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三十一章 离别难舍
    “我也该回山庄了……”继兰姑之后,萧齐也提及离开道。

    “现在就走了,不多留几天?”萧天见萧齐也要离开,于是应声道,“我们好不容易才见一面,这次是因为中原剑会的机缘……”

    “说什么好不容易,我们都黏在一起十七年了,你不腻我还腻呢……”萧齐先是调侃玩笑了一句,随后又恢复情绪道,“是师父啦……他要我参加完中原剑会后,就立刻回山庄。说实话,师父他老人家肯定不会想到,中原剑会上竟然能见到阿天你……”

    说到这里,萧天的表情有些沉郁,低头默默笑道:“说真的,上次离开家后,也过了很久……如果不是后来遇上神峰崖的事情……”萧天又回忆起了第一次归家的回忆。

    苏佳和萧天的心思所想一样,也在一旁带着惋惜而又情绪的回忆。

    “什么事情?”萧齐对后来神峰崖的事情并不了解,有些不解道。

    “噢,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一两句也说不完……”萧天现在不想提及曾经的往事,索性婉言回绝道。

    “说不完就算了,等阿天你真回了萧家山庄再说吧……”萧齐站起身,望着即将离开的路,背对着萧天说道,“阿天你也尽早回去吧,秀姨挺想你的,还有萧博师兄、薛翠、阿竹他们……还有师父……”

    再次提到家里的人,萧天的心思一下子被思乡之情所浸没。萧天沉静了好一会儿,随后慢慢对萧齐说道:“嗯。放心吧,要不了多久。等忙完了这一切,我会回家的。和佳儿一起……”

    苏佳听到这句,不禁朝萧天瞥了一眼,随即自己也陷入了迷茫和留恋。她也怀念自己在萧家山庄短短的日子,认识了不少的朋友,得到了萧家人的信任……但最不能忘的,还是那晚自己和萧天娘亲对语的画面。张秀那晚对自己说过的话,苏佳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说定了,要带着嫂子一起啊——”萧齐最后回头笑着说道。

    萧天和苏佳听了,两人彼此红了红脸。萧天为解除尴尬。“推”了萧齐肩膀一把道:“你呀,就是喜欢乱讲话……行,等再回萧家山庄的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叫嫂子了——”

    此话一出,苏佳朝萧天投去了惊异的目光,心跳也是顿时加快。“阿天……”苏佳也没想到萧天竟会如此直言直语,一时间尴尬地竟不知道怎样接话。

    不过说了没多久,萧天萧齐两兄弟还是分别了。萧齐这次中原剑会一行,见识到的东西也不少。尤其是重逢的成为了“苍龙大侠”的萧天。离开的同时,他也决定把这此的所见所行回去告诉其他师兄弟妹们……

    “纪儿,既然恩怨结局已经尘埃落地,也算是了结了我们十八年的心结……”葛威这边。一边照顾着受伤的黄纪,一边说道,“从今往后。你大可不必再为仇恨所纠结,放开眼光往前看……”

    “义父……”黄纪一时不知该对自己的义父说什么好。说实话,葛威能够成为自己的义父。一切也缘于十八年自己的父亲与其的交情,以及十八年前发生的惨剧……好在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黄纪大可不必再背负仇恨的重担。

    “你就在逸仙门好好养伤吧,义父要走了……”葛威露出中年男人沧桑稳重的笑容,起身缓缓道,“从今往后,要走什么要的路,自己要珍惜什么,你比谁都清楚……”

    “义父这就要走了?”黄纪似乎是还有些不舍,跟上问道。

    “对呀,这次是为了帮纪儿你还有你死去的父亲了结这段恩怨,所以才来逸仙门的……”葛威回声应道,“现在恩怨既已结束,义父我也没必要继续呆在这里,丐帮大大小小的事情还等着我去处理……但纪儿你不一样,现在的你没了家仇的重担,以后的日子就看你自己了……现在逸仙门好好呆着吧,如果想义父了,可以抽时间来看看我……”

    “义父……”黄纪最后还是默默答了一声。

    方瑛一直依偎在黄纪的身边,看着葛威和黄纪如同父子般的交流,心中感触不已。黄纪说完后,回头笑望着方瑛,主动说道:“那我就先回逸仙门养伤好了……不过缠绕十八年的恩怨结束了,我确实该向前看了,至少,也该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

    “黄纪哥哥——”方瑛也笑着应道,现在二人的彼此情节终定,这比什么都重要和令人欣慰。

    方仲天在送走兰姑后,回头看了一眼黄纪和方瑛相依相亲的影子,也是满意地笑了笑——同样被恩怨纠结牵连的自己的女儿,现在也有了让人满意的归宿……

    除了离开的兰姑、萧齐和丐帮的人,其他的人在经历了“火烧寻巍山”后,也都回到了逸仙门安息养伤。萧天和苏佳也不例外,这次他们二人也受了不小的伤,也许得休养一段时间,好在这一切恩怨都已经结束了……

