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六十三章 三军抉择
    翌日,先锋军两万人马已经自七岭山关两道,到达了原徐州部队的笼湖驻地,而在他们前方的,也是通往徐州城的最后一道关口——三岔道。

    当然这个地方唐战、陆菁等人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过了,之前常遇春率十万大军兵发徐州之时,先锋军手下的老九等人就已经摸清了这一带的地形和道路,就连地图都有事先画好。而且当日常遇春的十万大军还在三岔道口短暂驻扎过,如果不是中了燕只吉台的偷天换日之计,常遇春的部队就会率先自三岔道口进军,直逼徐州城下……

    “全军有令,按军阵驻扎笼湖关口——”身为统将的唐战大声下令道。

    两万大军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这里曾经是徐州军队的原驻地,七万大军尚可布置,先锋军两万更不用说。但正如陆菁之前担心的那样,虽然自己曾来过此地,但毕竟没有亲身临战,不知用兵之计。索性安营扎寨第一时间,陆菁并没有选择休息,而是赶着令侦察部队深入探索这一带的地形,以作军备……

    “老九,把你上次和其他堂英会兄弟绘制的地图拿来——”营帐中,毫不停歇的陆菁认真说道。

    “好的,军师——”老九从包裹中拿出了那几日在三岔道画的地图,递交给了唐战和陆菁。

    “这张地图确定准确吗?”陆菁下意识警醒地问道。

    “绝对准确!”老九也一本正经肯定道,“军师你看,山路下有三条道口,中间一条十分宽敞。应该是蒙元军队主力城湖两边来回的重要要道;而在山路两侧,西边的道口较为狭窄,路段又不是很平敞,骑兵很难发挥,恐多余步兵的埋伏;而在山路东侧。就完全是山路一道,别说骑兵了,就是步兵行进也很困难,应该是多用于侦查之用……当然现在燕只吉台的部队是撤军了,要是我军主动往徐州城处进发,道理也是一样——骑兵居多从正中道行进。两侧的山道最多也就是西边的狭口能以步兵阵型行进,而东侧就只能完全放弃……当然对我们来说是这样,对敌军来说也是这样——”

    “也就是说,我们若要主动出击,只能从中道和西道进军……”陆菁一边比划着地图。一边分析道,“可蒙元军队和我们一样,中道骑兵进军,他们自然也会以骑兵防守;西道步兵奇阵,他们一样能有所应对……唯独东道无法大规模用兵,攻守方面来说,自然是守大于攻,对我们极为不利。所以若要考虑上兵伐谋之策。只能考虑中西两道……”

    “可是我们真的要主动出击吗?”唐战突然问道,“我们帐下只有两万人马,而敌军却有七万之众。还是据守城关。我们之所以进军此地,只因执行元帅之令,先锋部队向前压境,让出后方七岭关口,让援军及时到位,然后一并合击……就这样看来。我们只需死守此地即可,根本不需要主动出击……”

    “而且……”陆菁眼神稍稍一变。继续说道,“如果说燕只吉台的部队反过来主动进犯我军。现在我军背靠笼湖,就只能背水一战……要是他们主动退军的目的,就是让我们进入这牢笼之地——后方朱元璋军令压境,前方蒙元敌军逼迫围剿,这可真是雪上加霜……”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就只有背水一战了,而且是真正的背‘水’一战……”唐战心有余悸说道。

    “那也未必——”陆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转而口气道,“三岔道对我们来说既是不利,也是有利——虽然敌军熟悉这三岔道的地形,但地势之天险让此地与生俱来有了得天独厚的防守优势。要换做是他们主动出击,反过来我们就可以在此地设伏,就算不能完全打败蒙元众敌,但至少能拖住他们逼近的速度,拖到后方的援军能够及时到来会和……”

    “先是主动退军引我们入瓮,然后再打算在这三岔道围剿我们是吗……”唐战摸着下巴不假思索道。

    “而且还有……三岔道这个地势天险的要素,燕只吉台应该比我们更清楚才对,那他为什么还要故意放我们进来?如果真想一举消灭我军以复仇,那他一定还有后招,有我们不知道的后招……东道,全是山道路口,骑兵步兵皆不能进,难道他会在那里出奇招?不行,东道这里一定有蹊跷,得找机会弄清楚那一处地势……”陆菁望着地图,脑海中不断变换着战局的思路,毕竟对她来说,燕只吉台是一个非常棘手的人物,万万不可轻敌半分……

    徐州城内将军府……

    “大人,前方探子来报,唐战军队已经到达笼湖驻地三岔道口——”府中,燕只吉台正和李乘生等人商量着战局,前方传来了战事的消息。

    “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燕只吉台巴扎多轻声应道,语气思度间,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大人,要不要现在率兵攻打敌军阵营?”底下将领突然站起说道,“敌军只有两万人马,还驻扎在退无可退的笼湖驻地。我军七万步骑中道强攻,一定能攻下敌阵!”

