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六十一章 绝路密令 上
    七岭大捷数天之后……

    “元帅,前方战事得来消息,常遇春部左三先锋军唐战军部,七岭关一战大破敌军,鼓舞军心,此乃胜之捷报——”朱元璋军部主力处,徐达在一旁汇报七岭关战事的情况。

    然而,朱元璋的表情并没有过于的兴奋,他只是微微一笑,眼神没有离开桌上的地图,简单应声道:“这没什么,对付燕只吉台的部队,失败了两次,总该能找到敌军的漏洞了……”

    “可是在军心低迷之际获得一场大胜,这绝对是重整士气。现在我军后方损失的粮草基本补齐,只要主力军队顺利进入七岭关,别说一个小小的徐州,北伐山东也会势如破竹——元帅,不如末将即刻率军进入关口,会和先锋军部,也请元帅恢复常遇春将军原职,已进北伐!”徐达身为征虏大将军,对朱元璋也是忠心耿耿,他更希望即刻兵发北伐,完成恢复中原大业。

    可朱元璋至始至终都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情态,无论前方的战报是喜是忧,他总是保持沉静的状态。朱元璋没有立刻回应徐达的话,望着地图稍稍沉思了一会儿,朱元璋起身说道:“还不急,燕只吉台巴扎多心怀诡计,想一举歼灭他,可没那么简单……”朱元璋的话语带着一丝敷衍,似乎是在向徐达隐瞒着什么。

    徐达也存心术,知道朱元璋话中有话不愿直说,但是自己身为部下,不能任意猜忌上级,何况自己也是一心忠于朱元璋。便不敢再有多想。

    朱元璋在桌上停了停,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随即对身边的徐达问道:“对了,常遇春将军现在人在何处?”

    徐达回过神,立刻应道:“噢。常将军这几日忙于集结军中的粮草,也算是为之前的失败将功补过……现在常将军正在外面整兵,元帅此时询问有何要事?”

    朱元璋望着帐外,直言说道:“传他进来,本帅有事要说——”朱元璋说话向来都是简洁明了,信任部将的同时又带着一丝威严。所以其部下对自己是又爱又怕。

    徐达接到命令,随即出帐传令……

    “末将常遇春见过元帅——”常遇春进入营帐后,依旧是不忘请命道。

    朱元璋见到传人即来,从桌前缓缓站起,向侧边度一二步。随即面向常遇春问道:“常将军,这么多天集结粮草,准备如何?”

    常遇春拜身说道:“回元帅,末将这几日自苏中运河等地,囤积后方备用粮草,并组织军民同行,以船车押运。这季又正赶上种植季,待到我军出征挥旗北伐之令。顺利之时,亦到再丰收之季,此之为又于储备粮草。更新后补无阙。现今麾下已存二十万军队粮草,北伐远征足矣,若是元帅还有疑问,可前往粮草后营巡视!”

    “不用了——”朱元璋听完,笑了笑说道,“常将军办事果然严谨效率。不但在几天之内补齐了粮草的亏空,还考虑到了丰收换季。以足后用,不愧为朱某爱将——”

    “承蒙元帅夸奖!”常遇春一本正经谢道。

    “先别谢了……”朱元璋似乎还有话说。随即回归正题道,“常将军,这次本帅召你前来,是有要事相谈——”

    “有何要事,如若传令,末将在所不辞!”常遇春起身说道。

    朱元璋望着常遇春,继续直言道:“常将军,本帅现在正式恢复你副将的原职,重新率兵出征七岭关,会和先锋军唐战军部!”

    “末将谢过元帅!”自己官复原职,常遇春自然是高兴,而且上一次的败仗常遇春还铭记于心,他正寄望着这一次能重新出兵,和燕只吉台一较高下,报上次迷雾之计的一箭之仇,于是常遇春迫不及待问道,“元帅,末将何时能够出发?”

    然而,朱元璋的表情转而一变,耐人寻味道:“不急,现在恢复常将军的原职,不代表现在就让常将军出征……尔军部中唐战将军此前七岭关一战大捷,正是鼓舞军心,现在进军会和不是时机……”

    “那何时才是时机?”常遇春忽而有些急躁道,“元帅,现在正值军心鼓舞之际,待我军主力与之会和,便是人数压境之优势,一举拿下徐州、淮北势在必得。现在不出,待到徐州援军一到,我军又会逡巡难进,元帅,可千万不能错过了进军时机!”

