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三十六章 苏佳心事
    “我好像见过他……”苏佳眼神有些发颤地说道,“那个常遇春将军,我真的好像……在哪……”

    “啊?”萧天感到有些迷茫,回应苏佳的话语道,“你没记错吧,佳儿?常遇春可是朱元璋帐下猛将,常日兵刃疆场,你怎么可能见过他?”

    “我没骗你,我真的见过!”苏佳像是心中纠结着什么,对常遇春有种莫名的印象。≥,

    萧天也不知道苏佳为什么会显出如此紧张的样子,他还以为是苏佳初次入驻军营,感到不太自在。萧天叹了一口气,继续问道:“那好吧,佳儿,你是在哪里见过他?”

    “在哪里……”然而,萧天这么一问,苏佳一下子又迷茫起来,努力想要回想记忆的她,止不住地轻轻摇头道,“想不起来了……我想不起来了,究竟是在哪里……”

    “那不说了跟没说一样?”萧天怕是苏佳过于紧张,于是安慰说道,“别纠结了,佳儿,可能是曾经有个人长得和常将军和很像,你认错了吧……”

    “肯定不会认错!”然而,苏佳的口气却是无比的坚定,和自己略显慌张的眼神截然相反。

    萧天见到苏佳今天有些反常的反应,还以为苏佳是不是紧张过头了,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搭话,无奈只好安慰地拍了拍苏佳的肩膀。

    苏佳这才觉得自己真的是有些反应过激了,可是刚刚的紧张、脑海中画面一闪,确实是让自己身体不自然地绷紧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有这种不详的感觉……”苏佳心中不断地纠结道。“那个常遇春,不会错的。那张脸我一定不会忘……可是我究竟是在哪里见过他,为什么我想不起来了?是在柳沙镇、汴梁城、还是陵关城……为什么看见他。我就会涌起一股心痛……”

    不过想再多也没用,苏佳一路上经历了这么多,总不至于被一个小小的疑惑所折腾。努力镇定情绪的她,重新恢复了平日的神情,随即对陆菁道:“菁妹,既然我和阿天今后要随同你们行军从行,现在又是军队休整的时期,不如带我和阿天见见这军营中的概况吧——”

    陆菁笑了笑,从容应声道:“没问题。既然玉如嫂子有孕在身,从今往后,你们就代替玉如嫂子的位置吧……我待会儿带你们去步兵营和后援部,你们今后就任职那里吧——”

    “都听菁妹你的——”苏佳也笑着回应道。姐妹俩虽多日不见,重逢后却是默契依旧。

    于是,陆菁和唐战一起,带着萧天苏佳二人见识介绍了军营中二人的要务……

    筠城大捷后,先锋军的部队进入了“休养期”,加上新入编的一万多人。加起来总共两万人马,在下次出征打仗前,唐战和陆菁必须磨合好军队的配置及阵法。尤其是对抗蒙元骑兵的“五绝阵法”,新增人数骤多。五绝阵法也会有更多的应用和变数……

    白昼恍若间隙,捷报通报不久,天就黑了下来。一下午陆菁带着萧苏二人安排好了军营中的要务。也早早地回到了自己的营帐。她倒不是这个时候休息,而是仍在继续考量着军队的部署。以及北上山东前对徐州、淮北的战略。尽管这次讨伐徐州、淮北,先锋军没有亲自出征。但陆菁却是万万没有掉以轻心,她清楚徐州太守燕只吉台巴扎多的厉害之处,想要拿下这两座堡垒屏障,绝非易事……

    而在军营帐外,一切都已变得安静起来——打完胜仗的士兵,早早养伤在帐中休息;而新入编的部队,也努力在和新士兵、新战友磨合沟通,趁着这次较长的休养期,他们必须熟悉这里的一切战法。而帐外除了轮班守卫的侍卫以外,基本上没了其他人,偶尔传来侍卫间的闲聊声和兵器的铁柝声,其余的都显得是那么的肃静。军营的夜晚,即使是安静,也给人不敢轻亵的深沉和庄严……

    而在军营的一侧,萧天、胡夷狄等人还没有休息。胡夷狄作为关外人,第一次身处军营,也是新鲜得很,刚刚披上铠甲的他一点劳累都没有,大晚上显得特别的兴奋。

    “嘿,真没想到,我胡夷狄有一天居然也会披上铠甲,征战沙场,这经历一定不错!”胡夷狄兴奋地说道。

    然而,萧天却没有胡夷狄这样的干劲,他示意胡夷狄小声点,随即说道:“好了,别兴奋了,出征打仗可是九死一生,你就那么高兴?”