    “不急——”燕只吉台比划着地图说道,“正因为敌军只有两万人马,所以行军变阵起来更加灵活……可不要忘了,他们驻扎的地方,可是地势天险以守为主的三岔道,要是两万人马借以山道之优势据守,不但体力充沛以守待攻,乱战阵中还能在山道与我军游击。要是想也没想贸然出击,不说全军覆没,我军也会损失惨重——”

    “那大人您之前为何还要退军守城,故意放弃笼湖的天险之地,放敌军进来?现在他们驻守三岔道,我们岂不是难以为攻?”底下将领又问道。

    “正因为本将军要亲自剿灭他们。才让他们的部队进入这退无可退的天险之地——”燕只吉台露出狰狞的笑容道,“如果我军不退,他们必在七岭关口死守不进,加上之前调虎离山之际失败,正面打败他们的机会便是少之又少;一旦等到朱元璋的援军集结粮草赶来。两军会和,我们迟早也会退回徐州死守……相反,我们主动撤军,他们的先锋部队就会主动进军以调后方援军入关之用。我们就得抓住这个真空时机,引他们入瓮,然后用计一举消灭。不但能减缓徐州守军的压力,也能报上次的中计之仇——”看样子燕只吉台还是对自己被陆菁算计两次的事情耿耿于怀。

    “那现在要怎么做?”将领继续问道,“已经引敌军入瓮了,可他们又占据着天险之势……”

    燕只吉台笑着说道:“三岔道无论南北,易守难攻。只要迫使他们主动进攻或是摆军布阵,我们就能应对。至于怎么做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上一次失败,他们主动发来战书,这一次……”说着,一个狡黠的眼神向着将军府门外望去。

    李乘生似乎是知道燕只吉台巴扎多的想法,暗中微微一笑……

    先锋军驻扎阵地……

    唐战、陆菁已经开始着手于军队的布阵。虽然不说是要主动出击,但他们现在需要提防的,是燕只吉台军队的进攻。毕竟笼湖驻地这里退无可退。要是毫无准备就面对敌军七万大军的蜂拥而至,那先锋军就算是破釜沉舟,也是难以抵挡……

    “将军。敌军使者派人发来了战书——”正在营中谋划间,外面的士兵突入前来汇报。老九将书信递交给唐战后,唐战和陆菁一同拆开了信件。

    “数日军败已过,而往贵军镇守笼湖之地,三日之内,必取汝军上将首级——徐州太守进上……”唐战一字一句将信上的内容读来。

    “太过分了。居然发来这样的挑衅战书,我军一定让他死得难看!”下面的士卒听了气愤不已。很显然燕只吉台巴扎多的话语中充满了蔑视和挑衅。

    然而一向性直的唐战,倒是显得十分冷静。平时傻头傻脑的他,到了关键时刻却能出人意料地保持常人难有的镇静。唐战的眼神时而变换,随即放下手中的信,随身旁的陆菁道:“菁儿,这封信的内容,不就是……”

    “就和上次我们发给燕只吉台巴扎多的战书一样——”陆菁一针见血道,“看来这一回,他是主动向我们挑衅了……”

    “难道是效仿我们,想要撼动我军的军心?”老九不禁疑问道。

    “应该不只是那么简单——”陆菁眼神一凝道,“燕只吉台这个人老谋深算,尤其对手是像我们这样经验不多的年轻将领,他更会玩弄于股掌……上一次输阵,缘于他轻敌大意,今日他敢效仿我们发来战书,说明他和我们那时一样——他已经有打败我军的对策!”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稍稍有些震惊,因为没有人会想到,仗还未打,对方就已经想好了两军交战的对策甚至是结局。

    “燕只吉台就这么有把握?”唐战轻声自喃道,毕竟以燕只吉台巴扎多的用兵经验,绝不可能空口说大话。

    陆菁忽觉事态有些严重,重新回到桌上的地图,望着三岔道的路口,揣度着说道:“想要主动进攻我军,无非这三道路口。按一般常理,中道压境最为可能,毕竟蒙元军队善于骑战,以平原冲锋压进,我军就算有五绝阵法开阔之地,也挡不住敌军七万的雄狮部队;西道路口狭窄,多为步兵布阵,当然也不排除骑军跟上深入;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东道……”陆菁一直望着地图上东道的山路地形,心中惴惴不安,也不知是燕只吉台发来的战书的压力,还是自己的多心。

    “摆军布阵容不得半点耽误,菁儿,要是敌军真的有意进犯,我们必须提早一步做好应对!”唐战提醒着陆菁说道。

    陆菁点了点头,随即郑重其事说道:“传令下去,命各部将领一个时辰后来我帐中——各部军队保持布置,应对随时出征!”

