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四十章 深入陷阱 中
    荣武的军队伴着船队的火光,渐渐消失在笼湖夜色下隐约的迷雾中,而在岸边的唐战、陆菁等人,也只能无奈地看着船队的离开……

    陆菁一直默不作声,静静地看着刚才波澜不惊如今静如止水的湖面,眺望着船队离开的方向,心中若有所思。陆菁的神情时而严肃、时而定神,不像是因为未能达成目标而自卑,反倒像是在思考着下一步的计策……

    而一旁的唐战性子就比较直,见荣武不听自己等人劝阻,就率水军武断袭营,唐战的心里既有不快、又有担心。不快在于荣武仗着权势威严独揽军权、武断行事,担心在于陆菁刚才所说,明知而故犯,荣武很有可能正落入燕只吉台巴扎多的圈套。

    “菁儿,现在该怎么办?”唐战在一旁都快急着跺脚了,虽然自己是先锋军的统将,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荣武的军队去送死,随即急向陆菁问道,“你倒是说句话啊,菁儿,荣武将军就这样贸然行事,若是中了敌方埋伏,很有可能损失惨重、无法挽回……”

    陆菁没有即刻搭理唐战的话,一直保持着严肃的神情,眼神的方向也没有变——她依旧在深思着,考虑这下一步的对策……

    “子衿大哥,你没有和荣武将军一同出征吗?”唐战见赵子衿并没有和荣武一起同行,于是转而问道。

    “没有,因为我是身负骑军三将,水军这边不归我管……”赵子衿直接回答道。

    “那能告诉我详细情况吗?”这个时候,陆菁终于回过头来问道,“荣武将军本来打算的计划,还有蒙元那边发来的战书……”

    赵子衿想了想。随即点头道:“好吧,反正大部队已经随水军出发,告诉你们先锋军也无妨……今日我军行进七岭关。本就计划率部度过关口,将蒙元军队逼至徐州城下。然后借关口地势安营扎寨,等待后援部对到来,当然也包括你们先锋军……”

    “看来荣武用兵还是想得通,知道只靠两万人马无法拿下徐州,所以先前计划以突袭之势取得先机,然后等待援军……”陆菁一边说着,一边分析道,“但是燕只吉台巴扎多毕竟是蒙元名将。身经百战,一眼就看出了我军的意图……荣武将军今日之所以临时改变计划,是因为其中变故,我想,应该就是敌军发来的战书对吧……”

    “是的——”赵子衿继续道,“不过也不能说是改变计划吧,其实我军出征前唯独犹豫的,就是该从中间水路行进还是两侧山路行进……如果走水路,可以提早一天赶至徐州城关,但很有可能遭到蒙元军队正面狙击;如果走山路。可以避开敌军的正面,但是会耽误近一天时间,而且我军不熟山路。恐有敌军布阵埋伏,我军无法翻身……”

    “总之左右为难是吗……”陆菁静思了一会儿,紧跟着又道,“那战书到底是什内容,为什么荣武会如此坚定以水路进犯?”

    赵子衿继续道:“燕只吉台发来战书,要和我军正面打水战……我等知道蒙元军队不善水战,所以疑惑敌军为何会以自己不利之势向我军挑衅……而荣武将军认为兵贵神速,今日必须度过七岭关,所以选择水路行进;而且荣武将军认为就算蒙元敌军在水上设伏。但毕竟不善水战,就算我军不敌也可退回。所以非胜即平,我军不会吃亏……权衡左右。荣武还是选择走水路而行。”

    “如此说来,燕只吉台巴扎多一定也猜到了,荣武将军会走水路……”陆菁继续跟道,“虽然荣武将军分析不错,但难免会有阙漏。走水路我方在明地方在暗,谁也猜不准燕只吉台巴扎多会用什么计谋……”

    唐战虽然脑子不如陆菁,但也跟着陆菁的思维在思考。说实话,行军数月,跟在陆菁身边学习不少,尽管聪慧不长多少,但就用兵打仗方面,唐战也达到了独自判断分析对策的能力。

    唐战观望了一下营帐中剩下的军马,不禁问道:“子衿大哥,既然你没有随同荣武将军出征,那你现在留在营中有何事可为?”

    赵子衿回应道:“我还是按照原计划,在这关口处待命等候援军。”

    陆菁思考了许久,又望了望军队进入七岭关的狭口,口中不禁念叨道:“两军交战,胜负关键在于抓住拿下要点……七岭关的要点,无非就是……”

    “嗯?”赵子衿听着陆菁的嘀咕,觉得陆菁可能知道些什么,于是转头问道:“菁妹,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陆菁没有正面应答,而是先言问道:“子衿大哥,你现在营帐中还剩下多少人马?”