    “那可不?”胡夷狄继续道,“我们关外汉子向来好战,这次出征沙场正好,当然还有……”胡夷狄的语气陡然一变。

    “还有什么?”萧天继续问道。

    胡夷狄眼神稍变,随即凝视着面前的萧天道:“我应该说过吧,我爹娘是被族人害死的……因为蒙人汉人之间不能通婚,我爹娘遭到了蒙古人和族人的双重歧视,最终,我爹娘死在了族人的迫害中……我恨,恨蒙汉间的民族矛盾,所以我要用我的手,改变着一切……如今出征北上正是机会——早就听说蒙元朝廷统治残暴,置中原百姓于不顾,从边关一路同苍龙兄弟南下再北上,所见果是如此……蒙汉也好,其他民族也好,本就不应该有歧视和迫害。蒙元朝廷却至此与不顾,视中原汉人为低下,任意滥杀。所以这次跟随朱元璋北伐,我一定要把蒙元暴政驱逐出中原之地!”

    见胡夷狄有如此坚定和伟大的理想志愿,萧天笑了笑回应,不过表情并没有多么开心:“我也和你一样,有同样的想法,包括唐战兄弟也是一样……可是我却不想要打仗,因为打仗会死很多的人……”

    “堂堂苍龙大侠,难道也害怕战死沙场?”胡夷狄反问一句道。

    “战死沙场有什么可怕?我又不是没和朝廷的人作对后。何况还死过一次……”萧天不禁谈起了自己和苏佳受到王大生迫害的回忆,迷迷糊糊地说道。“经历过那一次生死,我知道战争只会牺牲很多的人……可是没有战争。天下之局不会改变,所以这就是一个矛盾点。我不是真正的苍龙大侠,但大到君王、小到平民,道理无非都是这样。无论是哪个大侠在世,我相信他们的想法和我一样,想要解救天下的百姓,但是绝不会想通过战争……”

    胡夷狄望着萧天迷茫的神情,认识了这么多日,也算是对萧天的为人有所了解。对于胡夷狄来说。萧天就是苍龙大侠,所以在萧天的身上,胡夷狄逐渐学习到了中原人士对于英雄侠义的理解……

    “萧兄弟,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啊?”正说着,远处却是传来了他人的声音。走近一看,来者竟是陆菁的哥哥和弟弟,陆昭和陆蒙。

    “是陆昭兄弟还有小蒙,今天下午没怎么见你们,真的是好久不见了……”萧天依旧是称兄道弟道。对待久违逢面的陆氏兄弟。

    “是呀,确实是好久不见了,听妹妹说,萧兄弟已经成了重出江湖的苍龙大侠是吗?”陆昭笑着问道。

    “只是借苍龙前辈的名号罢了。其实我也没有江湖上那些人说得那么伟大……”萧天也是笑了笑,随即道,“对了。你们兄弟两个也不休息吗?”

    陆蒙不改以往的性格,年纪偏小的他。直爽中带着一丝稚气道:“瞧萧大哥说的,我和我哥可是营中的千夫长。如今有新入编的军队。我和我哥可是忙得不可开交……好在短时间内军队不用出征打仗,趁着休养期我和我哥可要多做工作……”

    “是吗?那你们兄弟俩可是辛苦了……”萧天重新站直身子,望了望天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不然你们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谈……”

    “萧兄弟你不休息吗?”听着萧天的口气,陆昭又问道。

    萧天笑了笑说道:“我还要再去看看佳儿,你们先去休息吧……”

    于是简单分别了以后,陆氏兄弟和胡夷狄分别往自己的营帐返回,而萧天则是走向了另一侧,他知道虽然天色已晚,但苏佳肯定没睡……

    天色已晚,月色朦胧,虽然是在荒郊古道,但寂夜中的军营,却也有寂静中的苍凉之美。苏佳身披着新着的银白盔甲,静静地坐在营帐中的栏杆处,绝代佳人的侧影,在夜色下却也显出巾帼的风感。苏佳两眼注视着栏外的荒岛,心中却是实在无法平静,除了下午对常遇春身份的疑惑,苏佳似乎还有心事。时间已久,寒风摆起苏佳的发鬓,绝美的面庞透出哀婉的神情。苏佳顿了顿,缓缓从自己的包裹处拿出一样东西。

    这个东西好久没用了,苏佳却是一直带在身上,也一直没有忘记——苏佳从包裹中拿出的,是竹笛,就是端口刻着“今”字的陈世今送给她的竹笛。原来每每苏佳拿出竹笛吹奏时,陈世今的伤痛总会涌过心头。今天也不例外,但惟独不同的是,军营中不能吹笛,苏佳并没有想要以乐抒情,仅仅只是用略显悲枯的眼神凝望着……

