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临阵探敌 下
    虽然暗中观察荣武军队的动向无碍,但整整一天过去了,部队在笼湖边安营扎寨后就没有了大的动静。.LxS.移动网唯独清楚的,部队一天都在整装出征的战船,看样子是在为水战做着详细而周密的计划准备……

    到了夜晚……

    七岭山上一切都显得很安静,除了能够听到山下营寨中马蹄铁柝的声音,就没有其余动静。而唐战、陆菁和慕容樱三人更是在山上整整呆了一天,暗中观察一点进度不说,连饭都没有吃一口。

    唐战还有等待的耐心,但是心中的疑惑却是越来越大,他稍稍动了动身子,随即轻声问道:“菁儿,我们都在这呆一整天了,可是什么收获都没有……我们还有等多久,我们没有动静不说,就连敌军也没有动静……”

    “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荣武将军确定是要以水军出征不假,还有……”陆菁一脸严肃说道,“还有就是燕只吉台巴扎多,他一定已经知道了我军的动向。表面上他一点行动都没有,但谁也不知道他的军队会不会先发制人来个出其不意……”

    “就算他们先发制人我们也不怕——”慕容樱在一旁插话道,“荣武将军既然敢在这儿安营扎寨,定是做好了完全的应敌准备。可别忘了,荣武将军曾经是蒙元朝廷的部将,他对蒙元军队的特点和习性一清二楚,从裕兴城一路而来,也多亏了他才能轻松连克数敌……”

    “此一时彼一时,荣武将军毕竟是降将,还不能得朱元璋深信重用,所以才被派出刺探敌情……”陆菁大胆地提了一句,随即又轻声道。“既然蒙元军队已经在湖对岸摆起了战船予以应战,说明燕只吉台巴扎多已经想到了,如果荣武将军还是一意孤行。要用水军强行突入渡河,八成会落入圈套……”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如果真如菁儿你所说。荣武将军还有子衿大哥他们岂不是有危险?”唐战又担心起来,“虽然是来刺探敌情,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深入陷阱、战死沙场吧?”

    “我知道,所以我现在在想,有没有办法可以改变局势,哪怕是一点……”陆菁有些略显紧张道,“只要我军现在还没有主动出击,就不会出事。让我想想……想想……”

    陆菁在一旁深思计策,唐战和慕容樱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一路打仗过来,自己的部队都是陆菁出计用兵,可以说,整只先锋部队全部都听陆菁的号令……

    笼湖对面,蒙元军队营帐处,火光通明……

    徐州的军队多达数万之众,远远多于荣武前来的先头部队,得到了荣武前来七岭关进犯的消息。如今前来笼湖驻扎的士兵又个个训练有素。徐州太守燕只吉台巴扎多,蒙元名将,征战沙场二十年有余。经验颇丰,有勇有谋。手下军师李乘生更是神机妙算,挥军十万即可横行南北。更关键的,燕只吉台巴扎多曾与红巾军郭子兴僵持对峙十年有余,时朱元璋还是郭子兴的部下,可以说燕只吉台算是朱元璋的老对手了。如今再次重逢,却是在徐州一带拉开战幕……

    “大人,底下探子来报,朱元璋这次派遣进犯的将领。是裕兴城的降将,兀罗带托多曾经的汉人手下荣武——”燕只吉台营帐中。军师李乘生在和燕只吉台巴扎多商讨对策,营帐两侧还坐着文武各将。看样子虽然只是朱元璋的刺探部队,但燕只吉台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知道了……”燕只吉台巴扎多只是轻声答了一句,随即目光放在了笼湖地形图上,像是谋划着什么。

    “哼,这个荣武,真是个吃里扒外的小人,今天在朝廷这边吃享俸禄,明天就成了朱元璋的走狗——这种人还敢出来和我们叫板,我定叫他有来无回,把他剁成肉酱喂狗!”底下一名身形彪悍的武将情绪激动道。

    “什么时候也轮不到你,你除了莽撞就没别的——”同一时间,另一边的武将笑望着说道,“要知道,探子回来的消息,朱元璋的军队好像想和我们打水战,借以渡过笼湖,逼近徐州城下……我们的军队不善水性,要是和他们硬碰的话……”

    “哼,你就是个缩头乌龟,我们蒙古汉子个个身强体壮、以一当百,就他们那点人,还想和我们硬拼……”刚才的武将不服气说道。

    “好了——”李乘生见下面的部将自己吵起来了,索性大声制止道,“有这个闲工夫力气,到战场上再去花好了——现在的问题是,对方已经确定要以水军进犯,我们该如何应对……虽然现在人数上我们有优势,但刚才谭将军说的没错,我军不善水性,要是硬拼未必能有优势——”