    “骑兵加步兵,大概五百出头吧……”赵子衿草草地算了算,但是不知陆菁究竟有什么打算,于是继续问道,“菁妹,你问这个干什么?”

    “荣武将军一意孤行,肯定会落入敌军陷阱,如果能侥幸逃回的话……”陆菁眼神一定道,“现在我们要做的,不是原地待命,而是主动有所行事……虽然燕只吉台巴扎多的意图不明,但我或许能够猜到……”

    “菁妹你有对策是吗?”赵子衿略显激动道,“你放心菁妹,只要你有办法助荣武将军摆脱困境,我剩下的部队,全都听你调遣!”

    “这可是你说的——”陆菁听了,眼神一变,“喜出望外”道。

    “菁儿,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唐战当然没有猜出陆菁的想法,见陆菁像是胸有成竹的样子,唐战又问道。

    “计中计——燕只吉台巴扎多要是真的算计我们,那我们也得奉还他一份大礼才行……”陆菁嘴角稍稍扬起,在她心中似乎已有计策……

    笼湖水面之上,荣武的水军正在乘风徐徐前进……

    湖面上薄雾弥漫,隐隐约约能够看见船队上的火光连成一片,伴随着水面愈加响亮的水波声。荣武的水军已经行进至湖水中央。然而夜色笼罩加上迷雾环绕,就连湖岸两边的山体都很难看清,若是分不清东西南北。相当于是被困在这如同迷雾魔阵的笼湖之上……

    荣武虽然坚定了要以水路进军,但荣武心中也没有底。尽管今晚陆菁说的话自己心中很不高兴。但自觉也不缺道理——燕只吉台巴扎多贵为蒙元名将,不会不懂敌我优劣的道理,既然明目张胆发来水战战书,事情肯定不会形于表面这么简单,这其中的背后一定会有所阴谋……

    但荣武之前也想过,毕竟水战蒙元不利,就算蒙元军队真有算计,打不过自己也是可以率水军撤回。损失不大。左右权衡几番,今晚水军行进不会是错误的抉择……

    可荣武心中的疑虑却是越来越大,迷雾中的那一头,亮光逐渐穿过薄雾——荣武很清楚,马上要交手的蒙元水军就在对面,最多不过一两刻,敌我双方就有可能剑拔弩张……

    左卫副使张兴领紧跟荣武身后,看着对面徐徐而上的隐约火光,张兴领提声道:“将军,敌军就在前方。我们是否要先发制人?”

    “不急,先看对方有没有动静?”荣武先是镇静了一句,随后又提醒道。“先叫铜炮手和弓箭手准备好,随时准备候令!”

    “是——”张兴领干脆利落回应道,随即便退身嘱咐船只各关口准备待命……

    水军继续向前进发,穿过湖中央的迷雾,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几乎到了铜炮射程的范围之内。然而蒙元军队的船只至始至终没有动过,虽然船上火光通明,但是上面似乎没有想要先发的动静……

    “元军还没有行动吗?”等过了一刻,双方的船队快要碰头。荣武有些焦急问道。

    张兴领回声道:“回将军,还没有——而且湖中央又迷雾遮挡。也看不清地方船只上有什么动静……”

    “哼,燕只吉台巴扎多主动向我们发战书。结果我们来了,他们连脸都不露,到底什么意思?”荣武先是暗地嘲讽了一句,随后铁下心道,“等不了那么久了,兵贵神速,今晚必须度过七岭关,既然他们不来应话,那我们就先发制人!传令下去,铜炮手弓箭手准备出击,大军直取敌方水军!”

