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深入陷阱 上
    营帐湖岸边,水军战船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荣武今晚即刻下令渡河越过七岭关,帐下士兵加紧而秩序地行动,一刻也不敢怠慢……

    “第二编队跟上——”时不时就会听到船头领队的命令声,紧接着就是身披战甲的士兵一个个登上船只,待到扬起风帆、一切准备就绪,就等荣武发号出征施令。

    “吭咔吭咔——”的金属铁柝声充斥着整个军营,除了战马骑兵留在营帐,大部分的士兵几乎都被编入水军登上战船。岸边的战船大大小小分齐排列,船头正对湖对岸,风帆扬起。每一个士兵都是抱着必胜的决心,脸上显现战意且视死如归的神情。船上的铜炮也是转而相向前方,以火药强行攻打敌方船阵,看样子今日荣武是说什么也要渡过这一望无边的笼湖……

    “快点傻蛋,我们得去阻止荣武将军——”陆菁和唐战、慕容樱一路没停跑下山,朝军营的方向赶去。虽然不能确定,但陆菁十有*能够猜到,这是燕只吉台巴扎多为荣武设的一个*阵,一旦陷入就很难脱身。虽没有想到暂时应对徐州军队的方法,但是今晚的渡河行动是万万不能停止。

    “军营就在前面了,湖岸边的声音越来越大,看样子他们是准备要行动了——”慕容樱一边跑着,一边观望着军营湖岸边的形势,眼看着军队的动向趋势,慕容樱大声喊道。

    三人没有停歇,一口气跑到了军营的校场外,而在营地门口,有两个留下的侍卫正在看守待命。

    陆菁可不管那么多,她一股脑便是往前冲。不管会不会被阻拦。当然结果自然可想而知,陆菁跑至营地门口,即刻便被守卫的士兵用长兵器拦了下来。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竟敢乱闯军营重地——”守卫士兵不认识陆菁。大声呵斥道。

    唐战这时也跟着跑了上来,见陆菁被阻拦在外,唐战立刻说道:“我乃常遇春属部左三先锋军统将唐战,随同同军军师前来,有急事要向荣武将军汇报!”唐战这回脑子倒算转得挺快。

    然而,即使报出了身份,这两个守卫士兵似乎还是不想让路,只听得刚才的拦路侍卫继续道:“对不起。荣武将军有令,战属密布时期,不得任何外人进营——”

    “可是我们真的有急事要向荣武将军汇报——”陆菁也在一旁忍不下去,一手抓住士兵的长戟,一边急声道,“同为常遇春将军属部,他凭什么置我们于营外?”

    “命令就是命令,现在大军正要渡水七岭关,外人不得干预——”士兵继续不客气道,“再纠缠不休。权当扰乱军机之人,休怪我们无礼!”

    见这些看门的小卒也敢威胁自己,陆菁自然是看不下去。随机冷嘲热讽道:“哼,就凭你们两个?你们荣武将军能够有今天的位置,可是和我们有莫大的关系,现在我们有急事汇报,他居然敢闭门不见?”

    但这两个侍卫就是不把陆菁的话放在眼里,手上的长戟也加大了力道:“少啰嗦,既然你们干扰军机行事,那就别怪我们无情!”

    说完,侍卫提起长戟就朝陆菁刺去。

    无名小卒竟敢冲常遇春属部将领动手。那还不反了天了?唐战怕陆菁出事,率先两步上前。两手交叉将两支长戟死死扣住,随即手臂猛然用力。只听得干脆利落的兵器断裂声,两支长戟瞬间被唐战用手扭断。

    “来人啊,有人劫营了——”士兵见唐战等人不好对付,即刻便朝营帐中其他的守卫士兵喊去。

    果然,周围没有参与水战的守卫士兵听到了门口呼喊的声音,全部集中了过来,看见唐战等人竟敢强行闯营,哪里还站得下去,全部抄起家伙冲了过来。

    “这些小卒真是烦人,荣武将军排个侍卫都这么毛糙,更别说他带兵打仗了……”陆菁看着眼前的场景,背后不禁调侃了荣武一句。

    唐战见周围几十个士兵全部拿着兵器冲了上来,自己又折断了门口守卫的长戟,看来想要用言语说服他们是不可能了。

    “杀——”守卫士兵二话不说,也不管唐战、陆菁等人是什么身份,长矛刀剑一同使上。

    唐战没有多说废话,众多的兵器全然朝自己扑来,自己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只见唐战的眼神异常冷静,待到长矛正冲胸口和额头而来,唐战侧身转向一边。没完,借以旋转之力,唐战左手挥臂将其一把抡住,并死死扣住不放。

