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四十三章 一战为敌
    “菁儿,来了”营地这边,笼湖岸边正在布防,唐战似乎是发现了军情,及时跑来汇报道,“荣武将军的船队,从笼湖这边看见了……看样子他们是遭到了伏击,损失惨重……”

    陆菁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她静望着湖岸边的驻防好一会儿,随即对赵子衿道:“子衿大哥,你手下的部队现在情况如何?”

    赵子衿略带叹息地摇了摇头,无奈说道:“没办法,我们手上只有五百人马,兵器数量凑合的过去……加上刚才从蒙元军队缴来的兵器,驻防所用的箭矢大概几千,如果对方水军真的强行登陆,我们不一定挡得住……”

    “人数不够,就只能虚张声势骗骗他们了,现在的首要目标是要救下荣武将军的主力部队……”陆菁自言自语分析道,“可是燕只吉台巴扎多老谋深算经验百出,他会这么容易上当吗?”

    “那现在该怎么办?”唐战听到这里,也显得无比的焦急。

    “我在想……”陆菁想要说什么,不过身边的情况却是让她戛然而止。

    “军师,我这边也搞定了”在陆菁的一侧,刚刚一人抵挡百夫的慕容樱也回来了,巾帼女将奋勇杀敌,虽然身上受了点外伤,不过慕容樱一点也不在乎,一路南征北战饱经风霜,她早就不是原来汴梁那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了。

    “慕容姑娘你回来了”唐战见慕容樱“浴血归来”,也关心地搭上一句道。

    “怎么样,张越兴是不是命令他的手下缴械投降了?”陆菁趁着局势,赶紧问道。

    “嗯,那家伙就是个胆小鬼,威慑两句就把他吓住了……”慕容樱笑着道。“放心吧,我们这边的敌军都解决了,现在问题就是如何救下荣武将军的主力部队……”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来威慑一下燕只吉台本人好了……”陆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一笑……

    笼湖之上。炮火声不断,荣武的水军一路败北而逃,为救己方七岭关后营,全速折返,无暇回击蒙元水军;而蒙元水军这边自然是紧咬不放,按照之前的计划,他们在笼湖处追击荣武水军,待到彻兀台和张越兴拿下荣武军队后营。再来个里应外合……

    荣武的水军阵营已经燃起了大火,一路折返逃回的路上,全是荣武船只的残骸和漂浮在水面上的军队尸体。一发又一发炮弹从背后突袭而来,炮火声伴着数丈之高的水浪,船体摇摇欲坠部队军心涣散军队无暇回击,现在荣武只能祈祷,自己带着残部至少能够安全回岸……

    “不好了,将军”就在荣武的水军快要到达笼湖岸边,旁边的侍卫像是发现了自己营地的情况,及时过来汇报道。“将军,我们的营地着火了”

    因为船体不断遭受炮火摧残,船只摇晃剧烈。一路折返时,荣武就没怎么抬头。如今侍卫汇报此况,荣武急忙抬头眺望湖对岸自己的营地,果真如其所说,自己的营帐已经燃起了大火那是彻兀台和张越兴偷袭营地时燃起的火。

    “完了,全部完了……”荣武还不知道岸边的情况,以为蒙元军队已经成功包抄,拿下了赵子衿所驻守的营地,不禁灰心绝望道。接下来就是等待蒙元水陆两军的夹击。然后自己的军队全部葬身在这迷雾重重的笼湖之上。

    “将军,让我带领一千勇士。和他们拼了”张兴领一身是胆,自勇请命道。“包抄后方我营的蒙元敌军不会太多,现在集中兵力清缴后营敌军,兴许还有机会”

    “没办法了……”荣武两手攒了攒拳头,咬牙说道,“传令下去,水军各部严整以待,准备进攻湖岸大本营”

    “末将遵命”张兴领也早已报了视死如归之心,聚足精力准备和岸上的蒙元士兵决一死战……

    “将军,不用了”这个时候,另一个亲信侍卫急忙跑过来说道,“将军你看,岸边布防的军队是我们的人,站在最前面的是赵子衿赵将军”

    “你说什么?”荣武听到这里,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边,即刻站起身道,“是真的吗?”

