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四十五章 二次请缨
    热门推荐:、 、 、 、 、 、 、

    唐战从练兵场回来,准备和陆菁一起前往主营,向朱元璋请命出征……

    “待会儿请命的时候,傻蛋你直接按我刚才告诉你的,说明情况缘由就行……”陆菁一边走着,一边向唐战提醒道,“我可能在一旁说不上话,如果朱元璋或是徐达将军有什么反应,傻蛋你自己要做好应对……”

    “放心吧,菁儿,我知道该怎么说——”唐战自信且不失冷静地回答道。虽然原来的唐战平日里傻头傻脑,但是随军出征数月之久,又见陆菁多次交际应令,一些与人交流的方法和心思唐战也渐渐学会。作为一军之统将,不光要有过人的武力,行事决断的策略甚至是心机,唐战也逐渐参透,虽然自己不一定能像陆菁那样游刃有余其间,但至少能够忖度看出他人的心思……

    稍微交流了几句,唐战和陆菁已经来到了主军营地。主军营地就是不同,不但各道门路严格把守,练兵之严整更是前所未有,时不时会看到腿快的士兵或是战马火速穿梭其间——那是探子不断传回战前信息,作为一军统帅,率领几十万起义军南征北战,朱元璋深谋远虑中从不失每一分细节的把握……

    不过今日唐战和陆菁不是来看练兵的,抱着出征请命的决心,二人大步朝元帅朱元璋的帐前方向走去》 。在守卫面前两名自己身份后,二人进营也没花费太多功夫……

    朱元璋的营帐面前,有数十余精兵侍卫在此把守,可见守卫之严谨。唐战和陆菁认出了这里。径直就想上前而去,可刚走到营帐门口的侍卫前。就被侍卫用长戟拦了下来。

    “对不起,若有要事向元帅相报。请在此等候——”侍卫直截了当道。

    唐战直了直身子,直接说道:“我乃常遇春部左三先锋军主将唐战,随同军师陆菁一起,向元帅请命要事!”

    然而,侍卫依旧一脸冰冷地回绝道:“现在营中元帅正在密谋重事,无论是谁,没有元帅命令,通通不得入内!”

    唐战可不想等太久,他再次冒着违抗军令的风险。准备强行上前。可是元帅营帐的守卫个个训练有素,看出唐战的意图后,还不等唐战上前一步,身旁十来个侍卫全部站好阵型,提出兵器以对不测。

    陆菁伸手挡在了唐战胸前,投去眼神,并轻微摇了摇头,示意唐战不要莽撞行事。唐战向来重要事情都听陆菁的,只好先忍了忍回到原地。

    旁边的侍卫也是反应迅速。唐战刚一退步,所有人迅速整齐重新站好原位,看来果真是侍卫中的精良兵卒。

    “好,我们就在这里等——”陆菁补充说了一句。

    于是。唐战和陆菁只好现在营外默默等候……

    朱元璋营帐中……

    “常将军,这次命你率十万人马,拿下徐州。有什么异议吗?”朱元璋此时正和徐达、常遇春二人商讨进攻徐州的策略,朱元璋之前向常遇春下达讨伐的任务。这次直接下令命其执行。

    “末将无异,末将必不负元帅期望。率领精兵十万,拿下徐州!”常遇春向来浑身是胆,说起话来也是毫不含糊、振振有词。

    朱元璋从自己的桌上拿起一份硕大的图纸,随即交给常遇春道:“常将军,这是我命人赶做出来的七岭关地图,基本上清晰描述了七岭关一带的地形关口,希望常将军精明用之,能吸取荣武将军败北的教训,出征勇猛不失严谨,顺利拿下徐州!”

    “谢元帅地图,末将遵命!”常遇春结果地图,与一旁的徐达点头示意后,便转身离开了营帐。

    常遇春走后,徐达悄悄凑到朱元璋身边,严肃认真道:“元帅,这样做真的妥吗?拿十万大军进攻一个小小的徐州,虽不是不可,但之前荣武败北,敌军实力还未参透**,就这样率大军进犯。北伐军总共二十五万,万一其中出些差错,岂不是震动军心、有误大局?”

