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四十六章 落日归营
    唐战和陆菁二人请缨无果,只能沮丧回营……

    不过一路上陆菁的心情并不平静,眼光深邃的她,似乎从刚才唐战与朱元璋的对话中,看出了一些许朱元璋的行为处事,她不禁有些担忧,她感觉朱元璋是她至今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可怕的人……

    而唐战这边也不妨多让,虽然对刚才在营中朱元璋对自己的豪迈之言仍旧不忘,但唐战的心中似乎并不怎么开心和激昂,相反,唐战心里充满了更多的困惑和不安。》,他不向陆菁那么聪明,一眼看出其中的蹊跷,但是冥冥之中,唐战却能感受到什么,一种窒息兼并压迫的紧张感……

    二人朝着回营的方向走去,平时爱说爱笑的二人此时也显得较为压抑。如今已是夕阳黄昏,昏红的余晖映照着二人远去的背影,显得是那么孤独和落寞……

    唐战的心思一直没有平静,自从他入军营帐之后,和朱元璋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但每每有要事当面禀报或是接令,唐战总会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这种感觉他说不出,却是久未能忘。表面上朱元璋对自己英雄称道、大恩不言,但每每想到裕兴城时的回忆,唐战总会有着担忧和困惑……

    (回忆中)……

    裕兴城偷袭之夜,唐战单枪擒王拦住了兀罗带托多的去路……

    兀罗带托多从胸口缓缓拿出一样东西——是一把锋利的短刀,短刀在夜色的映衬下显得寒光晃晃。

    唐战对于兀罗带托多这个动作,感到有些费解。毕竟兀罗带托多自己都知道自己不是唐战的对手,还有必要做毫无用处的殊死一搏吗?唐战想了想。随后又道:“我从一开始就想好了,就算我背着父亲被世人辱骂一世的罪名。我——唐战,自己的人生选择不会改变。我会选择我自己的路,心怀天下、一心为民,誓将你们蒙元夷狄赶出中原——”说着,唐战又一次提手立枪,枪尖直指兀罗带托多。

    兀罗带托多倒是并不紧张,他一脸从容的样子,此时此刻反倒是笑着说道:“哼哼,你和你父亲还有一点很像。那就是太单纯了……你父亲当年也是为了自己的愿望,投靠本王帐下的,可是却不知道本王却是一直在利用他……今天听你说了这么多,看样子你投靠朱元璋帐下是迟早的事情了……”

    唐战缓了缓神,眼神坚定道:“是有如何?待到我投靠朱元璋帐下,随他共赴疆场,一定能将你们蒙元鞑虏驱逐我中原之地——”

    “哈哈,所以我才说你和你父亲一样太单纯了……”兀罗带托多继续笑道,“你和你父亲一样都有理想和愿望。可是却不知道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你真的以为,你投靠了朱元璋,就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愿望?”

    唐战没有立刻听明白意思,但是想着兀罗带托多今日已无逃跑余机。说的也不像是假话,于是耐心听来。

    兀罗带托多继续说道:“你和你父亲说到底都只是江湖的凡夫俗子,不懂将相权术。是明白点。就算你投靠了朱元璋帐下,朱元璋也不过和本王一样。都只会把你当成是利用的工具,就像本王当年利用你父亲一样。只不过本王和朱元璋为事的目的不同罢了……”

    “朱元璋一心为民,他所到之处百姓无不爱戴拥护,岂会是你说的那样?”唐战饭驳了一句道。

    “你果然是太单纯了……”兀罗带托多又笑着道,“不相信本王的话是吗?朱元璋之所这么做,只不过是想收拢民心,为他自己想要打造的政权垫底基础罢了。你只不过一介江湖武夫,岂懂权术之道?也罢也罢,若是你实在不信,你就等着看吧,看你随朱元璋一路下来,成事之后,他最后会怎么对你吧……不过,本王看来是没机会看到这一天了……”说着,兀罗带托多举起了手中的短刀。

    唐战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听兀罗带托多举起短刀,像是做最后的绝言道:“今日本王命已归宿,你要是想投靠朱元璋,就提着本王的人头去吧,也算是还十七年前本王与你们父子两的交情吧……”

    说完,让唐战不敢相信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兀罗带托多举起自己的短刀,经对准了自己的颈部划刀而下……

