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剑锋相对 上
    头晚,陆菁布置好了军中个将部的所处要务……

    翌日清晨,笼湖岸边的水军阵地还在紧锣密鼓地准备,为晚上渡河偷袭蒙元军队营地做准备……

    这次出任水军统将的,是萧天和苏佳二人,不只是军中所有将领,就是萧苏二人自己也不敢相信。毕竟自己二人才来军中不久,毫无战功,而且军中将士除了汴梁的朋友,其他别无熟面。第一次对付燕只吉台巴扎多这样棘手的对手,就让萧苏二人担当此重任,众人必会揪心不已。

    但除了唐战以外,陆菁向来在军中说一不二。而且,陆菁所道之计,皆为神机妙算,助得先锋军主力多尝胜捷,因此军中诸将皆十分信任。这一回萧苏二人统领水军,亦为陆菁之计,无论一路行军多有凶险,陆菁用计用人,众人皆放心……

    可萧天和苏佳第一次领兵,他们二人却不放心,毫无经验不说,第一战就要对付这么难缠的对手,手上还掌握着水军众将士的性命,压力可想而知;而且,他们这些江湖上走惯的人,向来义气为重,看不得兄弟朋友间的生死离别。可行军打仗就一定会死人,一旦亲眼见证了这些,这些江湖人士就很容易感情用事,这也是行军用兵的大忌……

    清晨,雾还没有散去,虽然较之开始的几天,雾要淡下许多,但迷雾朦胧,要是不燃明火把,还是不能看清前方笼湖一带的场景,因此也不排除笼湖之上还有蒙元敌军的可能……返春后的冷风由北向南,扑打着众将士的脸面。这一战凶多吉少他们心中清楚,身为此战水军统将的萧苏二人也很清楚……

    萧天站在湖边的战船一侧,身披铠甲的他,止不住有些瑟瑟发抖。苏佳在一旁见了,习惯性地关心问道:“阿天。你很紧张是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有些冷……”萧天淡淡地回答了一句。

    “你从来都不怕冷的,比我还不怕……”苏佳继续道,“我知道你一定是太紧张了,毕竟第一次出征打仗……”

    “佳儿你不也是一样吗?”萧天没有正眼望苏佳,而是侧着头应声说道。“我们原来都是在江湖上行走,口中说要为了天下百姓,驱逐蒙元暴政……可是真正亲身经历战场,感觉完全不一样。在江湖上你可以和对方或敌或友,但在战场上。你必须抱定赴死之心前行,对面永远是你的敌人……”

    苏佳知道萧天有些过于紧张,于是想要想到话题让其镇定:“其实我还好了,我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殊死搏斗……在萧家山庄,在陵关城的时候,我就曾一人独对蒙元千军,尝试了一把上官仙剑前辈以一而对蒙元千骑的感受……虽然当时拼尽全力险些丧命,但是现在回过头来想想。那些经历过的真的不算什么,就像我现在准备和阿天你出征敌军阵营,也没太多感觉。只是感叹又回到当日拼死拼杀的情境了……”

    “你还记得在萧家山庄时的经历啊……”提到萧家山庄,萧天微微一笑道,“那一次回家,经历的事情还真不简单,也算是解了我十八年来的一个心结……”

    “你不也是一样吗?”苏佳又继续道,“亲手杀死了背叛山庄的萧武忠。完成了你和师父的夙愿……无论是汴梁还是陵关城,面对王大生。面对蒙元军队的压迫,你不是也从未屈服过吗?那如今这样。和当日的情景有什么不同?原来你背负的,是萧家山庄人的性命,现在背负的,是手下众将士的性命……”

    经苏佳这么一说,萧天的确镇静了许多。其实这也缘于苏佳对萧天的了解,二人一路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共同渡过难关,知道对方心里所担心的、所想要的究竟是什么,知道该如何用以往的路程来看待如今的坎坷……

    “准备好出发了吗?”就在萧苏二人说话间,陆菁突然从身后冒了出来,不禁问道。作为整个战略部署的关键人物,军师陆菁自然是要全军上下进行检视,而萧天和苏佳水军的这一环节,是最关键重要的。

    “都准备好了,菁妹——”苏佳依旧是保持淡定的神情,回头笑对着陆菁道,“就按昨晚计策所说,今日戌时,我和阿天将带水军度过笼湖——”

    陆菁点了点头,并投去示意的眼神道:“嗯,可别忘了,今晚的用计……不过说实话,这一计最凶险的一关,就是苏姐姐你们,虽然让你们两位‘新人’担当此任有些冒险,但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我知道——”苏佳在陆菁说出最后话语前,抢先回答道,“今晚依计行事,我和阿天的确此番凶险,但真正兵刃上考验的却是……”

