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三十七章 临阵探敌 上
    翌日清晨……

    军营校场传来整齐而壮大的马蹄脚步声,如同山脉间雷鸣般的传响,须臾之刻,战鼓声滔天而起,庞大开阔的校场内顷刻间尘土飞扬。应和着整齐的阵型,上万的军马提枪摆阵,波澜壮阔般,在校场内徐徐而动。令一发而指千军,地动山摇而破万敌,气势熊熊、威风八面,震踏得土地尘石剧烈、百起神威……

    今日唐战帐下先锋军无需行军出战,改以练兵,加之昨日新扩充的军队人马,如今先锋军帐下挥师两万。与蒙元骑军平原而战,免不了弱势所在,需求五绝阵法以克,新军的磨合至关重要。昨日发兵拿下筠城,还未休养余尽,今日便赶着练兵磨合。除了唐战在阵中亲自训兵,陆菁更是在台上手提长鞭坐镇指挥。和之前训练五绝阵法的步骤一样,飞骑首将赵子川,左右两翼南宫慕容,分率骑军千人,以笼合之势倚附包围。中间步兵枪兵为骑兵之阵,主为破敌骑军重要之点,在外围骑军的掩护下待令而发……

    陆菁凝眼注视着阵下的兵马,恍然一动,随即起身长鞭一指,阵法即刻开散变形。左右南宫慕容二将以冲锋型快速散开,阵中刀盾步兵紧紧跟上,恍若阵网渗透,急促雨点一般快速移动,且又不失阵型……

    陆菁长鞭方向一变,阵法再度“撕开”,高低差异的步兵从“裂口”疾迅而出,借着骑军驰骋的掩护,刺客一般突袭而上。前进严而密。挥刀疾如风,其数乱如麻。定将那蒙元骑军的骑阵破坏得七零八落……

    陆菁再次挥鞭,示意部队收阵。下方士兵雷霆而动,五绝阵法再次回收。以其变动之法而改陈规,陆菁在五绝阵法原有的基础之上,做出了大胆而有效的变动……

    正在陆菁坐镇指挥之时,参谋老九缓缓来到身边,凑至陆菁身后道:“军师,现在新阵法练得怎么样了?”

    陆菁还是一脸严肃的表情,客观地说道:“老实说,阵法的改动。很大程度上加以多变之机。之前在裕兴城外大破敌军,只因平原骑军之地,正中五绝阵法要点之势……但行军多变,今日北伐,未至时日,山东山区繁多,南下河南水路分支,难保五绝阵法不变而保万行。加之军队扩充,阵法多于其数。应变之法应更加有余,以多变应多势,岂不妙哉?”

    “可是新军扩充,上万人马对阵法不够参熟。如此而来,磨合定当费时……”老九又担心道。

    “这个我知道——”陆菁继续道,“所以趁着休养之日。必须要加紧军队的磨合,随时准备出征应战……加之裕兴城外一战。五绝阵法蒙元朝廷恐尽皆知,如若是挥兵攻打徐州、淮北。太守燕只吉台巴扎多必是做足准备……”

    提到徐州、淮北一事,老九突而变道:“今日上午,徐达将军已经派遣荣武将军、赵子衿将军及虎贲左卫副使张兴领率领部队出征徐州,还不知战果如何,军师怎会得知我等仍有机会出战?”

    陆菁静默少许,随即说道:“徐州多年城主互易,今时蒙元朝廷又是派遣数万重兵把守。燕只吉台巴扎多为蒙元猛将,行军带兵多年,曾经郭子兴十年不得攻克,可见其人之才。再者,荣武、赵子衿等将率兵不过两万,徐州郊地又有山地、深林、广湖之险,七岭关口更是天险之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援军未能及应,可见朱元璋发兵目的不再攻克、而在试探……如果说荣武仅凭不到两万的人马就能拿下徐州,那他的才智恐怕都能赛过孔明。所以说,今日出征,徐州肯定不会拿下,我等只需多做休养,以待他日出征时机——”

    “军师所言极是……”老九发自心底里敬佩起陆菁的冷静和智慧,以及统领千军万马的良帅之才……

    而在校场之下,五绝阵法的练兵磨合已然过完,唐战这边也回到陆菁身边请求命令。

    “军师,阵法过往一遍,接下来该如何施令?”唐战在军营中,还是摆出统将该有的严肃,在陆菁面前也是如出一辙。

    陆菁想了想,随即说道:“新军磨合还不够,阵法还需多练,不过……一会儿我得出营远地,不能亲自坐镇指挥——老九,接下来练兵挥令就交给你了!”

