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四十一章 深入陷阱 下
    |-&gt;第五百四十一章深入陷阱下

    “轰——”又是炮火声响起,激起十丈余高的水花。只是这一次发炮的不再是荣武的军队,而是蒙元的军队——而且炮火发出的方向,竟是刚才被荣武军队摧成一片火海的蒙元水军阵地……

    “轰——”这发炮弹不偏不倚,正好击中了荣武掉头船只的船尾,船体受到巨大冲击,剧烈摇晃一阵,就连荣武本人也没有做好防备,一头栽倒了桅杆上。

    “将军——”“将军——”周围的人见状,立刻上前关心情况。

    “这发炮弹哪里来的?”荣武也是半天没有清醒过来,面对刚才突如其来的偷袭,荣武及自己的军队丝毫没有防备。

    其他人也是一样,看着已经开始着火的船尾,众人立刻吩咐着手下士兵灭火。

    可当众将纷纷望向刚才炮弹飞来的方向,所有人的脸上浮现出惊悚和失神的表情——只见船尾身后的火海一片,就在刚才将蒙元船队炸成一片“火池”的阵地,前排被炸毁的船只纷纷下沉散开,紧跟在火海之后的,竟然是俨然整齐的蒙元庞大水师。这一次不再像是刚才的炸毁空船,笼湖上的迷雾被火焰驱散,众人看得很清楚,船上站满了全副武装的蒙元水军——这一次是真的敌军潜伏,不是空船。

    “怎……怎么会这样?”荣武还处在惊慌神色中,可是不等他回过身,夜空中流星驶过,又是一发炮弹打在了折返船只的狭缝间,将两只战船炸成两道,处在船板边缘的士兵甚至掉到了海里。

    “啊——啊——啊……”紧跟着就是荣武军队士兵的惨叫——蒙元水军的反击没完,一发又一发炮弹向着荣武军队折返的船尾而来,就像刚才荣武下令轰炸蒙元水军的空船一样。同样数量的火炮源源不断而来,夜空中的闪光一片接一片,流星火雨翻然而下。这次轮到荣武的军队被围困在火海中……

    “快救火——快救火……”“啊——啊……”“不要乱,保持好阵型——”荣武的水军一下子乱成了一团。本是井而有序的万来水军,一下成了火海中的一片乱麻。

    而且更没辙的在于,刚才正面突袭蒙元的阵地,荣武的军队是阵型严整;如今挥师折返,船队的阵型头尾相换,布阵打成散乱,进退两难。蒙元的水军在船后狂轰滥炸,荣武的军队施展不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如同麻绳一样揪成一团,若不及时想出对策,荣武的军队将会全军覆没在汪洋火海之中……

    而在蒙元水军阵地这边,燕只吉台巴扎多和李乘生,正观望着眼前荣武军队在火海中狼狈不堪的场景。不用多想,次计正是燕只吉台和李乘生共同谋划,就等荣武水军掉以轻心,掉入事先摆布好的圈套阵中。

    燕只吉台眼见着几乎不伤一兵一卒便轻取荣武上万水军,嘴角露出狡黠笑容。随即对李乘生道:“军师果真是神机妙算,此等水上空城一计,不费一兵一卒。便可大破朱元璋的军队——”

    原来一切都已在李乘生意料之中,李乘生也笑了笑,回声应道:“大人过奖了,末将早已猜到荣武身为降将,又是年纪轻轻,肯定经验不足且心浮气躁,索性就设计了这水上空城之计……借以前排空船予以诱饵,待到荣武发现,他一定以为我军此计乃为虚张声势。实则调开他们主力而取后方关口之营;谁知荣武轻浮于表面,我等水军其实就在这里。只是以障眼法干扰之,主力躲在空船之后。待到荣武炸毁空船。准备折返救营,我等水军部队便可趁折返阵型混乱之际,予以强攻——现在他们阵型已是大乱,根本不可能调遣主力和我等应战,只能折返逃跑,如此以来,我们还能吃掉他们更多的部队……”

    “不过这也只是军师你计谋之一对吧?”燕只吉台又阴笑道。

    “是呀,大人不是说要将他们的军队全部剿灭,一个不留吗?”李乘生又一次露出诡异笑容道,“水路这边我们将荣武逼得进退两难,两侧的山路,彻兀台将军和张越兴将军已经率两千人马夜中偷袭,直取敌军七岭关口后营。他们主力既然以水军出征,后营必然防备松懈、守卫不多,拿下不是问题。等拿下了敌军后营,断了荣武水军的后路,他们就真的会被困在这笼湖火海中,就真如大人您所期望的那样,杀得他们一个不留,哼哼……”