    而此时此刻,燕只吉台巴扎多正在地图上比划着,忽而他的嘴角微微一笑,看样子是想出了应对之策,时不时还轻轻点了点头,手指在地图的关键位置轻点一二。

    “大人,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是在七岭关笼湖正面应战,还是退守徐州以守待攻?”李乘生身为军师,也还是先请命太守道。

    “刚才彻兀台将军没有说错,我们蒙古将士个个身强体壮、以一当百,而且还是人多打人少,就这样退守徐州,岂不让人笑话?”燕只吉台巴扎多转过身,笑对着手下众将,随即上前几步,轻笑着说道,“哼,朱元璋这个竖头,当年我和他义父郭子兴打仗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夫长,现在却是继承了他义父的位子,成了叛军的首领……不过他比他义父差远了,郭子兴怎么说也是统领红巾军南征北战十几年,我和他也是交手多年,深知其力;但是朱元璋嘛……哼哼,当年我和他交过手,只不过懂点军战皮毛罢了,他能有今天的位置。也不过是巴结当年深爱他的义父罢了……”

    李乘生听到这里,略显警觉地说道:“大人,可千万不能怎么说。这些年朱元璋怎么说也是战功可见,剿灭了陈友谅和张士诚两大军阀。要知道在郭子兴时期,郭子兴可没这个本事……”

    “那又怎样?陈友谅失败,是因为夜郎自大、用兵自负;张士诚之亡,不也是受于朝廷和朱元璋的双重压力吗……”燕只吉台巴扎多继续道,“不过我和他们不一样,现在的战局也和当年不同。朱元璋敢和朝廷作对,大兴起兵,在徐州这一关。我就得让他有来无回——”

    “现在战局确实不同了,各地军阀纷纷失败,朱元璋的势力愈加壮大。如今,朱元璋号称二十五万之众,率军北伐,帐下又有徐达、常遇春等精良猛将,我等万万不可小觑——”李乘生还是不放心提醒道。

    “既然有这等精兵猛将,为何又会派昔日降将和区区不到两万的兵马前来应战?分明是不把我这个老对手放在眼里嘛……”燕只吉台巴扎多先是笑了笑,随即眼神露出凶光道,“既然如此。我就得让朱元璋付出代价!只派不到两万人马进犯是吧,号称北伐军有二十五万之众是吧……好,我就让你这两万人马全部葬身在此。一个不留!”

    “该怎么做?”刚刚在营帐下争吵的彻兀台将军听见太守主战的话,兴奋起来问道。

    “汉人善用心计,那好,我们就和他们玩儿玩儿……只不过玩到最后,他们的人会全部葬身于此,谁也别想逃出这七岭关……”燕只吉台继续狠言道。

    李乘生见燕只吉台巴扎多战意已决,索性开始出谋划策,身为徐州军师的他,很快就想出了对策。冲太守会心一笑后。李乘生上前请命道:“大人,在下心生一计。能将朱元璋派遣来的先锋部队全部干掉,一个不留……”

    “噢?军师又和妙计。快快道来——”燕只吉台巴扎多自然是欣然接受。

    李乘生露出阴冷的笑容,冷冷道:“他们不是想打水战吗?那好,我们就陪他打,打到他们葬身水底……”

    于是,李乘生暗中将整个计划说了一遍……

    笼湖的七岭关口一侧,荣武的部队还在为水军的出征做准备……

    此时荣武正在营帐中比划着地图,虎贲左卫副使张兴领也在一旁,商讨着水路进攻的计划。

    “将军——”此刻,从营帐外传来了声音。

    “赵将军是吗?进来——”荣武听到是赵子衿的声音,索性发话道。

    揭开帘幕,进来的果然是赵子衿。只见赵子衿一脸紧张的神情,似乎是有什么担忧。他手上拿着书信一般的东西,急匆匆地朝荣武身前走去。

    “怎么了吗?”荣武见赵子衿略显紧张的表情,以为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于是抬头问道。

    “徐州太守燕只吉台巴扎多派使者沿水路发来了战书,你先过目——”赵子衿将书信递给了荣武,也就是燕只吉台巴扎多下的战帖。

    荣武也没想到蒙元军队作为防守一方,竟会主动发出战书,干脆利落地抽出了书信,观摩一二后,荣武将纸揉成了一团,然后丢到了一边,神情也显得有些不安。

    “怎么样,没想到吧,他们竟会主动和我们……”赵子衿严肃地说道。

    “他们竟会主动和我们打水战……”荣武接上了赵子衿的话,“燕只吉台巴扎多,怎么说也是身经百战的蒙元名将,以己不利而犯他人之长,此乃军中大忌,这个道理他不会不懂,可是为什么……”

    “可是为什么燕只吉台巴扎多明知道这点,也要和我们水战应对?”赵子衿也接话道,“你是想说这个是吗?”

