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五十九章 七岭大捷 上
    “快,重新聚阵,组织部队,杀出重围——”别速科沾这边,不断地喊话组织阵中散乱的军队,被五绝阵法冲散的蒙元士兵也渐渐收拢,外围由骑兵杀阵保护,中心一团便往外突围而去……

    “啊——啊——啊……”而在蒙元部队阵型的一侧,五绝阵法布阵的过道,又传来蒙元士兵的惨叫,一名青甲神将手持长剑,骑马驰行而来。【,一路斩杀数名蒙元骑兵,骑将的方向正朝指挥军队的别速科沾而去。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先锋军五绝阵右翼飞将慕容飞,阵中所视别速科沾的指挥为蒙元军队的首脑,慕容飞想要单枪擒王,以破敌阵。

    “拦下他——”过道处护卫的几个蒙元骑兵发现了慕容飞的动向,于是组织小规模部队想要干掉慕容飞。

    这一举动别速科沾也是注意到了,看着慕容飞带着杀气和镇定骑行而来,别速科沾不由一股心寒上头——慕容飞的目标就是自己。

    “杀——”蒙元骑兵十来人左右,前后之序而朝慕容飞而去。

    慕容飞镇定自若,手持长剑凌然不动,待到两将相向而来,迅影出手而取敌方性命……

    “啊——”一阵刺痛的惨叫,最前的骑兵接近慕容飞战马七寸,便觉长剑青光一闪——慕容飞手中长剑一剑封喉,鲜血如同离弦之箭喷出,蒙元骑兵毙命落马。

    “围攻他——”后面的两个蒙元骑兵一左一右,并且手提长矛,仗着兵器之长欲刁难慕容飞。

    慕容飞镇定自如。加快骑马的速度,重心微低。眼神如鹰一般望着前方的两个“猎物”。

    “嘿——”“呀——”蒙元骑兵左右二人长矛夹击而上,慕容飞低身反侧一道——只见蒙元骑兵二人的长矛皆由慕容飞肩下缝隙穿过。并未刺中目标;而慕容飞手起剑落,“暮须长剑”如同落日般的斩断剑法,即刻从蒙元骑兵二人身前穿堂而过。一回合生死一瞬,慕容飞干错利落地取了二人的性命。

    没完,杀掉这两人,慕容飞双臂一挥力,将死去二人手中的长矛夹于腰间,骑马并行而上。而刚刚被慕容飞击杀的蒙元骑兵的尸体,则是顺势从马背落下。

    “嗖——”后面的骑兵一个接一个而上。最前的一个士兵将手中的长矛用力朝慕容飞投掷而去。慕容飞低头轻松躲过第一发,紧跟着是后面来的第二发投掷,,慕容飞一个翻身从马背上腾跃而起,两脚在飞来的长矛枪杆上轻轻一掂,躲过第二发。

    到了还手时机,慕容飞在空中落下前一刻,将腰间的一支长矛返回投掷出去。长矛如同电光一闪,奇速飞去。之中后方一个蒙元骑兵的胸口,蒙元骑兵鲜血四溅,当场落马毙命。

    另外一个前面的,手中没了兵器。已经任由慕容飞宰割。慕容飞也没有客气,重新回到马背上,最后一支长矛回身一转。枪头正中腰心,伴随着一身撕心的惨叫。该骑兵被慕容飞横斩落马……

    这一幕接一幕,均被别速科沾看在眼里。望着慕容飞的眼神一直对着自己,他深知慕容飞若就这样骑行而来,并会当场了断取了自己的性命。心生害怕的他,部队也不想再管了,扬起马绳扣,骑马便往远处逃去。

    慕容飞却是紧跟不放,一面斩杀者路上拦截自己的蒙元骑兵,一面直望着别速科沾逃跑的方向,追马扬蹄而去……

    “快,快,都给我拦住他——”别速科沾自己也慌了,看都不敢回头看一眼慕容飞,大声呼喊着身旁的部队,自己则是一个劲儿地骑马而逃。

    身边的蒙元部队还是很听别速科沾的命令,组织起一波小部队,排成城墙之势,将慕容飞的去路给拦下,甚至拦住了慕容飞追击别速科沾的视线。

    慕容飞可管不了那么多,他今天的目标就是别速科沾,虽然自己并不像其他飞骑猛将那样经常大吼大叫,但是谁要敢拦自己,不管敌方是谁,慕容飞都会让对方统统死于自己剑下。

    “杀——”蒙元骑兵这边排成阵势,不退反进,正面朝着独自一人驰骋而来的慕容飞夹击而去。

    “啊——”慕容飞终于在人群中大喝一声,手中长剑凌然一动——“碧波剑法”频闪而过,层层剑气如同绵绵不绝的水浪一般,剑影横飞而出。

    “蹭蹭蹭蹭——”水浪剑气在蒙元士兵的众兵器上发出令人发怵的叠叠声响,强劲的剑气力道更是让在场的蒙元骑兵握不稳手中的兵器。

    而就是现在,慕容飞看准时机,不等众蒙元骑兵反应过来,自己一个低身挥剑,不偏不倚正中众骑兵的腰间——鲜血一层接一层涌出,伴随着惨叫声一片连一片,仅仅只是一招,慕容飞就将眼前阻拦自己的骑兵一一做掉……

