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绝路密令 下
    唐战军部,主营帐内……

    “将军,元帅那边有密信传来——”营帐中,唐战和陆菁正在分析着接下的战局,老九的突然一句打断了二人的思路。

    “密信?”唐战不禁问道,“现在正是我军胜仗后军心高涨之际,元帅应该高兴才是,但密信传来,说明是有严谨要事传来,这个时候会有什么密信?”

    陆菁听到这里,眼神稍稍一凝。

    “的确是迷信,上面有元帅的亲笔印……”老九将密信的信封递给唐战,一脸严肃地说道,“只是信上的内容就不知道了,据传信的士兵说,元帅军队那边,由快马传书而来,可见是非常重要的信息,并且要求我军务必执行——”

    “要求我军执行?究竟有多重要……”唐战又叨咕了一句,可心里却似乎有些不放心。

    陆菁和唐战一样,注视了唐战手上的信件许久,随即道:“傻蛋,管它上面写了什么,先看看再说。”

    唐战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拆开了拥有重要标志的密信后,将信纸缓缓取出,然后一字一句看来。没看一句,唐战的表情就略微一边,神情也是愈加严肃,可见不太想是什么好事,这对于取得胜仗不久的先锋军来说,似乎有些怪异和令人不安。

    “上面到底写了什么?”陆菁没有立即看到信上的内容,于是凑到唐战身边问道。

    唐战没说什么,看完信的他缓缓放下手,手中的信件慢慢脱落,整个人表现出短暂的愣神。似乎是被什么给震到了。唐战越是这样,陆菁越是好奇,索性陆菁一把拿过了唐战松开的信,将信件的内容一一读来。

    果然,陆菁和唐战的表情一样。也显得十分诧异,而且不同于唐战的,陆菁的表情中隐隐包含着一丝夹杂着无奈的愤怒,难以让人察觉。

    “到底写了什么?”老九也在一旁问道,因为是传书的密信,所以在军队的主将查看之前。任何人都不准私拆信件,传递信件的老九自然也不知道。

    “元帅让我们即刻出兵,向着徐州方向,与对方主力军队正面交锋,将敌军逼至徐州城下……”唐战轻声地一字一句道。

    “什么?”老九听了。果然不可思议道,“简直太荒唐了!我军只不过两万人马,对方可是号称有七万大军,虽然说前不久七岭关一战大胜,但也只缘于用计使其陷入,并且敌军的人数也不多……现在军队的数量不够,让我们与徐州的军队正面交锋,还是在敌军的主场。这不是自取灭亡吗?元帅现在让我们主动出击,到底是什么意思?”

    “朱元璋的意思是……”陆菁继续道,“让我军前行拖住敌军蒙元部队。一来让出七岭关口好让后援的主力军对入关;二来迷惑敌军,让敌军以为我军不但士气正旺,而且人数足以主动进攻,让敌军被迫退守徐州,这样也能在七岭关更多的地方部署十万甚至是二十万大军的战局……”

    “可是元帅他不知道对手可是燕只吉台巴扎多吗?”唐战自言说道,“连常遇春将军率领十万大军都打不过。我们区区两万人马怎么逼退敌军?”

    “很显然,朱元璋这么做另有他计……”陆菁低头冥思着。心中暗暗道。

    “可是元帅的密令不得不从——”老九继续说道,“这是这样的密令无异于把我们军部逼上绝路。以人少压境人多敌军,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占,如若处理不当,我军甚至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唐战此时头绪有点乱,身为先锋军统将的他,这是他入军以来面临的最难的难题。明知是绝路,还是得无条件执行,虽然摸不透朱元璋的意思,可是这样服从命令无异于天大的冒险,一个背负两万人性命的冒险。

    “菁儿,现在该怎么办……”唐战有些头痛地捂着脸,轻声向陆菁问道。

    “正如老九所说,元帅的命令不得不从……”陆菁先是无奈地应了一句,随即道,“不过命令是死的,人是活的,朱元璋把我们逼上绝路,不代表我们自己没有办法……就算是绝路,我们也能努力辟开一条以求生,就算他心计再深好了,我们毕竟是站在他这边,他不会无缘无故把我们送入敌军的虎口……傻蛋,你先派人去敌方的营地处打探,既然是要出兵压境,必须先要弄清楚敌方的军情,再做定夺。”

