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五十二章 临危受命 上
    陆菁等人一直往回跑,一口气跑了几个时辰,终于跑回了七岭关口。

    然而现在还是夜色,七岭关口的蒙元部队早已从水上撤军,留下的只是火光满照的被摧毁的军粮营地。十万大军的粮草顷刻之间被烧得一干二净,燕只吉台的部队这一计真是算到点上了……

    陆菁用焦急的眼神望着营帐处的大火,真的是烧得一点不留。陆菁只恨自己没有早点想到这点,让敌军抢得先机;现在粮草军营被烧得全然不胜,前方军队没了补给,必然军心低落,破釜沉舟拿下徐州就跟别说了……

    “菁儿……”唐战和赵子川等人这个时候才从后面跟跑上来,陆菁跑回的速度出奇的快,即使是轻功了得的唐战和赵子川二人,也是没能追上。

    陆菁看着眼前的大火,有些发懵地坐在地上,眼神里充满了迷茫。她倒不是因为累得喘不过气,而是悔恨自己的无能,没能及时预警这场惨剧。

    “菁儿——”唐战这才跑到了陆菁身边,看着陆菁情绪低落的样子,唐战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才好。

    “都怪我……”陆菁嘴里嘀咕着道,“要是我没犯迷糊,早点想到这一出,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这么简单的用计,我居然没能猜到,我真是太傻了…手机看哪家强? 手机www.yuehuatai.com网…”

    “这不怪你,菁儿,要怪就怪燕只吉台的诡计……”唐战一边轻抚着陆菁的肩膀,一边安慰道。

    “等等——”陆菁突然是想到了什么,看着火光下被全然拨开的迷雾。立刻站起身,抓紧说道。“说不定军营还有幸存的士兵,我们下去看看情况。问问今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说完,陆菁又一气不歇地往山下的营地跑去,现在心情焦急的她也是什么也顾不上了。

    “喂,菁儿——”唐战在后面一直叫喊,却是怎么也叫不住。没办法,众人只得再次跟着陆菁的方向赶跑过去……

    军营处,大火还在熊熊燃烧,将整个七岭关口出映照得通亮。没有人组织救火,说明守营的军队全军覆没。果然,军营之地到处都能见到守军的尸体。虽然守军的数量不多,但是不难猜到,这些守军在面对数量悬殊的蒙元军队时,经历了怎样的拼死搏斗……

    陆菁甚至不顾大火的危险,毅然决然跑到了营帐之中。然而到处都是死去的士兵的尸体,陆菁想要找人询问情况都是不易,一时间毛躁的她,甚至开始胡乱四处寻找活口。

    而唐战和赵子川、老九等人跑至营帐后。也跟陆菁做着同样的事情。不过不同的是,他们并没有像陆菁那样显得“不冷静”,寻找活口的同时,最多也只是惊异现场的惨状罢了……

    就在众人举足无措间。唐战一侧的大火营帐旁传来了动静。唐战察觉力极为敏锐,一眼就朝旁侧望去,只见已经被火炮炸成废墟的粮草车堆下。还有一个幸存的士兵在伸手求救,只是重伤在身依然让他无力从废墟中爬出。甚至连叫喊都显得十分困难。

    唐战见了,立刻跑了过去。而陆菁、赵子川等人也是看到了,也朝这个方向赶来。

    “喂,醒醒——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唐战蹲下身,一边用内力帮重伤的士兵止血,一边询问道。

    “咳咳……”士兵竭力咳嗽了两声,一眼看到是唐战,似乎是认识,随即微微颤抖道:“你是……先锋将军……唐战唐将军……”

    “我是唐战,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营中的大火又是从何而起?”唐战没有废话,直切主题道。

    士兵又是虚晃了几下,若不是有唐战的内力灌输,他可能早就失血过多而死。士兵咬牙坚持了一会儿,随即继续道:“几个时辰以前,我们还在……守营……突然,笼湖处传来了……战鼓声,仔细一看,是蒙元敌军的的部队……他们趁着我军主力不在,火攻强行登陆,然后……然后烧了我军后方的粮草,紧接着退军而去……”

    唐战听了士兵的叙述,事实和他们猜想的几乎没有异议。

    “蒙元的部队在水上设伏,你们之前没有察觉吗?”赵子川突而加上一句问道。

    士兵继续用孱弱的声音回答道:“之前笼湖之上迷雾遮天……我们……我们根本就没能发现,直到……笼湖之上燃气火光,听见战鼓擂起,我们才……才发觉,但是已经……晚了……”