    “你果然,还是放不下他……”这时,苏佳的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想也不想自然是萧天,除了萧天,有人靠近自己的时候,苏佳不可能没有任何表情上的反应。

    来的人既是萧天,苏佳便没有故作隐藏,还是刚才一样,用愁恨交杂的眼神盯着手上的竹笛。

    “其实我知道……”萧天慢慢走近苏佳的身边,用略显沧桑的声音说道,“你今天会这么坚定想要同菁妹他们一起行军,就是为了找到陈世今对吧……”

    苏佳沉默了很久,脑子里也想了很多,许久,她缓缓开口道:“我最后一次知道陈世今的下落,是汴梁夜闯相府的那次……陈世今如今是潼关的镇守将军,如果朱元璋用兵顺利了,北上山东、南下汴梁,紧跟着就是西进潼关……原来一直找不到杀了陈世今的机会,现在正好,不但免去亲自寻找他的麻烦,而且还能光明正大地将这个狗贼置于死地!”说着,苏佳的眼神恨意渐起,握着竹笛的手也是越来越紧。

    “时间过去这么久,你还是没变,没想到佳儿你这么恨他……”萧天没有再向以前那样,对苏佳深陷仇恨加以指责,而是无奈叹气道。

    “因为他,我的人生走入了黑暗、走入了仇恨……”苏佳收回了竹笛,改拔出身上的鬼刀,轻轻在栏杆上快速划了一刀,继续说道,“等到了潼关,我一定要亲手杀了陈世今……只有我,只有我能杀了他……”

    “佳儿……”萧天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安抚了一句,随即用手轻握着苏佳拿刀的手。

    一时间,苏佳的手掌传来了一丝暖意,每每萧天关心自己的时候,苏佳总能感受得到,这次也不例外。萧天的贴心安慰,像是融化了苏佳坚硬的心,让苏佳一下子又淡化了一直挂在心中的仇恨,仇怨的眼神也渐渐松懈下来。就在这寂静的军营寒夜之下,萧苏二人依旧是心有灵犀地彼此照顾,一路上经历了无数的坎坷,他们也明白只要彼此在一起,互相理解关心,没有什么坎过不去……

    和苏佳聊慰了一晚,萧天也回营帐中休息去了。而苏佳则没有,她深夜还是去拜访了一下李玉如的营帐。

    “嫂子,这么晚不好意思打扰了……”苏佳掀开赵子川和李玉如的营帐说道。

    “是苏妹妹,快坐快坐——”李玉如见到是苏佳,起身热情地说道。

    “嫂子你有身孕在身,还是坐着吧——”苏佳见李玉如起身有些不便,于是安抚着说道。

    “这么晚了,苏妹妹找我有什么事吗?”李玉如继续问道。

    “没什么,只是过来看看嫂子你,还有你和子川兄弟未出世的孩子……现在身子还好吧?”说着,苏佳笑望了望李玉如的肚子。

    李玉如听了,脸微微一红,也笑着回应道:“还好了,最近我们军营没什么战事,这次的筠城一战又是大胜而归,常遇春将军也很照顾我,我是没什么负担了……”

    “诶,怎么没有见到子川兄弟?”苏佳四下望了望,这才发现营帐中只有李玉如一个人。

    “他呀,伤还没好,又去和李显李功他们两个畅谈战事去了,根本没有把我和孩子放在眼里,哼——”说着,李玉如的口气依旧不改以往的泼辣。

    “嫂子别这么说,子川兄弟不是那种人,他怎么可能不关心嫂子你和孩子呢?”苏佳笑了笑,继续替赵子川说好话道,“没看到今天子川兄弟胜仗归来,第一个关心的不是战功,而是嫂子你和你们两的孩子——”

    说到这儿,李玉如静下脾气来说道:“我知道,子川他……哎,这次又是一样,身负那么多伤,伤还没好就到处乱跑,每次都让人操心。要知道,每次都是我亲自替他包扎,可他就是不知道珍惜自己……”

    苏佳听了,继续安慰道:“你也别怪子川兄弟了,他是宋室后裔,相信他比任何人都有驱逐蒙元暴政的志向吧……”

    李玉如静默了一会儿,随后叹了一口气道:“我虽然也是宋朝名将的后裔,原来我也和子川一样,想要兵刃疆场……但是怀了孩子以后,我突然觉得,不想要打仗了。如果孩子一出生就见着战争和苦难,孩子也好,我也好,都会觉得心痛……”说到这里,李玉如的眼角中竟渗出了少许泪水。

    苏佳看到这里,心中也是感慨无数,虽然对于自来说还没开始,但是她渐渐意识到,战争是冷酷和无情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