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五十八章 剑锋相对 下
    “先锋军翼将南宫俊在此”此骑将正是先锋军的左翼骑将南宫俊。

    八邻托而轱这时才回过神,还没来得及重整自己手下已成散乱的骑军部队,左翼的南宫俊已经驰骋飞来,八丈蛇矛金光一现,枪头自夜中夺目而出,正刺八邻托而轱的眉心。

    不过八邻托而轱也算经验老道的骑将,低头躲开这一突袭后,迅速从腰间拔出自己的苗刀,将领准备以兵刃相接。

    借着飞驰的疾速,南宫俊晃招而过,第一枪没有命中,趁势南宫俊抬起手肘,欲借以其速而击敌将腹部;然敌军将领依然毫不乱阵,起手正以相对,两手肩擦而过,未有占优。

    没完,八邻托而轱趁着南宫俊飞身而过无法转身一式,手中苗刀直向后挥,欲将其斩落。但南宫俊察觉机敏,不见回头却是腾空一跃,躲过了这一刀,并回马一枪刺中了八邻托而轱的肩头。

    “啊”八邻托而轱忍痛喊了一句,被枪头刺伤的肩头开始渗出鲜血。好在受伤的手并不是持刀的手,八邻托而轱眼见不敌南宫俊,转身飞马而走,欲摆脱南宫俊的追击。

    “逆贼,哪里跑”南宫俊大喝一声,转身回马,挣扣驾驭而追。

    “给我挡住”八邻托而轱什么也不顾,见着身旁的部下还在,即可下令挡住南宫俊的追击。果然,八邻托而轱手下的将士,无论步骑,全部以刀锋正对南宫俊冲来的方向,欲将其拦下。

    然而南宫俊不退反进。前面愈是刀山火海,南宫俊愈是勇猛直前,就连他心爱的战马,面对前方的刀风剑雨,也是义无反顾。

    “呀”南宫俊大喝一声。整个人自马背腾跃而起,八丈蛇矛瞬时金光闪过,一道冲击的强力横扫而出“天裂神枪”惊鸿一现,如同劈山的力道伴着狂风飞去,枪头而出的冲击,直将拦截的士兵掀翻得七零八落。

    不过这下拦截还是为八邻托而轱逃跑争取了时间。待到南宫俊解决掉这些杂碎,想要继续追击,却是在茫茫火海中不见八邻托而轱的身影。

    “切,武功这么烂,逃得倒挺快……”南宫俊不禁发泄了一句。

    然而战场上并不只是八邻托而轱一个敌人。南宫俊停止追击的同时,身旁的蒙元士兵依旧是朝他围了过来。南宫俊并不畏惧,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深陷敌阵,只见他半胯下马回身一枪,横扫千军的气魄顿时涌现,只叫围堵上来的士兵被打得人仰马翻毫无还手之力……

    “将军,我们好像中了敌军的圈套,不然我们撤军吧。燕只吉台大人不会怪罪的”谭有虎这边,别速科沾劝说道。

    谭有虎望了一眼正前方神情淡定的陆菁,距离不远却是触及不到。恨不得将陆菁碎尸万段的他,此时却是毫无办法。为了保全大局,谭有虎大声喝令道:“全军都有,守阵退出七岭关”

    军令一下,战场上的蒙元部队残余,无论步骑。重新聚拢杀阵一块儿,准备以冲锋之阵后撤。并击退先锋军的拦击。

    “军师,看来他们想走……”陆菁身边。不知何时出现的参谋老九悄悄说道。

    “想走可没那么容易……”陆菁微微一笑,转身下令道,“旗令,燕尾阵”陆菁又是一道军令命下。

    旗军这边旗令再显,先锋军的阵型再次发生变动……

    “燕尾阵,出击列阵”不知何时,战场中响起了陆昭的声音是在七岭关先锋军阵地的笼湖岸头,也就是谭有虎部队冲锋进来的路口。

    谭有虎的部队已经重新聚阵,快要集结冲锋后撤到笼湖岸边,陆昭陆蒙的属下部队却是摆起了“燕尾阵”只见拦截后方的数排刀盾士兵并凑而起层层斜向方阵,以相反方向依次叠层,正面拦住蒙元敌军的退路……

    “不要管前面有什么,给我冲”谭有虎见着拦截的先锋军部队像是有变阵的样子,可是此时他什么也不管,觉得所有的部队聚拢一块,以冲锋阵型后退,定能冲出包围圈。

    然而他想错了……“燕尾阵”列阵的刀盾士兵排成几排,以交错的方向进行城墙般的拦截。蒙元骑军仗着人高马大,站在部队主力阵型的外围,欲以铁蹄而破防线的确,骑兵居高临下不假,第一层方向很轻松地就让蒙元部队给冲散,拦截的先锋军部队头排阵型直接被蒙元铁蹄冲翻在地,完全阻挡不住。

