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决裂相斗
    兰姑还在一旁照顾那对女婴,一旁的田栩突然拔剑而起,正朝方仲天正面而去……

    “呜呜呜——”也许是听到了凄厉的剑鸣,感到害怕的女婴再次嚎啕大哭起来。+,兰姑这边一边耐心地照顾着孩子,一边又抬头看着二人决裂的状况。

    方仲天眼疾手快,很轻松躲过了这一剑,现在来讲,刚才一直被困在牢笼中,方仲天还保留着十足的余力,要对付田栩还是不成问题。但关键在于方仲天似乎并不忍心下手,在这个把自己当成必死仇人的朋友面前,方仲天犹豫不决……

    “你还在迟疑什么?”田栩这边倒是激怒嘲讽道,“你可是当今武林七雄之首,堂堂逸仙门掌门人方仲天,应该不止这些本事吧……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和你还没有好好较量一番,现在正好以死相拼,拿出你的真本事吧!”

    说完,田栩脚步一边,转身一式“落月无双”,剑芒如同飞驶的流星,不及反应穿梭而朝方仲天而去。

    方仲天知道田栩是来真的,如今身处危险的不仅仅是屋内的自己三人,更多的是院外还在拼命救活的武林众人,如果不能在这里迅速做个了结,再在这里拖延下去,恐怕谁都难逃火海……

    索性方仲天心一狠,趁着田栩长剑油然其间一刻,左手聚掌而出,以其刚硬掌力截下长剑。随即,方仲天原地转身,右手轮回一式,十足掌力倾巢而出。如同龙虎之形的掌晕即现——“龙虎霸王拳”排山倒海而来,带着龙虎的震吼之力。将田栩的剑芒击退得无影无踪。

    “哼,一个是冥顽不化的老东西。一个是可恨的男人,两个都不是好东西,现在居然打起来了……”兰姑还是不改自己轻傲的个性,不但在一旁加嗦两句,还干看着这对昔日的兄弟拼死对决。不过兰姑表面上冷血无情,内心里似乎更是多了一份挥之不去的纠结,昔日朋友三人的合影愈加模糊和走远……

    “吼——”又是一道龙吼,如同游龙戏水一般,方仲天的“龙掌”行云万里。疾驰而向天宇,最后涌动而下,飞流直泄。

    田栩不甘示弱,两手拖掌而起,“寒星掌”百发足力,也是锐不可当,聚足而朝天地之合。只觉一道强烈的震吼,两掌相拼、内力乱冲,整个正厅房无愣是摇晃了不少。如同浩荡天旋地转一般。

    “呜呜呜呜呜——”女婴哭得更大声了,显然她们是被身边的场景给吓住了。可是没有办法,昔日的兄弟二人,如今只能在这危急关头做出生死抉择。而且必须倾出全力。兰姑的武功内力很强,但也镇不住威力强劲的掌法相拼。兰姑努力镇定后手中的孩子,自己却也不能插手方仲天和田栩的相斗……

    相拼十来回合。二人有些不分胜负……突然,方仲天掌形突变。“龙掌”游然震慑的同时,翻身一式“虎拳”。带着震天撼地的气魄,恍若猛虎下山,雷霆咆哮似正朝田栩胸前长剑。

    刚刚内力相拼一掌,田栩这边还没反应过来,加上“龙虎霸王拳”龙虎之形招式多变,其速不一,倾出而有万象之变,田栩一式反应不及,护住胸前的长剑正中虎拳之式。

    而方仲天这一下的掌法不轻,田栩全然中掌,整个人向后飞出老远,最终撞向了厅堂中心一个如同井口般的石壁上,并吐了一口血。得亏刚才用长剑护身,否则胸前若是全吃一掌,很有可能当场丧命。

    不过方仲天打完这一掌后,没有再出招,而是站在对面静静看着受伤倒地的田栩。方仲天的眼神依旧是带着犹豫,对他来说,他也知道十八年前的恩怨自己是主要关系人,十八年来他都没有想要把田栩当做是自己的仇人……

    “已经结束了吗……”兰姑在一旁一边安抚着稍有镇静的女婴,一边看着二人相斗的局势,心中暗暗道。

    “已经够了……”方仲天望着受伤的田栩,用略带惋惜的口气说道,“恩怨就这样放下吧,就算是了结,也不一定要牺牲性命……我承认,十八年前,是我把你害成了这样,你有心想要杀我我也并不恨你……但是这一切该结束了,没有必要因为我们的恩怨,凭添更多无辜的性命……因为我们,已经死了太多的人,受牵连的人也不少。你的徒弟几乎都为你而死,瑛儿纪儿他们一路也是吃了不少的苦,继续纠缠下去又是何必呢……”

    然而兰姑这边,不等田栩发话,自己倒先是轻笑道:“哼,方仲天,你果真还是和以前一样,优柔寡断,一点男人该有的气魄都没有……这老东西都想要取你性命了,你居然还帮他说话……”