    “如今也只有这样了,那我先去安排部署好了……”唐战默默地说了一句,然后转身便离开了营帐……

    老九也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才好,只是在一旁默默地望着陆菁。

    陆菁转过头,心中暗暗道:“朱元璋很明显,是故意把我们逼上绝路。傻蛋出身唐门世家,是朱元璋的恩人,为什么朱元璋一而再再而三地暗中刁难我们,他到底有什么目的?朱元璋不简单,他的城府很深,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意图。在他心中,一定早就有了定夺天下的宏图,说白了,我们也只不过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逼我们上绝路?就算是棋子,朱元璋也不会置之不顾,虽然说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可我总是不放心……”

    “军师,现在该怎么办?”过了许久,老九才在一旁问道。

    陆菁站在原地想了很久,时不时发出深深的叹气,随即,陆菁对老九说道:“老九,你去组织好五绝阵法的主力部队,等到探路的部队回来,我们要兵发徐州——”

    “真的要出兵?”老九有些怀疑地问道。

    “这可是朱元璋的密令,我们不能不执行,他现在可是一军之统帅,手握兵权。就算他让我们死,我们也无法不从……”陆菁先是象征性地发泄了一句,随后恢复一本正经道,“我们手上有两万人马,虽然直面敌军七万人数悬殊。但也不是没有正面相对的办法……既然是要为后方的援军辟开七岭关一带的道路,那我们的目的只要拖住敌军一段,就能等到援军到来,到时候再一举拿下徐州,这样想的话,应该是最直接的办法……”

    老九明白陆菁的想法。随即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军师,我现在就去组织全军部队——”

    说完,老九转身也离开了营帐……

    上午唐战派遣了军中最优秀的侦察部队,他们以神速潜入了敌军原笼湖一带的守军阵地,下午就归入军中。传回了消息……

    而经过一整天的布置,军中的主力也全部重归五绝阵法严阵以待,随时可以发令出征。唐战自然是处在军队的最前,收到最前线消息的他,目光注视着笼湖对面,眼神起伏不定……

    “这是真的吗?”同样得到消息的陆菁知道前方的战线后,走到了唐战身旁,不禁问道。“前方的探子说,笼湖阵地处没哟蒙元军队的守军?”

    唐战轻轻点了点头,应声道:“是的。就和他们之前扬言退军十里一样……这一次七岭关之败,燕只吉台没有再把部队驻扎在笼湖一带,而是直接退回了徐州城关,连三岔道处都没有发现半个蒙元士兵的影子……”

    “那不是正好吗?我军不费劲,他们就自己退守徐州,为我军赢得了时机——”处于五绝阵法前阵的赵子川凑上来道。“不管双方部队数量如何,只要我军度过了笼湖。在他们的原驻地安营扎寨,就有与其一战的资本。只要拖住了敌军数日。等到了元帅主力军对前来,就能会和主军,一举拿下徐州!”

    “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陆菁独自一人摇头,心中不安道,“很明显,燕只吉台的部队是故意为之,七岭关一战再次算计燕只吉台,他不可能不记仇,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我们尝到苦头……不过在这关键一刻,朱元璋却是让我们主动出击,他究竟再打什么算盘?总感觉我们一直在被别人算计,不只是燕只吉台,还有朱元璋……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紧张?我到底是在怕谁,燕只吉台巴扎多,还是朱元璋……”陆菁想着,身前的双手有些微微的颤抖。比起燕只吉台巴扎多,陆菁心中担心更多的,却是朱元璋。

    “虽然疑点重重,但是没有办法,元帅既然下令,我军不得不从……”唐战望着笼湖对面,努力坚定说道,“子川兄弟说的不错,只要我军成功渡过笼湖一带,在敌军原驻扎地安营,就有一战的资本,至少这一块敌军没法算计我们……再者,前方探子回报说,敌军全部放弃了水军的阵地,现在连续数天的大雾也已散去,我们大可放心由山道两侧的陆路行军——只要到了对面的笼湖阵地,我们就能驻地重整用兵,两万虽不敌七万,但对方想要一举拿下我们,也没那么容易……既是为后援主力入关拖住时间,那我们就必须做好我们自己——”

    军中号令随即响起,先锋军队主力这一次真的是向徐州方向进发而去,随着大部队的缓缓前行,山侧两道也是行满了唐战军队的士兵。而每一行军的布阵,也是保持着五绝阵法的拆分阵型,以防不测……