    可当慕容飞想要抬头再去找别速科沾的身影,却是没了踪迹——慕容飞最终还是让别速科沾暂时逃过……

    别速科沾这边当然是一个劲儿地逃跑,他也不知道身后的慕容飞是不是追来了,头也不敢回一下。他只知道,就算是刚才十来个蒙元骑兵排成城墙拦截,也拦不住慕容飞……

    然而无独有偶,别速科沾逃跑的过程中,却是找到了混战中八邻托而轱的身影。八邻托而轱和别速科沾一样,也是躲过了先锋军中另一名猛将南宫俊的追击,落荒而逃至此。两将重逢,算是能下令重新集结一些部队,二人打算组织一波,单独冲出重围。

    “八邻将军,你我二人在此,不如集结一小部分部队,从这里单独突围出去——”别速科沾直入主题道。

    八邻托而轱挥刀杀死一个冲上来拦截的先锋军士兵,随即回话道:“那谭将军怎么办,他现在人在哪里?”

    “谭将军已经疯了。他居然不管主力部队的死活,去找陆菁拼命去了……”别速科沾似乎是想要自保。乱战中毫不避讳道,“还管那个疯子干嘛。现在我们自己保命要紧……你听我说,我们两个只需阻止几十人的部队,重出敌军包围一点即可,人少反而更容易突围出去——”

    八邻托而轱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别速科沾的观点,二人打算直接“出卖”孤军深入的谭有虎,自顾自己逃命而去……

    果然不过多时,二人算是集结了还有战斗力的几十名蒙元骑军,其他的部队死活一概不管。几十人准备一鼓作气,冲出五绝阵法的包围。

    “走——”别速科沾下令一声,几十名骑兵同时穿涌而过,方向正朝五绝阵法笼湖关口末尾的“燕尾阵”而去。由于人少易于变阵,所以“燕尾阵”并不能实质上对其突围拦截产生明显效果……

    “那边有一支部队想要突围,拦住他——”指挥“燕尾阵”这边的陆昭见了别速科沾和八邻托而轱的动向,随即下令道。

    “燕尾阵”士兵所见,纷纷上前阻拦而去。但是事与愿违,由于“燕尾阵”士兵皆为刀盾步兵。虽然人多势众,但蒙元骑兵居高临下,被克无疑。加之“燕尾阵”部队并没有阵中“宫城方阵”的对峙阵法,蒙元骑兵虽说只有数十。但也如同潮水般突袭而来,紧靠这些防御的步兵根本拦截不住,不出多时。一路上便倒下了两排先锋军步兵的尸体……

    “可恶,根本拦不住。小蒙,快点想办法——”陆昭此时也是想破了头。慌忙中甚至想要求助自己的弟弟。

    然而陆蒙却是较为冷静,他镇定地说道:“哥你别急,我已经找救兵过来拦截——”

    “你找了谁?”陆昭反身问道……

    “快,快,我们快要冲出包围了——”别速科沾眼见胜利就在眼前,兴奋地大喊道。然而快要破阵到达“燕尾阵”的底部,一名骑将的身影却是拦在了最后一道防线之上。

    “还有人在那里——”八邻托而轱大喊道。

    “哼,一个人也想拦住我们,他是找死——”别速科沾不管对方是谁,丝毫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就算是刚才追我的慕容飞,也别想拦住本大爷的去路!”

    别速科沾这回是死了心,率领骑兵部队突围冲杀而去,不管前方有何人阻拦……

    “飞骑赵子川杀到!”前方骑将大喊报上姓名,竟是向来杀阵冲前的“飞骑将军”赵子川。一路征战而来,赵子川杀敌无数、百战百胜,其威名早已是响彻黄河以北,任何蒙元军队的将士听了赵子川的名字,都会心中发怵。

    “赵……赵子川?”八邻托而轱果然是心中犹豫几分,传闻赵子川之威名独自一人而顶蒙元万军之虎,此话虽然夸张,但如今再次一人挡在五绝阵法的最后一道方向,想必是信心十足。如此以来,八邻托而轱和手下的部队倒是心中开始发寒,因为如果其威名是真的,这一阵冲杀过去,自己等人必死无疑。

    “八邻将军,你怕什么?他赵子川再厉害,只不过一个人,我们蒙元骑兵数十,还怕敌不过一个小小的骑将?”别速科沾倒是一点都不害怕,甚至没把赵子川放在眼里,跟刚刚面对慕容飞时落荒而逃的神情全然一变。