    但关键就在第二层防线以后,因为层层防线的排阵方向相反,蒙元骑军以固定冲锋阵型轻松冲破第一道防线,还在沾沾自喜,第二道防线的布阵方向也真好与蒙元骑军冲锋摆阵的方向相对结果可想而知,冲破第一道防线的阵型遇到方向相反的第二道防线,那结果便是正好中了对方的防御套路,骑军冲锋被死死顶在了防线以外。

    不得已,蒙元骑军想要冲破第二道方向,就不得不改变冲锋阵型的方向,改以针对第二道防线的阵型,但是人多聚多,又是步骑混杂,阵型一改,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

    好不容易重新布阵好针对第二防线的冲锋阵型,继续号令冲锋,第二道方向也被蒙元骑军冲破;但是同样的道理,紧跟在后面的,是方向又相反的第三道防线。

    这下子蒙元部队可就得不偿失,本来是要快速冲破先锋军后方的拦截,现在却不得不为了应对防线的不同方向阵型,不断变换着方向相反的冲锋阵型,可是这样一来就耗费了大量的撤退时间。再者,撤退的后方,又有追击而来的“宫城方阵”和骑军杀入的部队,继续耗下去。蒙元部队将会在这“囚笼之阵”中被一一消磨殆尽……

    “管不了了,回头先解决追击的部队”谭有虎也是被“燕尾阵”的防线弄得心烦意乱,索性他取消了撤退的军令,改以回击后方追击的先锋军步骑,等解决掉了后方问题。再想办法撤退。可是这七岭关口到处都是先锋军五绝阵法的伏军,仅凭谭有虎突袭而来的五千人马,根本耗不起这样的折磨……

    “敌军将领已经心烦气躁了,现在正是击溃敌军的时机”陆菁观望着眼前的局势,定声说道。

    “虽然拦住了敌军的去路,但是敌军现在还是聚拢聚阵一块儿。想要一一击破,还是要花点力气”老九也分析着说道。

    “这不难……”陆菁又是露出标志性的自信笑容,随即继续传令道,“旗令,将冲阵”

    陆菁的五绝阵法旗令再现。随着旗军旗令的指挥,五绝阵法再有变动……

    “呀”突然,从阵中心传来一声惊天巨吼从“宫城方阵”两道侧开的中央处,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吼如惊雷,像一头狂野猛兽一般,直朝聚阵一块儿的蒙元部队冲击而去。此人竟是“嘻哈三兄弟”的哈哈,平时好吃懒做的他,如今竟也少有的一身牛劲冲天。二话不说便朝人堆里冲撞而去。

    蒙元士兵回头见着如此迅猛的“野兽”,吓得刀都拿不稳。哈哈一马当先,一拳如同铁石一般。硬生生挥在了蒙元士兵的脸上,直打得蒙元士兵头骨俱碎口吐鲜血。这一拳不要紧,一下子打穿了战成一排的好几个士兵,就像是砂锅的裂痕一般,聚拢齐阵的蒙元军队很快被打开一个缺口。

    “这个肥猪,平时见不得他那么勇猛”三兄弟的另一人阿多不禁调侃了一句。随即他施展迅影的身法,借着自己下盘低下。整个人如同陀螺一般窜进手忙脚乱的蒙元军队的人堆里,半刻间就是一阵挥刀乱砍。还未注意的士兵直觉脚下一阵骚动,很快便传来阵阵惨叫,这个“砂锅裂口”被敲得越来越大。

    “嗖嗖嗖”三兄弟最后一人嬉皮此时正骑马赶到,拥有飞射经验的他,此时正张弓搭箭,对准目标。

    “给我杀了那几个毛头”蒙元部队的分部首领回头所见先锋军追兵,随即下令身旁骑军回头狙击。

    但是没等蒙元骑兵来得及冲阵,嬉皮手中的弓矢已然发出。如同流星一般迅雷而过,回头的骑兵铠甲身前纷纷中箭,不说立即毙命,也是重伤被击落马下,惨叫练练……

    “杀”剩下的已经被破阵的士兵想要回头追击,忽见头顶之上阵阵金光一闪……“啊啊啊”“啊啊”紧跟着,就是蒙元士兵阵阵的惨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知觉没人自己的额头之上,被划开了一道血口,然后即刻丧命。

    出招之人刀法极快,而且数刀飞过,刀刀精准此人正是“关外第一高手”胡夷狄,十几把金刀如同神器利刃,直将反冲的敌军士兵杀得人仰马翻。

    萧天和苏佳不在,自然是由胡夷狄看管着“嘻哈三兄弟”,而胡夷狄曾救过“嘻哈三兄弟”的性命,三兄弟对胡夷狄也是听令有从。这次的破阵之策,正是胡夷狄接陆菁之令临时想出蒙元部队聚拢一块,想要逐一击破,就必须打开阵型的缺口,而且这个缺口,也正好被胡夷狄等人抓到了。

