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三十章 丧失记忆
    草地的另一侧,重伤的黄纪还在调养生息。昨夜负伤死里逃生,早已是精疲力竭,他也在草地上足足睡了一晚才醒。

    而在他身边,方瑛无时无刻不照顾着他,二人彼此经历磨难、互吐真心后,也是对彼此有了新的了解和看法。尤其是方瑛,这一路命运的艰险过来,也让她经历了从未有过的苦与乐,明白了更多的人生道理……

    “我没事了,瑛儿……”黄纪见方瑛还在时不时为自己疗伤,心有感动道,“你去看看你爹吧,昨夜从寻巍山逃出来后,我们都在这草地上睡了一夜,话都没有说一句,也没看见其他人在哪儿……”

    “我知道我爹和我师父在哪儿,他们好得很,不用担心……”方瑛露出天真的笑容道,“倒是黄纪哥哥你的伤……昨夜你为了救我,第二次受到重击。幸好没有致命,否则的话……”说到这里,方瑛依旧是有些心有余悸。

    “别再想了,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黄纪反倒是安慰起方瑛来,“你也不容易,瑛儿,毕竟你和萧兄弟他们一样,不应该牵扯进这趟恩怨纠葛中来……”黄纪的语气渐渐有些低下,似乎是想到了自己的身世命运。

    方瑛像是看懂了黄纪的心思,她一边用寒灵神功为黄纪疗伤,一边用劝解的口气又对黄纪道:“黄纪哥哥,那你……放得下吗?田栩是你的仇人,你还是不顾一切也要……杀了他吗?”

    方瑛一语道破,又勾起了黄纪心中的痛。虽然方瑛知道自己这样说,黄纪心里会很难受。但是十八年恩怨结束在即,该面对的迟早都要面对。

    黄纪闭眼想了很久。随后慢慢说道:“我也想要快点结束这十八年的恩怨,不想再凭添悲剧,至于灭门之仇……”

    正说着,方仲天和兰姑那边有了动静……

    方仲天昨夜一晚没睡,时刻关注着昏死田栩的状况;兰姑就不一样了,生性孤傲的她,什么事也不担心,倒是足足睡了一夜才醒……等到兰姑也醒来,发现方仲天却是一直守在田栩的身边……

    “他还没死。别做出一副没神气的表情……”兰姑一点不该轻傲的语气,对方仲天“毫不客气”道,“你也真是矫情,好歹也是个大男人,这么放不下十八年的恩怨……”

    “那你就真的放下了?”方仲天没有正眼去望兰姑,缓缓回应道。

    兰姑听后顿了顿,似乎心有感触。但她向来不会轻易在外人面前表达情感,依旧是摆出高傲的神情道:“哼,十八年前的事情该忘的我早就忘了……唯有你。我可不会忘了你——我说过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别以为昨晚做了这么多,我就会改变对你的看法……我会恨你一辈子。就算是化成灰也一样……”

    看似尖锐刻薄的语气,在方仲天听来,却是包含着无数的情意。他懂兰姑的心思。表面上逞强说硬,其实心里也有放不下的柔情……不过他并不想揭穿。因为他知道兰姑就是这样的性格,一直都是。索性方仲天微微一笑。只是轻轻回了一句:“谢谢你……”

    然而正说着,令人提神紧张的一幕出现——只见昏死一晚的田栩,突然有了动静……

    “田兄?”方仲天第一时间注意到,下意识大喊道。

    喊声一出,草地上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方仲天和田栩的身上。丐帮这边葛威不敢有丝毫懈怠,体力还很充沛的他,随时应对田栩很有可能再对众人的迫害;苏佳这边不改以往的警觉,眼神一凝,右手的刀柄已经微微出鞘;而方瑛则是投去了悲喜交加的目光,对于田栩——这个父亲的朋友和仇人,方瑛对他也有特别的感意……

    田栩的头上还有血,虽然早已止住,但不难看出之前头撞石井的严重。如今终于醒来,大多数人又害怕田栩会做出“同归于尽”的行为,都不敢有一丝怠慢……

    “斩草得除根——”葛威最先站起走上前去,站在方仲天的背后道,“十八年前他杀害了纪儿一家几十口,十八年来又在江湖上恶事多端,今日必须杀了他,替天行道!”

