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单结恩怨 下
    “兰姑,你……快把孩子放下——”田栩又冲兰姑喊道,但是语气中却带着几分犹豫。√∟,

    “怎么,你觉得我会对这两个孩子图谋不轨吗?”兰姑轻笑着反问道,“现在的立场你要搞清楚,被逼上绝路的人可是你这个老家伙……”

    方仲天这边也回归正题,不过他并不像田栩那样情绪激动,而是依旧用兄弟谅解的口吻说道:“田栩,这一切该结束了,如果你真的对我怨恨有加,我们日后单独解决……可是现在寻巍山火势蔓延,武林众士岌岌可危,还望你能放下成见,先救下眼前人……”

    “放下成见?”对待方仲天,田栩这边的语气又凝重起来,“十八年了,我做的一切都失败了,败给了你这个仇人……方仲天,我早就发过誓了,我要亲手杀了你,就算是不顾一切哪怕是死……”

    “你就那么恨我?”方仲天反问一句道。

    “当然恨你——”田栩一语道破,“我们曾经是兄弟,可是我们所得的东西,全都是你方仲天的……世上所有人记得的,都是你方仲天的好,你是当今武林七雄之首,你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可我呢?在扬州暴乱的时候我和你一样,一样为了百姓,可老百姓把你当成了英雄,却把我当场了罪人,这是为什么?都曾经付出一切,为什么得到的东西却截然相反?从扬州知府死里逃生,你不但没有体谅我,还当着众人的面指责我的过错。就因为这样,从那一刻开始。无论是丐帮还是黄玄青一家,全部把我当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这一切都要怪你——因为你,我所有的东西都失去了,荣誉和光环全都揽在你一个人头上,你应该很开心吧,把我这样比下去……”

    “你怎么会这么想……”方仲天听着田栩发泄的语气,不禁问道。

    “住口,你没资格再评论我!”然而不等方仲天说完,田栩又在一旁抢言道,“这些都还不算什么。因为我只把这一切当做是抛世浮华的虚名,所以并不在乎……可是,你从我手中抢走了兰姑,我本该记恨你,但想着兰姑每天幸福开心,我也能够接受;但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你狠心抛下了兰姑,和另外的女人勾搭在一起……我恨你,你不但抢走了我的全部。还把我曾经让给你的最珍惜的如蝼蚁般抛弃;背叛了感情,不顾兄弟之情,像你这种人为什么还有颜面苟活于世,受到天下之人的敬仰和膜拜?”

    田栩一口气说完了这么多。方仲天也是愣了愣神。虽然田栩言之稍过,但客观的事实确实不假。自己和田栩还是兄弟时,他们的所作所为皆为天下道义。可是因为世事的恩怨蹉跎,却被世人当做两人善恶之别。他也知道田栩一直对兰姑心存好感。可兰姑选择的人是自己……扬州一事,最终自己还是做出了感情的背叛——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方仲天这辈子最后悔最痛心的事……

    可是比起在场的两个男人,兰姑似乎在一旁显得并不在乎。她也清楚方仲天和田栩二人的想法,但表情却并没有那么凝重,还是以往那种轻傲不屑一顾的神情。只见她手上抱着那对女婴,稍稍安抚后,便回应田栩道:“哼,你这老家伙,还管我和方仲天的事情……我应该早就说过了,我和方仲天的事,不需要他人指手画脚。既然方仲天十八年前背叛了我,那我自然会恨他一辈子,但是比起那个,我最看不惯就是别人在我面前评论这事……你别以为你一心为了我好,说了做了这么多,我就会对你心存感激。告诉你,我兰姑决定做什么事情,没人有资格在我面前指手评足!”

    兰姑说到这,田栩又冲兰姑望了望。

    再次提起了曾经的恩怨,方仲天心里更是纠结不已,毕竟他自己也清楚,十八年的恩怨,自己也有不对……不过眼下需要解决的,并不是真的纠结于过去的恩怨。刚才方仲天在屋外,说是要独自一人来找田栩做个了断,其实只是借口。方仲天一直把田栩当做兄弟,如今田栩做了这么多恶事,甚至想要和众武林人士同归于尽,换做是其他人,肯定恨不得想杀了他。但方仲天自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所以他斗胆请缨,借口单结恩怨一事,独自一人前来这正厅房间,目的旨在说服田栩,让其告知从这里逃生的方法……

    “不管你多恨我,哪怕是真的要杀了我也好,这些事情我们事后再谈……”方仲天郑重严肃道,“现在情况危急,寻巍山已经被熊熊大火吞噬,你手上可是握着几十人的性命……我还把你当做是兄弟,所以我并不想杀你,如果你真的特别恨我,我一定事后和你单独做个了断。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请田兄你告知我们从这里逃生的密道,外面的所有人和十八年前的恩怨无关,他们都是无辜的……”

