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三十五章 请缨出征
    热门推荐:、 、 、 、 、 、 、

    正说着,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的动静……

    “应该是回来了,子川兄弟……”唐战目不转睛地盯着帐门的帘幕。

    而李玉如则是用期盼的眼神盯望着……

    随着帘幕被迅速掀开,一个身披银甲战袍、手持双剑的威风气度之人立于众人眼前。不必多问,这个人就是“飞骑将军”赵子川。而跟在赵子川身后的,是一个依旧挺立的中年老者,一直和赵子川随行一起——他也是陆菁安排随同赵子川的参谋,老九。

    “你们终于平安回来了……”陆菁先是放心叨唠了一句,随后又恭喜道,“子川兄弟你这次成功阻截援军,可是为我们攻城抓住谷世隆争取了时间,是当之无愧的功臣!”

    “还好了,这点小仗根本不能算立功……”赵子川倒是显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道。

    然而,众人看见赵子川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疤,即使身披铠甲,还是没有少遇刀光剑影,不免有些心有余悸。李玉如最是不能放心,她看着赵子川身负多伤却还显出一脸无所谓的神情,倒开始责备起来:“小仗?那你身上怎么会受这么多伤……快点说,你到底是去阻截援军,还是去和他们拼命了?”

    “不都说了没什么事吗……”赵子川倒是不在乎[ ,直言道,“在外打仗,受点小伤很正常的……再说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小伤?拜托,你全身都是刀伤好吗?”李玉如依旧是不放道,“真是的。管这管那也就算了,做什么事情还让人操心……待会儿到我帐营里来。我帮你包扎伤口——”

    “哎呀,都说了没事了……”赵子川依旧是同样的语气。他倒不是嫌李玉如多事,而是这么多人在场,又是在军营里,李玉如这样家长里短地关心,自己身为堂堂“飞骑将军”会有些尴尬。

    “好了,子川兄弟,嫂子是在关心你,你就听她的吧……”萧天这边见到了重逢的兄弟赵子川,也抢言道。

    “你是……萧天萧兄弟!”赵子川看见了来到军营的萧天和苏佳。也顿时兴奋起来,完全忘了身上的伤痛,“还有苏姑娘,你们都来了——”

    “是呀,我们是和菁妹一起来的——”苏佳见到了老朋友,也亲切地回答道。

    “那你们也和我们一样,也励志来从军了是吗?”赵子川继续问道。

    陆菁见赵子川又和以前一样,打完胜仗回来没完没了,索性推其一把道:“好了好了。人家两个是碰巧路过苏北的李家村罢了……如今无法南下往返,碰巧又为擒杀逆贼谷世隆立下了战功,而嫂子又正好有身孕在身,我就让他们两个暂时代替嫂子的位置罢了……”

    “对哦……”提到身孕。赵子川这才回到李玉如身边,轻抚了一下李玉如略微凸起的肚子道,“现在对我来说。孩子是最重要的……娘子,现在我既然平安归来。你就不用再担心了,好好休息去吧——”

    “讨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种话……”李玉如不禁红了红脸道。

    但在场的人都听到了,随即笑了起来。和汴梁朋友相聚的场景一样,即使是在北征部队的军营中,众人还是你一言我一句地亲切和关心。

    不过陆菁还是把心思放在了战事之上,回过神来的她稍稍静了静,随即走到老九跟前,只声问道:“对了,老九,你还没跟我说,这次拦截蒙元的援军战况如何?”

    老九依旧是一脸沉稳的表情,正经说道:“军师,不瞒你说,其实这次拦截援军,赵将军确实有些冒险……据探子来报,当时赶来支援谷世隆的蒙元军队约有两万余众,而我军却只有五千,骑军更是只有八百不到……但赵将军锐不可当、气势有在,硬是在山口挡住了两万敌军的支援,将其击退……”

    老九这么一说,李玉如听了甚是敏感,反过来责备赵子川道:“喂,你有没有搞错,五千人——只有八百不到的骑兵,你就去和别人两万的部队硬干,你是不是没长脑子啊?”李玉如的口气中,还带着一丝担忧和余悸。

    “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赵子川依旧是安慰道。

    “什么没事?怪不得身上会受这么多伤……”李玉如略带着哭腔,继续责备道,“你怎么还是和汴梁的时候一样,什么事都不想,一股脑就只知道往前冲……如果你出了什么事,你知不知道,我会……我会……还有我们的孩子……”越说着,李玉如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赵子川知道李玉如是担心自己,他用手轻轻拭去了眼角的泪水,温柔笑着安慰道:“行了,别哭了,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我不会有事的,我心里还有你和我们的孩子……”赵子川,这个在战场上骁勇无敌、战功无数的威风飞骑神将,如今帐下在自己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面前,也显出了丈夫和父亲的可亲。