    说到这里,陆菁不禁两手握拳道:“果然是这样,没想到为了这一计,蒙元的伏军居然会在迷雾遮天的笼湖上,黑灯瞎火地静待三天三夜,是我们小看了他们……”

    可是说这些都晚了,十万大军的粮草全被烧了,虽然部队损失不大,但没了主力部队的军粮,想要在阻止大规模地进攻徐州甚至是北上,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一计而溃十万大军”,不得不说,燕只吉台的军队,这一计确实是扎到要害点了……

    老九和手下的堂英会兄弟想要救火,但是只凭他们几个人根本就是杯水车薪。赵子川也在一旁没了头绪,平时上战场杀敌冲锋义无反顾,可是被别人百番算计,就如同枪矛刺中了地方的软部,怎么也发不上力,这种心情让赵子川显得十分焦躁。

    “菁妹,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赵子川也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而陆菁此时却是出奇地冷静下来,她闭眼想了想,随后说道:“现在只能祈祷常遇春将军的部队能够即使撤回,保留十万大军的主力。毕竟在笼湖设伏,会抽调徐州守城的军队,燕只吉台一定是早有准备,前往他地派遣增援,欲死守徐州城关。如果真要贸然攻城。一定会深陷其中,到时候十万大军恐怕都会葬身腹地……”

    “军师——”就在这时。一个堂英会的兄弟从笼湖两侧的山道处跑了回来,似乎是赶回来汇报情况。

    “怎么了吗。又发现了什么?”陆菁急忙问道。

    堂英会的兄弟喘了喘气,随即道:“是常将军的部队……就在山道不远处,常将军的十万大军已经鸣金收兵,往七岭关口这里撤军回来了……”

    陆菁听了,嘴角露出勉强的微笑道:“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常将军做出了理智的选择……”

    不过众人并不是特别开心,因为他们知道,这一仗虽然没损失太多的部队,但还是败了……

    笼湖之上。蒙元军队的水军船队全部灭掉了船上的灯火,以好在夜色的浓雾中,隐藏自己部队的动向……

    “大人,刚才岸边的探子来报,常遇春的部队已经开始回撤了,看样子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进攻徐州……”李乘生拿着刚才自己私下派遣的探子传回来的信件,借着微弱的夜光,读来朝燕只吉台说道。

    燕只吉台巴扎多坐在桌前,因为没有灯火。他也没法继续观地图部署。燕只吉台想了想,随即道:“这么说来果如军师所说,我军这次说是算计了常遇春的十万大军,也只不过是烧了敌军的粮草罢了。理论上并没有大胜,对方的十万主力还在……”

    “常遇春毕竟是身经百战的老将,这点判断还是有的……”李乘生继续道。“不过常遇春没有选择背水一战攻城,徐州守军方面不劳操心。怎么说也是让淮北的几万守军白跑了一趟……什么事没干就带着几万人跑过来跑回去,大人到时候可得跟淮北的单将军通通人情才行……”

    “这方面不必说。我自会有分寸……”燕只吉台巴扎多摆了摆手,一边想着,一边嘀咕道,“不过虽然挡住了常遇春的十万大军,可对方主力军对犹存,徐州之难未解,正如军师之前所说,我等可不可掉以轻心——”

    李乘生想了想,笑着问道:“大人之前说过,如果常遇春败退,我等面对的,将会是唐战帐下的先锋军部队是吗?唐战和陆菁……如果说大人真的对这两人如此忌讳,那我倒真想见识见识,这两人究竟有什么本事……”

    “可别太轻敌,听说唐战帐下的猛将无数,个个身怀武功绝技。裕兴城一战几乎不伤兵卒,生吃了洛阳城派来的两千精骑,要是我们轻敌的话,说不定会吃大亏的……”燕只吉台还在不断提醒道。

    “哼,大人什么时候开始涨他人威风了?就算他们二人再厉害,连常遇春的十万大军都算计了,他们又算得了几何?”李乘生似乎是露出了不屑的眼光,轻笑着道,“要是下一个对手真是他们,我倒是真想一会……”

    燕只吉台巴扎多默而不语,只是在静静的思索……

    横渡七岭关攻城一事就此宣告失败,虽然没有损失多少兵马,但是丢掉了十万大军的粮草,损失也很惨重,至少严重拖慢了部队主力北上的速度。两天之后十万大军退出七岭关,回到主力营地,常遇春自然也少不了责罚,被暂时降职十天,其原来权利归徐达所有。十天内常遇春除了反省,还得负责重新筹备损失的十万大军的军粮,待到十天筹备完毕,再官复原职……

