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四十九章 七岭迷雾 中
    大雾弥漫的七岭关口,驻扎在笼湖岸边的常遇春部队一天没有任何动静,转眼一晚而过……

    “菁儿,醒醒……”在山顶一处,暗中观察常遇春动向的唐战陆菁和赵子川三人也是“监视”了一天一夜,由于过度疲惫,陆菁甚至累得睡着了过去,现在天刚刚亮,唐战在一旁耸肩轻声喊道。

    “嗯……”陆菁挤了挤惺忪的睡眼,从唐战的肩膀上慢慢起来,仍旧有些朦朦胧胧道,“怎么回事,我怎么睡着了……”

    “这也没办法,常将军的部队一天没有大动静,我们自然也在这里呆了一天一夜……”赵子川在一旁道,“昨天晚上菁妹你睡着了,我和唐战兄弟也是轮流守夜值班……”

    “那……那有什么情况吗?”陆菁努力使自己清醒过来,继续向二人问道。

    “白天都没有动静,晚上就更不可能了……”唐战低声道,“不好的消息是,今天的雾似乎比昨天的更浓,昨天一天常将军都没有出兵,今天恐怕更不可能”

    “不出兵至少是安全的”陆菁点而指名道,“不过影响到的,肯定是进攻徐州的时机,毕竟燕只吉台知道常遇春率十万大军来犯,肯定会提前做好请援救兵的准备;如果说蒙元军队没有在七岭关这里设伏,而是全部退守徐州,那就真有可能以逸待劳,我军失去最好的进攻时机……”

    “那如果是菁妹你,你会怎么选择?”赵子川突而问道。

    “是我的话……”陆菁眼神稍稍一凝,随即道,“我会继续按兵不动。未先知敌方底细,决不可轻易出兵”

    “就算是按兵不动,常将军也应该会派人查探的才对……”唐战继续道,“就像我们,派老九他们去远处的山路勘察一样……”

    说到老九。陆菁突而问道:“对了,老九他们回来了吗?”

    唐战和赵子川同时摇了摇头,赵子川有些失望道:“都已经一天了,老九他们完全没有消息,难道说他们勘察的山路太远?”

    “还是说,他们遇到了……”唐战有些担心起来。

    “应该不会”陆菁努力镇定道。“临走之前我刻意提醒过了,如果在山路遇到了蒙元军队,万万不可轻举妄动,必须第一时间向我禀报……”

    “但是一天都没有回来,这也太奇怪了……”赵子川还是疑惑道。

    “再看看吧……”陆菁转而说道。“看看常遇春将军这边会不会有什么动静。”

    唐战和赵子川点了点头,如今之计也只有如此……

    常遇春的营帐还是和昨天一样,除了大雾更浓之外,营中的士兵守卫依旧是恪尽职守严整以待。而常遇春在派出了张兴领出路探查敌情之后,再没有做任何的动作,就和陆菁之前猜测的一样……

    营帐中常遇春一直都安心不下,张兴领出营探测一天有余,却是没有任何的消息。常遇春也担心自己的手下猛将会不会遭遇什么不测。焦急的同时,常遇春也不忘时刻部署着战局,和众将分析各种情况上自己等人所要采取的对策……

    “张副使还没回来吗?”不经意间。常遇春突然问道。

    “回将军,还没有消息”手下的一个将领回答道。

    “张副使该不会是遭遇什么不测了吧……这七岭关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山路崎岖不说,现在又是大雾弥漫,十万大军如今陷入其中根本就像是成群的无头苍蝇一般,无法驱使……”常遇春不禁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比喻。

    “将军别太担心了。就算是浓雾遮天,如果说张副使探敌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不会没有消息的……何况张副使随同将军您南征北战出生入死无数,他命硬得很。不会突而遭遇不测的……”下面的将领继续安慰道。

    “但愿如此吧……”常遇春此时也只能默默祈祷不要出什么大乱……

    常遇春只好和众将士继续在营中“纸上谈兵”,十万大军依旧是没有任何动静。恍而即过,同样的一天又过去了……

    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在山顶上暗查的陆菁都快闷死了。但是更多的,是陆菁对老九等人杳无音讯的担忧。不只是陆菁,唐战和赵子川也是愈发放心不下,老九等人去了两日之久,要是再不回来,不猜到出事都已不太可能……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常将军这里还是没有动静……”赵子川望着山下浓雾遮蔽的火光点点的常遇春军队营帐,不禁“发牢骚”道,“常将军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兵不兵发徐州?就算是保守按兵不动,两天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也太奇怪了……”