    “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交给你们了……”胡夷狄依旧像往常一样,淡定地收回了刚才飞窜的金刀,然后对着长空轻轻说道了一句……

    “大人,不好了,后方阵型被敌军攻破了”果然,后阵被胡夷狄等人破阵的消息,一下子传到了前方,别速科沾急着向谭有虎汇报道。

    谭有虎此时已是气急败坏到了极点,他转身骑马继续望着正前方至始至终一动不动的陆菁,咬牙切齿道:“这个毛丫头,我今天一定要杀了陆菁别速将军,你负责收拢被冲破的阵型,我带兵去杀了陆菁,就是死,我今天也要先把那个毛丫头碎尸万段”

    说完,谭有虎带着身旁仅有的几十骑兵,转身位便朝陆菁的方向冲锋而去,留下来的别速科沾还没来得及回话,见谭有虎已经放弃主力而找陆菁拼命,别速科沾自己也只能管好自己的部队,继谭有虎之令,去整理后方破碎的阵型……

    “杀”谭有虎破釜沉舟带着身旁的骑军想着陆菁的营帐冲锋,旁边自然也围上来了先锋军的拦截部队。

    谭有虎根本不放在眼里,他现在眼里只有陆菁,杀意已决的他马下挥刀两处,就将冲上来阻拦的士兵给斩杀。

    “我堂堂徐州关骑左将,居然被一个小小的黄毛丫头算计,我今天要不杀了你,我愧对将名”谭有虎提着刀势如破竹,一路斩杀了营帐前阻拦自己的先锋军部队,而自己一马当先向前,也是离陆菁的方向越来越近。

    陆菁一点也不着急,他和冲锋而来的谭有虎一直正眼相对,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神情依然淡定。即使自己身旁的亲身侍卫开始着急了,陆菁也毫不畏惧……

    “快点拦下他,保护军师”陆菁身旁的侍卫终于按耐不住,组织小规模便朝谭有虎拦截而去。

    而此时谭有虎已经是杀红了眼,气到极点的他也不顾一路冲来身上受的刀伤,至始至终都是冲前挥刀而去,直将阻拦他的士兵杀得横尸满地。果然不过多时,陆菁山旁的亲身侍卫也快被谭有虎和他手下的骑将杀光……

    “你这黄毛丫头,我今天要你的命”谭有虎终于骑至了陆菁跟前,只要挥刀便可取了陆菁的项上人头。

    “陆姑娘小心”老九终于是看不下去了,他也不可能上去和谭有虎拼命,只得紧张地大声喊道。

    可陆菁依旧是面不改色,甚至连躲的意思都没有,整个神情就像是根本不把谭有虎这样的角色放在眼里……

    “你这毛丫头,我让你再也笑不出来”谭有虎举刀而至……

    “蹭”千钧一发之际,陆菁身后的营帐金光一闪,一把精致的梨花枪夺命而出,疾如闪电,正朝谭有虎正前而去。

    谭有虎也算是身经百战的老将,感受到了前方的异样,即刻收刀退下,翻身侧头躲开幸好这一下躲得及时,否则谭有虎整个人直接被梨花枪刺中头心,当场毙命。梨花枪继续飞过,正中谭有虎身后的一名蒙元骑将,骑将惨叫一声,鲜血四溅,当场枪头穿心而死。

    “杀”但谭有虎身旁的其他骑兵部下可不这么想,他们挥刀齐上,左右而朝陆菁而来。

    “轰”而即刻便是刚才梨花枪飞来的方向,空气中一道强劲内里的掌风,如同山石一般的聚力,直将冲上来的蒙元骑兵全部击飞,连战马也一并掀翻,可见其掌风之强……

    “吁”就连谭有虎本人的战马也是嘶鸣蹄起,自己也差点从马背上摔下。

    谭有虎愤怒中带着惊慌,大声朝营帐中喝道:“什么人?”

    陆菁一直没有说话,而在其身后,一个身披战甲的骁骑身影如影而出,一时间越过了谭有虎的头顶,窜至其身后。不用多说,此人正是先锋军的统领主将唐战,刚才那一道掌风,也自然是他得意的“劈空掌”。

    唐战眼望着谭有虎,干净利落地从刚才被梨花枪刺死的骑军身前拔出了梨花枪,随后义正言辞说道:“常遇春部左三先锋军统将,唐战”

    “你就是唐战……”谭有虎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颤抖,燕只吉台巴扎多一直想要杀死的唐战和陆菁二人,现在正一前一后站在自己身边……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