    陆菁也暗藏深意地点了点头……

    戌时时分前刻,先锋军水军部队开始行动,所有战船并驾齐驱沿笼湖而去。不过不同常理的是,水军的战船未有灯火点燃,不知何意。就和常遇春一战中,蒙元水军在笼湖上暗中潜行一般。夜中仍有迷雾,若是船队未燃灯火,笼湖对岸的两侧,依旧无法看清笼湖中央的局势。

    而在船队的正前头,萧天和苏佳二人正坐镇指挥,在夜中不点灯火伏伏潜行,似乎不想让敌军知道什么。而萧天身旁的士兵并不多,除了传话的几人,其他均不见踪影,而在其后的几十艘黑乎乎的战舰船群,谁也不知道这后面究竟藏着什么……

    萧天向身旁的士兵做了一个手势,轻声说道:“一会儿快到笼湖对岸的敌军阵地,我所点火擂鼓才可行动——”

    “属下明白——”士兵干脆利落地回答道,随后便快速退下了。

    随即,萧天和苏佳互相对望着点了点头,似乎是在示意什么……

    整只水军始终保持着神秘。黑幽幽一片,或许等水军船队靠了岸,一切都将清楚……

    而此时此刻,在山道的两侧,燕只吉台的部队也在蠢蠢欲动。燕只吉台设计好的诱敌之计。假借主力部队退军十里,待到唐战部队的水军度过笼湖,岸边的人就会发出信号,示意谭有虎所带的五千人马,闪电突袭敌方后营所在的七岭关口,然后前后包夹而取大捷。现如今。谭有虎和身附别速科沾、八邻托而轱二将军,已率领五千精骑步兵潜行到了七岭关口唐战先锋军阵地前的山道。透过夜中的迷雾,能隐隐约约看见先锋军阵地处稀稀两两的灯火——看样子先锋军主力部队以水路出征,留下来守营的并不多。

    “也没多少人嘛,恐怕五千人马都用不到……”谭有虎望着隔岸先锋军营帐的稀疏灯火。轻声笑道,“如果唐战和陆菁真如昨日战书所说,随水军渡河而来,恐怕要遭受荣武、常遇春之败;如果没有,而是留在营中坐镇指挥……哼,这次突袭,我要亲自取了他们两人的项上人头——”

    “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照战书上所说,真的率水军渡河偷袭……”别速科沾在一旁略有担心道。

    “是真是假。待会儿阵地那边发来信号就清楚了……”谭有虎继续轻蔑说道,“届时我倒要看看,这个唐战和陆菁究竟能有多厉害。能让燕只吉台大人如此忌讳……”

    “可不是嘛,之前彻兀台将军和张越兴张将军都被他们二人算计了……”八邻托而轱也在一旁提醒道。

    “那是他们无能——”谭有虎依旧是不把唐战、陆菁二人放在眼里,“一个灭门家族的毛小子后人,一个涉世未深的毛丫头,想不出有什么害怕的……要是待会儿他们还在营地,我会亲手杀了他们。你们可别和我抢……”

    “前方探子回来了——”正说着,别速科沾提醒说道。

    果然。前往先锋军营地侦查的探子这时回来,似乎是得到了有用情报。

    “结果怎么样。敌军阵地现在有多少人?”谭有虎一脸不在乎地问道。

    探子俯身说道:“回将军,敌军阵营守卫不多,充其量百来余人,看来真如他们之前所言,敌军的主力全部随水军出征渡河而去,正中了燕只吉台大人的圈套——”

    “很好——”谭有虎先是笑着点头应了一句,随即又继续问道,“那你还有没有发现什么人?”

    探子继续说道:“有的,将军——在敌军阵营前面,有个身披白银盔甲、头戴束发冠的女子在阵前布置事务,时不时还和身旁的一个统将般的人物在观摩地图,应该是在营中坐镇指挥前线……”

    谭有虎听了,整个人露出狰狞的表情,冷笑着说道:“错不了的,那两个人就是唐战和陆菁……哼,现在他们军队的主力已经渡河而去,一会儿我军冲锋杀阵偷袭后营,本将军要亲自取了他俩的项上人头——”

    见谭有虎有些激动,别速科沾又在一旁提醒道:“将军可别忘了,一定要等到岸边阵地传来信号,我军才能行动——”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但既然敌军的主力不在,那就只有可能随水军一起渡河了,后营主力空虚,应该*不离十了……”谭有虎的眼睛一直盯着前方的唐战军营灯火稀疏的阵地……

    又过一刻,萧天苏佳所率领的水军部队随风疾速驶过笼湖,一路遮蔽灯火,毫无阻拦跨过了笼湖,本要一天行进的水路,部队却是在一个时辰之内完成,这个速度连他们自己都没想到。