    一个月后……

    逸仙门依旧是往日的阳光明媚,和煦的风伴着树林中的和睦,奏出轻快和美的春的旋律——君不见,梅立枝头,转瞬便桃红柳绿,美轮美奂,最美不过人间。不入庭院,怎知春深几许,莫让韶华空逝去,莫辜负了,辜负了这春色滟涟,似水流年……

    在逸仙门调息修养了一个多月,萧天和苏佳也是习惯适应了这里的平静生活。一个月以来,包括黄纪等人在内,也差不多养好了伤。这些日子并没有什么危险或是要务,众人算是过了难得平静和睦的一个月的生活。

    最关键的,对于萧天苏佳他们这些整日漂泊江湖的人来说,这样平静的日子和是难得和珍贵。再加上逸仙门如同仙境的美景。这一个月来,萧天和苏佳没少感同身受。他们一直在想,如果将来一切恩怨都结束了。他们在这里安家,那将会是怎样和睦平静的日子……

    不过,萧天和苏佳还是得走了,身上的伤势痊愈,帮助方瑛归家的任务算是彻底走到了结尾。萧天也答应了方瑛,陪着他们在逸仙门呆了一段时间……

    今天就要离开了,不过萧天和苏佳二人并没有作出像是要离开的样子。萧天坐在自己的门前,干起了自己的老本活儿,正用木匠的手艺。敲打、雕磨着一个木棚一样的东西。萧天两手各拿着一把雕刻的道具,嘴中还叼着一把锤子,诙谐滑稽的样子完全就像个淳朴可爱的小木匠,任谁也不会想到他竟会是当今重出江湖的苍龙大侠……

    而在萧天的身前,黄纪和方瑛也是默默地看着。萧天这样做工已经好几天了,似乎是在做着什么东西,而此时苏佳并不在身边……

    “好了,大功告成——”萧天轻轻一跃,收回嘴中叼着的锤子。一个翻身站稳了,笑着对方瑛道,“瑛妹,这就当是我临走前。送你的礼物吧……”

    方瑛一边看着眼前的木头打造的东西,一边牵着妮妮过来,笑了笑说道:“这就是妮妮的家是吗?不知道妮妮喜不喜欢……”

    原来。这几天萧天是在用木头为妮妮打造小木屋,学得点手艺的他。这小木屋做得还挺别致。

    妮妮钻进了小木屋,就像是有了一个温暖的家一样开心。“咘咘——”地开心叫了几句,随即在萧天的手掌上舔了舔,以表亲昵。

    “看来妮妮真的很喜欢,谢谢你了,萧天哥哥——”方瑛开心地说道,不过语气中似乎还带着一丝惋惜,因为萧天今天就要离开了,这一个月的时间相处实在是太短了。

    伤愈的黄纪也点头应声道:“在汴梁的时候,就见你天天做工,今天倒是真正做出了个东西来,算我原来小看你了——”

    “这没什么,用上妖鬼师父的机关术,我还给佳儿做过一个类似宠物的机关狗。只可惜今天要离开了,我没机会给瑛妹也做一个……”萧天一边回忆,一边“自吹”道。

    方瑛笑了笑,继续说道:“不,有这个已经够了,谢谢你,萧天哥哥……”说着说着,方瑛的心里流过一丝伤感……

    而在另一边,苏佳并没有和萧天他们在一起,出人意料地,她在自己的屋前,竟和改邪归正的仇如心说这事情……

    “从今以后,你就好好呆在逸仙门吧……”苏佳收拾好了行李,做出准备离开的样子,微笑着对仇如心道,“你这十八年一路走来,也不容易,到了逸仙门,就当是有了一个好的归宿吧……”

    仇如心在一旁,一直是感伤的神情,说实话,她这辈子都不会想到,今身今世还会有做好人的机会,而且是有这么好的归宿。安居在逸仙门,再也不用被世间的仇怨所缠身。

    “小女子谢过苏姑娘还有苍龙大侠……”仇如心似乎是有些抑制不住心中的感激,跪下身来零涕道。

    “诶,快起来……”苏佳自然是不适应别人在自己面前下跪,急忙扶起道,“你不用多谢了,其实我们的命运和你类似……我和你一样,原来的十七年都活在谎言中,等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却发现身边的一切都变了,我甚至得靠自己的求生力去改变、去拼搏……所以我能理解仇姑娘你的痛处,现在你既已有了好的归宿,就好好珍惜的,就像阿天一直对我说的,不要多想过去的成见,好好珍惜把握现在才是……”