    (现实中)……

    就是这段回忆,唐战离开裕兴城,正视归编朱元璋军队后,一直都没有忘记,没有忘记兀罗带托多死前最后的遗言……

    “你怎么了,傻蛋?”沉默了许久的二人终于有了话语,陆菁见着唐战一脸踌躇的神情,不禁关心问道。说实话,入军以来,就算不打仗,每天面对的也是严肃冷峻的军练和不能自如的军规,二人很少能再有曾时的欢笑和快乐,最多的也只不过是言语不多的几句关心;有时候练兵紧张,一天甚至连句话都说不上。

    唐战摇了摇头,只是轻声说道:“没什么,只是有些难受……不是,只是有些困惑罢了……”唐战的语气也十分犹豫,在陆菁面前,他也开始变得有些遮遮掩掩,不再像从前那样直言相对。

    当然陆菁也看得出来,唐战也看得出来,二人彼此都变了……

    先锋军营帐中……

    唐战陆菁请缨出征,营帐中的练兵自然还在继续。经历十来天的训练,新入编的军队也基本融入了五绝阵法之中,作战变阵虽然还有不适,但算是能应对急时战事。加上这么多天以来,先锋军养精蓄锐得当,不但体力充沛,而且练兵干劲蒸蒸日上,若不是因军令处置半月之内不得出征,这次常遇春率十万大军兵发七岭关,唐战军队也会随同……

    夕阳余晖将军营映成一片深红。完成一天训练的士兵,都拖着疲惫的身子准备回营休息。当然也有少数士兵还有余兴加练。三五成群一团,训练聊天也好。只要没有违反军规、上级没有限令,他们都能自由行事。而在营堆一侧,李显李功手下的士兵正和萧天在一块儿,萧天和苏佳暂替了李玉如的职位后,一直都在努力适应军营中的生活和事务。而此时此刻众人围聚一起,倒并不是萧天有什么命令让其加练,而是有些新鲜事物令众人感到好奇罢了……

    果然,萧天手中拿着用木头做的奇形怪状的东西,上面搭有弓箭。看样子是萧天新做的箭弩武器。这也难怪,木匠出生的他改不了老习惯,自己又精通机关之术,闲来无事之时总爱用木头机关做些新鲜玩意儿。这次也不例外,这把弓箭似的武器形状看似奇怪,但实用似乎应得之见。

    “将军,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萧天在一旁做样子张弓搭箭,旁边一个士兵不禁问道。

    萧天微微一笑,随即说道:“这个是我新发明的武器。在连弩的基础上方便了骑战的功能。”说完,萧天手指一拨,武器如同连弩一般数十发弓箭接连而发。威力自不必说,但就其形状而言。似乎还有别的功效。

    “不就是连弩吗?虽然军中并不多见,但也见识过一些,关键是还有什么特别的吗?”又有士兵见了继续问道。

    “我都说了。这种连弩适用于骑战……”萧天缓缓低身,将连弩的一侧凹槽扣在小腿上。随后抬脚立在马栏的低侧,腿部关节用力一动。连弩受到机关响应,弓箭齐向而发,威力同样不逊。

    而在一旁观望的士兵都惊呆了,他们从来都没见过,弓弩居然还能用脚使用。而此种连弩威力不减,骑战行用起来自是方便,一旁的士兵自是开了眼界。

    “什么东西这么热闹,让我也瞧瞧——”正在这时,李显和李功二位将军从身后走来,手下士兵见状,纷纷让开。

    “李将军——”所以士兵包括萧天在内纷纷呼应道。

    “这是什么?”李功见着萧天小腿上扣住的连弩,不禁问道,“萧将军任职几日,练兵有方,如今还能闲中发明此等玩物,倒是不简单啊——”

    萧天听了,抬脚笑着回应道:“这可不是玩物,它可是很厉害的,正好适用于我军骑兵之用。若是五绝阵法骑军冲锋,更有奇效——”

    “我们两兄弟和赵子川将军一起,就是五绝阵法先锋之位,既然萧将军发明此等之物,究竟好不好用,练习实践一阵即可知道——”李显也在一旁插话道。

    “二位李将军的意思是……想要用其一试?”萧天恍而问道。

    “难道不可以吗?”李显眼神一瞟道。

    萧天微微一笑……

    唐战和陆菁回到营帐中,参谋老九第一时间迎接过来。因为请缨一事,唐战陆菁二人不在,老九自然担负起了五绝阵法练兵一事,所以第一时间老九还是向唐战和陆菁汇报了练兵的情况……

    “我知道了,今天还是辛苦你了老九……”陆菁还是像往常一样淡定回应道。

    “怎么,请缨没有成功是吗?”老九看着唐战陆菁二人略微沮丧的眼神,似乎是猜到了结果。

    “怎么说也是劝说元帅收回军令一事,难度可想而知……”陆菁坦言说道,“不过这样也好,再让新入编的军队抓紧磨合,半月说长转眼即过,谁都不知道接下去战事会有什么变故……”