    确实,已经突围至此,只剩下这最后一道防线,只要突破了,自己就算是得救了,何况这最后一道防线只有一人拦截,这机会无疑是千载难逢。

    “杀——”果然,众人还是打算搏命一回,仗着人多势众,数十蒙元骑兵驰骋而朝赵子川而去。

    赵子川眼神一定,骑马冲进……突然,就是眼转一瞬,赵子川手中乾坤二剑黄绿剑光倾然一闪,“三十六道连斩”如同夜中流星划过,无数的剑光碎片即在一瞬尖锐散落开来。

    “啊——啊啊——啊啊……”紧跟着,就是几道蒙元士兵的惨叫,一招即过,十人下马,在场的蒙元骑兵都看傻了眼。

    “你们怕什么,给我上啊——”别速科沾见了也有些害怕,但是事已至此,也不得不拼。

    说着,别速科沾、八邻托而轱,和手下的众骑兵一齐向前,正朝赵子川身前冲锋而去,准备以死相赌拼出胜负。

    但赵子川出招勇猛过人,取胜敌将更是顷刻之间,只见赵子川飞马而过,骏马驰骋天宇一般,横梭而起,剑光伴着骑影如同闪过天际,飞骑神将身肩每过一人,便是人头落地。驰骋杀敌几十回合,冲锋上来的蒙元骑兵几乎全部葬送在赵子川的剑下……

    这一回别速科沾和八邻托而轱算是见怕了,也知道了赵子川的厉害,其威名并不虚假。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二人也没了去路,拔出苗刀冲杀的一刻,二人准备最后以命相搏,和赵子川拼死一斗。

    “呀——”二人同时嘶喊,双刀齐齐挥下。

    赵子川根本就不看在眼里……转身既是一瞬,黄绿剑光左右一闪,知觉左右鲜血四溅而起——别速科沾颈口动脉被坤剑一斩击断,绿光在黑夜中闪过,别速科沾还来不及惨叫一声,就溢血毙命而去。

    而另一边,乾剑黄光也是击中了八邻托而轱。不过运气稍稍欠佳,乾剑的剑光只是擦到了八邻托而轱脖子和肩头相交的部位,虽然也留下了深深的剑伤,喷涌出大量的血,但并不是致命伤。八邻托而轱即在一刻意识清醒过来,知道自己还活着,二话不说便骑马飞奔窜逃而去,再也没有回头——整只冲锋部队,最后只有他自己一人成功突围出去……

    赵子川回头望着八邻托而轱逃窜的背影,也没有打算再去追,独自一人而拦下蒙元骑军数十将,这已经足够让蒙元士兵闻风丧胆……

    “子川兄弟果然勇猛无敌,独自一人就能斩杀数十蒙元骑将——”陆昭见基本成功拦下了蒙元敌军的退路,放下心来说道,“小蒙,看来你叫子川兄弟叫的真是及时——”

    “可不是嘛,子川大哥出马,绝对胜过千军万马!”陆蒙也不禁赞叹道……

    阵中随着胡夷狄和“嘻哈三兄弟”的破阵,李显李功骑军的来回折返包抄,陆昭陆蒙的“燕尾阵”拦截,以及赵子川、南宫俊和慕容飞“先锋三虎”的杀将,今夜突袭而来的五千蒙元部队已经军心涣散,五绝阵法残余的部队被打得七零八落、所剩无几。别速科沾被杀,八邻托而轱独自一人落荒而逃,剩下的主将谭有虎此时正在阵中的最深处——唐战、陆菁的主营面前孤军生死……

    说是孤军,其实也就剩下了谭有虎一人。本来自己想要带着骑军数十,冲进先锋军主营,直取陆菁的人头,现在反倒是深陷其中,手下部队全部被杀,独自一人面对唐战和陆菁的夹击,身边又都是军营守卫的亲信,谭有虎今日无路可逃……

    “唐战、陆菁……哼,燕只吉台大人最怕你们二位,看来并无道理……”谭有虎知道自己已经在绝路边缘,也已报了必死的决心,手握横刀,准备决一死战。

    陆菁则是在营帐门前笑了笑,整夜的伏击计划,陆菁没有离开过所站之处一步,却是坐镇指挥设计生吃蒙元步骑五千,以良计而破敌军数千。

    “谭有虎将军是吗……”陆菁也打听到了谭有虎的名字,笑着说道,“我果然没错,燕只吉台巴扎多对于我发的战书将计就计,以主力军队退军十里障眼法之用,实则派遣数千步骑来偷袭我军后营,欲抢夺我军七岭关后地,然后里外夹击……因为他早就料到,我若按信上所说,挥军北上,必以其速取胜,率水军沿途而上……索性为了信守承诺,我也来了个将计就计……”

    于是,陆菁开始向谭有虎说着今夜本有的计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