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剑锋相对 中
    大军压境,而陆菁依旧是面不改色、神情淡定……

    “杀——”冲在最前阵的谭有虎拔刀大喊道,旁边三三两两阻拦的守卫士兵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营帐正前方的陆菁。

    陆菁直视着最前方的谭有虎,以及跟后气势逼人的五千蒙元军队。看样子遭算计而后知,陆菁却是丝毫没有任何紧张,就像是料于心间……

    突然,陆菁的眼神惊然一变……“旗令——”陆菁大声喊道,向莫名方向的士兵下达指令。

    谭有虎的军队当然是没注岛&gt;小说www.yuehuatai.com意到,夜下铁蹄的厮杀,加上今夜意外下起的小雨,五千铁蹄驰骋而过,根本听不清对面的声音。谭有虎只当是陆菁深陷绝望无法翻身,坚信自己这仗志在必得。

    “哼,死到临头一点紧张都没有,看样子是吓傻了……”谭有虎见着对面的陆菁“大难临头”,却是没有任何逃跑或是慌张的举动,心中暗笑着道。

    而对面的陆菁下达完指令后,依旧是神情淡定地站在原地,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要移动位置……

    “哒哒哒——哒哒哒——”“杀——杀——”战马的铁蹄以及蒙元士兵的喊声杀,如同潮水般,离陆菁越来越近,浩荡如潮的气势,仅凭陆菁身旁的几个守卫士兵,根本不可能拦得住。

    然而今夜寒风小雨之下,夜色中露出的,是陆菁向来坚定不变的神情。细雨伴着断断续续的冷风,拍打着陆菁的发鬓。陆菁自信的眼神,从来都是表现她的胸有成竹和必胜的决心……

    “哒哒哒哒哒——”骑军的马蹄声愈来愈近……“嚓嚓——”突然。夜色微弱的火光下,骑兵杀阵的正前方。马蹄之下尘土石地处,隐约弹出一条拉长的绳索……

    “吁——吁——吁——”“吁吁——”蒙元骑兵正冲当前,马蹄却是被绳索拦截绊住,稍许的一次失心大意,弄得蒙元骑阵前排人仰马翻。

    “啊——啊——啊……”紧接着,就是骑兵倒地痛苦的惨叫。虽然谭有虎幸运躲过“此劫”,但是回头看着被绳索绊倒的骑兵阵型,他心里已经很明白了——骑军中了先锋军部队的陷阱……

    既是陷阱,小小伎俩当然没完——霎时间。四周出现一排尝尝的火光,如同燃火的绳线将蒙元五千精兵合成包围之势,就连陆菁的身旁,也一下子多了上百的战甲长盾的士兵精卒。

    而在陆菁的身侧,旗令士兵随传即到,陆菁的每一道下令,都有火光处的旗令士兵传达,以成部队之阵,就和往日在“五绝阵法”中运筹帷幄如出一辙……

    “布阵——”果然。陆菁又是大声喊道。命令既下,旗令士兵发号施令,底下火光的士兵顿时有了行动……

    火光练成一片的部队,整齐有序地朝四周扩张而去。按照平日里校场练兵一样,方阵即开即和,成宫城之势。来会包抄将蒙元的五千部队堵截甚至是分隔开来。而纵身至敌军主力身后的士兵,举盾而成偏锋之势。一条接一条,长盾布阵相向而对。最后形成一道密闭的“城墙”,将蒙元的五千兵马全部包在了七岭关口平原的阵地之中,如同包饺子一般,将敌军的所有部队包囊其中……

    “见鬼了,先锋军的主力不是都随水军出征了吗,他哪来的那么多部队?”八邻托而轱有些不可思议,见着包围在自己身侧的先锋军部队,八邻托而轱现在是心烦气躁,甚至命令自己的骑军部队停了下来。

    而别速科沾则与之不同,丝毫不在乎的他,继续带着自己的先头部队冲锋杀阵。两将用兵分歧,蒙元骑军的阵型一下子散乱开来,刚才还严整有序、冲锋如箭的庞大骑军,一下子被先锋军的包围之势震慑得零零散散,军队还未交锋,自己这边就先乱了阵脚……

    “不要乱,敌方的人马并不多,重新组织好阵型,冲锋杀阵——”谭有虎知道自己被陆菁给算计了,但是见着包围自己骑军的部队也并不太多,所以他也并不紧张,还是大声嘶喊着命令部队的规划。

    陆菁看在眼里,知道谭有虎依旧是要拼死一搏,于是继续下了第二道命令:“旗令,山阵突袭——”

    旗令士兵接到命令,再次下达军令——霎时间七岭关口出现短暂的“地动山摇”,蒙元的骑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绝停止冲锋的战马开始有些躁动不安起来……

