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反捕之计
    “你们几个在营外候着,等我出来,随时做好狙击敌方水军的准备——”张越兴冲手下的士兵命令道,随后自己一人便朝中心营帐处走去……

    被突袭的荣武营地到处都是火烧狼藉一片,不过营中似乎死去的尸体并不多,看样子彻兀台第一队人马偷袭时,并未遭到太多反抗。如今攻入敌营还未收编军队,张越兴和彻兀台手下的士兵都站在一块儿……

    “彻兀台将军威慑么会在营帐中等候张将军?”张越兴手下的一个士兵突然冲站在身边的彻兀台手下士兵问道。

    然而那个士兵似乎是一脸严肃的神情,并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样子就好像是和之前计划狙击水军一样,聚精会神地望着笼湖一侧。

    既然彻兀台的手下没有搭话,该士兵便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而是静静等候张越兴待会儿可能的命令……

    “奇怪了,彻兀台将军为什么要我去营帐见他,就他那个性格……”张越兴往营帐中走去,心中不免有些疑惑。但看着既然拿下了敌军阵营,心想荣武的部队溃不成军、惨败而走,不可能有回击余力,便没有再多想下去……

    “彻兀台将军,你在里面是吗?”张越兴在帐外先是问话道,可是营帐中并没有任何的回应。

    营帐中的灯火并不算太亮堂,不过隐隐约约透过帐外能够看见彻兀台的影子。张越兴知道彻兀台不爱把人放在眼里,索性自己徒步走进去一看究竟。

    “末将进来了——”张越兴又说了一句,随后自己便拉开了帐门。抬头一见,彻兀台正身披铠甲,正面站在自己的跟前。

    “真是的,在这里为什么不回话?”张越兴见到了本人。随即上前贺喜道,“真是贺喜彻兀台将军了,顺利拿下敌营。待会儿在燕只吉台大人面前,我一定会替你提功!”

    然而让人奇怪的是。彻兀台像一个木头人一样硬生生地站在张越兴面前,无论张越兴问他什么话,他都没有反应,这种情形太反常了。

    张越兴似乎也是看出来了,他表情不禁有些惊异,随后斗胆上前走了几步,然后拍了拍彻兀台的肩膀问道:“喂,彻兀台将军……”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差点没把张越兴给吓死。只见彻兀台摇晃了几下,随后直接一头栽到地上倒了下来,完全没有反应——原来彻兀台早已毙命,倒地后尸体的铠甲渗出了不少的鲜血,看样子是刚死不久。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天生胆小的张越兴见了,害怕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惊慌失措地大喊道,“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营帐中只有他一人和彻兀台的尸体,自己的士兵此时还在帐外等候命令……

    营帐之外。所有的蒙元士兵全都和之前一样,站立等候上级的命令……

    而就在同一时刻,蒙元士兵间有了动静……突然。之前彻兀台手下的士兵忽而有所行动,只见他们眼神恍而一变,从腰间迅速别出小刀,干脆利落地朝身旁张越兴的手下割喉而去。只是一阵惨叫,张越兴手下的士兵纷纷毙命倒地而去。

    “啊——”“啊——”“啊……”一个又一个的蒙元士兵被偷袭,而且倒下的全都是张越兴的手下,张越兴手下的士兵做梦也不会想到,彻兀台手下的士兵竟会窝里反。

    一个又一个的士兵倒下,张越兴的手下总算是有些察觉。不过现在有些晚了,大部分的士兵被偷袭。剩下活着的,只不过是零零散散没有组织的杂乱部队罢了……

    帐外的惨叫声。营帐中的张越兴自然也是听到了。他马上回过神,从彻兀台尸体旁站了起来,拔出了身上的苗刀。他很清楚,彻兀台手下的部队一定是出事了,否则彻兀台将军不会遭人暗算。

    于是,张越兴想要壮胆走出帐外查看情况,然而刚一到帐帘门口,一道金光自门外突袭而来。张越兴似有反应,立刻从门口处侧身躲过,果然接下一刻,一支精致梨花枪的枪头疾驰而过,自帐门外穿梭二进,紧跟着一个骁勇之将飞身而至,手持梨花枪飞入营帐,站在了张越兴的面前。

    “你……究竟是何人?”张越兴依旧是提刀惊魂稳定道。

    “左三先锋军将唐战!”来者果然是唐战,只见唐战身披战甲、手持梨花枪,毅然站在张越兴面前。

    “你是朱元璋的人——”张越兴似乎是明白了,自己和彻兀台的部队中了唐战军队的陷阱,刚才溃不成军只不过是欺骗自己等人的假象,“彻兀台将军都死了,这么说来营帐外的那些士兵……”

