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五十一章 偷天换日
    七岭关关口处,常遇春下令军粮部队在此驻守,以备前方攻城持久战况之用。◇↓,此时已是半夜时分,天色骤黑,浓雾中传来的阵阵寒意无情地穿梭在冰冷而苍凉的阵营入口。守卫的士兵个个神情严肃,嘴角下两腮却又不时发出阵阵抖瑟,不知是天寒风霜的经打,还是多时未安的踌躇……

    “你们几个,把西营那边的粮库看好了,一个时辰之后换班……”在军粮营帐处,负责看守的士兵头领,依旧在尽职尽责地安排着后援军需相关的事务,即使他们没有亲自上前线打仗。

    军粮的守卫并不是很多,大概看守的也就千来号人。之所以没有过多地加强警备,主要还是在于常遇春对当前局势的判断。既然自徐州城下,由北向南七岭分脉数十里,没有蒙元敌军埋伏,七岭关口身后便是援军部队,常遇春自然放心军粮仓库驻扎在这一带……

    “你说常将军这会儿已经率部到达徐州城下了吗?”几个守卫的士兵实在是有些无所事事,驻守之余,不禁闲聊起前方的战事来。

    “应该到了吧……”一个士兵回应说道,“这里离徐州城关不过一二十里,就是山路崎岖复杂了些,十万大军虽行军缓慢,但已经勘察这一带山路没有任何蒙元军队的埋伏,拿下徐州只是迟早的事……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这里好好看守着粮草,等到我军的信差前来传令送粮,我等再讲粮草运送到前线——这就是我们该做的事……”

    “可万一这时候有变故该则么办?”又一个士兵不禁问道。

    “什么变故?”刚才回应的士兵继续道。“你小子瞎想什么呢?该不会是认为这个时候蒙元的军队还会玩什么花样吧……”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那士兵接着道,“万一他们真有埋伏。我们没有发现呢……”

    “怎么可能?”回应的士兵站起身来大声道,“之前张兴领将军率军中最精英的探子前去勘察。整个七岭山都搜遍了,都没看见半个蒙元士兵的影子……这样还能有埋伏?哼,除非他燕只吉台巴扎多真有偷天换日的功夫……”

    “嗖——”正说着,众士兵头上飞过一支“流矢”,夜空迷雾中火光一闪,发出滋滋的声音。

    “什么东西?”流矢是从笼湖一侧飞来,由于迷雾的遮挡,众人很难第一时间发现其物。然而,流矢直窜入粮草营地。最终落在了粮库一侧——很快火苗逐渐升高,熊熊大火将整个军营照得通亮。

    “不好了,粮草着火了——”这时候,终于有士兵大声喊道。

    火光即现,营中的士兵没有再闲着,急急忙忙阻止各分队开始救火……

    “嗖嗖嗖嗖嗖嗖——”然而即是一刻,夜空的迷雾中闪现出数以百计的流矢,火焰将层层的迷雾拨开,这下终于看清楚了……是箭——数以百计的火焰箭矢自笼湖一侧飞向粮草营地。他们的目标一开始就是这粮草军营。

    “砰——砰——砰——砰——”紧跟着,就是湖岸一侧传来的擂鼓声,随着被火光散去的迷雾中突现而出的灯火,这下子众守卫终于是看清楚了——笼湖之上。突现百来蒙元军队的战船,任谁也不会想到,数天不见踪影的蒙元军队。居然会出现在笼湖水阵之上……

    “不好了,蒙元军队来了——”这下子。着火的营地处,不时传来士兵应急的呼喊。

    然而。所有的士兵都是朝笼湖一侧投去了不可思议的目光——这下子他们全明白了,蒙元军队从一开始就埋伏在笼湖上,趁着大雾遮天,常遇春部队又不敢以水军出战的心里,燕只吉台的部队上演了这一出偷天换日之计。

    “列阵应敌——”士兵首领大声呼喊道,准备组织营中现有的部队,抵御敌军。

    可是营中士卒不过一千有余,此等抵御不过是杯水车薪,加上营中粮草大火雄起,此时驻守的士兵更是无心应战。

    “轰轰轰——”果然,笼湖的战船水阵之处,几发铜炮的火炮飞出,黑夜中几道“流星”飞逝而过,在常遇春的军粮营地处炸开了花,还未集结抵御的士兵阵型很快被炮弹炸得四分五裂……

    常遇春早就率十万主力前行而去,留下来驻守粮草的军队根本挡不住蒙元军队如此凶猛的进攻。不出一会儿功夫,蒙元水军的船队炮阵,就炸开了常遇春部队粮草军营的大门,熊熊大火将整个粮草军营团团围住,刚刚在营外看守的士兵更是无一生还……

