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五十五章 对谋算计 下
    走至军营后帐,李乘生悄悄地问道:“大人单独将在下叫于此间,究竟何事?”

    燕只吉台巴扎多缓了缓神,随即道:“老实说,唐战发来这样的挑衅战书,我确实有些担心……两万人马虽然不比我军,但也不是小数字,若是善用行军劫营之策,人马足够。何况他帐下还有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等骁骑猛将,身怀万人敌之神技,要是草率了事,会不会中了他们的计谋?”

    李乘生想了想,接过燕只吉台手中的信件,重新看了说道:“信上说,他们明日戌时渡过笼湖来取大人您的性命,若是此话当真,此计也必当真。两万人马在七岭关口已经驻守整整一天,军阵整齐无误,想要突袭我军随时可以。既然是要在明晚戌时,那就一定要做好这么长时间的准备……说到准备,又要度过笼湖,唯一的可能就是准备水军渡河的战船,就像第一仗的时候,荣武挥师水军一样……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只要加强笼湖岸边的戒备,强行阻击敌军的水军阵对,我们军队数量压倒,只要防守得当,一定能将他们按在笼湖之中不能前行,大人大可不必担心……”

    然而,燕只吉台似乎还是不太放心,虽然他心里急于亲手杀了唐战和陆菁,但对付他们他也是提起了万分的小心。善用心计的他也在不断揣摩着唐战和陆菁此行为的意图,稍想过后,燕只吉台轻轻摇头道:“这样不好,军师之计太为普通。既为普通,人人都能想到,他唐战也能想到……对付此敌,必出出其不意之策,必能一计而破敌方万军。一次彻底而破对方军心——”

    “要是真有这样的计谋就好了,可唐战、陆菁等人也不傻……”李乘生在这方面却是没有什么办法。

    “谁说没有?”然而,燕只吉台突然峰回路转说道,看样子这回反倒是他心中有了破敌良计,“用汉人的话讲,有一招‘将计就计’——”

    “将计就计?”李乘生也一时没反应过来究竟怎么回事。

    燕只吉台微微一笑。随即提高嗓音道:“传令下去,奉还唐战军部一封回信,内容本将军亲定……另外,今日戌时,全军将领来我帐中。本将军要订划明日应敌之策——”

    燕只吉台毕竟也是谋略老熟之将,用行计策方面,跟随其多年的李乘生也是了解。如今燕只吉台说出如此自信的话语,想必是真有妙计……

    申时一刻,唐战先锋军部……

    “快点快点,把那些家伙搬上船——”军营前方的笼湖阵地,一排排整齐有序的战船正在紧锣密鼓地布置,看这个样子。唐战的军队果真如之前送给敌军的信件所说,明日戌时要以水军渡河。

    唐战作为统将,自然是站在笼湖前的阵地指挥处。一丝不苟地观望着船队的布置。陆菁也站在身边,之前主动送给燕只吉台巴扎多战书、扰乱其军心一计,正是陆菁所出,而如今知道此计真正意义之人,只有陆菁、唐战和老九三人……

    唐战望着前方的战船,眼神起伏不定。似乎心中若有所思。静望了许久,唐战开口对陆菁道:“菁儿。此计真能成吗?以水军渡河……”

    陆菁轻轻一笑,轻声回应道:“放心吧。燕只吉台巴扎多虽然不把我军放在眼里,但对我们两个一定心有余悸,毕竟荣武将军败走的那一晚,我送给燕只吉台的‘回礼’,足以让他记住我们……”陆菁又提到了荣武失败的那晚,自己用计反吃蒙元两千精兵,并将彻兀台的人头送还燕只吉台的事情,燕只吉台一气之下还杀了手下的将领张越兴。也正是那一次打击,燕只吉台巴扎多彻底记住了唐战和陆菁二人。

    “可要是燕只吉台的主力部队在笼湖岸边严防死守怎么办,那我们的计策岂不是功亏一篑?”唐战还是担心地问道。

    “他不会那么做的——”陆菁倒是自信地笑道,“他手下可是有士气正旺的七万大军,而我军不过临时镇守关口的区区两万,正面相对就实力悬殊,燕只吉台身为百战老将,不会用这么窝囊的死守之计……再者,燕只吉台对我俩心有余悸,肯定不会简单看待此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会做出我意想中的举动,而且不过多久,他还会把这个消息以战书的形式送给我们,就像我们送给他们的战书一样……”

    正说着,从阵地后面快速走来一人。此人身披银盔战甲,披风威风八面,双剑挂于腰间,一身威武之躯,来者不是赵子川又是谁?