    “可如果是兰姑你,你真的忍心杀了他吗?”方仲天表情没变,眼神也一直望着田栩,回应着兰姑的话语,“我们三人曾经是要好的朋友,可是因为十八年的恩怨往事,到了决裂的地步……因为这段往事,不断有人牵扯其中,仇恨真的有必要延伸这么大吗……”

    “你可不要搞错了,我们三个现在已经不是朋友,而是仇人了……”兰姑依旧是不屑一顾道,“面对仇人,如果你不杀死他,他就会反过来杀死你——既然已经成了仇人,就不会再有兄弟朋友之情……”

    “真的是这样吗?”方仲天又反问兰姑道,“兰姑你也一样,你十八年来一只恨我,如果按你所说,你岂不是也想要杀了我?”

    兰姑稍稍停顿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随即,她笑了笑说道:“哼,你也别自作多情,我也早就不是十八年前那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儿……我告诉你,既然你曾经背叛我,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也想要让你死。我之所以不做,完全都是为了瑛儿……”

    “你是为了瑛儿……”方仲天听到这里。嘴角微微一笑道,“兰姑。你还是和原来一样,言行不一,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并不这么想……既然你一心一意抚养瑛儿十八年,说明你已经对十八年前的事情释然了……”

    “别在那里自作多情了——”不等方仲天说完了,兰姑又抢言道,“我说过了,你背叛了我,你一辈子都是个罪人。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瑛儿是瑛儿,她和你不一样……”兰姑的表情装出一副冷酷高傲的神态,眼角中却闪现出常人难以发现的点滴晶莹的泪花。

    方仲天微微一笑,其实在太心里,他太懂兰姑的想法了……

    而田栩这变,稍稍缓口气的他,坚忍着扶着井口的石壁,重新站了起来。“为什么,你为什么不一掌将我打死?”田栩带着仇恨的目光。望向方仲天道,“刚才我已经没了反抗时机,只要一掌你就能把我这个仇人杀死,就像兰姑刚才说的……”

    方仲天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因为我刚才说过了,我没有把你当做是仇人,而是朋友……收手吧。田栩,十八年的恩怨该完了。一切都结束了,不该再有其他人牺牲了……”

    然而。田栩整个人如同发狂一般,怒声吼道:“你住口!没有结束……都没结束,在你死之前,一切都没有结束!”

    田栩也不顾身上的伤痛,起身便是长剑重拾,“落月无双”再现,但是威力明显不比刚才。

    方仲天望着眼前的田栩,虽然知道这已经对自己构不成威胁,但是方仲天心中却在滴血——十八年的恩怨,都是因为自己的是是非非,才“造就”今天的局面。如今自己想要极力挽回,不但没有阻止,反倒是牺牲了更多无辜人的性命……这一次,方仲天已经下定了决心,不能再有更多的人牺牲,了结兄弟恩怨的同时,一定要带所有的人离开这里……

    “呀——”方仲天卯足了劲大喝一声,看准田栩长剑的路线,迅雷之势闪过,两手把住田栩的手腕,用力一折便将田栩手中的剑劈落。

    “啊——”田栩痛苦地大叫一声,此时的他已然不是方仲天的对手。但是他并没有放弃抵抗,即使没了长剑,田栩身上的劲还没消失。

    “快收手吧,告诉大家逃生的密道,不然我们全部都得死在这儿——”方仲天用双手擒拿束缚住了田栩的身躯,大声喊道。

    “没用的,我已经决定死在这里,你们谁也逃不了——”田栩依旧不甘示弱大喊道,“其他的人我不在乎,至少我要让你死,方仲天!”

    突然,方仲天一个没注意,从田栩的袖口间飞出一支毒箭,正中方仲天人的手臂。方仲天因为救人心切,没有注意到暗箭,结果肩膀遭到重创,毒性只在一瞬间便让方仲天丧失了力气,方仲天也是没能再束缚田栩,整个人向后倒去。

    “这下子就能杀了你——”田栩不顾身上的伤痛,起身便准备一掌回击方仲天。

    “你难道也不顾她们两个的死活了吗?”千钧一发之际,兰姑的一句话语却是让田栩的动作迟疑了——只见兰姑抱着手上的两个女婴,正脸望向田栩道。

    田栩看着那两个孩子,一股钻心的痛楚涌上心头——他自己也是一样,从战乱中走出的孤儿,每每想到这里,田栩就会陷入痛苦的回忆。

    但是这一次,田栩似乎是着魔了,虽然迟疑了一番,但是杀死方仲天的决心不会改变。他狠心一咬牙,重新对准暗伤倒地的方仲天,捡起之前掉下的长剑,对着方仲天恶狠狠道:“这一回我终于可以亲手杀了你……”

