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四十八章 七岭迷雾 上
    翌日,七岭关一带浓雾弥漫,寒气骤降,正如老九昨晚所言,数年不遇的大雾奇天倾然而至。七天有余的大雾之天,早不巧晚不巧,偏偏赶上了常遇春率十万大军兵发七岭关……

    先锋军营地,赵子川营帐中,赵子川准备赴今日之约,随同唐战陆菁一起前往七岭山……

    “现在外面天降大雾,方圆数里看不见人影,你就这样陪菁妹他们去七岭山,真的没问题吗……”营帐中赵子川正整理行装准备出门,怀有身孕的李玉如在其临走前为夫君打点寒暄。

    赵子川笑了笑,朝李玉如安慰道:“放心,只是去七岭山观测军情,又不会和蒙元敌军正面交锋……何况这么大雾天,燕只吉台巴扎多也不敢贸然出兵,加上常遇春将军的十万军马,我们是不会有事的——”

    “你每次这么说,哪一次回来不是身上负伤……”李玉如听到这里,抱怨兼并着担心道。

    “出征在外嘛,受点小伤难免,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赵子川不在乎说道。

    然而李玉如却不这么想,看着赵子川这么“不当回事”,李玉如仍旧放心不下。

    赵子川也是看出来了,转头望着李玉如担忧的眼神,想想还是轻抚着李玉如道:“行,我向你保证,这次出去归来,绝不负伤——这总行了吧?”

    “你一定要安全归来,我们的孩子也希望你平安无事……”李玉如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亲和着说道。

    “当然,他爹是大英雄。不会这么容易死的——”赵子川笑着应声道。

    “平时什么都不会,嘴贫倒是一点不忘……”李玉如听到这里,脸红着低头道。

    赵子川转身缓缓拉开帐门,望着帐外的浓雾,一望甚至不见军营大门。能见度极低。

    “这雾可真不小啊,看样子即使常将军率大军进入了七岭关,也不敢贸然行进吧……”赵子川眺望着远方迷雾嘀咕道。

    “是啊,这雾也太大了,我平生也是第一次看到……”李玉如也应声道。

    赵子川身旁,李玉如时久未骑的枣红马栓在一旁。时不时发出寒颤的哆嗦,眼神中带着企盼和深邃。

    赵子川见了,下意识抚摸了一下枣红马的皮毛,像是对其关切又像是对其寄予希望。

    “赵子川,你想干嘛?”李玉如见到赵子川这个动作。换了一个语气问道。

    赵子川见李玉如这么大反应,笑着说道:“担心什么,我又不会骑它出去……我知道,玉如你这脾气还是没变,就是让我死,也不让我动你的马——”

    “你倒是敢——”李玉如转而俏皮道。

    “是呀,之前你可是说过的,除非你死了。否则我休想碰这马一根汗毛……”赵子川笑着道,“现在想想,原来玉如你也挺有趣的——”

    “你意思是说我现在无趣了?”李玉如又噘着嘴道。

    “现在……更有趣!哈哈——”赵子川突而笑道。

    “你——”李玉如不改以往的火辣性格。要不是照顾肚里的孩子,她早一巴掌朝赵子川脸上掴过去了。

    “哈哈,现在你不伤心了吧?虽然是在军营里,但是该开心的时候还是开开心心的为好……”赵子川继续道,原来刚才的话语赵子川都是在逗乐李玉如,让其不要为自己太担心。

    李玉如听到这里。稍稍收敛了表情,缓而说道:“好了。我自己留在这里没事,总之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

    “那是当然——”赵子川冲李玉如投去一如既往的自信笑容。“你要是觉得繁琐无事,找萧兄弟还有苏姑娘叙叙话也行,我陪菁妹和唐战兄弟出去几天就回来,等我——”

    “你一定要……”李玉如还在担心不舍道,“一定要千万千万小心——”李玉如还是放心不下,曾经是“扬州芙蓉女侠”的她,面对敌人从不屈服害怕;现在也没变,只是成为人之良妻,心中却是多了一份担心和牵挂。

    “放心等我回来!”赵子川只是简单点头说了这么一句……

    陆菁营帐门口……

    “赵子川那个大笨蛋怎么还不过来,和在汴梁时一样,这家伙总爱拖拖拉拉……”门口处,唐战陆菁等人已经等候了许久,随同的人有老九和曾经“堂英会”的十来个兄弟,现在就差赵子川了,陆菁在原地不耐烦道。