    “可能常将军和我们的想法一样吧……”陆菁忽而说道。

    “什么想法一样?”赵子川继续问道。

    陆菁耐心说道:“就是派兵探查现在浓雾遮蔽两天有余,常遇春将军之所以不敢出兵,多在于此。别说常将军了,就算是我们领兵出征,也会因浓雾逡巡而不敢进。想要兵发徐州,必须将底细了解得透彻点,虽然这可能会耽误到军机,倒是没有办法……”

    “那菁儿你觉得,常将军会不会和我们一样,派出去的探子久久没有回来?”唐战不经意问道。

    平时军事上唐战很少提出意外观点,这次却像是点醒了陆菁心中的节,陆菁转而道:“对啊,如果说常将军和我们一样,一直在这里等候探子消息,两天没有动静也能得到解释……不过若真是这样,这七岭山究竟是有多复杂,探子出去侦查两日都没消息;想想荣武将军败北那天晚上,蒙元骑军从山路包抄的速度可不慢……”

    “军师,我们回来了”正在一旁困惑着。陆菁的身后突然传出了久违的熟悉声是老九,“失踪”了近两天有余,老九带着“堂英会”的兄弟终于回来了。

    “老九”唐战和赵子川见老九等人平安无事,心中的落石这才放下。

    “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我们都在这里等两天了”陆菁责备中带着关心道。

    “对不起。只是兄弟们老毛病又犯了,所以耽误了点时间,让军师你们白白等了两天……”老九略带愧疚说道。

    “老毛病?”陆菁见老九话中有话,不禁问道,“什么老毛病,让你们耽误两天功夫?”

    老九在陆菁的身前伏身蹲下。随后从衣服包裹处掏出一样纸图,随即道:“我们堂英会的兄弟特别擅长山路的勘察,因此经过了茫茫多的山路,就喜欢以地图的方式记录下来……军师你看,这是我们这两天赶制的前方山路的地图”老九将纸图张开。向陆菁等人展示着地图上的一山一石。

    陆菁这才明白,老九等人之所以两天没有回来,是因为在绘制山路地图。陆菁看着地图上的一草一木,轻轻点头道:“做得挺详细的,原来你们这两天是在干这些,我们还以为你们出了什么事……”

    “哈哈,都是些堂英会的老本行了,要不是军师你和唐将军带我们从军出征。我们兄弟这辈子可能都只是遭世人唾弃的山贼……”老九轻声笑道。

    “这是什么?”陆菁似乎从地图上发现了什么,指着问道,“这里的路呈三岔道形。中间山路一道宽敞,两边的狭窄……”

    老九凑过来看了看,随即解释道:“噢,是这样的军师,我们兄弟这次去探测,一直走到了徐州城关前……徐州城关前有一道有山路隔开的三岔道。应该都是七岭山的分支山脉。山路下有三条道口,中间一条十分宽敞。应该是蒙元军队主力城湖两边来回的重要要道;而在山路两侧,西边的道口较为狭窄。路段又不是很平敞,骑兵很难发挥,恐多余步兵的埋伏;而在山路东侧,就完全是山路一道,别说骑兵了,就是步兵行进也很困难,应该是多用于侦查之用……不过不管是哪条道,分隔的山脉路道奇险,众数的军队一般是不会在如此奇险的地段埋伏,因为自己都不一定能够正常行动……”

    “等等……”陆菁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转而朝老九问道,“你们居然把山路分析得这么透彻,说明是亲身下去看了每一处要道……这么说来,我之前提醒你们的,难道说……”

    “没错”老九表情严肃点头道,“从这里到前方的山脉分支,没有看到蒙元军队的一兵一卒,根本就是荒无人烟的山道……我敢打赌,那里不可能会有蒙元军队的埋伏,因为几乎每一条要道的细处,我们兄弟几个都看透了”

    “这两天雾这么浓,你们真的确定吗?”陆菁还是不太放心,加紧一句问道。

    “我们确定”老九和堂英会的兄弟一起点头答道。

    陆菁见了,表情略有所变。

    “怎么了,菁儿?”唐战觉得陆菁可能又有什么想法,于是问道。

    陆菁缓了缓神,随即将目光方向常遇春的营地道:“如果说常遇春将军的侦察兵也是同样的结果,那常遇春肯定会一口咬定前方没有蒙元军队的伏击……已经浪费了两天,常遇春肯定不会再耽误时机,即定会派主力军对兵发徐州……”