    唐战微微一笑……

    营帐外顿时杀开了天,刚才的那些彻兀台手下全部卸下了蒙元士兵的伪装,露出了本来的装扮——果然,这些都是事先设计埋伏好的赵子衿的部队,拿下彻兀台后,所有士兵全部换成了彻兀台手下的打扮,用计等候张越兴前来……

    “杀——”赵子衿突然从人群中令声喊出,埋伏在营里的所有士兵全部奋起而击,刚才还人数不多的荣武营帐,一下子冒出了军整无瑕的部队。虽然只有五百余人,但偷袭拿下彻兀台军队后本就已是士气大振,现在又用计扰乱了张越兴的部队了,即使张越兴手下有一千人马也不足为惧。

    果然,张越兴手下的士兵此时已是抱头乱窜,连反抗的士气都没有,加上被偷袭致死的那些士兵,张越兴的部队现在可以说是部队散乱、毫无抵抗之力……

    “呀——”就在张越兴的部队准备远路返逃,夜空中一道寒光闪过,一把红缨枪不偏不倚地刺穿了最前方逃跑的士兵胸口。紧跟着就是一个身着银白战甲的身影飞驰而过,顺势拔出了红缨枪,毅然决然地只身挡在准备逃跑的蒙元士兵面前。

    拦路的是个女将,自然不多说。此人便是随同唐战、陆菁一起前来的慕容樱。埋伏之计果然是陆菁先前之策,先锋军加入战斗,慕容樱自然是当仁不让。英勇先入,彰显出巾帼英雄的风采。

    而逃跑的蒙元士兵一见拦路的是个女人。自然是不太害怕,仗着人多索性拔出苗刀准备一拥而上。

    慕容樱眼神一定,看准如同野狼一般冲上来的敌军,双手红缨枪紧握,准备以一人之力硬拼之。

    “杀了她——”一个蒙元士兵丝毫不惧,见只有慕容樱一人,提刀指着说道。

    “杀——”果然,身后的蒙元士兵一起朝慕容樱冲了上去。

    慕容樱脚下一动……既是一瞬。慕容樱提枪飞身一脚,灵动出招,一脚点在了最前方蒙元士兵的胸前。该士兵还没准备好,被慕容樱一脚击中,整个人飞出了老远,惨叫一声后,还将身后准备冲上的人群撞倒在地。

    慕容樱的脚力确实惊人,之前在汴梁城对付南宫家的败类时,唐战也是见识过的。如今到了战场,慕容樱丝毫不失血色。一副凛然巾帼女将的神威愣是让面前近百人的蒙元士兵不敢靠近半步。

    果然,仅仅只是一招,就将猛扑的蒙元士兵给震住了。但是蒙元士兵这么多人。被一个女娃娃一招打得抬不起头,不说保命,面子上也过不去。

    “怕什么啊,继续上啊——”果然,士兵头子更是发疯了喊道。

    “啊——”所有的蒙元士兵这一次摆好阵势,齐势挥刀便朝慕容樱头顶而去。

    慕容樱镇定自若,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刀阵”,慕容樱不退反进。只见慕容樱划步低身而朝蒙元士兵众人的下盘而去,手中梨花枪向上一顶。枪杆正好挡下了所有刀锋。没完,慕容樱一手撑地。一手撑杆,两脚腾空横扫而去。迅雷般的脚法,回堂一扫,众士兵毫无防备,腿脚处传来一阵痛麻,随后苦叫着倒地而去。

    慕容樱看准时机,起身重新提枪,随即一式“惊魂枪”,聚足力道的枪杆正面而朝众士兵胸前的铠甲扫去,惨叫一声后,十几个士兵被一招击退数丈,紧跟着“惊魂枪”一式寒光梭形而过,血光带着寒光四溅,慕容樱的红缨枪直接将面前的几个士兵串成了串,这几人干脆利落地死在了慕容樱的枪下,面孔狰狞……

    营帐中,唐战这边当然也不会放过张越兴……

    唐战举起梨花枪便朝张越兴额头而去,张越兴没有什么身手,侧身躲开便是发疯一般地逃窜而去。唐战知道此人没有什么斤两,便没打算直取他的性命。

    张越兴还在四处逃窜,唐战暂时没有出招,只是在一旁静静地观望……忽地,就是抓住时机一刻,唐战举枪出招,“夺命索魂枪”伴着金光闪过,带着窒息的压迫,闪电一般便朝张越兴身前直刺而去。