    然而,方仲天却背对着葛威,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缓缓说道:“就算杀了他,又能怎么样?只不过是凭添更多的仇恨罢了……十八年的恩怨,不是一两个人简简单单的仇怨了结就能结束得了,何况这恩怨也是因我而起。如果说真的是为了十八年黄玄青灭门之仇,难道当初我们这些在扬州经历世故的人就没有责任?”

    黄纪在一旁认真地听着,他觉得,方仲天的话将是决定自己对仇恨取向的关键……

    方仲天继续说道:“我们都有责任,黄玄青一家惨遭灭门,并不是田栩一个人的过错,这里面经历的世故太多,多多少少也有我们的牵连不是吗……如果真的想让这十八年的恩怨就此结束,就让一切都放下吧……实在放不下,大不了废了他的武功即是,以赎十八年的罪过。再凭添他人的性命,只是将自己拖入无尽深渊的仇怨,无法自拔而已……”

    葛威听了方仲天的话,似乎也略有感触,向来行事果断正义的他,如今也显得有些犹豫。他曾在黄玄青临死前发誓,要为其报仇雪恨……可做的这一切,终究是为了黄家的遗孤黄纪罢了,究竟何去何从,得看黄纪自己的意愿。

    于是,葛威又回头望了望一直关注这边的黄纪,似乎是在示意黄纪的意思。黄纪听完了葛威的话,露出了多日不见的笑容,随即点了点头——如此看来,黄纪是打算就此放下这段恩怨,在凭添仇恨和人命真的没有必要……

    见到曾经为仇恨失去理智的黄纪。如今却能坦然的面对仇恨的结局,方瑛心中顿时感情涌起。她依偎在黄纪的身旁。紧搂着他的手臂,用温柔的语气说道:“谢谢你。黄纪哥哥,谢谢你能够放下这一切……”

    黄纪笑了笑,摆头望了一眼一旁的萧天,最后又把目光放回了方瑛身上,笑着说道:“因为就像萧兄弟曾经说过的,放得下过去,珍惜现在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过去的仇恨已成过去,至于田栩是生是死的命运,其实也不是我想决定的……至少我现在已经知道。我已经拥有了什么,我必须学会去珍惜不是吗……”说完,黄纪也将方瑛一把抱在了怀里,再傻的人也能明白黄纪话中的含义。

    方瑛知道黄纪的想法,她红着脸将头埋在了黄纪怀里,暗暗说道:“谢谢你,黄纪哥哥……”

    萧天和苏佳在一旁见到终成正果的黄纪和方瑛,也互相笑望着点了点头……

    不过仇怨虽已放下,但田栩这时醒来。众人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方仲天不想让他人因情绪过激而找田栩有所不当的行动,索性自己用身子挡在了田栩的身前,自己最先面对这一切。

    兰姑看在眼里,继续冲方仲天轻言道:“哼。你这人还是这个性子,真不知道你做了这个逸仙门的掌门,究竟是好是坏……”

    田栩睁眼醒来。第一眼就看见了面前的方仲天。不过田栩的眼神似乎是有些奇怪,本以为田栩醒来会继续和众人拼命。至少是和方仲天,可此时田栩看方仲天的眼神。似乎是在看一个陌生人,眼神中甚至一点杀气都没有。

    “田兄,你……终于醒了……”方仲天一时还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但他也做好了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不过看着田栩奇怪的眼神的情态,方仲天心中倒是有些纳闷。

    “你……是……谁……”一句出人意料的惊人话语,田栩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对面前的方仲天吐出毫无威胁的迷茫话语。