    “那不是正好吗?前方底细已足,出发已无担忧……”赵子川应声道,“之前是担心有埋伏所以按兵不动,现在确定了没有埋伏,那就必须得赶紧出击,否则等到徐州的援军到了,可能就麻烦了……”

    “可我担心,这也是燕只吉台巴扎多的算计……”陆菁继续分析道,“没有埋伏,那只有可能是闭关守城等待援军,燕只吉台真的会这么老实等待我军城下进犯?凭借大雾干扰对方行军速度,然后一位等候援军守城,如果这也算是兵法用计的话,那燕只吉台巴扎多也太平庸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就是想不到……”陆菁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是你想多了吧菁妹?”赵子川却是没那么多心计,转而说道,“常遇春将军可是率十万大军兵发徐州,就算燕只吉台他真的有设伏,也没办法一锅端掉毕竟,兵法中能一计而溃十万大军,根本就是少之又少……”

    “一计而溃十万大军对,燕只吉台应该是这么想的……”陆菁心中暗暗道,“他知道这雾天至少会持续七天有余,那么他就有可能用这七天时间,生吃十万军队……此伏击恐不是一击而溃,而是七天甚至更久殆尽消磨,要说到慢性消磨十万大军,唯有狙其军心,如此说来,说不定……可是,就算有此计,方圆几里没有埋伏,他们究竟怎样才能做到……”陆菁似乎是心里有这样的想法,却是觉得没有办法做到,所以愈加困惑不已……

    而此时此刻,在常遇春营帐中,出营探敌两日有余的张兴领终于率兵回来……

    “将军,张副使已探敌归来,请求会见”门口侍卫朝常遇春通报道。

    这个消息可以说是落下了常遇春心中的悬石。“快快叫他进来”常遇春兴奋地放下桌上的地图,向前走上几步道。

    于是受命后,张兴领即刻走进了营帐。张兴领的模样和两日前没有太大改变,看样子是没有遭到什么险情,只是前去探敌的时日多了些……

    “张副使终于平安归来,尔两日未归,我等甚是担心”常遇春先言道。

    “请将军恕罪,末将率部下探敌两日有余……”张兴领先是自歉了一句,随即汇报战地情况道,“将军,这次末将之所以耽误两日,全因多做山路探敌”

    “噢,为何多做?”常遇春问道。

    张兴领继续说道:“回将军,之前担心蒙元敌军在浓雾中恐有埋伏,但是末将等人前去勘察,却是未发现笼湖阵营前蒙元敌军的一兵一卒……所以末将斗胆再去勘察七岭山分脉山道三路及其山路要道,同样是没有发现任何敌军埋伏的迹象,甚至连人影都没有”

    “你说什么,笼湖阵地到七岭分脉,没有人影踪迹?”常遇春有些不可思议道。

    “是的将军,山道荒凉,根本就是杳无人烟;加上山道奇险,根本不可能会有敌军的埋伏,结果相近一看,确实如此”张兴领继续道,言说的情形和老九向陆菁等人汇报的情形几乎一辙。

    “这就奇了怪了……”常遇春这是也疑惑起来,“燕只吉台巴扎多贵为蒙元名将,居然放弃了天时之利,不以浓雾之势设伏算计我军,而是全军撤出七岭关,他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这时,常遇春手下的一个部将说道:“将军,这样结果很明显了燕只吉台巴扎多已知我军十万大军压境,难以十全抗衡,所以选择最为维稳之道,退军死守徐州城关,并静候援军……如果一定要说运用浓雾天时之利,那只能是借浓雾干扰我军行进速度,然后趁机向他地请兵求援……”

    “是啊,将军”又有另一人说道,“我军已在这七岭关口白白驻守两日有余,没有正面交锋蒙元敌军不说,还浪费了拿下徐州的大好时机将军,万万不可再犹豫,即可兵发徐州城下,否则待再过几日蒙元援军到达徐州,攻下徐州就更加是难上加难”

    常遇春点了点头,自己也是这个想法,于是没有再多做片刻停留,随即发布军令道:“传令下去,全军主力都有,由山道向徐州城关进发而去,十日之内拿下徐州”

    “是”营帐中所有将领齐声答道。

    在七岭关口驻守两日有余,这一次常遇春终于打算真正兵发徐州……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