    “杀——”不出一会儿,蒙元水军这边传来了列阵喊杀声,只见得早已被火光褪去的迷雾处,数以千计的蒙元士兵登陆而上,提刀列阵便朝常遇春的粮草军营冲杀而去。

    而粮草军营的部队早已是没了抵抗之力,加之实力悬殊,不出多时,七岭关口驻守的常遇春粮草后援军营阵地便遭到沦陷。粮草营地燃起的大火久久没有退去,将整个七岭关口映照得通亮数里……

    而此时此刻在主力军队前阵处……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陆菁本是聚精会神观察着中道口常遇春驻扎的军队,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隐隐约约的炮火声,不禁问道。

    “我也听到了,好像是炮火的声音——”赵子川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也提声道。

    “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唐战回头望了望,隐隐约约能从迷雾中看出阵阵火光,“还有火光,该不会是七岭关口粮草驻守阵地出了什么事情吧?”

    “八成是——”陆菁也是紧张到了极点,冷风穿梭的寒夜中,陆菁的额头也不禁冒出了冷汗。“不会吧,难道是燕只吉台埋伏的军队……不可能啊。我们这几天都快把整座七岭山搜遍了,都没有发现半个蒙元士兵的影子。那他们是怎么……难道说——”

    陆菁好像是猜到了,整个人都快跳了起来。她没有多想,也没有打算再监视常遇春军队的意思,而是回头便往原路返回跑去。

    “喂,菁儿,到底发生么事了?”唐战这个时候也不管了,看陆菁急急忙忙便往回跑,于是冒着被士兵发现的危险大声喊道。

    “蒙元军队有埋伏,趁着常遇春将军率十万大军主力前往徐州关口。偷袭了后方的粮草营地——”陆菁大声回了一句,随后继续往会跑。

    唐战和赵子川互相点头示意了一番,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陆菁说得不会有错。如果说蒙元军队真的偷袭了粮草后营,那事情就真的严重了,而且事实就是如此。

    于是,唐战、赵子川以及老九等人也只好放弃了“阵地”,跟着陆菁一起往回跑……

    “可恶,我真是太笨了。我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陆菁一边往回跑,一边暗中自责道,“我说推理总像漏掉了什么,那就是笼湖——燕只吉台既然善用心计。必会针对我军的心理,荣武的军队水军败阵不久,他早就料到常遇春的部队不敢再以水军进犯。而是会选择更加稳妥的山路;说是稳妥,可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雾却正好助蒙元军队上演了偷天换日一计!谁能想到呢?整整三天。三天——蒙元军队既然就埋伏在被大雾和水雾遮蔽的笼湖之上,埋伏了三天。我军一直都没有察觉。燕只吉台巴扎多故意没在徐州以外的山道设伏,就是设了一个圈套,就等常遇春将军下足了功夫,侦察到山路没有伏兵,然后率主力部队前行,自己就可以偷袭后营……他也早就想到了常遇春求稳会军队整体行动,如果大军集体压上,必然会是持久之战,常遇春肯定会把粮草后援安置在看似天险之道的七岭关口。而持久战的关键命脉就在这粮草后援上,只要断了我军的粮草,持久战不攻自破,如果常将军的十万大军不及时回撤收兵,很有可能被困死七岭山一带……可恶,我为什么没有考虑到笼湖这一点,我真是太笨了……”

    陆菁说得没有错,今晚燕只吉台巴扎多的军队正是上演了这一出偷天换日之计。如今军营粮草已经被烧得精光,常遇春的十万大军失去了持久战的保障,危在旦夕……

    而在此时,常遇春主力驻扎营地处,军中也传来了不小的动静……

    “将军,我军后方的粮草驻守阵地传来了火光和炮火声,刚才有探子前来汇报,不只是我军后方阵营燃起了大火,就连笼湖之上也发现了蒙元军队的水军船只——”常遇春营帐中,一个信差士兵急忙汇报道。

    和陆菁一样,听到炮火声的常遇春也猜到了这点。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自己的后援军粮已经丢掉,十万大军的性命也是危在旦夕,常遇春也是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这点,哪怕是在笼湖安排少量的水军用以侦查,这场惨剧也不会发生……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常遇春心中焦急,但表面上还是显得很平静。毕竟只是丢了后营的军粮,十万大军的主力还在,如果连身为统军将领的他都乱了阵脚,那这手下的十万大军也会军心溃散、不攻自灭。

    “将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收兵撤退吗?”张兴领走至常遇春跟前,低声道,“都怪末将失职,没能侦查笼湖之上的敌情,要是早发现的话,就不会……”