    “你……你说什么?”方仲天实在是大吃一惊,就连兰姑和周边的人也是一样。

    “你是……什么人?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田栩继续迷迷糊糊道,和昨晚杀气归心的他一比,感觉似乎判若两人。

    “他该不会是……”苏佳稍稍收回了手中的刀,也用惊讶的眼神望了过去。

    “失忆了——”萧天跟上说道。

    “失忆?这……这怎么可能?”葛威也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本来最开始还想要当着田栩的面亲手为死去的黄玄青一家报仇,如今看来,这场面和现实却是有些荒唐。

    同样的,黄纪和方瑛也都投去了不可思议的目光,没想到自己的仇人,此时此刻却失忆了。

    “他真的……失忆了?”兰姑稍稍提了提神,继续问道。

    “喂,你还知不知道你是谁?”方仲天有些按捺不住,双手摇晃着田栩的肩膀道。

    “我当然知道,我叫……田栩……”田栩居然还记得自己的名字,不过说话的口气就和一个小孩子一样。

    “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兰姑脑海中灵光一闪,分析着说道,“应该是昨晚寻巍山的摇晃,那一下田栩正好头撞在了石井上,头颅出了大量的血……本以为只是震荡的伤势,却没想到竟然是……失忆了——”

    “可是他还记得自己的名字,说话却又像个小孩,这究竟是为什么……”方仲天有些焦急地自问道。

    “应该是记忆停留在某个阶段吧……”心思聪敏的苏佳大胆猜测道,“他既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却不知道方掌门你们,可能他的思维……一下子回到了原来的某个时刻……”

    方仲天回头望了一眼苏佳,又把目光回到了田栩身上,继续急问道:“那……那他的记忆究竟回到了什么时候?”

    “你……到底是谁……”田栩又是迷迷糊糊地朝方仲天道,“我不认识你,可我觉得……你很面熟,好像是我出城流落几日后,见到了你……还有旁边的妹妹和你在一起……”说着,田栩又转头望了望兰姑、

    “出城流落几日?该不会是……”兰姑似乎是想到了,惊异出口道。

    “嗯。就是田栩死里逃生得记忆——”方仲天也肯定道,“我们都知道的。田栩他小时候经历的事情——他家所在的都城遭到蒙元官兵的镇压,大多的百姓才遭屠戮。连他的父母也是……后来他从死人堆里爬出,孤身一人逃出城,流落几日后,才遇到了我们……”

    “爹……娘……啊——”田栩想到了而是血腥的回忆,一下子头痛地叫了起来——方仲天和兰姑猜得没错,田栩的记忆回到了死里逃生的那一幕,之后的事情就再也想不起来。

    看见曾经作恶多端的田栩,如今变成了一个像是经历血腥痛苦的孤儿。在场的人也是不忍心,不再把他当做是一个江湖的败类。倒将他当做是可怜的流浪者……

    “既然他已经失忆了,对他来说,之后他所犯下的一切,他什么都想不起来……”黄纪似乎心有感触,缓缓说道,“对他来说,他也是经历了战乱家人惨遭灭门的痛苦,我和他比起来,不都是一样吗……就让这一切都结束好了。田栩现在失忆了,或许这是了结这十八年恩怨最好的结局……”

    黄纪此话一语道情,方仲天也意识到了,这样的结局比仇人间你死我活要好上太多。也许是上天眷顾。以此化解这段恩怨,田栩的心,最终回到了他们兄弟朋友间最初相识的一刻……

    方仲天也是想到了。他冲田栩微微一笑,就像他们还有兰姑第一次见面一样。方仲天微微说道:“你叫田栩是吗?我叫方仲天,她叫兰姑。从此以后,我们就是朋友……”这也是方仲天最想要的结局——既是最初的开始,也是最终的结局,十八年的恩怨,就如同浮华若梦的一缕青丝一消而逝,唯独改变的,只有时光岁月的荏苒。好在这些,都是值得的……

    “方仲天,兰姑,谢谢你们……”田栩回到了年轻时的自己,笑着回应道,“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朋友……”