    老九知道李玉如一直担心赵子川,于是自己也想着安慰说道:“赵夫人不必过于担心,其实此战之计我等早已了于心中……时蒙元援军正过山口要到,此非骑军善将通道之地。我等在此设伏,以山口狭隘之道为点,层层节守,蒙元骑军逡巡而不敢进。加之赵将军乃我军‘飞骑神将’,斩杀夷狄无数早已是名震黄河以北,蒙元将士闻之无不闻风丧胆……关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加之赵将军锐不可当,蒙元援军不进败退自是情理之中,毕竟赵将军不会打无胜负把握之仗……”

    陆菁听了,笑着对老九道:“老九,你果然也有军师统领之才,让你和赵子川一起行动真是对了。这次的用计拦截不但正确,而且果断——”

    “多谢军师夸奖。老身一切听从唐将军和军师的调遣,尽力完成任务——”老九恭恭敬敬回道。

    然而。陆菁见到老九如此恭敬的样子,自己倒显得有些不自然。陆菁笑了笑,随即对老九说道:“老九,你不用这么客气……再怎么说,你是我和傻蛋的前辈,王家村的时候我们能度过重重危难,前辈你也是功不可没……”

    陆菁这么说,老九在一旁静默了许久。他想了很多,想到自己和那群堂英会的兄弟。原本只是王家村附近的强盗山贼,经过了唐战的母亲王雨萍和陆菁的“教化”经历,确实让他们有了重新做人的机会,并且得到了重用和尊重,心中都是感激不尽——这辈子,老九和堂英会的兄弟都会把唐战和陆菁当做是自己的恩人……

    想了许多,老九再次拜谢道:“谢谢你了,陆姑娘……”这次老九没有在称呼陆菁为“军师”,而是“陆姑娘”……

    “不管立功与否。受伤了就得赶紧处理伤口……”李玉如在一旁有些“不耐烦”冲赵子川道,“好了,回我营帐中,我去帮你包扎——”

    李玉如还是和以往一样。即使怀有身孕,依旧是不该火辣的性格……

    赵子川和李玉如走后,老九也跟着退了下去。萧天和苏佳初来乍到。这次倒是不知所云、不知所为。

    “菁妹,我们……现在需要做什么吗?”萧天终于不禁问道。

    陆菁一脸正经道:“南宫俊和慕容飞现在去汇报擒杀谷世隆的事情。慕容飞的妹妹慕容樱也去请命常遇春将军北伐的事情……现在既然谷世隆的关口拿下,接下来只要攻下淮北和徐州以东的屏障。我军就可以长驱直入,北上山东讨伐蒙元——不过……”

    “不过什么?”萧天又问道。

    陆菁缓了缓,似乎是在警觉着什么,故意放低音量道:“徐州之地纷争数年,朱元璋和蒙元的军队归属交替频繁,这一次又回到了蒙元朝廷的手中……据说这一次派往徐州的首将,似乎非常棘手,很可能是阻挠我军北伐的硬刺……”

    正说着,帐外再次传来了动静。很快,门外传出了“常将军”的声音——很明显,军中的副将常遇春也来到了先锋军帐中。

    门帘掀开,常遇春魁梧的身材站在最前,身后跟着南宫俊、慕容飞和慕容樱,即刚才请命之人。

    然而常遇春的出现,苏佳不自然地在一旁打了一个冷颤。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苏佳望着常遇春的身影,似乎是感到或是想起了什么,心中莫名涌现出一股慌张……

    “常将军——”营中众人应声道,萧天和苏佳初来乍到不懂规矩,也只好跟着旁边的人一同低身行礼。

    常遇春即使不在外打仗,也依旧是行军披甲在身,向来骁勇善战的他,管理军队也是纪律严明,深得军中将士的敬爱和瞻仰。

    “众人不必多礼——”常遇春出口便是不凡的气势,他迅速扫了一眼周围的人,随即表情严肃认真道,“我已经得到了消息,先锋军这次不但擒杀了蒙元逆贼谷世隆,还阻截了徐州赶来支援的蒙元援军,可谓功不可没。这一次元帅重重有赏,先锋将军唐战出来听命!”

    唐战接到了命令,随即站出来道:“末将唐战,听候指示!”