    田栩单手举剑准备刺下,方仲天看在眼里却是无力回击,就算是一旁照顾女婴的兰姑想要出手相救也是来不及了……

    “轰隆——”突然,就在临死一刻,房屋正厅发出了剧烈的震动,整个房子全部摇晃起来——不,不只是房屋,而是整座山开始有些崩塌了。

    “啊——”房屋的摇晃异常的剧烈,没有注意的田栩一个没有站稳。整个人向一侧飞去……然而令人惊异的一幕,田栩的这一“飞身”。脑袋重重砸在了井口的石壁上,脑颅内的鲜血也流了出来。整个人顿时昏死了过去。

    “田兄——”突如其来的反转,方仲天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回头却见田栩已经满头是血地倒在了井口旁。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女婴的哭声愈加强烈,看样子也是被这剧烈的摇晃给震住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向来冷静的兰姑,此时也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该不会是整座寻巍山都要塌了吧……”方仲天坚忍着毒伤重新站起,担心揣测道……

    而此时此刻,在正厅房屋的门外,庭院处的武林众人也是感受到了强烈的震动,内力深厚的众人甚至都很难站稳……

    一行人还在努力阻止山下的火势。这下子晃动不小,刚才被巨石滚下的燃烧巨木,一下子又翻滚回来——而这一次,翻滚回来的火势直接燃着了庭院内的房屋,之前的一切“救火努力”都白忙活了……

    “到……到底发生了什么……”萧齐身子摇摇晃晃地大声道。

    “阿天——”苏佳也从院外飞回庭院,冲萧天大喊道。

    “危险——”“不好了,火势又回来了——”“整座山开始摇晃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要提前被火势包围了……”庭院的众人又开始担心议论起来……

    “该不会是毁灭机关……”萧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禁提道。

    “是毁灭机关出问题了吗?”苏佳回到萧天身边问道。如今在场的众人,只有萧天一人通晓妖鬼大师的机关术,发生了什么,遭遇了什么。只有萧天最有可能想出应对措施,所以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了萧天身上。

    “应该是毁灭机关的熔岩烧断了寻巍山内部的机关支柱……”萧天努力使自己在摇晃中站稳,危急中刻不容缓道。“不行,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不然的话就真的逃不了了——”

    “可是要怎么办?火势把这里都包围了,庭院已经烧起来了。我们该从哪里走?”一向浑身是胆的胡夷狄,这一回也开始紧张起来。

    “只有去正厅的房间——”萧天回头望着庭院最后完好的正厅房屋,郑重道,“但愿方掌门已经和田栩做完了了结,唯一的密道出口应该就在那里……不管结束没有,我们赶紧进去屋里!”

    于是二话不说,在场的几十人不顾现场的一切,匆匆便往正厅屋内赶。萧天扶着黄纪、苏佳扶着仇如心,方瑛也是跟着大部队的节奏,纷纷跨过河流,上了台阶,走到了房屋的正门……

    而就在同一时刻,如同地狱一般的火焰,瞬间变吞噬掉了庭院的大门,把刚才的一切埋葬在了火海中……

    “方掌门——”众人一切大喊道,一时间,在场的几十人全部挤进了房屋正厅。而山峰的摇晃依旧不止,虽然没有刚才的强烈,但能隐隐感觉到随时而来的危险。

    “你们怎么都来了?”方仲天还在一旁照顾着昏死过去的田栩,回头问道。

    “不行了,刚才的山体震动,火势加速包围了这里,现在整个庭院都烧起来了——”苏佳先是提了一句,随即看到方仲天身边昏死过去的田栩,转而道,“看来这边也结束了……”

    黄纪看到自己的仇人昏死过去,心中不免一紧……

    “爹,现在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方瑛也在萧天身后加紧道。

    “可是如果真有密道,恐怕也只有田栩一个人知道,可是他现在已经……哎,我们也是无能为力……”兰姑抱着女婴,又望了望昏死过去的田栩,在一旁摇了摇头。众人看到了兰姑手上的那对女婴,也证实了仇如心刚才的话语。

    “你既然是鬼王师的弟子,那你应该知道这里逃生的密道吧?”胡夷狄转而问向苏佳身边的仇如心。

    “我不知道……”仇如心失望地回答道,“这寻巍山我们这些弟子从来都很少靠近,师父很多秘密我们并不知晓……”

    “那我们不是没办法逃出这里了——”萧齐听后,抱着头绝望道。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又回到了萧天身上,祈求精通机关术的萧天能够找到逃出这里的密道。萧天此时也是焦急如焚,他黄纪交给了一旁的胡夷狄照顾,自己则在已经破损的房屋里拼命寻找着机关的线索。

    萧天不断用手脚在石柱和地板上磕磕碰碰,却是没能发现任何的线索,之前在南宫地道和陵关城萧武忠家寻找密道的灵感,似乎一时全无……

    “难道说……”焦急中,萧天的目光放在了刚才田栩撞击的石井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