    紧急命令即下。看来这一次,陆菁是预感到了不测……

    一个时辰后,先锋军众将已经集中到了主将营帐……

    “此为危急关头之际,燕只吉台巴扎多发来战书,他随时可能兵发七万。向我军主力阵地突袭——”陆菁一面用教鞭在地图上笔画,一边严肃说道。

    “菁妹,我们该怎么做,都听你的——”赵子川在下面跃跃欲试道。

    陆菁继续指着地图说道:“诚如地图所画,三岔道中道阵地开阔,适用于平原之战。是敌军最有可能以主力骑军冲击的敌方,此为重防之地——相应,我军主力需在此地加强防守,不但动用所有骑军部队,还有主力步兵以五绝阵法死守……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李显、李功将军听令——”

    “在——”五将同时起身应道。

    “你们率领主力步骑一万五千。以五绝阵法平原守阵,驻守三岔道中道道口,决不可后退半步!”陆菁用鲜有的命令语气下达指令道。

    “遵命!”五人也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心,齐声应道。此战即不能败,若是中道主力溃败,那笼湖阵地即瓦解,先锋军部队也随即覆灭。

    陆菁闭眼想了想,随后放低声音道:“中道之处最为艰苦。你们面对的可能是敌军的七万主力,很有可能……很有可能全军覆没,如果真是这样……”

    然而不等陆菁说完。赵子川将乾坤二剑至于中地,坚定地说道:“既是复命出征,就从不怕战死!放心吧,菁妹,我们一定会死守中道,等到元帅的援军到来!”

    “我们也是——”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也抱着必死的决心说道。

    陆菁看着南宫慕容二人。想着自己曾经对他们的偏见,如今心中自有愧疚。不过如今战事在即。比起曾经的愧疚,现在更多的。是对他们九死一生的揪心。

    陆菁停顿了很久,似乎是被战争残酷的压力所窒息,如今先锋军两万人的性命,全担在自己身上,这对于自己一个十七岁的女孩——本应该是在大家富贵做千金——来说,亲临战争的残酷、面对死亡的威胁,实在是过于沉重了……

    沉默过后,陆菁狠下心,继续比划着西道的路口说道:“接下来,西道步兵的驻防……萧天、苏佳、胡夷狄三位将军,你们率三千步兵在西道狭口处布阵,以防敌军部队潜入。虽然西道地势艰险,但毕竟也是奇兵之地,万万不能让敌军深入半步!”

    “得令——”萧天、苏佳、胡夷狄三人也是齐声答道,尤其是胡夷狄,天生好战的他,也可能将面临人生中最残酷的一战。想到这里,胡夷狄手中的刀微微颤抖不已。

    而萧天和苏佳二人脸上也是没有任何笑容,他们比谁都清楚,率领部队出征,每一次战役,都可能是自己人生的终点。对于已经经历过无数生离死别的萧苏二人来说,这一次也不例外……

    “最后一处东道——”陆菁还没有说完,比划着地图上东道的道口——那也是自己之前最担心的要地,随即下令道,“由我和唐将军率五百部队潜伏探行!”

    这一回没有人应令,因为作为军队统将的唐战和军师陆菁,他们的职权即为最大。

    然而此令一出,老九在一旁不太放心,随即说道:“将军、军师,你们亲自前往东道探查,只派五百人马,这样未免过于冒险了——”

    “就算是冒险也要去——”陆菁坚定地说道,“中道和西道的两路,决不可放,因此要重兵把守;而我最担心的,也就是众军难行的东道口……那里少有人过,我军必须要探查清楚——放心吧,我和唐将军一起,五百人马足矣,就算是有敌军埋伏,此天险之道,要撤退也是不难,一旦有敌军动向,我和唐将军必会第一时间赶回,以作对策!”

    老九还想要说什么,但看着陆菁无比坚定的样子,索性也没有再提。

    唐战看着陆菁必死决心的眼神,他知道这一战,将很有可能是入军以来最艰苦的一战。

    “众将得令,其余将领率部队守营待令——现归营布阵就位,午时过后,三军分道出征!”陆菁最后慷慨激昂地将手中的教鞭摔在桌上,大声命令道。这也是陆菁出生以来,最有统将气魄的一次,任谁也不会想到,曾经在汴梁富家锦衣玉食的大家千金,如今却成为了统领千军万马的军队之首。

    “是——”全体将士起身齐声答道,所有人都很清楚,接下来可能到来的艰险之战……(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5201小说高速首发江湖博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