    “是真的,就在湖岸营地处,赵将军还和我们发了旗语,示意我们迅速靠岸”侍卫继续说道。

    荣武听完,整个人急忙起身跑至甲板边,站在船头处望着湖对岸的情况果然,透过前方的薄雾,自己营帐着火的方向,赵子衿已经命剩余部队严整布防,一来以待自己水军的归来,二来准备回击蒙元追击来的水军部队。

    “快,命令所有部队,加速往岸边驶去”荣武扯着嗓子急喊道,现在对他来说,这是唯一保存部队主力的机会。

    命令既下,荣武的船队即刻扬帆加速,朝着笼湖岸边自己的营地前进……

    而在蒙元水军阵地这边,本以为按原计划追击的燕只吉台部,却是发现了一丝不对。

    “奇怪,他们居然加速回返了?”燕只吉台巴扎多看着前方败北的荣武船队,略显疑惑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不是同样拼命逃跑吗?”旁边的一个亲信将领疑问道。

    “不,这个距离他们应该能够看见,营地着火的情况,如果说彻兀台将军和张将军成功的话……”燕只吉台巴扎多自言道。

    “难道说……他们两个失败了?”李乘生似乎是猜到了什么,跟上一句道。

    “说不定……”燕只吉台似乎是在担心什么,眼神忽而变得飘忽不定……

    “报”这个时候,一个探子士兵突然跑了回来,似乎有要事向燕只吉台巴扎多汇报。

    “怎么了,有什么战况吗?”燕只吉台见这个时候竟有探子沿水路而来,于是不禁问道。

    探子跪在燕只吉台面前,如实说道:“张越兴将军负伤回来了”

    “张越兴将军?”燕只吉台听了。皱起眉头道,“他不是和彻兀台将军一起突袭后营去了吗,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回来?”

    探子继续说道:“大人。张越兴将军是被敌军给释放的他们在七岭关后营的偷袭失败了,两千兵马损失。现在张越兴将军和几个败兵被敌军从水路遣送回来,敌军的将领似乎还给大人您送了一份赠礼……”

    “赠礼?”燕只吉台巴扎多又是心生疑惑,现在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太多,因为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人能看穿自己的计谋,并将计就计生吃了自己的两千兵马。

    “荣武用兵刚愎自用,不可能想得这么深,做得这么恰到时机,我想一定是有人在背后帮助荣武。而且这个人一定不简单……”李乘生在燕只吉台身后不经意道。

    “传令,带败将张越兴前来见我”燕只吉台表情随之一变,冷言命令道,“还有,命令水军停止追击,全军在这里待命,等候下令”

    “是,大人”探子应声后,随即退了下去。

    就这样,燕只吉台巴扎多暂时停止了追击荣武的水军残部……

    笼湖岸边。荣武军营阵地……

    荣武的水军总算拼命逃反回来,但是等水军上了岸,早已是损失惨重。船只大部破损不说,部队人数更是锐减。不过好在燕只吉台巴扎多没有继续追击,得意让荣武军队有了喘息机会……

    荣武上岸后,没有立刻放松警惕,而是和赵子衿一起趁势布防笼湖岸,随时应对燕只吉台庞大的水军部队。就算蒙元军队人数压倒,但荣武绝咽不下这口气,就算败北也要在湖岸痛击燕只吉台一次。

    而赵子衿这边,和荣武大概叙述了刚才营地发生的状况。而荣武自自己深入敌军圈套便知,陆菁等人的先见之明。如今自己也无脸再仗着所谓的“军威”,对陆菁唐战等人指三道四。反倒是愿意听从陆菁等人的意见……

    “荣武将军和主力平安归来就好,之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陆菁走到荣武身边,平息地说道,“但是现在开始,绝不能再出一点差错,否则燕只吉台的部队强行登陆,我们这点人根本就挡不住”

    “是,如今部队军心涣散,陆军师说什么我们都听……”荣武此时也只好沉住气隐忍道。

    “如果燕只吉台强行登陆,我们也只能撤军了。现在部队人数锐减,从七岭关狭口撤退反倒是容易了……”唐战透过己方战损的燃着船只,望着对面蒙元水军阵地的情况,又似疑惑道,“不过燕只吉台巴扎多好像没有率军行进,所有的水军停止待命,这是为什么?”

    “看来是我的计策成功拖住他了……”陆菁笑了笑说道。

    “什么计策?”唐战继续问道。

    “刚才我把张越兴遣送了回去,还赠于一份礼物……”陆菁继续道,“希望能暂时拖住他,但我就怕这也拖不住……”

    正在焦虑间,七岭关营地的后方突然传出了不小的震动……

    “嗯?”一向敏锐的唐战似乎是察觉到了,最先提道,“后方好像有什么动静……”

    “真的耶……”慕容樱也跟上道,“好像是军队的声音……从七岭关口的方向过来,难道说是……”

    “援军?”陆菁跟上喜出望外道,“太好了,是我们的援军过来了……可是,我们没有下令和接令,究竟是谁的援军过来了?”

    正如唐战慕容樱所说,在七岭关关口的背后,随着马蹄声的愈加强烈,无数的火把练成一片,蜂拥而朝七岭关口而来他们猜的没有错,是自己的援军过来了。

    “飞骑赵子川杀到”一马当先的将领,唐战陆菁再熟悉不过,每次打仗冲锋的声音,来者不是赵子川又是谁?