    而就在这时,先锋军阵法的左右两侧,士兵让出一条宽阔的通道——这条通道并不是行军的要道,而是通往两侧的山脉。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铁蹄底下的震动却是愈加强烈。殊不知就行有何异物……突然,借过两侧先锋军士兵的火光,从山下滚下成千上百的大大小小的圆木,夹击而朝阵中正中心的蒙元骑军阵地而去。

    面对杂乱圆木由山下滚来,骑兵阵法完全施展不开。夹击之下,马蹄躲闪不及,无数的圆木滚至阵中,直接放倒了命中的战马马蹄。“吁吁——吁——”又是伴着一阵接一阵的马蹄嘶鸣声,蒙元骑军阵地外围的士兵,一个个从马背上摔下,又是披着厚重的铠甲,落下非死即伤……

    “个熊养的,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再次逃过一劫的谭有虎,这一次也停下了冲锋,面对接踵而至的算计陷阱,谭有虎自己都有些乱了阵脚。

    而陆菁却依旧是在对面神情不变,她一直站在营帐门前,正对着对面的谭有虎和他手下的五千蒙元骑兵,从来没有变过。唯独稍有行动的,只是陆菁的一道道军令而已。而这一次,陆菁似乎又有所动……

    “五绝阵法。入阵——”果然,陆菁再一次施法号令。而这一次。随着旗令士兵的传令,在本有包围的士兵之外。甚至是在山道之中,霎时间点亮了无数的火光——那些都是先锋军阵营的主力军对,过眼而看,少说也有一两万人数之多,远远大于今夜突袭的五千蒙元骑兵。

    命令即下,刚才圆木滚落的开道,两侧无数的士兵沿途而下,疾风一般,排阵提着刀盾长矛涌入了敌阵骑军中央。所有的步兵涌入阵中。并没有立即与敌军产生冲入,而是举盾排好阵型,再以宫城之势将阵中的蒙元骑军继续分割……

    “不是主力沿水路渡河了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部队?”别速科沾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没想到敌方水军出征了,营中竟还留下这么多部队。

    “你们还在愣什么?快给我杀!”谭有虎看不下去了,喊令要求自己骑军砍杀冲入阵中的先锋军步兵。在谭有虎看来,骑兵胜于步兵,这一仗虽然人数逆转。但依旧有拼死取胜的战机。

    但陆菁当然不会给谭有虎这个机会,而且冲入阵中排列五绝阵法的部队,皆为刀盾长矛的步兵部队,可见陆菁此行是故意而为之——的确。和裕兴城外一战一样,此阵即为“五绝阵法”的变阵。前些日子先锋军扩军两万,唐战和陆菁在练兵之时。变动了少许阵法的阵型,使其更加灵活主动。但阵变行不变。以步兵为主打兵力而对敌方骑军,出其不意。外围刀盾士兵加以抵挡,内侧长矛士兵用以兵器之长,而取蒙元骑军苗刀之短,招招相对。唯独不同的是,这一次以奇兵出阵的不再是原五绝阵法的步兵,而是久久未现的骑兵。确实,排阵如此之久,还未见到先锋军中一匹战马的身影……

    “给我杀了他们,骑军合拢破阵!”谭有虎还在阵中竭力嘶喊着指挥,手下的骑兵接到命令,开始挥舞手中的苗刀,以骑兵居高临下之优势,意图一击而溃。

    然而五绝阵法妙诀即在于此,宫城之势步兵以几十人为一单位,外围刀盾士兵用以掩护,内侧长矛士兵出其不意。宫城方阵朝骑军部队缓缓行来,蒙元骑军铁蹄结果,苗刀挥舞而下,却是正中方阵外侧的长盾,丝毫不伤;相反,待到蒙元骑军机动主动靠近,内侧长矛士兵出其不意,展露而朝骑军腰间刺去,以兵器长短之优势,斩于敌军马下三分。

    “啊——啊——”果然,伴随着宫城方阵阵外的惨叫一片,蒙元骑军一个个被倾守拿下……

    谭有虎见着身旁的骑兵部队一个个被“宫城方阵”冲散,然后被一一逐个击破,心中大为不快。多有作战经验的他,也知部队阵型之要。随即,谭有虎大声喝道:“全队听令,骑兵聚拢而行,正面冲锋而踏敌军方阵——”

    此令即下,蒙元骑军众数全部聚拢,几千人众,挥舞雄狮而出,以剑锋之阵,矛头直指阵前方的陆菁。

    陆菁看在眼里,似乎心有变计,眼神稍稍一动……

    “杀——”聚齐了骑军主力,谭有虎随即提刀大喊。

    “杀杀杀——”蒙元骑军同时喊道,寒风雨夜下,其声震天响,举义剑锋之势,蒙元铁骑顺势便朝前方的正营冲击而去。

    而五绝阵法的“宫城方阵”还在移动,欲效仿其法,再次将敌方骑军逐个击破。可这一回似乎不太容易,因为敌军骑军已经聚拢一块,而且前排呈剑戟之形,想要在逐个击破,并不容易……