    “再等等吧,肯定又是嫂子有太多要交代。”唐战在一旁应声道。

    陆菁见了,摇了摇头叹息道:“哎,这家伙在汴梁的时候,总说什么‘对女人没兴趣’,还装成吊儿郎当的样子……现在娶妻成家,倒是天天把老婆挂成心头肉。这还好是在外打仗得以顾全内外,要是安居在汴梁,指不定这个大笨蛋成了一个整日不出门的‘深闺大窝头’——”

    军营中已经很久没见过陆菁幽默的一面,这次陆菁不经意地再次调侃起赵子川,唐战忍不住在一旁偷偷一笑……

    “来了来了——”赵子川这个时候才匆匆跑来,他身上的行装挺简单,除了战甲和乾坤二剑,也就携带了几天量的干粮。

    “是不是玉如嫂子又缠着你不放?”出发前唐战还不忘说笑一句道。

    “是啊,现在玉如怀有身孕,不照着她不行——”赵子川也是无奈说道。

    陆菁倒是没再继续开玩笑,她看着赵子川刚才从远处跑来,自己等人却是没怎么注意到,这才觉得这浓雾不是一般的小:“看样子这雾天视野影响不小,刚才赵子川你跑过来,我们都没察觉到。”

    “我也觉得,我还差点跑错了方向……”赵子川也说道,“常将军现在率军进入七岭关。肯定不敢继续向前行进,应该是在之前荣武将军的阵地处安营扎寨。”

    “那现在正是机会,常遇春将军行事用兵谨慎,不会继续向前,我们趁着大雾上七岭山一看究竟。以观军情——”陆菁正经说道。

    于是,众人没有再多做片刻停留,径直朝七岭山的方向进发而去……

    七岭关关口……

    经过一夜的迁徙,常遇春的十万大军算是顺利度过七岭关口,来到了荣武之前战败的阵地,在此安营扎寨。

    阵地前就是笼湖。也是荣武之前水军败阵的地方。这阵地的地域还真不小,能容下常遇春的十万大军安营不说,就算是有敌军此时前来突袭,也有足够的空场布阵骑战。而如今大雾弥漫遮天,水雾蒸腾的笼湖尤为明显。模糊的一点踪影不见,常遇春自然是不敢再贸然向水路布军前行……

    营帐中,常遇春正与一批手下部将商量着行军对策,因为今日突起的大雾,也是自己等人始料未及。而这些人之中,就有十日前随同荣武在这里搏战的张兴领。张兴领本就是常遇春手下的得力干将,职位左卫副使,荣武一战仅为随同出征;虽然荣武领兵失策、大败而归。但张兴领依旧是奋勇拼杀、拦截蒙元敌军无数,所以他和同样拦截有功的赵子衿一样,并未受到降职。自己则是回到常遇春帐下,继续出力应战……

    常遇春似乎是遇到了难题,向来用兵神速的他,没想到今日却是遇上了数年难得一见的大雾。军中懂得天文地理之人,也说过这雾少说也会持续七天之久,常遇春用兵又是谨慎行事。所以进入七岭关安营后,未敢轻易率军前行。

    之前荣武水军打败。常遇春也吸取了教训,不再把军队的重心放在水路上。甚至直接放弃了水军。为了保险起见,以不变应万变,常遇春宁愿牺牲行军速度,该走两侧能够随时应对突发状况的山路,虽是多了一天,但决计不会重演十天前惨败一幕。

    而今日却是大雾弥漫,遮住了笼湖前的广阔视野不说,就连山路都是看不清着落。为了安全起见,常遇春已经派出了大量侦察兵前往侦查地形,而回来的仅仅一二有余,给出的也都是不好的结果——结论就是,今日无法出兵行进……

    常遇春一直注视着桌上的地图,眼神时起时皱,看样子也是被天时的“捉弄”所焦急心头。如果坚持出兵,迷雾中很有可能遭到蒙元军队的埋伏,十万大军一旦乱阵,军心大乱、覆水难收;但是按兵不动七天之久,别说敌军暗中将自己的底细打探无疑,徐州可能增援的军队也会抵至城下,届时将会贻误战机……

    “将军,要不末将再派人去笼湖对策的蒙元阵地一探究竟吧,看看那里究竟有多少守军?”浑身是胆的张兴领这次又积极请命道。

    而常遇春这边,则是斩钉截铁地一语回绝道:“不行,深入敌营探情太危险了,而且对方军队数量不知不说,燕只吉台行事诡计多端,就算看到了笼湖对营的守军数量,说不定也只是诱饵和幌子。在这迷雾遮天兼并山路崎岖的七岭关一带,谁知道蒙元军队又会有怎样的埋伏布阵,别忘了,他们比我们要更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我们既是来犯,主动出击必遭不测,绝不可轻举妄动——”