    “何时发兵本帅从来都是心里有数,我说现在不让常将军你出征,是有道理其中……”朱元璋继续道,“总之,现在不急于让常将军你出兵,待到时机成熟,我军再行进七岭关——”

    朱元璋这么说,常遇春便不再说什么话了。倒是朱元璋一旁的徐达,似乎是非常了解朱元璋的样子,向来用兵果断的朱元璋今日竟出反常之计,实有疑问,徐达不禁投去一丝不易察觉的怀疑目光。

    “是因为武林人士吗……”然而令人诧异的是,本来打算不再发话的常遇春,突然在下面出声道,“因为唐将军他们,都是出于江湖的武林人士是吗?”

    “常将军你想说什么?”朱元璋的表情也稍稍一变,下意识朝常遇春问道。

    “元帅你自出身明教,自知武林中人的势力,所以对其有所意向是吗……”常遇春大胆说道,“讨伐张士诚,元帅你曾借用萧家山庄的力量,还有在一年前,为了攻克蒙元之计,末将曾随元帅之令,前往一次追风派,和……”

    “够了!”然而不等常遇春说完,朱元璋突然鲜有地大发雷霆道,“本帅用兵行事自有道理,不需要尔等在此猜测——常将军你的任务,就是执行本帅的命令即可,江湖之事自是恩怨琐事,现在可是战争。无闲借说他言……本帅既然出身明教,自然也懂武林江湖之道,说起这些,我比你们都要清楚——”说着,朱元璋还侧头瞪了一眼徐达。

    这一下。徐达和常遇春稍稍有些一愣。尤其是常遇春,他知道自己刚才在朱元璋面前说错了话。

    朱元璋也发觉自己有些过于激动,于是努力冷静了一番,随即又回头对常遇春道:“常将军你不要忘了,那一次本帅派遣你前往追风派一事……追风派一事此为军事机密,不得让外人知道。若是他日再提,休怪本帅以军法相置!”

    “末将明白——”常遇春自知己错,随即低身道。

    徐达想要转移尴尬话题,随即又问道:“对了元帅,虽然不让常将军即刻出兵。但七岭关处战事不得不管。虽然传来捷报,但也不过歼灭敌军五千之众,徐州城关号称七万精兵把守,紧靠唐将军手下的先锋军的两万人马,恐怕难以撼动……若是关口死守以待我军援军,又会使徐州增援,贻误战机,元帅总该有所下令或是存备——”

    “这个徐达将军放心。本帅心中早有他侧……”朱元璋会心一笑,接着说道,“本帅一会儿令信差传书。给唐战军部下达密令,定会助我军拿下徐州淮北两地……至于徐达将军,一会儿派遣使者传信即可,用兵之计乃是高度机密,不可让先锋军部先知——”

    “是,末将遵命——”徐达知道朱元璋心计很深。很多事情自己和常遇春都无法琢磨透。但他们十分信任朱元璋,因为他为了解救天下百姓。誓将蒙元暴政驱逐中原,带兵北伐又是深得民心。于这样胸怀天下之人手下效力,他们问心无愧……

    帐中运筹帷幄,而在帐外,常遇春的手下赵子衿却一直忙于粮草的布置。由于自己是和常遇春一同前来,所以常遇春被朱元璋叫进帐中时,自己则是负责了帐外全部的事务。

    而在帐外四周环察间,赵子衿无意听到了帐中朱元璋与徐达、常遇春谈论的事宜。毕竟赵子衿走到朱元璋营帐一侧时,正巧听到了朱元璋与常遇春“吵架”一段,就算是军事机密,如此大声在外也能听清楚。虽然没有听全内容,但是“追风派”的那段赵子衿却是一字一句听见了……

    “追风派?元帅曾经派常将军去过追风派?一年前?军事机密……”赵子衿脑中涌现出无数的疑问,心中暗暗道,“追风派的话,三弟好像和我提过,那个新来的叫苏佳的女子……”

    赵子衿回想起了萧天苏佳刚入营那晚,赵子川对自己说过的事情……

    (回忆中)……

    “三弟,这么晚还来看我,不去照顾照顾弟妹?”当晚,赵子川离开本营,独自一人来到自己的大哥赵子衿的营帐,赵子衿自觉少见,于是以兄弟的口吻亲切问道。

    “你别管她,又不是出去打仗,不会有事的……”赵子川在自己哥哥面前,不禁调侃起李玉如道,“真是的,那丫头怀孕了还整天火里火气的,不说打仗,就是出去练一次兵,回来她也唠唠叨叨半天。我要天天时时刻刻在她身边,非被她吵成爆耳亡不可——”

    赵子衿笑了笑,跟上说道:“真是的,你是人家的丈夫,不关心她怎么行?而且,出征打仗可不是闹着玩,虽然暂时没有战事,但毕竟弟妹有孕在身行事不便,你得多陪陪她才行……”

    “没事儿没事儿,苏姑娘晚上会替我和菁妹照顾她……再说了,就她那火脾气,还怕出的了事?她不招惹别人让别人出事就不错了——”赵子川依旧是调侃道。

    “三弟你也真是……”赵子衿先是无奈笑了笑,但刚才听到一个陌生的称呼,于是转而问道,“苏姑娘?三弟你干才说的……苏姑娘,到底是什么人,我怎么没听说过?”