    看到这个场景,在场众人都不免为之所动,尤其是黄纪和方瑛,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曾经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仇人,如今却会是这样悲凉却又温馨的下场……

    兰姑稍稍闭了闭眼,缓缓站起身,似乎是要决定什么。

    “交给我好了……”兰姑抱着手上熟睡的两个女婴,表情严肃道,“就把田栩交给我吧,我把他还有这对姐妹带回古墓派……这对姐妹自然是由我抚养,田栩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毕竟还是犯下了过错。就让他一生一世帮我看守古墓派的大门好了,也算是他下半生为己赎的罪过……”

    “这样……真的好吗?”方仲天似乎是还有些不舍,因为他一直觉得,对不起田栩的人是自己。

    兰姑轻笑了一声,依旧是对方仲天报以“不客气”的语气道:“哼,怎么,十八年你和田栩闹了这么多的事情,现在田栩失去了记忆,你们两个还要从头再闹一遍吗?放在我这里,他自然不会对我怎么样,还有这对女婴我得抚养长大……毕竟,姐妹两的性命,还是田栩救的……”兰姑的语气逐渐低沉下来。

    一直没说话的仇如心望着兰姑手上的女婴,又用哀婉的眼神望了望已经失忆的自己的师父,最后对兰姑道:“那对姐妹是师父半年前从林家救出的女婴,还没来得及起名,没想到却是落得如此下场……”

    “林氏姐妹是吗?”兰姑笑望了一眼手上的女婴,随即说道,“那我就替这老家伙起名好了……林家姐妹,一个就叫林霜儿,另一个就叫林燕儿好了……”说完兰姑准备转身离去。

    “兰姑,你就这样准备走吗?”方仲天似乎是有些不舍,缓缓说道,“十八年了,自从你带走瑛儿之后,我们就在也没见过面……”

    方瑛在身后听了,知道自己身世歧途的她,心中也是不想让养育自己的师父就此离去。

    兰姑笑了笑,背过身对方仲天道:“哼,你不要搞错了,我早就说过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抚养瑛儿就当是我还你一个人情,不过瑛儿是瑛儿,你是你,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仇人——”

    兰姑口中这么说……突然,一低不易察觉的泪光闪过,随风飘至兰姑的身后,滴落在方仲天的肩膀上。方仲天看见了,就像十八年前兰姑上逸仙门劫走自己的女儿,临走前兰姑也留下了自己的泪水,不想让别人察觉的泪水……

    “师父……”方瑛还是有些恋恋不舍道。

    “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外人面前说我是你的师父,你本来就不是古墓派的弟子……”兰姑背对着方瑛道,“总之,十八年的恩怨结束,你也回到了逸仙门,回到了你父亲身边,好好珍惜现在的一切吧,你得庆幸你还年轻……”

    方瑛听到这里,眼神中也是波澜不定。

    “就这样了,各位武林名士前辈,古墓派掌门人兰姑就此离开,以后说不定也很难再见到我了……”兰姑没有再说多余的话,带着林霜儿和林燕儿这对姐妹,以及丧失记忆的田栩,缓缓从众人的眼前消失,方仲天等人也没有再去留舍。或许方仲天心里最了解兰姑的想法,带着兰姑最后的泪水,目送着兰姑和田栩的离去,方仲天把这一切都藏在了心里……

    多愁迷路十八载,世态炎凉尽尘埃。青烟一缕回音梦,望不绝尘惹续怀……

    兰姑已经离开了许久,不知何时刮起了一阵清风,点点的蒲公英飞舞在众人的眼前,飘落在众人的肩上……

    “蒲公英啊……”苏佳接过了飞落在肩头的蒲公英,似乎心有感慨道。

    萧天笑了笑,也将蒲公英轻抚在手心,对着天上的太阳,缓缓说道:“初春的阳光是和煦的,蒲公英就像是过往的记忆尘埃……好在蒲公英随风飘散,一切都能过去的不是吗……”

    苏佳听了,微笑着回望了一眼萧天……(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