    迷雾在夜中还能恍惚看见,然而天公不作美,此时天上居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虽然这并不影响战局太多,但时间一久,细雨渐渐冲散迷雾,七岭关中两军局势就会开明,若要以不为人知其谋计取胜,必须速战速决……

    “下雨了……”果然,领队的萧天最先感到细雨的滴落,伸手在桅杆旁应了应,的确如此。

    “细雨飘过,不出多时,迷雾就会散去……”苏佳分析着说道。“迷雾之计,必须速战速决——幸好今夜我军水船顺风而行,现已接近敌军原阵地渡口……”

    “很好……”萧天似乎是已经决定了,径直走到船头正前,随即在黑夜中大声示令道。“传令,全军点火擂鼓——”

    “咚——咚——咚——咚——”紧接着,随着蒙元军队原驻地笼湖前先锋军水军的靠近,霎时间船队灯火全明,虽然迷雾遮挡看不见船上究竟有多少兵马,但随即响起的震天战鼓。不难猜测其军队阵容之庞大……

    “唐战的部队真的来了……”而此时在岸边留下来侦测的蒙元侦察部队,也发现了这一动向——透过眼前的迷雾,火光一排连成一排,战鼓声震响连天,回荡在整个七岭山谷。

    “快。快给前方的谭将军发信号——现在下起雨了,我们一会儿回燕只吉台大人那里汇报……”几个侦查的士兵随即行事,向天空发射了信号弹……

    “来了——”前方阵地这边,谭有虎果然发现了夜空中的信号——示意先锋军的水军已经落入诱敌圈套,前线的五千精骑步兵,可以开始发动夜袭进攻。

    “笼湖处还传来了战鼓声,看样子消息不假……”八邻托而轱提醒了一句。

    谭有虎冷冷一笑,随即拔出身上的大刀。大声示令道:“传我命令,全军布好骑军步兵阵型,进攻敌军后营!”

    令声即下。蒙元军队这边火光四起,山道处一下子被火把线练成一片。伴随着整齐有序的喊声,五千蒙元部队突袭而动,正面朝唐战先锋军的阵地冲锋而去……

    而在先锋军阵营这边,唐战正和陆菁在营外门口处分析着前方水军阵地的战情,并嘱咐身旁仅有的人手布置稍许事务。可是不远处传来的蒙元骑兵的喊杀声和铁蹄声。一下子把唐战陆菁二人的思绪拉了回来……

    “不好了,军师——”正说着。阵地的一个守卫士兵急匆匆跑回来,汇报说道。“有绵延数里的蒙元军队正朝我军突袭而来——”

    陆菁眼神稍稍一变,淡定说道:“偷袭我军后营——看样子燕只吉台的部队真如信上所说,主力退军十里,萧大哥和苏姐姐的水军没有碰上对方是吗……最后想出了将计就计,骑军绕山道偷袭我军后营……”

    “菁儿——”唐战似乎是要有所行动,冲陆菁示意道。

    陆菁点了点头,没有说任何话,似乎一切变数都已做好应对。

    于是唐战即刻转回营帐,似乎是要有所行动……

    “杀——”时过不久,蒙元的五千精骑步兵已经排阵杀入了先锋军阵营中。

    阵营空地极为开阔,足以够数万人马在此练兵,先锋军阵营门口的守卫不多,因此五千蒙元部队正面冲锋而来,并没有受到太多阻拦。而冲入营地又是开阔的空地平原,这也极适合骑军冲锋。

    空地南北门口相对,相向而来的是蒙元的五千铁骑,而另一边,则是正面相对的营帐门口的陆菁和身旁稀稀两两的守卫士兵,数量极为悬殊。但是陆菁似乎并不紧张,一脸淡定地望着冲过来蒙元骑军。

    冲在骑军最前的不是别人,正是统将谭有虎。谭有虎一见正前方营帐门口的女子,决计是军师陆菁没错了,谭有虎就如同一匹饿狼一般,死死盯住了眼前的猎物:“陆菁是吗?也不过如此嘛,还不是轻易就中了燕只吉台大人的计谋……好,就让我亲自逮住你这个毛丫头,杀杀你的锐气!”

    谭有虎一马当先,目标正指前方毅然不动的陆菁。

    陆菁见了轻轻一笑,心中暗道:“燕只吉台巴扎多倒是挺看得起我,第一战就用这种计谋算计我。看来荣武败军那一次,我给他的打击也不小,让他这么想杀了我……”

    大军压境,而陆菁依旧是面不改色、神情淡定……(未完待续)&lt;!--over--&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