “不是啊——”士兵终于缓过了气,随即露出惊恐的眼神道,“是好大的一条蛇,个头比树还高!”

    “有那么大?”萧天和苏佳同时发出惊异的语气,但也并没有多害怕。苏佳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就不说了,连神峰崖底下的那头百尺怪物自己都不曾怕过,更别说一条巨蛇;萧天曾经和苍龙洞底的巨蟒有过交情,什么样的蛇也都不怕。

    不过对于普通人来说,比大树个头还高的巨蛇,世上罕见,常人害怕也不足为奇。如果巨蛇在军中关键时刻有扰乱,定会不好,索性萧天和苏佳二人还是前往一看……

    “蛇在哪儿?”苏佳毫不畏惧地走在最前,和萧天一起来到后营处,手上的鬼刀也是随时准备出鞘,以防不测。

    “在、在那儿——”士兵还是害怕地指了指,随后发出“啊——”的一声喊叫,便往后面跑去。

    不只是他,就他刚才指的位置,还远远围着几百号人。就在围阵的正中央,还真说得没错,一头高过十丈的巨大蟒蛇耸然其间,在黑夜下缠动着庞大的黑驱,露出凶光无比令人胆寒的獠牙。

    这头蟒蛇还真是大,的确是世间罕有,简直就如同一个恐怖的巨型怪物。但是就萧天和苏佳见识过的巨蟒和百尺怪物,这只算是个“小个子”,所以二人并没有太害怕,从容淡定地走到了数百人围营的正中间,走到了巨蟒的跟前。

    “突然冒出这么大一条蛇,应该不是偶然经过,我想这里应该是他本来的巢穴吧,是我们打扰了他的住处……”萧天望着正视着巨蟒,淡定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