    赵子川此前并不清楚陆菁的用计,看见唐战命令军部大动干戈准备战船,赵子川心知陆菁心中定有他计,可是没有告诉自己,于是急忙赶来问个明白。

    “喂,菁妹——”赵子川说起话来也是毫不避讳,快速跑到陆菁身后,大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只有两万人马,不但不好好死守,还准备主动出征,而且还是之前荣武大败的水军方式?”

    陆菁笑了笑,也没回头望赵子川,用调侃的口吻道:“你这个大笨蛋,向来脑子只能转一半,好不容易不让你出征,让你好好照顾嫂子,你却不肯……”

    “有仗打,怎么可以不让我上?”赵子川依旧是往日中的好战性格,转到陆菁的身前,请缨说道,“就算是水军出征,我赵子川也要当头军!说吧,菁妹,水军什么时候出发?”

    “你着什么急啊,水军准备还要一天……再说了,这回水军出征,统将我另有人选,至于你……我还有别的要务要安排……”陆菁半含半显地卖关说道。

    就在讨论纷纭之时,笼湖阵地那边传来了动静——一艘从蒙元敌军驶来的小舟靠近了唐战的军队,被船上的士兵给拦了下来。唐战和陆菁等人见了,立刻跑过去观察情况。

    来者既是孤舟。不用说,自然是蒙元军营那边派来的使者。和之前陆菁送去燕只吉台战书一样,这回是燕只吉台巴扎多返还给唐战、陆菁的另一封回信……

    “将军,是敌军遣返的信件——”负责的士兵从蒙元使臣手中拿过信件,然后跑回交给了唐战。

    “他们果然送来了回信——”陆菁先是之声道。

    “可不是嘛。给燕只吉台发出那样的挑衅,他不气急败坏才怪?”唐战一边拆着信件,一边调侃道。

    拆开信件看来,唐战和陆菁明白了燕只吉台巴扎多的意图……

    “上面写了什么?”赵子川看不见信的内容,急着向二人问道。

    唐战看完信后,将纸揉成一团。捏在手心。稍许,唐战一脸严肃说道:“燕只吉台回信说,他们答应我军的要求,带军后撤十里,以待我军渡过笼湖而据守阵营……”

    陆菁看到这里。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

    “什么?”然而,不明事理的赵子川却是想不通了,大声疑虑道,“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挑衅书,就把他堂堂徐州太守吓成这样?他可是号称七万大军镇守七岭关脉,我军区区两万,他没理由主动撤退——连常遇春将军十万大军他都不怕,还会怕我们?这其中。一定有诈……”

    “那是当然——”陆菁笑着说道,“不过这也正是我意料之中,因为燕只吉台善读他人之心。他一定会这么做……傻蛋,你去通知各部将领,今晚戌时来主营中开会,为明晚对付徐州军队做好应对!”

    “好的菁儿——”唐战干脆利落地答道,然后转身准备下令。

    “明晚就会交锋,是真的吗?在哪儿。是水军渡过笼湖对岸……”赵子川不停地疑问道。

    “明晚你就会知道了……”陆菁露出神秘的微笑回应说道……

    戌时时分,夜中有雾。蒙元帐中,紧锣密鼓……

    营中正前。摆放着七岭关据点的地图,两边正做着徐州军队各部的守将。燕只吉台手执教鞭,正立于战略图前,指明地图之要点说道:“明日戌时,唐战军部两万,水军渡过笼湖而正击我军营地。此计必为虚掩之计,谨防有诈,我军今晚撤退十里——”

    上来头一句就是撤退,下面的众将有些不开心了。一向好战的谭有虎看不过去,最先说道:“大人,我军可是有七万精卒之众,士气又正旺,有必要躲着他们吗?他唐战、陆菁再精明,不过两万残兵,有什么可怕的?”

    “就是——”又有将领发话道,“我们在岸边设伏,以待敌军两万前来,以地形之优势,又是人多势众,阻击水军完全不在话下——”

    李乘生没有发话,只是一心一意地听着燕只吉台的讲述,并观望着前方的地图。燕只吉台巴扎多微微一笑,随即说道:“唐战、陆菁不简单,不能以常理出发。在岸边设伏以阵型待之,他们会没想到?再者,以伏击防守,往往是处于被动,要真想打败对方,必须主动出击!”

    “可是退军十里,又是何来的主动?”谭有虎继续问道。

    燕只吉台轻轻一笑……

    同一时刻,唐战营中……

    唐战和陆菁一起讲解着明日的用兵行道,同样,各部的众将也是坐在营下两边……

    “菁妹,明日出征,究竟有何定夺?”一上来,赵子川就直言问道。

    陆菁昂首挺立,手执教鞭说道:“正如送书燕只吉台之计,以水军战船渡过笼湖——”

    赵子川听了,站起身来说道:“既是如此,末将愿率水军主力,正面击之!”