    常遇春果真是行事谨慎、经验百足,一语便道破其计。可张兴领肯定不会坐以待毙,他知道燕只吉台巴扎多一定是猜到了自己军队的动向,之前随同荣武出征就是这样,自己这边再怎么算计,最后都落入了燕只吉台的“笼中计”,所以在张兴领看来,先发战机才有可能取胜。

    但常遇春命令在此,张兴领也不能贸然违抗。想罢,张兴领在一旁催紧道:“将军,大雾遮天,既然蒙元军队已经猜到了,他们一定也猜到了我们会在这里镇守按兵不动。要真是这样,他们必会先有所动,要是贻误战机,真的在这等候七天大雾散去,必会错过攻下徐州的良机,将军请三思!”张兴领的请求相当应急。

    常遇春虽贵为总军副将,但也不是不通情达理之人,他知道张兴领和燕只吉台由国家交手,必是经验所趋,不可不信。于是,常遇春化整为零,重新开始顺理进军之路。

    “笼湖遮天蔽日,一望不见情形,军队布阵颇难,加之之前荣武败军之迹,有扰军心,所以水路直接放弃……”常遇春一边分析一边说道,“山路两侧道路崎岖、叠暗重重,不排除有蒙元敌军深伏只可能,想从此过只有两种方法——第一是派少量部队前去探行,试图引诱地方陷阱败露;第二是全军出行,一旦有突袭之变,以军队数量强压倒之,但这样做风险也不小……我现在担心的是,万一这两种情况燕只吉台都料到并想出‘两全之策’,那该怎么办……”

    “所以末将才恳求将军,末将愿率精兵一百前去一探究竟,至对方阵营笼湖岸后,返回通报,至于是否出兵再看将军定夺——”张兴领依旧不放弃道。

    “看来只有这样了……”这回常遇春总算是松口答应了,毕竟只是一百精兵随同的话,风险不大,“不过今日大雾乃扰军之最,无论探敌结果如何,今日决不可贸然出兵前行!”

    “末将明白,探敌之后,末将必将返回!”张兴领得到了请求,随即退下整行自己的一百精兵部队……

    而此时在七岭关关口,徒步两个时辰有余的唐战、陆菁等人,终于是到了七岭山的山脚……

    和十日前陪同慕容樱一样,陆菁带着众人沿着原路山口爬上了山顶。然而这次的运气真不巧,碰上了遮天蔽日的大雾,虽然很轻松爬上了山顶,可是去却看不见山下的景物。就连常遇春部队的阵营这边,也只能看到浓雾里隐隐约约的火光罢了……

    “哎,今天这鬼天气,什么都看不见——”陆菁心中略显焦急,不经意抱怨起天气来。

    “菁儿你别着急,下面常将军军营的火光未有变动,应该和之前说的一样,常将军把军队在此安营扎寨,没有贸然行动……”唐战在一旁应声道。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赵子川此时在一旁突然发话道,“这样做虽然是保险了不少,至少不会重演荣武将军的覆辙,可是同样也会相应的贻误战机……别忘了,元帅这次给常将军的军令不同,荣武那次只是前行探测敌情,而这次常遇春将军是奉命率十万大军拿下徐州——”

    “赵子川说得没错,这是一把双刃剑——”陆菁跟上道,“要怪就要怪这突如其来的鬼天气,遮蔽了前方的视线,笼湖上面根本一点景象都看不见……好在常遇春将军这次没派水军前行,否则很有可能重演荣武的败军一幕……”

    “军师,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老九这时终于在一旁发话了。

    陆菁回头望了望随同而来的“堂英会”的兄弟,静静地想了想,随即说道:“既然大雾遮蔽了视线,那就只好靠我们自己了……老九,一会儿你带上几个弟兄,前去七岭山对面探寻一番——记住,只让你们去探寻山路的情况,千万不可下山突遇敌我军队!”

    “这个老身明白——”老九点头答应道。

    “还有——”陆菁似乎还没说完,继续提醒道,“如果在山路碰到了蒙元敌军的埋伏,千万不可轻举妄动,一定要第一时间回来向我汇报情况!”

    “知道了,我这就派弟兄几个去山路一探究竟……不过时间可能会久点,军师你们在这里可要自己小心——”老九也提醒说道。

    陆菁点了点头,让老九等人前去探寻山路,自己则是和唐战、赵子川留在原地,继续观测这里的情况……(未完待续)&lt;!--over--&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