    “军师果真是妙计,妙计!哈哈哈哈——”燕只吉台巴扎多对李乘生的计策十分满意,在这战场火海之中,竟露出了如同胜利者的狂笑。

    “荣武的主力在这儿,相信后营也没有什么部队了,拿下可以说是轻而易举。我等只要在这一边追击荣武的残部,一边等候彻兀台将军和张将军的捷报消息即可……”李乘生补充一句道……

    “啊——啊——啊……”荣武的水军这边,火势几乎将整只船队包围,阵型施展不开,大片的士兵被火焰活活烧死。

    而雪上加霜的是,蒙元水军的炮火依旧不止,一发又一发的炮弹砸在荣武的水军阵地之上。剧烈的炮响充斥着七岭山谷两侧,水浪不断击打着船帆,一艘又一艘的战船被击沉,笼湖之下更是漂浮着无数荣武军队士兵的尸体……

    这样下去,蒙元水军真的是不伤一兵一卒,便生吃了荣武上万水军,此等奇耻大辱荣武岂能忍受?荣武此时已是后悔不已,一来后悔刚才不应这么快折返,若是继续向蒙元水军阵地深探,说不定还能摆好阵势拼死一搏;二来后悔出征前没有听从唐战、陆菁的劝告,现在荣武也猜得到,燕只吉台巴扎多一定是派了山路包抄的部队,准备偷袭自己的后营,在后营待命的赵子衿等人也一定难逃厄运……

    “将军,让我带领一千水军。和蒙元军队拼了!”张兴领这边浑身是胆,随同军队出生入死的他,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景。眼见着军队逐渐葬身火海,张兴领无法忍受。与其这样窝囊而死,不如正面拼死一搏来得有头有脸,于是索性向荣武请命道。

    然而,虽然荣武遭受到了重大打击,但此时的他还是努力保持者镇静。他毫不犹豫地阻止了张兴领的冒险行为,郑重其事道:“不行,现在军队折返阵型打乱且深陷火海,不可能再回头摆阵应战;再者。我军未战而损失惨重,军心涣散,根本无力以卵击石,冲上去只不过是送死——”

    “就是死,我张兴领也要战死,绝不这样窝囊被烧死!”张兴领倒是大义凛然,丝毫不惧道。

    “现在还不是英勇就义的时候!”荣武也重拾骨气道,“敌军肯定派骑军由山路两侧包抄我军后营而去,我们现在及时撤退,虽然损失惨重。但运气好还能保留残余兵力,赶回阵地解救后营危机;如果后营不救,敌军将我等围困在这笼湖之上。必坑杀之——重点在于,我军全军覆没不算大事,若是让敌军占领后营,控制了七岭关口这道天险之势,后方援军再想北进就困难了——”

    “那将军的意思是……”张兴领见荣武说的不无道理,如此危机情形下,还是做出了理智的决定。

    荣武忍了忍身上的伤痛,站起身来说道:“传令下去,各部继续加速折返后营。不要与蒙元水军多做纠缠,违令者斩!”

    于是荣武还是做出了继续撤退的决定。即使身后蒙元水军的狂轰滥炸不知,但此时荣武也只能忍辱负重。为营救后营七岭关口保存主力。

    深陷在火海巨浪的船只,即刻杨帆加速,荣武军队不理后方敌军的追军,加速便往后营折返回去……

    而在蒙元水军阵地这边,燕只吉台巴扎多看见了荣武决心撤退的举动,笑了笑说道:“哼,荣武身为蒙元朝廷的叛徒,不但莽夫一个,而且胆小如鼠,深入陷阱竟能忍受不伤我军一兵一卒而损万军之耻,不战反退,朱元璋就是派这种人和我交战吗?哼,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不,荣武这么做是对的——”李乘生在一旁插话道,“他折返不是因为害怕,而是看出了我军下一步的意图。保存实力,解救后营危机,这是正确的决定——只不过……现在回去恐怕已经晚了,彻兀台将军和张将军恐怕已经带领骑军奔袭到了后营。后营防备松懈,拿下不成问题,就算荣武真的赶了回去,军心涣散、前后堵截,恐怕他连彻兀台将军和张将军的两千骑兵都打不过吧,哼哼……”

    “彻兀台将军和张越兴将军真的能顺利拿下七岭关口吗?”燕只吉台巴扎多突然问道。

    “没有问题,就凭荣武那个水平,能够猜出我军这一步计策已经算是极限了,他要这也能防备得住,那他早就是朱元璋手下的得力将才了……”李乘生冷冷说道,“大人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追击荣武的水军残部,将其逼至后营岸边,然后和彻兀台将军和张越兴将军来个里应外合,真正吃掉这支部队!”