    然而不等赵子川走至跟前,陆菁却先阻止道:“你先别急,这回水军出征,统将另有人选——”

    “我不前去,难道是南宫慕容将军?”赵子川又把目光放在了南宫俊慕容飞二人身上,因为军中除了自己,统军猛将不过南宫慕容二人。

    “不——”陆菁一口回绝道,“此次水军出征的统将有二……那就是萧大哥和苏姐姐——”

    “我们?”萧天和苏佳同时问道。因为谁也不会想到,统领水军出征的主将,不是战功显赫的赵子川、南宫俊或是慕容飞,居然会是初到军营的萧苏二人。

    众人不禁朝萧天苏佳二人投去不可思议的目光……

    蒙元阵营之中……

    “退军十里不错,但是依然要有人观察笼湖水军阵营的情况。毕竟唐战军队以水军渡河,真正意向不明……”燕只吉台继续向众将说道。

    “那大人您既然说要主动出击,怎么个主动法?”谭有虎继续问道。

    燕只吉台笑了笑,望了一眼身边的李乘生,随即继续道:“军师曾说过,一计而溃十万大军。此乃上上之计……之前对付常遇春,用此妙计,不动万军之戈,而退其十万大军,只因抓住敌军要害。烧毁敌军主力粮草;同样这回,我军也得抓住敌军要害,只要其要点击溃,敌军不攻自破——”

    “那大人您认为,这次敌军的要害在哪里?”又有将领问道。

    燕只吉台又是一笑,拿着教鞭在地图关键地圈了圈,随即转头问道:“这个你们还要问我吗?两万主力水军渡过笼湖以卵击石,要害在哪儿?”说着。燕只吉台又加重了划圈的力度。

    “七岭关口——”这回底下众将同时答道。

    李乘生见了,应声说道:“这才是大人您的真正意图是吗?”

    燕只吉台用教鞭在图上敲了敲,随即恢复严肃的神情。下令说道:“别速科沾、八邻托而轱将军听令——”

    “末将在——”别速和八邻二位将军应声答道。

    “你们二人率五千步骑,随同谭有虎将军一起,绕山道而驱敌军后营之地——”燕只吉台义正言辞道,“我军主力撤退十里,待到敌方水军靠岸,侦察部队发出信号。谭有虎、别速科沾、八邻托而轱将军即刻率五千兵马,倾取敌方七岭关口后营……待到前后皆得。最后夹击地方笼湖水军主力——”

    “得令——”三位将领同时答道。

    谭有虎知道了此用计的真相,笑着说道:“原来大人心中早已有数。以虚晃之计将计就计,骗的地方主力靠近。我军假意撤退,实则派精兵部队包抄后营,用计以夹之,看来这回唐战陆菁等人要重演荣武之败了——”

    燕只吉台笑而不语,此计既出,燕只吉台就是下定决心要让唐战先锋军主力全部葬身于七岭山脉……

    唐战营中……

    陆菁下令好了水军的统领要务,自己则是稍稍有些迟缓,一边把玩着手上的些许铜币,一边思考着事情。

    虽然底下众将不清楚陆菁的用意,但是这一路来陆菁辅佐唐战带兵,向来都是神机妙算,所以众人也很信任陆菁。

    唐战见着陆菁心中似乎还有疑惑,于是凑其身边,轻声问道:“你在想什么,菁儿?”

    陆菁用铜币轻轻敲打着桌面,不禁叹道:“之前荣武、常遇春之败,皆是因要害被敌军正中,从而猝不及防……任何军队,都有其要害一处,我们也不例外——我在想,我军的要害会是哪里……”

    唐战想了想,平时不善用计的他,这回倒像是想得通一切。唐战笑了笑说道:“要害还不简单?敌军想要知道我军要害,肯定是想截断我军正常部署的连锁……菁儿你仔细想想,串起我军持续作战的连锁关键究竟在哪儿?”

    陆菁听完,用一条细绳将手中的铜币透过孔心,连成一块儿。随即陆菁像是灵光一闪,笑着说道:“你说得对,能串起所有条件的孔心之处,就是我军的关键,也是敌军想要直击我军的要害——”

    唐战笑着点了点头。

    陆菁重新站起身,继续向众将示令道:“水军统将即由萧苏二人,即下,我将部署诸将其他要务——”

    营中所有人聚精会神,认真听从陆菁调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