    唐战收回了刚才不好的情绪,张眼望了望营中四周的情况,看见还有士兵仍未归营,其中就包括萧天、李显和李功一侧——那里现在最属热闹。

    “让他们练练,待会儿早点回应休息吧,今天晚上我和军师一起还有密谋商谈,晚炊过后,老九你也跟着过来吧……”唐战想了想,对老九吩咐道。

    “好的,将军,老身今晚便来……”老九说了一句,唐战准许后,便转身离开了。

    陆菁也望了望萧天一侧的方向,看见众士兵正观望着李显李功二位将军在骑战驰骋,时不时拍好称快,陆菁不禁轻笑道:“萧大哥还是没变,虽然成为苍龙大侠之后沉稳了不少,但在汴梁时那种带动朋友情绪干劲的……应该说是习惯吧,还是那么合群;说实话,我虽然原来也爱打爱闹,但这种本事我还真不见得比得上萧大哥……”

    “菁儿你又想起汴梁时的日子了……”唐战微微一笑,放下一天的压抑,缓和聊起家常道。

    陆菁眼神稍稍压低,随后头轻靠在唐战的肩膀上,满含着回忆和不舍说道:“虽然这些话在军营中不适合说……说真的,我想我爹娘了,当时一句不留就‘骗’了他们,跟着傻蛋你还有我哥我弟一起,北上军旅,恐怕我爹我娘不说被我气炸了,现在应该是对我思念太深了吧……我爹还好,我就怕我娘因此而生出什么病……”

    唐战想了想,用手轻轻挽了挽陆菁的肩膀,安慰着说道:“放心吧,菁儿,等战争结束了,我就和你一起辞令回家,和陆昭大哥还有小蒙,还有子川兄弟以及玉如嫂子,还有南宫慕容兄弟,还有樱妹……到时候我们带着胜果,去见家人,我还要回王家村见我的外公……当然在此之前,我们恐怕要率军南下汴梁。我们的亲人都在那,若是进军汴梁,那应该是最艰难一战……”

    “但愿我们都能顺利渡过这一劫……”陆菁稍稍闭上眼睛轻声道,这句话很轻,说得很没有底气又像是心情过于疲惫。但是冥冥之中,陆菁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陆菁一直在担心,担心接下来的战途……

    “菁儿,你后悔吗?”唐战忽而转移话题问道,“你本是陆家千金,每日过着吃喝不愁、无忧无虑的生活,现在却和我一起北上吃苦受难……”

    陆菁笑了笑,靠在唐战肩上,轻轻搂住唐战脖子闭眼说道:“我不后悔,只要跟着傻蛋你一起,我什么苦都能吃……再说了,我要不陪傻蛋你一起北上,谁来给你们出谋划策?你们早就不知道打了多少败仗——而且不陪你们一起行军,我原来勤读的兵法不都白读了,呵呵……”陆菁最后也不忘调侃一句道。

    唐战渐渐松开陆菁的手,笑了笑说道:“好了,抱抱就行了,军营中让人见了怪不好……晚上还要营中密谋,到时候可要严肃一点……”

    “我知道,该严肃的时候我什么时候没严肃过……”陆菁又笑了笑。

    “现在想去哪儿,趁着没事?”唐战又不禁问道。

    陆菁站直身子想了想,随即道:“去看看嫂子吧,她现在有孕在身,不便行动,我们这几天也没怎么和她说过话……”

    唐战点了点头,跟上道:“也对,子川兄弟练完兵,应该就直接回去照顾了,我们也去看看吧……”

    于是,唐战和陆菁一起朝赵子川、李玉如的营帐走去……

    而在萧天和众士兵这边,李显李功二位将军还在搭弓骑战……只见李显手持长刀,如疾风般驰骋而过之余,小腿上的连弩随即而动,只听得风中“嗖嗖——”几声,近十发的弓箭接连而出,不偏不倚正好击中马场一侧的箭靶靶心。

    “好——”“好——”紧跟着就是旁边欢呼喝彩的声音。

    “这样就对了,蒙元骑兵本就擅长骑术,我等正面作战本就不利……”李功在一旁停下了马,应声说道,“现在有了此等连弩,正面骑战不再行劣,五绝阵法冲锋之阵更能活用,萧将军果真是实造其物啊——”

    萧天在下面笑了笑,默而不语。但是不知不觉中,正如陆菁刚才“提起干劲”所说,萧天已经在众士心中树立了足以信任和支持的形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