    “是……”仇如心轻轻答应了一声。如今对于她来说,萧天和苏佳就是自己的恩人,自己今身今世都无以为报……

    逸仙门正厅内,萧天和苏佳正为离开逸仙门,和方仲天、方瑛他们做最后的道别……

    “多谢方掌门这一个月来的收留款待,晚辈二人感激不尽——”萧天还是最先鞠躬道谢道。

    “别太多礼了,萧少侠,毕竟你也是当今重出江湖的苍龙大侠。方某虽为逸仙门掌门人,自当也是敬你几分……”方仲天笑着道。“何况,十八年恩怨了结。你们二人也是功不可没,不管是瑛儿平安回山,还是中原剑会和寻巍山的险情……”

    “方掌门言重了,‘苍龙大侠’这个名号本就不是为晚辈所有,因为某些原因,以其身份重出江湖,本就带着对真正苍龙大侠不敬的一丝愧疚……”萧天会笑着道,“不过晚辈确实惊讶,这一路走来。本以为天下之人会因晚辈‘冒充’苍龙大侠而使晚辈臭名昭著,却没想到如今却得到了天下之人的认可,晚辈和确属感激……”

    苏佳在一旁见了,暗暗微笑道:“其实阿天,改变天下之人对你看法的人,是你自己……这一路下来,从边关到逸仙门,你用你的行动向世人证明,虽然你不是真正的苍龙大侠。却有着和苍龙大侠一样的侠义和博爱之心……”

    方仲天在一旁顿了顿,似乎还有什么事情,随即又对萧天苏佳道:“虽然二位多次帮助逸仙门、帮助方某度过危难,做了不少事。方某不该再多奢求他事。不过临走之前,方某还有一件小小的要求,希望二位能替方某完成……”

    “什么事情?没有问题——”萧天很自信地回答道。

    方仲天停顿了一会儿。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一块饰物,随即继续道:“这块玉是我和扬州女神医李婷——婷儿的定情信物。因为疾病,十八年前瑛儿出世时。婷儿就过世了……”

    “娘……”提到这里,方瑛也有些感伤起来。

    方仲天又何尝不是一样?他紧紧攒了攒,又慢慢松开,随即继续说道:“婷儿虽然被称为‘扬州女神医’,但祖籍是在苏北……我和婷儿去过一次,在李家村的‘安详树’下结下过相爱一世的誓言……不过婷儿去世得早,她也是经历了十八年前恩怨。如今十八年后恩怨了结,我却来不及告诉她……”

    萧天和苏佳听了,心中也是感慨万分。苏佳静默一会儿后,抬头问道:“那方掌门让我和阿天做的事……”

    “今天我去了婷儿的坟头,告诉了她恩怨了结的一切……”方仲天望着手上的玉——他和李婷的定情物——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想把这块玉埋在李家村的‘安详树’下,就当是把十八年来的怨苦和情痛埋葬好了……可是帮中事务繁忙,方某一直没有这个机会,所以我想请求两位……”

    “知道了,方掌门是想要晚辈二人替前辈您把这块玉埋在‘安详树’下是吗?”萧天跟上应道。

    “如果二位能替方某完成这个心愿,方某感激不尽——”方仲天回答得十分诚恳。

    “没问题,只是替前辈您完成心愿,晚辈二人一定答应——”萧天露出自信的笑容回答道。

    于是,萧天上前接过了方仲天的玉,拿在手上望了望——这块玉雕琢得相当精细,虽然岁月得流逝褪去了上面的光泽,但用其印证方仲天和李婷的爱情,实在是让人感慨良多。

    “萧天哥哥,你真的……要走了?”方瑛依旧是在一旁有些依依不舍,虽然自己已经情定黄纪,对于方瑛来说,萧天更像是一个关心照顾自己的大哥哥,但方瑛打从心里还是不愿萧天就这样和苏佳一起离开。

    “嗯,因为我和佳儿还有未走完的路……”萧天还是标志性的笑脸回应道。

    “那你以后……还回来看我和黄纪哥哥吗?”方瑛眼中带着泪光继续问道。

    “一定——”萧天继续道,“我和佳儿还会回来的,因为在这静养了一个月,我和佳儿也爱上了这里……”

    苏佳听了,也笑着回应了萧天一个表情。

    “那我们说定了,一定要回来……”方瑛继续露出神情表情道,就像回逸仙门前晚,村后湖边丛林夕阳下说的话语一样。

    “嗯,会回来的——”萧天最后还是冲方瑛做出一个自信的手势,坚定回答后,便和苏佳一起慢慢离开了正厅,离开了逸仙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