    两天之后,朱元璋阵营……

    朱元璋看着桌上的地图,这个七岭关的地形图已经被他看烂了,可是屡屡出击却是屡屡受挫,朱元璋也好久没有遇见这么难缠的对手。曾经在郭子兴的时候,自己的军队就和燕只吉台巴扎多有过交手,而且输多胜少,燕只吉台向来就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如今自己已然是整只军队的统领,要是再拿不下徐州这一关,北伐之计不说,军心也会受到极大波动。

    可是连“常胜将军”常遇春都失败了,军中几乎无人再敢接管此任,这也是最头疼的地方。不过朱元璋似乎显得非常冷静,好像在他心中他早已有后备之计……

    徐达走到朱元璋身边,关系较好的他和朱元璋说起事来也不用太多的约束,只见徐达直言说道:“元帅,不如这次让末将率领主力大军进攻徐州——这一回我们水军陆军皆备,末将还真不信拿不下一个小小的徐州——”

    然而,朱元璋却是一口回绝道:“不行,现在军心有些波动,不宜大规模出战。而且,十万大军粮草被烧,军中粮草匮乏,现在正值重新筹备粮草阶段,不可贸然出击……”

    “那现在怎么办?”徐达也有自己的担心,“就算拿不下徐州,我们至少不能丢了七岭关这道关口——七岭关地处狭窄,援兵进退本就不易,要是让蒙元的军队抢先占领,我们的部队再想进去可就不简单了——”

    朱元璋稍稍停顿了一下,即刻道:“七岭关——这个名字已经让我军听了便会军心动摇几分,每每深处此地,恐怕我军都会沉浮不定……不过徐达将军所言不是无理,你说得对,就算短时间内拿不下徐州,至少不能丢了七岭关的关口——七岭关易守难攻,对我军如此,对蒙元敌军也是如此。虽然现在军中粮草空虚,但只要在七岭关镇守一只军队用以提防,守住这块天险之道,为我军主力筹备粮草争取时间,待到时机成熟,我等大军再以反扑,胜率可谓提高——”

    “问题是,现在常遇春将军失败一事传出,军中无将再敢接任,有谁还能担此重任,率部队前往镇守七岭关?”徐达知道现在已经到了军中“群龙无首”的尴尬境地,索性问道。

    “所以我最终还是留了一手……”朱元璋不禁一笑,果然千计万计早已了然心中。

    “元帅说得难道是……”徐达似乎是猜到了,跟上应道,“常将军的左三先锋军部队……唐战唐将军的部队?”

    “他们这次本应随常遇春将军一同出征,可是因为军令在身无法动身……”朱元璋继续道,“现在正好,机会来了,常遇春将军收兵撤退,先锋军部队可以将功赎罪。虽然只有两万人马,但是驻守七岭关不成问题。而且……”

    “而且什么?”徐达又继续问道。

    朱元璋眼神一变,似乎是心中又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朱元璋微微一笑,改口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到其他无关罢了……唐家后人英雄子弟,既然有志想要驱逐鞑掳,那本帅就给他这次机会。徐达将军,你即刻派人下令传至先锋军帐中,解除先锋军处置的军令,让唐战将军率帐下两万大军镇守七岭关口,并伺机度过笼湖,为我军后援跟进七岭关口打开通道——待到粮草充备,随即两军会和,唐战部队收归常遇春所有,一并拿下徐州——”

    “是,元帅,末将这就下令前去——”徐达毅然接令,带着朱元璋的批令,转身离开了营帐,准备嘱咐手下传令先锋军帐……

    留下朱元璋一人还在营中观测军势,望着桌上的七岭关地图,但朱元璋心中似乎并不全然在上。

    “唐家后人,英雄名门,可不要辜负了本帅之期望……你若真有将帅之才,天下之势,尔为倾手……不过武林皆为同流,若是大势已定,尔有深意,我便重夺天下格局,安能异焉?”朱元璋自己嘀咕着,似乎在他心中,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宏大算盘。

    “还有军师陆菁……”朱元璋突然又想到了那日见到的同为先锋军帐下军权的陆菁,索性又暗道,“那个女人才是最可怕的,我得长点心眼,这次的七岭关一战,就让本帅好好见识见识……”

    朱元璋心中自己明争暗斗,谁也猜不透,朱元璋心中真正的意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