    “会不会是仗着人多势众?毕竟他们的军队多达近十万之众,而我们的人马才不到两万……”张兴领在一旁插话问道。

    “这不是人多人少的问题,因为水战不同陆战,阵型很难施展……还要考虑士兵的水性,连一关而及战势,一旦稍有差错,别说十万之众,就算是百万之众,也会葬身送命——”赵子衿继续道。“我只是担心,蒙元军队那边会不会有诈——现在我们以水军进犯的计划让对方知道了,要是还按原计划行事的话。恐怕……荣武将军,我看我们还是另行对策吧——”

    “那怎么行?战船已经准备一天了。沿河路行至七岭关口的笼湖,你又不是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力气?”荣武一口回绝道,“连火药铜炮都运上了船,再卸下来又会花费不少力气……况且,我们既然要进攻徐州,此七岭关是必经之地——除了笼湖,只有两侧的山道可以以陆军行进。但山路杂多、人生不熟,多行军路一天不说。还不知道两侧会不会有蒙元军队的埋伏;水路开明,就算是正面硬碰蒙元军队,也会争取不少时间……”

    荣武这么说,听起来也确实有道理。可赵子衿就是绝对不放心,继续请命道:“要不荣武将军还是再等等吧,我觉得这其中肯定不对劲,蒙元军队既然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没道理用水军和我们硬碰硬……”

    “你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荣武还是一意坚持自己的观点,“我们想要逼近徐州关下,就一定要用兵神速。除了走水路别无他路——而且,就算我们人少不及,至少水路上我们有优势。我们把蒙元的部队从七岭关赶出,也可以让后援的军队跟上,到时拿下徐州、淮北一带就指日可待!”

    “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赵子衿还是阻止说道,“燕只吉台巴扎多可是蒙元的名将,他不会那么傻……实在不行,今晚我先带分头部队去山道两侧试探军行,如果没有蒙元军队埋伏的话,还是走山路更为保险……反正走水路定有风险,至少今晚决不可行动——”

    “可今晚是良机。趁着夜色渡过笼湖,拖住徐州的军队。后援就能进关跟上……”荣武坚持着说道,“总之就这么定了。赵将军如果觉得蒙元军队会有阴谋,就留在这儿待命吧,我今天说什么也要带领大军渡河!”

    看来荣武今晚是去意已决,赵子衿见自己说不过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毕竟荣武分析的并不是没有道理,自己也不确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但万一事情真的发生……赵子衿此时已是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他希望此时能有高人能够站出来正确指点此番……

    既然荣武决定今晚发兵,那营帐外湖边的战船便开始有了大的动静,许多的行船士兵开始纷纷上船,准备渡河……

    而在山头的一侧,唐战、陆菁和慕容樱三人也不可能没发现。湖边的灯火突然亮了许多,战船的铁索声愈加嘈杂,傻子也猜出来今晚水军会有行动……

    “菁儿,你看湖边——”唐战即刻指着说道,“水军有动静了,难道他们今晚就要行动?”

    “当然,不然搞这么大动作,是为了在敌人面前练兵?”陆菁应声道,“只是没想到荣武行动会这么快,毕竟一路赶到七岭关,按理来说部队也要调整休养……可荣武想要兵贵神速、主动出击,理由恐怕只有一个——蒙元军队那边发来了战书……”

    “菁儿你说什么,战书?”唐战有些不可思议道,“如果是燕只吉台巴扎多发来的战书,那说不定……”

    “没错,燕只吉台巴扎多是故意的——”陆菁一针见血道,“燕只吉台巴扎多贵为蒙元名将,身经百战,什么样的敌人他一看便知……荣武年纪轻轻、经验不足,燕只吉台巴扎多一定是看准了,准备略施一计以破之。如果真是这样,今晚荣武将军想要以水路进犯,就正好中了他们的圈套!”越说着,陆菁越觉得事情有些蹊跷,甚至到了风口浪尖的地步。

    “那怎么办?我们得赶紧去阻止他们——”唐战听了陆菁的分析,迫不及待道。

    “嗯,我们这就过去——”陆菁也站起身来说道,“傻蛋,慕容姑娘,我们走——”

    于是,借着夜色,唐战、陆菁和慕容樱三人下山朝荣武军队营帐处赶去,想要赶在荣武水军出征之前阻止他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