    “是三弟”赵子衿听到了赵子川的声音,也兴奋道。

    “是我们的军队,子川兄弟来了”唐战也高兴喊道。

    “赵子川这个大笨蛋,平时无头无脑,这回虽然没得军令出行,但来的恰到好处……”陆菁在一旁也苦中偷笑道……

    浩浩荡荡的一万精兵随同赵子川前来七岭关救援。不只是赵子川,就连左右两翼的南宫俊和慕容飞两位将军也随同前来。看来这一次救援,唐战的先锋军部动用了全部的骑军。

    “哥”慕容樱见到自己的哥哥慕容飞也前来救援。兴奋地冲上喊道。

    “樱妹太好了,你没事就好……”慕容飞见到自己的妹妹平安无事。心中的落石也算安定了。不过看见慕容樱身上受了点伤,便知慕容樱肯定在这里动过兵器与人搏斗,心中不免有些担忧。

    “子川兄弟,你们怎么会派援兵过来,知道我们在这里受困?”唐战意外得喜道。

    “是慕容兄啦……”赵子川见暂无战事,索性下马说道,“慕容兄见樱妹一天不归,心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后来我们想老九打听到你们的下落。又听前方探子来报说笼湖这边发生了炮响,一定是水军在交锋。我们不放心,所以就派一万精兵前来救援……当然,这么做没有得到上级批准,事后我们军部要遭到处分就是了……”

    “不过你们来的真是及时,这下就算燕只吉台强行登陆与我军交战,我们也有资本和他们硬拼了……”陆菁回头望着湖岸笑道,“如果蒙元军队敢贸然进犯,我也不会让他们有好果子吃……”

    “嗯,我们一起出击。就算他号称有水军十万,我们也不怕”唐战也振奋起来鼓劲说道。

    荣武看见唐战军部上下团结一心,不禁在一旁苦笑几番……

    蒙元水军船部……

    “大人。张越兴将军已经带到”侍卫将败将张越兴押上后,对燕只吉台巴扎多汇报道。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燕只吉台先是吩咐了侍卫一句,随后回头望着张越兴,慢慢走下台阶,冷冷笑了几句,随后用冰冷的口气问道,“怎么,张将军一个人回来了。没带几多兵马,倒是带了一个敌军的赠礼?”

    张越兴在一旁瑟瑟发抖。甚至都不敢望燕只吉台巴扎多一眼他知道,自己吃了败仗。不但没有完成计划,还葬送了两千蒙元兵马,燕只吉台不会饶了他。

    “把赠礼拿上来”台阶上的一个将领大声发话道。

    一个士兵将陆菁给予的赠礼呈上,东西使用一个精致的锦盒所装。锦盒不大,但倒是有几分重量。

    众将士缓缓将锦盒打开……突然,即是闪电一瞬,在场所见将领全部吓了一跳,有的甚至差点吓倒在地。

    “咚”锦盒被人害怕得放手跌落倒地,有鲜血从里面缓缓流出,锦盒里面装着的竟是彻兀台将军的人头。

    很显然,这份“赠礼”是陆菁给燕只吉台巴扎多的威慑,也是回赠的战书。燕只吉台知道后,整个人都快气炸了。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冷冷地望着张越兴,低声狰狞道:“说吧,那些帮助荣武家伙的底细……”

    张越兴颤颤巍巍地将自己和彻兀台将军今晚的行动经历描述了一番,随后补充道:“那……那是个女娃娃,年纪不大,心……心计却颇深……她叫陆菁,是常遇春部……左三先锋军的……军师……先锋军的统将是唐战,是……唐家后人,末将的肩膀,就是被……唐家霸王枪给……”

    说到这里,燕只吉台巴扎多望了望张越兴肩上的伤,随即冷笑着道:“还有什么要汇报的吗?”

    “没……没有了……”张越兴颤抖地回答道。

    “哼哼……”燕只吉台冷笑了几句,随即转过身,缓缓走上台阶,忽而大声道,“拖下去,斩了”

    “大人大人饶命啊”张越兴听到这里,整个人惊慌失措地大喊道。然而两旁的押送士兵却是压得很死,张越兴拼命挣扎也是挣脱不开。

    “大人大人饶命啊……大人……”张越兴被一路拖走,尽管竭尽全力在呼喊,却是临死前无用。

    紧跟着就是船舱外大刀斩首的声音,张越兴身首异处……

    “大人,又有探子回来汇报,荣武营帐那边,七岭关关口有众多的部队前来增援……”李乘生收到了另外探子的消息,及时回来汇报道,“据探子分析,应该是敌军常遇春部的左三先锋军,看来今晚我军不能贸然登陆追击了……”

    “又是左三先锋军……”燕只吉台半天没有从气头中回过神,他带着怒气的眼神狰狞了许久,随即缓缓冷言道,“先锋军统将唐战,军师陆菁……看样子,我们就从这里开始了……”

    兵事即变,燕只吉台巴扎多今晚最终放弃了水军追击,率军遣返回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