    “呀——”同一时刻,右边的士兵也全部跟上,准备夹击之势而朝唐战。

    唐战冷静应对,刚才左手扣住士兵的武器不放,右边双脚一个轮回,将冲上来的几人往一侧抽去。

    唐战的脚很快,力道也是十足,如同闪电般的脚法飞过,所有人的方向全被打散,重心也是一同朝唐战的左边倒去。

    及时一刻,唐战左手扣住武器,右手聚掌而出。长风聚足力道一点,顿觉一股撼动波澜集中于唐战掌心,发出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这些守卫士兵身手平平,自然是受不住唐战的强大内力,全部蜷缩在了唐战左侧无法自由动弹。

    唐战二话不说,掌中之力只待迸发而出。空气中一式咆哮疾风而下,“劈空掌”如同断岳之势如浪涌奔袭,紧接着就是一道强烈的震动,带着冲击力道的震响,刚才被唐战扣住的兵器全部被“劈空掌”击断。

    而伴着“劈空掌”的余力,刚才还“勇不可当”的士兵全部被掌风击退几步。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强劲的武功,随即都把唐战看成了一个力大无比的怪物。

    唐战自然是不会对自己人动杀心,他只是对这件事感到气愤,索性用统将的口令斥责了一声道:“哼,你们要打,就到战场上打!有这个力气。不如去对付蒙元敌军——”

    “快告诉我们,荣武将军在哪儿?”慕容樱这边,也迫不及待问道。

    “你……你们到底是谁?”其中一个受轻伤倒地的士兵有些仓皇地问道。

    “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是常遇春属部左三先锋军统将和军师。刚才把你们打倒在地的可是先锋军主将唐战将军,怎么说身份上也和你们的荣武将军平起平坐。你们居然不认识?”陆菁加把劲道。

    “唐……唐将军?”这些士兵似乎现在才想起来……

    “住手——”僵持不下间,营帐一侧传来了严而有力的熟悉声。唐战等人回头望去,脸上的表情稍稍缓和许多。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被荣武留下来守营待命的赵子衿。这些留下来的守卫多多少少也是听从赵子衿施令,门口出了事情,赵子衿也没有怠慢。

    “赵大哥——”在军营中,唐战依旧是如此称呼着赵子衿。

    “唐将军和陆军师此时前来有何贵干?”赵子衿还是语气正式地询问道。

    谈到了交际商榷,自然是陆菁出马。陆菁缓和了一下情绪。随即对赵子衿郑重道:“赵将军,荣武将军是不是今晚就要派水军渡河七岭关?”

    赵子衿对陆菁等人很是放心,索性没有隐瞒道:“嗯,今晚水军将会渡河袭击燕只吉台部,虽不能完胜,但至少要将蒙元军队逼退至徐州城关下——”

    “子衿大哥今晚不随同前行吗?”陆菁见赵子衿并没有和水军一起行动指挥,于是又问道。

    “当然,我怎么说也是陆军骑兵指挥,水军方面不通其术,当然还是交给更善水军的荣武将军要好……”赵子衿淡定地说道。

    “荣武的水军指挥我相信没有问题。但是……”陆菁这个时候切入正题道,“我问你,徐州军队那边是不是发来了战书?”

    “你怎么知道?”赵子衿见陆菁连这个事情都知道。有些吃惊道。

    “你别管怎么知道的,就问是不是吧?”陆菁急着应声道。

    赵子衿相信陆菁的才智,于是干脆点头道:“没错,徐州太守燕只吉台巴扎多发来了战书,要和我们打水战。”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荣武还要执意水军出征,这不是正中了敌军的圈套了吗?”陆菁急声问道。

    “我也这么担心,可是……”赵子衿也有些两难道,“从这里越过七岭关。非水路山路不可……但山路崎岖复杂,又怕有敌军埋伏。行军要多花一天左右时间;而水路虽然不清敌势,但我军更善水战。就算硬拼不能强吃,至少也能重创蒙元军队……无论胜败,怎么说走水路是不会吃亏,荣武将军是这么觉得和决定的……”

    “怎么会不吃亏?战术都让人家知道了,还按原计划行事,那不是往敌人陷阱里跳又是什么?”陆菁显得越来越焦急,“就算荣武将军说的句句在理好了,可是千万不可小看了燕只吉台巴扎多。燕只吉台可是身经百战的老将,行军用兵起来可是方法良多,一旦轻敌后果不堪设想——”

    “我也是这么觉得,可是……”赵子衿继续两难道,“我今天也有阻止过荣武将军,可他就是不听。现在水军马上就要出动,恐怕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现在还不晚——”陆菁斩钉截铁道,“子衿大哥你先带我进去,我要亲自去见荣武。怎么说傻蛋也是左三先锋军统将,和荣武地位平起平坐,我就不信他还敢摆架子不见!”