    “不过燕只吉台放弃原有驻地说不定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不得不这么做……”陆菁心里,突然涌现出这样一个想法……

    而此时此刻,燕只吉台的部队果真如唐战所说,全部退回了徐州,连三岔道的狭口处也没有留下一个驻防的士兵。这样做如若不是算计对方,当然不会是燕只吉台的用兵作风。不过也如陆菁所猜测的一样,燕只吉台自己这边,似乎是被什么事情给难住了……

    徐州城关处,燕只吉台和李乘生正在将军府上商谈军事,下面还坐着些重要的将领,其中就包括七岭关一战中败走的谭有虎和八邻托而轱二人……

    “大人,为什么要退守徐州,放弃原驻地不是等于放他们先锋军的主力部队进来吗?”下面的一位将领上来就直切主题道。

    燕只吉台一边比划着桌上的地图,一边暗暗说道:“本将军早就说过,我们的目的是要守住徐州,可不能仅仅把眼光放在打败我们一战的唐战军队身上……很明显,七岭关大捷后几天,朱元璋的部队一定是重新集结好了粮草,就算我们在原驻地死守不放,若是二十多万大军齐军并上,就算是七岭关的天险关口,也是很难挡住,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退守徐州以自保……不过唐战和陆菁既然算计了本将军两回,本将军说过会要他们血债血偿。既是出兵压境,先头部队一定只有先锋军的两万人马而已。本将军故意算计,退军让他们度过笼湖,主军三岔道口。徐州城关前方就是七岭山谷的三岔道,在那里,我一定要让他们吃尽苦头!”

    “可是敌军后援怎么办?”李乘生这时在一旁发话道,“大人既然是要死守徐州,就算拼了血本全部剿灭了唐战的部队,朱元璋后续的二十多万大军压境,大人想要怎么抵挡?”

    燕只吉台巴扎多静默了一会儿,随即说道:“老方法——本将军已经派人前往淮北请求增援部队,再加上山东沂州王宣王信父子的援兵,死守应该可以拦住朱元璋的主力大军——”

    “不过这只不过是饱保守,请不请的来还很难说……”李乘生接话道,“上一次对付常遇春的十万大军,从淮北请来了三万的援军部队,却是一仗未打。虽然没有损失淮北方面的援军,可淮北的太守薛羌和副将安朝城二人本就对我们的战功不满,加上援军白白跑了一趟,这一回恐怕很难再请动他们。而且从淮北到徐州,中间有一个缜郡,想要通过那里,也要费不少的功夫……如果不排除朱元璋的主力休养生息后把进攻目标改为淮北,那淮北方面薛羌恐怕很难再派援军支援我们……”

    “这倒也是……”燕只吉台也愁眉点了点头,就这点上,他自己也考虑到了。虽然上次对付常遇春,一兵未损而退常遇春十万大军,但调用淮北的援军也是动用了不少的功夫,这一回再想动用可没那么容易。

    “那沂州方面呢?”下面的谭有虎继续道,“山东军部方面,就属沂州城的王氏父子稍有雄厚,要是能从沂州城搬来救兵,守下徐州还能从计——”

    “得了吧,沂州城的王宣王信父子二人就是个墙头草,朝廷内部两派相争的时候,他们就来回摆动……”又有将领说道,“这父子二人只会把自己养的丰衣足食,手下就算有再多的兵马,也不会出来救援。指望他们?哼……”

    “也不能这么说……”燕只吉台回过来说道,“如果徐州失守,淮北方面必孤立不保。山东屏障一旦被攻破,他们父子二人恐怕也难以自保——如果派人前去请说,他们不会不给情面派遣援军前来……”

    “他们父子二人只会窝里横,想要请动他们?除非给他们大笔大笔的钱财,这对父子不但吃里扒外,而且贪得无厌,据说他们曾经在沂州想要动过先皇英雄‘秦氏人家’的财产……”底下又有人接话道。

    “贪财就贪财吧,再多的钱也总能算清……可如果徐州失守了,蒙元朝廷动摇不定,这辈子的帐可就算不清了……”燕只吉台巴扎多的眼神稍稍一变,暗暗说道……(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5201小说高速首发江湖博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五百六十二章绝路密令(下)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