    常遇春拿出了军中文折,继续念道:“先锋将军唐战,率部下五千人,成功拿下筠城,擒杀蒙元逆贼谷世隆;另一方面,飞骑将军赵子川成功拦截蒙元援军两万余众,为部队整顿北上徐州争取时间和军机,实属功不可没。特此,元帅重赏先锋军队,以两万人马赐之,愿唐将军能率领军下愈战愈勇,再立战功!”

    “先锋将军唐战谢过元帅所赐!”唐战依旧是恭敬道……

    接过了赏赐之令,陆菁露出高兴的神情道:“这下好了,先锋军的规模达到两万,已经有资本对付正面战场了……”

    唐战听到这里,索性兴奋道:“常将军,末将还有一事请求——”

    “讲——”常遇春直声应道。

    唐战立足身子,提战请缨道:“常将军,我军一路捷战无数,北伐时机已然成熟……如今山东苏北交界边境,只剩淮北、徐州两道关口。末将斗胆请命,请将军准许末将率先锋军两万余众,攻打徐州淮北两地,为北伐军打开战道!”

    然而,本以为事情水到渠成,常遇春却是转过身,“冷言”回绝道:“唐将军,汝等只受元帅指令,攻克筠城、擒拿谷世隆罢了,北伐其他要事并非汝等所令……若非元帅军令亲下,本将也无办法。再者,先锋军以五千人马强攻筠城兼并阻阻截蒙元援军数万之众,早已是身心俱疲,现在正值休养养精蓄锐之时,不宜短时主动出战——”

    “可是常将军……”唐战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常遇春一手回绝。

    “唐将军不必多言,北上徐州淮北一事,今晚我等与元帅还有徐达将军自会定夺。无论结果如何,唐将军还是先休养己方疲战之军不是吗?”常遇春以反问回绝道。

    这一次,陆菁也出来“阻止”,伸手拦住了准备上前的唐战。

    “菁儿……”唐战小声地朝陆菁疑惑道。

    陆菁没说什么,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并冲唐战投去了一个莫名的眼神。

    唐战读懂了陆菁的意思,随即也没有在坚持下去……

    就这样,常遇春奖励完了先锋军的军队之功,就匆匆离开了……

    “真是的,北伐之计即在当前,元帅一定会迫不及待拿下徐州、淮北,为北上山东打开要道……”常遇春走后,唐战在一旁依旧是不甘心道,“而这时我们正好做了前面一步,拿下筠城虽然伤亡不大,但也损耗了不少部队的精力……现在可好,我们累了,元帅会派其他人攻打徐州和淮北……”

    “不错嘛傻蛋,在军营中做统将这么久,学会思考问题到点了……”陆菁先是笑了笑,随即重回话题道,“不过常将军也没有说错,就已我们先锋军现在的体力,根本无法再做大规模战斗;而且,徐州、淮北可是关口的要道,守卫的将领先不说,就光是朝廷派遣镇守的军队,仅仅靠我们两万人马,是根本不可能拿下的。即使我们真的请命成功,出战徐州淮北,但最多也只能充当先头部队,为后援的部队做好铺垫罢了……如果这样想的话,这未必是件坏事。一来我们可以养精蓄锐,好好磨合新重组的两万军队;二来据探子来报,这次蒙元朝廷派遣镇守徐州的太守,可是燕只吉台巴扎多……”

    “燕只吉台……巴扎多?”唐战无从思考问道,“这是……什么厉害人物吗?”

    “我曾有听说过——”陆菁继续道,“他的武功平平,但是统军能力确实厉害。曾经是蒙元名将扩廓帖木儿的手下,后来独立出来镇守山东边境一带,十多年前还曾多次击退过红巾军郭子兴的部队……”

    “十多年前……郭子兴?”唐战像是明白了什么,跟上应道,“朱元璋元帅十几年前,不也在郭子兴部吗?”

    “是呀,看来这回元帅是碰到老仇人了,他本人也应该清楚,这个燕只吉台巴扎多是个多么棘手的人物……”陆菁眼神一凝,似乎心中在琢磨着什么……

    “你怎么了,佳儿?”而在另一旁,还未通战事的萧天、苏佳等人,依旧是无所事事,但苏佳的异样神情却是引起了萧天的注意,于是萧天不禁问道。

    “那个常遇春将军……”苏佳心中似乎有着一丝害怕和担忧,她的右手时不时有些发颤,眼神却露出迷茫和些许的恐惧道,“我好像……好像在哪里见过他,见过……常遇春……”

    萧天听到这里,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但并没有像苏佳那样带有略微的恐惧和不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