    “军师此时是要去往何地?”老九疑惑地问道。

    陆菁深吸一口气,应声答道:“七岭关口地势天险,数万军队不能及时而过,但想要出征徐州,此地为必经之地……虽然七岭关离徐州相距甚远,蒙元军队不太可能在此设伏,但过了七岭关,我方援军也因关口无法及时接应,荣武将军等人相当于孤军深入……燕只吉台巴扎多算计颇深,我怕这其中会有不测,须得先去查看查看……”

    “可是军师一个人前往,万一遇到危险的话,那……”此乃军机危险大事,老九当然不会立刻答应。

    “那我就陪军师去好了——”唐战跟上说道。

    陆菁回头望了望,也点头回应道:“说得对,就让唐将军陪我去吧……只是去关口观测敌情,不会深入敌军。而且我们一直是跟在荣武将军部队的后面,不会正面交手蒙元,就算是遇到危险,我们也可以及时全身而退,老九你不必担心了……”

    “那……好吧,不过孤身入敌不是玩笑,如果遇到危险,你们一定要第一时间撤离!”老九还是加紧提醒道。

    “放心吧,我们把握的了分寸——”陆菁也是自信点了点头,随即又对唐战恢复往日的语气道,“走了,傻蛋——”

    于是唐战和陆菁二人骑着战马暂时离开了营帐,而校场内的练兵。改由参谋老九全权指挥……

    “驾——”陆菁似乎是显得很匆忙的样子,骑上马离开营帐后。就拼命的挥鞭赶路。

    “菁儿——”唐战在后面跟着,大声喊道。“有必要这么着急吗?我们又不是去打仗——”

    陆菁骑回唐战的身边,一脸严肃道:“朱元璋的意图很明显,让荣武、赵子衿等人率兵两万,只不过是去试探敌军实力罢了,毕竟朱元璋自己很清楚,没有十万人马,想要拿下徐州、淮北一带,根本就是玩笑——”

    “那我们这么急又是为什么?”唐战继续问道。

    “我们担心啊——”陆菁继续大声道,“我们担心赵子衿大哥的安危……因为试探这件事。荣武将军他们自己并不知道,他们接到元帅命令,肯定以为是要发兵攻克徐州,所以肯定会和蒙元军队有正面拼死搏斗……燕只吉台巴扎多心机很深,万一算计了我方军队,我军大败,赵子衿大哥他们肯定会有危险,所以我们得赶紧过去——而且……”

    “而且什么?”唐战又问道。

    陆菁眼神一凝,继续应声道:“而且荣武将军一失败。很有可能就是我们接替他们的位置……我们今后迟早要和徐州的军队交手,趁此机会,我们也要观测一下敌情——”

    此话一出,才知陆菁此行真正的目的。除了担心赵子衿等人的安危,更实质性的,陆菁是想要得到有关徐州军队的情报。为日后出征做相应准备……

    徐州郊外是山区连接着河流,其中一条河是曾经的历史运河。如今战乱叠起,这里的河流已然成了水军的重地。既是水军驻地。那水战自然是免不了的,这一次以荣武为首带领的军队,就有水军的配置,手下的士兵更是各个熟悉水战。他们觉得蒙元军队不善水战,这一次攻克徐州,他们自己认为有很大的把握。

    而沿水流由北向南,徐州郊外穿过山区和深林,汇聚了一片庞大的湖,当地人称之为“笼湖”。此湖面积之广,足以容纳数万水军以此练兵交战,若是想要以水军进发,此湖为必经之地。但在湖周的两侧,又有山区丛林的小道,虽然可以以陆军行进绕过笼湖、穿过山林而至徐州城下,但路途却是过于遥远,不如水军之便。

    再往南,水流沿下,过之山林之外,是一个狭隘的关口。此关口甚是狭窄,很难容下千军万马的行进。关口连接着山林里外,若是军队想要进出,必会花上不少功夫。此山名“七岭山”,又名“七岭关”,此关口,便是外人口中所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七岭关口”。七岭关口地势险要不在崎岖,而在狭隘之道。行军进入,后外援军不能立即接应;败军撤走,散乱之阵不能及时逃走……所以正如之前陆菁所说,荣武、赵子衿、张兴领等人此次出征,可以说是孤军深入……

    “到了,这里就是七岭关口——”来到了七岭关,陆菁和唐战一起把马牵到了隐蔽之处,改徒步上山,以山之高远居高临下,而观军情。

    “现在看来,这关口好像真的挺窄……”唐战稍稍比对了一下关口,不由说道,“子衿大哥他们就这样孤军深入,好像是有些危险……”

    “但他们已经进去了,就在刚才不久……”陆菁又低下身子,看着沿河边古道上的马蹄印,以及久久没有沉淀的飞舞黄沙,缓缓说道,“我们也不能左右指挥他们行动,是福是祸只能看他们自己了……走,傻蛋,我们山上看看——”