    “本帅相信常遇春将军的统军能力,不管徐州是否能顺利拿下,至少不会像荣武那样惨败而归……”朱元璋似乎有着别的想法,语气中带着一丝隐含,“燕只吉台巴扎多是快硬骨头,本帅还在生前义父帐下时,曾与其多次交手,输多胜少……不过失败多次,经验渐多,加上如今的军队早已胜过往日的红巾军,与燕只吉台交手,我们有更多资本……就算拿不下徐州,相信常遇春将军也能威慑敌军,待到我方后援军队全部度过七岭关,以大军压境,谅他燕只吉台再精明,也抵挡不住……而且,就算常遇春将军主力进攻受阻,我们手上还有棋子……”

    “什么棋子?”徐达听出了最后这句语气的异常,继续提声问道。

    然而,朱元璋似乎是不想直言说出,轻轻摇了摇头,停顿了几番,借而回避说道:“没关系了,相信常遇春将军出马,燕只吉台巴扎多会吃些苦头的……”

    “元帅,常遇春部左三先锋军统将唐战、军师陆菁求见——”门口的侍卫见内部事毕,于是向朱元璋重新提道。

    朱元璋眼神一凝,似乎是应正了什么,随即说道:“让他们进来——”

    “是——”侍卫答应后,又转身出营喊应……

    营帐外,唐战、陆菁自然是和刚刚出来的常遇春碰上了面。

    常遇春也是感到好奇,因为他也清楚唐战的先锋军部被处以军令,半月之内不得随军出征,这个时候来到元帅营帐之中何事。而且唐战作为自己的部下,这次自己率领的十万大军进军徐州,唯独没有唐战的先锋军部。

    “常将军——”唐战和陆菁二人见到自己的上司,还是有礼招呼道。

    “不知道唐将军此时前来元帅营地。有何要事要报?”常遇春不经意间问道。

    唐战回答前,陆菁向唐战投去一个传神的目光。并稍稍摆了摆头,幅度轻到只有唐战一人看得到。

    唐战像是领会了陆菁的意思。微微一笑,随即回应道:“回将军,末将军部虽被处以军令,但之前七岭关一战毕竟亲临徐州敌军,并胜其末节于中。听说常将军将率十万大军进军七岭关,一来为常将军壮行,二来为元帅还有将军提供进攻七岭关的要点及敌方军况——”

    唐战没有说谎,而是借以话题,巧妙避开自己直言请命出征的决定。看来在军旅中历练一段。唐战说话和行事更有沉稳大将之风,毫不含糊,不再像是从前那样傻头傻脑。

    “是吗?看来唐将军虽暂不能亲临战场,但心系阵前军行……”常遇春也笑应道,“好,我常遇春手下,就是应该多出像唐将军这样一心为战、毫不退缩的精勇良将,待到半月后尔等军令解除,本将军自当重用唐将军!”

    “那就谢过常将军了——”唐战还是和陆菁一起有礼回道。

    常遇春满意点了点头。随后拿着朱元璋所赐地图,离开了元帅营地……

    陆菁冲唐战微微一笑,示意刚才唐战说话处理非常聪明,她也从唐战身上渐渐看到了他的变化。心中有种莫名的高兴。

    “唐将军、陆军师,元帅有请——”话说正题,刚才从营帐中汇报的侍卫这会儿出来应令道。

    唐战和陆菁互相点了点头。二话不说便上了台阶,进入了朱元璋的营帐……

    陆菁进营后。眼光几乎都望向朱元璋的一举一动,此次前行除了陪同唐战一起请命出征。陆菁还暗中决定要从朱元璋身上看出其意图本质……

    “末将唐战,随同军师一起见过元帅及徐达将军——”唐战还是先有礼行道。

    “太多拘礼就不必了,有什么要事就禀报吧……”朱元璋暂时没正眼望唐战和陆菁二人,而是把目光放在另一张七岭关的地图上,像是在分析着进攻徐州、淮北的计策。不过朱元璋的眼神时而不定,时而瞟向唐战的方向。

    唐战重新站好,直言说道:“恕末将之罪,末将此次前来,是望能率部同常遇春将军一起,出征七岭关。末将之部,本就隶属常将军,随同出征应是不争事实,还望元帅能够答应末将请命——”

    朱元璋听了,只是顿了顿,暂时还没有说任何话。

    然而,徐达这边似乎有异议,转而反问道:“唐将军出征急切之心,元帅和本将军都能理解……不过唐将军难道忘了吗?尔等军部之前因违抗军令、擅自独行,因此受以处置,半月之内不得带兵出征,难道唐将军想要知事犯事?”

    “末将并没有忘,所以末将今日才特来请命!”唐战继续义正言辞道,“虽然末将军部之前擅自行动、违反军令,但救援荣武军队一战胜之有三,对其敌军而言了解一段;况且末将为出征七岭关徐州一战,已然在前做了精密布置,如若不是筠城之战损耗部队精力,之前荣武出征七岭关口,我等军部理应随队同行——”

    唐战说完,朱元璋依旧是没有任何反应,还在低头看着七岭关口的地图,然后时不时抬头瞟一眼唐战和陆菁的方向。

    徐达在一旁继续反驳道:“本将军知道,筠城一战你们先锋军功不可没,七岭关一战荣武败退,你们虽违抗军令,但出击营救回军得当……可军令不得擅自更改,你们先锋军部请功再大,过即则过,受以军令处置,必须执行——此次出征七岭关,常遇春将军已率十万大军行进七岭关,准备一举拿下徐州。你们执行完了半月军令,回归常遇春部即可,而非随队出征——”徐达的口气也很坚决。