    “军师说的是——”燕只吉台听从了李乘生的计策,随即又下令道,“传令下去,全军出发追击荣武残部!”

    于是,蒙元水军这边,庞大水师全然而起,浩浩荡荡的水军看似能铲平一切,伴着震天的擂鼓声,倾巢而朝荣武败军而去……

    七岭关后营阵地,黑夜中两侧的山路传来动静,因为笼湖迷雾中传来的不断炮火,以至于赵子衿剩下的士兵守卫并未能察觉山路两侧的情况……

    而正如燕只吉台和李乘生计谋所说,此时彻兀台和张越兴两位蒙元将领,已经亲率两千蒙元骑兵包抄山路赶到了荣武后方的阵营。现在大军压境,突袭荣武后营只等一声令下……

    “哼,果如军师所说,现在荣武的后营真的是一片涣散,连守卫的士兵都没几个,我们这两千人马看样子还带多了……”彻兀台这边,丝毫没有把后营的守卫放在眼里,毫不避讳道。

    “大人有令,命我们突袭敌军后营,待到湖中计谋生效,我们与燕只吉台大人里应外合,全吃荣武的部队……不过前提是,我们要真拿得下这后营……”张越兴在一旁还不敢掉以轻心,望着荣武后营人数稀少的守卫,张越兴心中不太有底。

    “怕什么?你们这些汉人就是这样的畏畏缩缩——”彻兀台倒是一点都不在乎,反倒是轻傲起来说道,“既然张将军不敢,那就由本将军亲自拿下敌营好了……按照计划,本将军先率一千骑兵偷袭后营,待到敌军后营燃火数刻,张将军再带你的人马过来接应坐看就好了——”彻兀台毫不避讳,自信满满觉得只要自己一人就足矣。

    张越兴这边倒也是胆小应和,听了彻兀台的话,张越兴不但没有反驳,反倒是奉承起来道:“那就有劳彻兀台将军了,等到时候燕只吉台大人记功,功劳全记在彻兀台将军您一人头上……”

    “行了行了,别啰嗦了,我先率军突袭,一会儿后营着火,你就跟着过来——”彻兀台没有领会张越兴的奉承,也没有多看一眼张越兴,提着大刀、骑马而上,令声一下后,就带着手下的一千人马夜中偷袭荣武军队后营而去……

    荣武后营的士兵个个显得有些散漫,似乎根本没有预料到蒙元军队会包抄过来劫营……

    然而营外的马蹄声愈加密集、愈加强烈,营地里传来的震动更是摇晃不止……

    “杀——”突然,夜里传来了彻兀台军队的喊杀声,突袭的一千蒙元骑兵如迅雷般袭来,直扑荣武军队的后营。

    “不好了,蒙元的军队杀来了,快跑啊——”荣武军队的后营守卫见了,果然丢下兵器仓皇而逃,几乎完全放弃了抵抗。

    “哼,朱元璋的士兵都是些没用的窝囊废——给我杀,杀得他们一个不留!”彻兀台见荣武的军队军心涣散,更是放开了手脚,不但率手下的骑兵蜂拥而朝荣武营地而去,后方的弓箭手更是放出了火箭之阵,燃着了营地的帐篷和军物,荣武军队的营地很快就变成一片火海……

    “好了,彻兀台将军成功了……”张越兴见到荣武的营地燃起了大火,深知彻兀台偷袭已成,随即自己也率领剩下的部队,准备接应彻兀台的军队而去。

    “全军都有,突袭荣武军营,和彻兀台将军会和!”张越兴一声令下,随即自己也骑上战马,率领手下一千骑兵,便往已成火海的荣武军营奔袭而去……

    荣武军营的阵地已经燃着了好一会儿,火势直到现在还没有退去……

    等到张越兴率领骑兵杀到荣武的军营,这里的战斗似乎早就结束了。营帐外到处都站着身着蒙元铠甲的士兵,这些应该都是彻兀台将军的手下,而“火营”中却是很难看到荣武军队士兵的尸体,看样子彻兀台攻下后营并未费吹灰之力……

    见到此景,张越兴当然是放下了心,他命令手下停止进军,并宣布了胜利拿下敌营的消息。张越兴本人更是下了马,大胆徒步地在荣武破败的后营中行走。

    “将军,彻兀台将军正在后营营帐等候将军您——”旁边一个蒙元士兵一脸严肃地请命道。

    “这么快就想准备庆功宴是吧?哼,我们还没跟燕只吉台大人里应外合呢,这么着急庆功干嘛?不过既然他请我……”张越兴嘴角微微一笑,吩咐好手下士兵待命后,随即自己朝中心营帐前方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