    命令即下,船队各部做好了十足的应战准备,铜炮纷纷对准了迷雾对面蒙元军队的船只,待到射程拉近,身后的弓箭手也随时待命。

    双方的船队越靠越近,应该说是荣武的军队靠向蒙元水军越来越近,双发交战只等一声令下……

    “攻击——”突然,寒风中荣武粗犷令声一下,铜炮纷纷引燃……

    “轰轰轰轰轰——”紧跟着,就是黑夜中震天响的铜炮火药声。

    “砰砰砰——”蒙元水军阵地上,湖中的水面被炮弹炸裂开来,水浪激起数十丈之高,船只的夹层甚至被炮弹击中,船体顿时四分五裂,残骸夹板燃起大火……

    “轰轰——砰砰砰砰——”铜炮的进攻还在继续,夜里寒风的侵袭下,一窜窜火焰流星飞逝而过,发出震天动地的巨响,蒙元水军的前排船只,顿时化作一片火海。

    刚才还是迷雾重重,如今波涛汹涌的湖面却是火光冲天,巨响声、水浪声连成一片,将整个笼湖的夜晚静谧吞没,俨然七岭关下成了一片地狱火海……

    “轰轰——”一声一声的炮响没有停止,同一时间,荣武的水军还在不断向前进发。

    “弓箭手准备——”荣武还在阵前指挥,铜炮手身后的弓箭手也各个蓄势待发,俯身立下张弓搭箭。

    “放——”荣武又是军令声一下,火箭几乎同时倾巢而出。

    只见得黑暗的夜空下,火海上空处,漫天的“火雨”密密麻麻飞窜而出,齐向蒙元水军的阵地船只扫荡而去。

    “嗖嗖嗖嗖嗖——”带着火光的箭成群而下,火焰在夜空中显现出暴雨梨花之势,铺天盖地而来。每一只火箭正中被铜炮摧残过的船体,前排的船只顿时化作一片火海汪洋……

    “将军,元军第一布阵已被我军炮火击溃,无以还击——”传令的士兵此时跑来向荣武汇报“捷报”。

    “明白。继续向敌军施压,将敌方船队逼回笼湖岸边!”荣武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之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索性放开性子指挥命令道。

    “是——”士兵接令后,转身安排其余的部队。随时准备靠近敌方船只,搭梯攻上敌方阵营。

    然而,张兴领在一旁却是不太放心,他走到荣武身边,担心问道:“奇怪了,我军如此炮火袭击,为何蒙元军队没有任何还击?”

    “应该是被我们炮火镇压,吓得四散逃命去了吧?”荣武笑了笑道。

    “不对。我觉得这其中有些蹊跷——”张兴领不经意道。

    荣武回头望了一眼张兴领的眼神,刚才的自信和激动稍稍有些收敛……

    “杀——”阵中喊杀声四起,荣武的船队靠近被炸毁的蒙元船只后,所有士兵改拿刀盾,搭梯而朝敌军船只而去。

    一根接一根的竹梯搭上了蒙元军队的船只,紧跟在后的便是纷纷攻上船的荣武的士兵。而蒙元的军队似乎真如荣武刚才所说,丝毫没有反抗,荣武的部队突袭得过于轻松,未有一伤一亡便登上了敌军的战舰……

    一个接一个的士兵登上敌船,然而令人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登上敌船的士兵。刚想要拿刀和蒙元士兵予以肉搏之战,却是没有发现任何一个蒙元士兵的影子。每一只敌船都是一样,一个敌军都没发现……

    “将军。蒙元战船上没有发现敌军的影子——”“将军,没有看到元军的人——”“将军,船上一个人也没有——”紧接着,就是各个船部传回了敌方没有人影的消息。

    “这怎么可能?”荣武也是暗中一惊,没有想到看似灯火通明的蒙元战船,却是一个士兵也没有,他也想不通燕只吉台巴扎多就这样白白送掉几十只战船的目的究竟在哪儿。为此,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荣武心头。

    “怎么会这样?”张兴领也是在一旁暗自吃惊,随即又对荣武道。“难道说,蒙元军队没有派水军和我们正面应战。发战书还有假装在湖面上举旗扬帆都是做做样子,想要避开我们耳目?”

    “不好——”张兴领提到这里。荣武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立刻调头说道,“这是蒙元军队的陷阱,他们表面上在这笼湖和我们水军应战,实际主力部队已经自山路绕道我军阵后了!”

    “什么,将军,你说的是真的吗?”张兴领也大吃一惊道。

    “不然还有什么?”荣武即刻命手下船只各部登回船只,大声喝道,“蒙元军队已经绕山路至我军关口阵营,赵子衿将军手上人马不多,肯定抵挡不住,我们快点折返回去!”

    荣武手下的部队还算神速,荣武令声一下,所有的士兵全部登回己方战船,准备退返大本营应对蒙元军队的包抄突袭……

    战船重新扬帆,只是这次水军的方向有所变动,不再继续向前施压,而是朝七岭关口的原有阵地返回。湖水的波纹皆以改变,庞大的船队同时转向,急匆匆便往原阵地折返而去……

    “将军,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吗?”张兴领还在担心问道。

    “肯定来得及——”荣武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说道,“山路的速度没有水路快,现在回去一定来得及!”

    然而,张兴领心中并没有平静,他冥冥中觉得,燕只吉台巴扎多的阴谋,不会这么简单……

    “轰——”又是炮火声响起,激起十丈余高的水花。只是这一次发炮的不再是荣武的军队,而是蒙元的军队——而且炮火发出的方向,竟是刚才被荣武军队摧成一片火海的蒙元水军阵地……(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江湖博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五百四十章深入陷阱(中)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