    “这不怪你,我们都没有猜到,没想到蒙元军队居然会趁着大雾,在笼湖上埋伏整整三天,上演了如此偷天换日之计,我常遇春随元帅南征北战,还是头一回如此被人算计,看来这燕只吉台巴扎多确实比我们想象中厉害……”常遇春先是自言感叹了一句,随即提起精神道,“不过撤不撤退先不急下结论,如果说蒙元军队在笼湖上埋伏,那徐州此时驻守必空虚数成,如果趁此机会挥兵拿下徐州,不但能解我军军粮之困。而且能反过来吃掉这只埋伏的军队——”看样子,常遇春似乎是不打算立刻撤兵的样子;相反。常遇春甚至想要破釜沉舟,利用现有兵力的优势。一举拿下徐州。

    然而,张兴领认为此举不妥,立刻阻止道:“将军请三思啊,虽说我军有十万大军之众,可是没了后方粮草,士气低落不说,持久战更是无法进行。燕只吉台这个人老谋深算,既然想到了拖延我军和笼湖埋伏,他必然也会想到我们破釜沉舟一出。一定老早就派请了援军,全力死守徐州……如果我军贸然进攻,一旦没能短时间拿下徐州,军粮即断,我军便深陷不能自拔,到时候就后患无穷,将军一定要慎重考虑!”

    张兴领的话不假,常遇春也不是不懂这个道理,这样的破釜沉舟无异于搏命。而且胜算微乎其微。如果现在撤退,那十万大军的主力还在,只不过是丢了主力军队的粮草,损失上并未太多。也还能接受;如果执意率军攻城,一旦不能迅速拿下,被敌军死守住。那没了后院的己方部队,只能被活活困死在七岭山。

    常遇春也有些踌躇地拍了拍额头。似乎很难决定,他这辈子打了无数的艰难困苦之仗。然而这一次,是他觉得最艰难的一次。因为十万大军的性命即在手中,一念之间,便是十万人的性命。

    “你容我想想,一刻之后给出答案……”常遇春最终说了这么一句,看来他此时此刻面对此景,已经显得十分犹豫不决了……

    而此时此刻,在七岭关口一处,蒙元的军队已经攻陷了常遇春后援军队的阵地,粮草更是被大火烧光……

    水军船阵上,蒙元军队开始准备撤回笼湖。毕竟常遇春此次出征没有携带水军,只要撤回笼湖,任他常遇春有十万大军来救,也是无可奈何……

    燕只吉台巴扎多看着眼前的大火,露出满意的笑容,随即对身边的李乘生道:“军师可真是妙计啊,此偷天换日之计,没想到居然骗过了朱元璋手下的亲信大将常遇春,拖住了对方十万大军的行进,此一战若成功,必大大打击朱元璋的士气——”

    “更妙的还在后头呢——”李乘生微微一笑,回应说道,“就看常遇春接下来怎么决定了……常遇春生性刚猛好战,不排除有破釜沉舟的举动。所以属下之前告知大人,让大人向淮北方面派出增援。这几日大雾遮天,常遇春大军三天未动,淮北的援兵已经赶到徐州,他常遇春若敢强行攻城,必会久溃而不下;届时敌军疲惫,又无军粮,我等再包抄回笼之势,岂不手到擒来,生吃敌方主力部队?此乃一计而溃十万大军——”

    “军师果真是神机妙算,此战结束,朱元璋必元气大伤,北伐之计恐怕也不过是笑笑了事……”燕只吉台又笑道。

    “可别高兴太早了大人,常遇春怎么说也是身经百战的良将,他可不会做出过于冒险的举动……”李乘生突然提醒道,“如果说常遇春选择退兵,十万大军回收,那我们这一战也只不过烧掉了敌方的主力粮草罢了,实质上并没有大胜,徐州之难还不能说完全解脱……十万主力犹存,朱元璋军队元气恢复极快,我等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这个本将军知道……”燕只吉台也收回了之前的兴奋,转而冷静道,“不过能够算计到鼎鼎大名的常遇春,军师还是才智过人……只不过,朱元璋帐下还有一军,不知军师你可否算计得了?”

    “是谁?”李乘生转而问道。

    “左三先锋军主将唐战和军师陆菁——”燕只吉台忽而提道。

    “大人还记得他们两个?”李乘生听了,稍稍闭眼道,“他们只不过是在荣武败北一战让我等吃了点苦头,未有大计,大人何以如此担心?”

    “如果常遇春真的选择撤军,那我们接下来面对的,很可能就是他们……”燕只吉台巴扎多忽而眼神变化道,“李军师,你可别掉以轻心啊——”

    李乘生眼神稍稍一凝,被燕只吉台这么一说,心中也烙下了唐战和陆菁的名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