    张越兴眼见着枪头刺来,知道躲闪不开,整个人都吓懵了,丢下了手中的苗刀一动不动。

    不过唐战没有打算即刻取他的性命,梨花枪直穿张越兴的肩头,鲜血四溅,张越兴的肩膀当场被刺成重伤,痛苦嚎叫着倒了下来。

    唐战见状,收回了梨花枪,随即用力一脚将倒地的张越兴踢出帐外。

    “啊——”张越兴惨叫一声,整个人直接横飞出了营帐外,重重倒在营帐外的土灰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而在帐外,到处都是倒下的蒙元士兵的尸体——看样子赵子衿的部队胜利板上钉钉……张越兴抬头望着自己溃不成军的部队,整个人都绝望了。

    此时,唐战也从营帐中走了出来,不过他并不打算取了张越兴的性命,而是一脸严肃地走了下来。

    张越兴不知道接下来这些人会拿自己怎样,时不时抬头望着周围赵子衿手下众士兵的神情……稍过一刻,从人群中的拐角处,一个身附众士兵护卫的女将缓缓走到了张越兴的跟前。张越兴见着该女子眼神不凡,似有统帅之才,吓得不敢正面相视。

    唐战见了,收起梨花枪道:“菁儿,成功擒拿敌军另将,请求发落!”

    果然,该女子便是先锋军的军师陆菁。只见陆菁还是和往常一样,镇定自若的神情。不错,今晚的一切计谋,全是陆菁策划,他早就料到了燕只吉台会派兵包抄荣武军队后营,以便与追击水军里应外合。索性陆菁将计就计,来了个反捕之计,静待而捕之。

    张越兴也像是看明白了,陆菁才是整个军队的核心,现在她站在自己跟前,想要取自己的性命只是一个命令。

    陆菁见到张越兴贪生怕死的样子,嘴角微微一笑,随即说道:“你放心,只要乖乖回答我的问题,我会放你一条生路——”

    “什……什么问题?”张越兴整个人都害怕得发抖起来,随即趴在地上请求道,“只要能让我活命,什么问题我……都会说……”

    陆菁笑了笑,索性问道:“那好吧,我问你,是不是燕只吉台巴扎多派你们偷袭我军后营的……”

    “是……是……是的——”张越兴不等陆菁问完,立刻慌张回答道。

    “我还没问完呢,你急什么?”陆菁继续问道,“我再问你,燕只吉台巴扎多今晚的计划究竟是什么,现在笼湖之上的水战局势如何?”

    张越兴继续说道:“燕只吉台大人……他今晚用计在笼湖上设伏,以‘空船之计’引诱荣武军队上钩,然……然后企图一举歼灭……我和彻兀台将军率骑部偷袭荣武军队后营,准备在笼湖岸来个里应外合,断了荣武水军的……后路……”

    陆菁听到这里,摇头叹息道:“哎,没想到燕只吉台居然如此贪心,竟想吃掉荣武整只军队……”

    “现……现在你们可以放我了吗?”张越兴依旧是害怕地发抖道。

    陆菁望了望周围营帐中的战势,见到大部分的蒙元士兵全被制住,慕容樱那边也以一当百拦住了敌军的退路,陆菁索性说道:“等着吧,等你的手下全部投降后……”

    张越兴像是听明白了,立刻颤抖地点头道:“将……将军,小人这就告知手下……告知他们缴械投降……”

    “看来你也挺聪明嘛……”陆菁笑着点了点头。

    于是,张越兴紧忙起身吩咐自己的手下而去……

    赵子衿似乎是有些不放心,走到陆菁身边,悄声问道:“菁妹,这样真的好吗,放虎归山……”

    “他若真是只虎,不会吓得跟老鼠一样,而且我还要他帮我做一件事……”陆菁应声道。

    “做什么事情?”赵子衿继续问道。

    “要他替我给燕只吉台巴扎多送个‘礼物’,他竟敢直接向你们发战书,我们也总得回敬点什么吧……”陆菁忽而神秘道。

    唐战这边完事后,也跑到了陆菁身边,正经询问道:“菁儿,现在该怎么办?”

    “荣武将军那边,水军肯定遭到了伏击,刚才笼湖的炮火声就一直没有停息……”陆菁回头望了望笼湖岸,随即道,“马上调遣军队,在笼湖岸做好防备,随时迎接荣武将军归营,同时准备回击燕只吉台的水军追击——”

    “知道了,这件事交给我就行了!”作为营中统将的赵子衿答应一声,即刻回身去准备自己的仅存部队……

    燕只吉台巴扎多本是算好计策,派彻兀台和张越兴二人偷袭后营,以求里应外合。谁知陆菁今晚略施一计,仅用五百人马生吃燕只吉台两千军队。今晚之后,恐怕燕只吉台会把陆菁当成自己的肉中刺,不敢再轻视朱元璋军队……(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江湖博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