    果然,左右两侧方阵朝蒙元骑军“箭头”靠近,欲要长矛举身挑之。然而这一回,蒙元骑军果真有变,呈剑戟之势的骑军阵型偏于冲锋,面对唯独而上的先锋军步兵宫城方阵,蒙元骑兵没有再挥刀相向,而是加快马蹄,以骑兵长马之优势,直接将宫城方阵的步兵冲倒在地——很快,刚刚围堵上来的方阵一下子被蒙元骑军冲散,长盾根本拦不住气势汹汹的铁蹄冲锋,方阵即散,本就处于劣势的步兵很快毫无招架之力,四下散去;剩下逃跑慢的,甚至直接被冲锋骑阵的马蹄踩死或是被蒙元骑军外围的乱刀砍死……

    看到这一幕,陆菁不可能毫无变动,见着地方的骑军聚阵离自己越来越近,陆菁再次示令变阵。“五绝阵法,骑军入阵——”陆菁大声喊道,这一回,她终于动用了最后用以奇兵的骑军部队……

    再一次短暂的震动,无数的马蹄声由两侧的山道徐徐而来……不多时,一阵阵火光又一次锃亮而出,数以千计的骑兵部队如同风驰电掣一般,迅速通入战场,其速自然大于之前的步兵阵营。

    骑兵入阵,其变动行军更为灵活。数以千计的骑兵瞬时自谭有虎部队的两侧包抄而去,与剩余大部“宫城方阵”形成包围之势,将蒙元骑军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得严严实实……

    “不要怕,给我杀——”谭有虎知道自己被逼上了绝路,只有华山一条路走到底,索性拉开架势,命令自己的部队和先锋军骑军部队正面硬碰硬对上,毕竟要论骑军单兵作战能力,蒙元骑军可不输给朱元璋的部队。

    蒙元骑军一下子又分散开来,准备一一而对先锋军的骑军部队,待到逐个击破再聚集而朝前营而去。

    “杀——杀——”蒙元骑军又一次大呼大喊的嘶叫,挥起苗刀,以其坐骑之长,而取敌军之威……

    “嗖嗖嗖嗖嗖嗖——”蓦地,从两侧包抄上来的先锋军骑军部队,脚下却是飞出了无数如同暴雨梨花般的连弩暗箭——那是萧天之前发明的“脚链连弩”,之前陆菁说此物战中必有其用,此战果真如此。如果萧天本人在场的话,他一定很高兴……

    果然,“脚链连弩”的威力着实不小,不但弩箭威力丝毫不逊平常,而且数数连发,敌军更是应对不及。最关键的,此箭为骑军脚下所发,蒙元部队根本无从想到,从未见过此等其物,只能自甘不济;再者,脚下箭发,无碍先锋军部队手持剑矛正面相对,又是合纵包围之势,孰优孰劣一看便知……

    “啊——啊——啊——啊……”果然,传来阵阵惨叫的,大多都是蒙元骑军,以骑军“脚链连弩”奇攻,蒙元骑军再聚众一堆,只会火葬全场。

    “散开,快点散开——”八邻托而轱看出了这点,匆忙地大声喊道。

    蒙元骑军此时已是乱了阵脚,慌忙之中,数千的骑兵毫无章法地分散开来,一下子失去了冲击之势。加上蒙元军队上千的步兵散开,这一回慌乱散开,再想聚拢,可没那么容易。

    而部队散开,又正好中了“宫城方阵”的计下,此双管齐下,正是新五绝阵法之奇招,此战应对燕只吉台夜中突袭而来的军队,正好一试……

    不过陆菁似乎并不满意,在她看来,她一定要逐个击破敌军,并擒拿敌军的将领。随即,陆菁眼神一变,再次变阵,大声冲旗令士兵喊道:“旗令,骑军将领出阵——”

    旗令士兵接到命令,再一次挥旗示意……

    “哒哒哒——哒哒哒——”夜色中传来清脆的马蹄,一道疾风驰骋的身影,伴着飘落而下的寒风细雨,晃晃而来。此人手提八丈蛇矛,身披丹红披风,头戴赤红纶巾,夜中良将自出,威风凛凛、震慑八面。

    分开骑阵后的蒙元军队,八邻托而轱在边翼临阵指挥,忽而所见先锋军赤红骑将前来,整个人有些愣神。

    “先锋军翼将南宫俊在此——”此骑将正是先锋军的左翼骑将南宫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