    “可是燕只吉台巴扎多诡计多端,若是轻视,必遭重创——”唐战毫不避讳说道,“我等之前与其交手,胜负有加,对其相甚了解。我等军部随常将军一道同行,必会行中参考,对峙即更章法得当——”

    “你的意思是。常遇春将军的统军能力,还不及你们小小的一个先锋军部?”徐达见唐战说话有些“猖狂”。随即厉声反问道。

    “末将不是这个意思,末将的意思是……”唐战也觉刚才自己的话语有些过头。立刻回缓想要解释道。

    “好了——”然而这时,静默已久的朱元璋终于在一旁发话道。

    元帅一发话,徐达和唐战同时停止了话语,齐向朱元璋的方向望去。

    朱元璋缓缓走到唐战身边,过程中唐战不禁感受到,朱元璋全身而发的君主统领之气。

    朱元璋用深刻的眼神望着唐战,随即认真道:“唐家后人有破敌必胜决心,朱某为之高兴……想当初,朱某的性命正是得意唐门世家弟子所救;能入郭义父红巾军帐下。唐家弟子也是有助相功;五绝阵法、北伐之计,唐家弟子功不可没……可以说没有唐家子弟,就没有我朱元璋的今天。而今唐家后人乃我朱元璋帐下猛将,此乃生死至交之缘,我朱元璋出生明教,也知江湖子弟侠义救世之心,唐将军今日有如此决心,也是我军之荣幸——”

    唐战还不知道朱元璋想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听着。而陆菁的眼神则是有些变化。她似乎是莫名涌现出一丝紧张,望着朱元璋的眼神也是起伏不定……

    朱元璋继续说道:“当日唐家弟子多次助我,却是来不及感谢和相交,但是今天……”

    朱元璋换了一个方向。似乎是要命令什么。

    “来人,上酒!”朱元璋冲门外的侍卫喊道,此时此刻。朱元璋竟要拿酒作事。

    不多一会儿,一个侍卫端着一壶酒和两只酒杯走了进来。看来朱元璋是要与唐战以酒相邀。

    朱元璋亲自倒上了酒杯,随即对唐战道:“唐家弟子乃天下救世之英雄。我朱某生来愿结交天下豪杰——今日唐家后人乃我帐下良将,此生必是缘分,我朱某愿敬这杯酒,一来感谢往日之恩情,二来结交新生之后人……虽然尔为唐天辉之子,尔之父亲生前犯过其事,但有济世救民之心,即为天下之英雄——来,我朱某愿于唐家英雄以酒为敬!”看样子,朱元璋转移了之前的话题,是要和唐战饮酒相邀。

    然而,关键时刻唐战还是有着克制很冷静,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干脆说道:“元帅,现在军营兵事在身,按令不得饮酒——”

    朱元璋听了,微微一笑,放下了刚想拿起酒杯的手,随即大声道:“好,唐家后人果然英雄气概,为人行事严于律己——来人,把酒退下!”

    于是侍卫又把端来的酒退了下去。

    朱元璋转头又继续道:“既然唐将军如此在乎军令,相信这次也不另外才对……唐将军之前违抗军令,按令半月不得出征,既是英雄,又是一军之主,就得在众军面前信而做到!不过唐将军你放心,我朱元璋一直把你当成是英雄之将,尔将来必成大器——你在我手下,我不会待你如草芥,我朱元璋发誓,必会给唐将军以天下英雄之归命!”

    朱元璋说得义正豪迈,虽然唐战听了心中澎湃沸腾一阵,但冥冥之中似乎感到一丝的疑惑和不适,却说不上是为什么……

    陆菁在后面的表情更为紧张,此次前来请命,从朱元璋的身上,陆菁似乎是找到了一些她想要的答案……

    朱元璋在同一时刻,看了看唐战身后的陆菁,眼神稍稍一变……

    沉默了许久,唐战终于发话道:“元帅,末将明白,此次七岭关一行,末将愿接受军令处置,半月内不发兵出征,好好养精蓄锐,以待军命——”

    朱元璋算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末将先行告退了——”唐战的表情始终不变,回首行礼道,随后便准备和陆菁一起离开。

    陆菁在身后微微点了点头——陆菁也觉得唐战的做法是正确的……而这个细节,又让朱元璋注意到了……

    于是,唐战和陆菁离开了朱元璋的营帐……

    “朱元璋,他是个可怕的人……”陆菁离开了营帐,心中默默道……

    “军师陆菁是吗?她可不是简单的普通女子……”朱元璋想起刚才的一幕,对一言未发的陆菁倒是起了几分疑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