    赵子衿听了陆菁的话,自己的想法又是和她一样,于是点头答应道:“好吧,虽然有点风险,但是得去试试……唐将军、陆军师,你们随我来——”

    得到了准许,唐战和陆菁这才稍稍安心。随即,陆菁回头对慕容樱道:“慕容姑娘,你就在这里等候消息,我和傻蛋先进去了——”

    “嗯,放心吧,我在这里等你们——”关键时候,慕容樱还是很配合应声道。

    于是,唐战和陆菁跟着赵子衿进了营地,而慕容樱则是在门外等候。别看慕容樱无官无职一个女孩子独自站在营外,身背红缨枪的她,不屈的眼神展现出巾帼不让的风范,愣是让刚才“进犯”唐战、陆菁不力的守卫士兵感到阵阵压迫、不敢处近……

    湖岸边,水军一切准备就绪,待到所有的士兵上行到位,荣武最后披上战甲,戴上头盔,毅然决然走上了战船……

    “荣武将军且慢——”出征前一刻,湖岸的相对传来了赵子衿的声音。

    荣武回头一看是赵子衿,大概猜到了赵子衿的来意。但毕竟赵子衿的军位比荣武仅仅低一级,又是充当荣武的行军参谋兼并骑军统领,所以赵子衿如果有事要报,荣武也不敢武断拒绝。

    荣武站在船头的甲板上,望着匆匆赶来的赵子衿以及身后的唐战陆菁,索性表情严肃问道:“我军即刻出发,赵将军此时还有何事要报?”

    赵子衿不拖泥带水,直接将唐战、陆菁二人带上前道:“荣武将军,左三先锋军统将唐战和军师陆菁求见荣武将军——”

    荣武听完,转头一看唐战和陆菁,仗着军位同级的关系,荣武还是先客气道:“哟,什么风把唐战将军也吹来了?怎么,本将军今晚渡河夜袭徐州蒙元军队,唐将军是来为本将军助威提气吗?”

    唐战神情严肃,义正言辞道:“末将今日前来,是要请荣武将军收回水军,放弃渡水夜袭!”

    “你说什么?”荣武听了自然是不太开心,虽然军级同位,但他营的将领指挥对本营的军队指手画脚,荣武当然心有不甘,随即荣武转而表情道,“开什么玩笑?为了筹备今日水军夜袭,我们可是准备了足足一天……你现在要我们放弃夜袭,那我们今天不是白忙活了?”

    “可是徐州太守也给将军你下战书了——”陆菁也在一旁插话道,“既是如此,说明蒙元的人已经知道了我军的计划,要是还是一意孤行,岂不中了敌军的圈套?荣武将军,你一路从裕兴城至此,战功显赫,军事经验不少,这些道理你不该不懂吧?何况徐州太守燕只吉台巴扎多难缠对付,就连元帅本人都不曾战胜,荣武将军怎能如此轻敌而中敌人诡计?”

    “这个陆军师不必担心,本将军既然敢按原计划行事,是经过了周密的分析和商讨对策。就算他燕只吉台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水上作战我们非胜即平,怎么样都是为后方的援军争取了战机。如果放弃夜袭,就会拖慢后援的速度,唐将军和陆军师你们的先锋军也在其中,难道你们不知道吗?”荣武还是先很客气地对陆菁说道。

    “可明知暴露战机还一意孤行,此乃用兵之大忌,荣武将军若是轻敌,必会悔之不及、损失惨重——”陆菁这边也不顾荣武的情面,直言阻止道。

    荣武听了自然是心中怒火生起,自己堂堂一军将领,还得被别营的军师说三道四,索性这次荣武也不留情面呵斥道:“哼,你们先锋军的人,不好好管好你们的部队,跑到我们这里说三道四,成何体统?告诉你们,这是本将军的部队,怎么使唤是本将军的事情!今夜渡河夜袭计划不变,尔等若是再敢阻止,便以篡权之名军法处置!”

    此话一出,唐战和陆菁当然是不敢再直言阻止……

    “出发——”荣武一声下令,水军战鼓声震天响起,伴着扬起的风帆和岸边战船的火光,水军齐头便向笼湖对岸进军而去。

    而留在岸边的唐战、陆菁和赵子衿等人,只能无奈地看着荣武的军队深入敌方陷阱而去……(未完待续)&lt;!--over--&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