    于是,唐战和陆菁一起准备从山道而走。然而,就在他们拴马的树旁,他们却是看到了一条熟悉的马匹,而在马匹的一旁,一个熟悉的身影似乎和唐战陆菁一样,准备徒步上山。

    “慕容樱?”陆菁自然是一眼就认出来了,疑惑应道。

    慕容樱听到了陆菁的声音,回头望去,果然是唐战和陆菁。慕容樱身披铠甲、手提红缨,一脸淡然的神态,笑了笑说道:“唐大哥和陆军师,你们果然也来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果然’又是什么意思?”陆菁在汴梁的时候,就因唐战的事情和慕容樱格格不入。虽然现在行军对待同行一视同仁,但是打心底里陆菁还是对慕容樱有一丝丝的抵触情绪。于是不好气道,“怎么。你不和我还有唐将军说一声,就私自离开军营?要知道,如果不是仗着我们的关系在这儿,你的行为可是要按军法处置的——”

    “那我可得谢谢军师你了——”慕容樱的心态和陆菁一样,有些不服气地说道,“反正今日新兵磨合用不上我,我就索性过来查探一下军情了……”

    见慕容樱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陆菁眼睛一黑,又不好气道:“军营中。我可是军师,还兼顾着赏罚的制度,你要是再不说实话,我可真的要对你军法处置了——”

    “喂,菁儿……”唐战脑子呆,不知道陆菁是在开玩笑,小声地拉了拉陆菁的肩膀。

    慕容樱没有办法,她知道陆菁性格古灵精怪,把她这个军师惹急了。真指不定她会对自己做什么。于是,慕容樱“举手投降”道:“好好好,跟你说实话吧……是子川兄弟啦,他担心他哥哥赵子衿的安危。但自己又要带新兵练阵、脱不开身,所以就摆脱我这个‘没事人’过来看看……”

    “果然是赵子川,哎……”陆菁先是摇头叹了叹气。随后对慕容樱正经道,“其实我们也是一样。我和傻蛋也是放心不下,毕竟只派不到两万的人马孤军深入。除了‘试探敌军’这个目的,再想不出任何的理由……但是七岭关地势险要,这实在是太危险了,加上徐州太守难以对付……”

    “好了,别说那么多了,在这儿浪费时间,还不如赶快上山去看看——”不等陆菁说完,慕容樱抢先道。

    “我觉得慕容姑娘说得对,菁儿,我们快点……啊——”唐战想要接话,可是刚说没几句,就被陆菁拧了一下手腕。

    “对对对,对你个头——”陆菁不好气地小声道,“你凭什么总说慕容樱对这对那……”陆菁显然还是在吃醋。

    “菁儿,我又说错什么了吗?”唐战还是傻傻地问道。

    “哼——”陆菁摆头摆向一边,没有直接去理会……

    闲聊了几句,三个人一同徒步上了七岭山的一侧。七岭山虽然地势险要,但山上的路途还不算太崎岖,没有过于险峻的悬崖,只是路途有些长,待到三人爬上了山顶,已经是到了正午。

    一路上,陆菁还时时“叮嘱”唐战不要和慕容樱搭话,看来陆菁这个人,还是挺“记仇”的……

    “看到了,就在那里,荣武将军的部队——”来到较为隐蔽的山顶一侧,慕容樱蹲下身指着道。

    见到了军队,陆菁也放下了之前的玩笑和“偏见”,改严肃认真起来,伏在慕容樱的身边,也静静说道:“果然没错,七岭关的关口狭窄,行军的速度很慢,现在也仅仅只是在笼湖前安营扎寨……”

    两个女人在一旁分析,唐战仗着人高视野广,指着前面湖边的战船说道:“天啊,他们想要动用水军——”

    唐战这么一提,陆菁也朝前望了望,应声说道:“不只是我们的水军,笼湖的对面,隐隐约约见得到敌方的战船……”

    “好像是真的,难道蒙元的军队也想要和我们打水战?”慕容樱自顾自问道。

    “蒙元的军队应该不善水战的不是吗?那他们这么做究竟为了什么……”一向多疑的陆菁不敢松懈,暗暗分析说道,“话说回来,荣武将军想要用水战应之,应该也是看上了我军熟悉水战的优点,理论上没错……可燕只吉台巴扎多绝不是等闲之辈,不可能就这样用自己不善的水军硬碰硬,那他又是为了什么……总之,这一战正好可以看看,徐州的军队究竟有几分斤两……”

    说着,三人的目光一直凝视着笼湖岸边的驻军,等待另况……(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