    赵子川喝了一口桌上的热水,解了解嗓子说道:“噢,我忘了,今天萧大哥和苏姑娘刚来,我还没和大哥你说……大哥你应该记得吧,我刚来营中的时候,给你讲了在汴梁发生的事情,我认识的新朋友……”

    “噢,我想起来了,萧天和苏佳——你说的江湖博的那两人……”赵子衿顿悟说道。

    “他们今天也来了。是菁妹介绍来的……也怪是运气好,离开汴梁久无音讯,倒是在苏北这里重逢了……”赵子川不禁感叹道。

    “朋友重逢可是好事,只是在战事中重逢,似乎凄凉了点……”赵子衿又是无奈笑了笑。紧接着又道,“不过挺让我意外的,三弟你说过,那个苏姑娘出自追风派,却是继承了陆清风前辈的刀法……要知道,武林四圣之一的陆清风陆前辈可是追风派出身。这样的机缘似乎有些巧合和有趣……”

    “这倒没什么,我倒是觉得其他有些怪异……”赵子川回忆着今天白天发生的事,继续说道,“听菁妹说,苏姑娘见到常遇春将军时。显得有些反常,一直在说自己曾在哪里看见过常将军,可就是想不起来……”

    “苏姑娘见过常将军?”赵子衿听了,笑了笑说道,“别开玩笑了,常将军一直是元帅手下的得力干将,现在又是北伐军的征虏副将,怎么可能和武林人士扯上关系?再说了。一个是出身追风派,一个在苏北带兵打仗,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估计是她见到过什么和常将军长得很像的人吧……”

    “我想也是,不过听菁妹说,那个苏姑娘似乎是十分肯定……哎呀不管了不管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那么关心干嘛?”赵子川突然觉得事情无关紧要,自己没必要过于纠结。摇头晃悠道。

    “就是……”赵子衿也陪笑着说道……

    (现实中)……

    那一晚不起眼的回忆经历,这会儿倒是有些点醒赵子衿的意思。虽然说不上来哪里奇怪。但是赵子衿不禁觉得此事似乎有些蹊跷……

    “赵将军完成事务了是吗?”正在这时,常遇春在朱元璋营帐处说完了事。走出来正看见赵子衿在一旁发呆。

    “噢,是……是常将军……”赵子衿这才回过神,为了不让常遇春发现自己刚才在营帐旁无意偷听,赵子衿还刻意站在离营帐稍远的位置,面孔对向与营帐相反的方向……

    营帐中……

    “密令安排好了,随即叫人传至唐战军部——”朱元璋此时写好了密信,交递给徐达说道。

    “是,元帅——”徐达接过密信,得令回答道,随后便转身走出了营帐……

    就剩朱元璋一个人留在营中中,想到刚才自己与常遇春的争吵,朱元璋心中暗道:“一年前的追风派,没想到今日常将军竟会提起这事情……那可是我讨伐蒙元的密计关键,除了我和常遇春将军,应该不会再有第三人知道……”

    心里这么想,朱元璋心中却还是有些担忧,甚至有种预感……

    “啊——”七岭关口的唐战军部,休整军队的伤员营地,苏佳正在为伤员包扎治疗,突然一丝莫名的寒意从心中划过,苏佳不禁冷颤一声。

    “怎么了,佳儿?”萧天也在苏佳身边帮忙,听到苏佳这不经意的一声突叫,萧天不禁问道。

    “哎哟——”因为苏佳的一时颤抖,弄疼了正在包扎的士兵的伤口,士兵不禁痛叫了一声。

    “噢,对……对不起……”苏佳赶忙道歉道。

    “佳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萧天还是在一旁关心地询问着苏佳道。

    “没、没事……刚才好像哆嗦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苏佳一边重新包扎着伤口,一边语不知句地说道。

    萧天眼神稍稍一凝,虽然猜不到发生了什么,但这不是苏佳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对苏佳了解颇深的萧天,冥冥中能够预感到什么……

    “是我想多了吗?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感觉……我到底怎么了,到底又发生了什么……”苏佳心中一直在暗暗自喃,很久很久才平静下来……(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5201小说高速首发江湖博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五百六十一章绝路密令(上)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