    “无辜的?哼……丐帮和黄纪因为十八年灭门之仇想要杀了我;方瑛是你的女儿,而且是被你抛弃恨你入骨的兰姑抚养长大;苍龙大侠三番两次阻碍我的好事;还有那个莫名的蓝衣姑娘,接二两三杀害了我的心爱弟子……这些难道都和十八年前的恩怨无关?”田栩继续狠言道,“这些都有关!方仲天,你别做白日梦了,这里根本就没有可以逃生的密道,自打我启动毁灭机关开始,我就已经打算和你们同归于尽了……方仲天,我这么做除了不顾一切让你死,就是想让你知道——十八年前的恩怨,你所犯下的过错,最后也搭上了这么多人的性命,让你这个堂堂武林七雄之首、逸仙门的掌门人自愧终生……当然,你现在已经走到了尽头……”

    “不,你不应该这样。就算是恨我,你也不该……”方仲天有些失望地不断摇头。

    “真的没有逃生的密道吗?”兰姑突然在一旁峰回路转道。“刚才苍龙大侠在外面可是说过了,有关妖鬼大师机关密道的事情。即使是毁灭机关。也不排除有逃生之道的存在——”

    “什么,是真的吗?”方仲天重提情绪追问道。

    “又是苍龙大侠,那个妖鬼大师的徒弟……”田栩心中暗暗道。

    “何况……”兰姑又望向了手中抱着的女婴,继而道,“就算是想死,你应该也不忍心看着这两个女孩儿死去吧……我已经听你最后那个女徒弟说了,这两个女婴是你半年前在战乱中救出的刚出生的一对姐妹……你向来是不忍心看着这些孩子死去的,所以苍龙大侠才断定这里至少又让她们两个躲过这场火灾的暗道才对……”

    “那两个孩子的确是我从战火中救下来的……”提到了孩子,田栩的眼神突然变得迷离道。“十八年前,仇千安在扬州起兵造反失败,扬州兵变暴动,仇如心就是我救下一手抚养大的……我还是那样,十八年的习惯不变,救下这对姐妹也是同理……”

    “我想起来了……”提到这件事情,方仲天的语气也沉稳了下来,像是朋友诉说一般,语气平和地说道。“这就是田兄你为人最善良的一面,面对战火的波及,你总是不顾一切为了百姓,独自面对危险。十八年前婷儿面对危险时,你也是这么救她的,所以我一直很感激你。并不恨你……”

    这一次,田栩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大吼大叫。反倒是情绪平稳了下来,他像是勾起了什么回忆一般。整个人低头发愣了很久。

    “你不记得了吗?”兰姑这回转而朝向方仲天道,“我们和田栩第一次认识的时候……这些东西,其实都是他的亲身经历,这么多年过去了,人性的一面也没有改变……”

    “第一次认识的时候是吗……”方仲天的眼神也变得迷离不断,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回忆中)……

    “轰——”一发火炮炸开了街道两侧的房屋,硝烟弥漫不止,哭声喊声不断,随着官兵的喊杀声杀入城中,和谐的小城随即变成了血腥的人间地狱……

    因为城中汉人的暴动,蒙元朝廷下令三军前往镇压。对于他们口中的“造反之民”,他们的态度当然是悉数杀之……

    “啊——啊——啊——”犹如冤魂般的惨叫,城中顿时一片腥风血雨。官兵入城滥杀无辜,曾经和睦繁华的小镇,如今被笼罩在久久不能退去的阴霾黑暗中……

    “爹——娘——”田栩眼见着自己的父母惨遭蒙元官兵的杀害,自己的武功不济却是无能为力。自己的爹娘临死前让他人带着自己逃窜,田栩在逃出家门的最后一眼,看见了自己的爹娘惨死在了蒙元官兵的刀下……

    “让我下去,我要为我爹娘报仇——”田栩哭喊着道。

    可是带他逃跑的人似乎是受到了田栩爹娘生前的嘱咐,说什么也要带着他们的儿子逃离这里,毅然决然地不顾一切准备离开这里……

    他带着田栩一路跑至了街道的巷口,这里还站满了和他们一样准备逃难的平民百姓,所有人拥簇在一起,扎堆没法前进……

    “啊啊啊啊——”正在这时人群的前后又传来了如同鬼嚎般的阵阵惨叫——原来是蒙元官兵将这里包围得水泄不通,见“刁民”拥挤一块儿无法逃脱,索性前后两边箭矢齐下、伴随着惨叫声的连绵不绝,一个又一个无辜的百姓倒在了血泊中……

    “啊——”惊愕的一声尖叫,带着田栩逃跑的他,胸口同样中了一箭,受了致命伤。未能完成田栩父母生前遗嘱的他,最终阴狠躺在了鲜血染红的石砖上……

    田栩非常的害怕,保护他的人倒下时,是用手臂仅仅搂着自己,即使死去了也没有放松,这让蒙元官兵第一时间没有发现还小的自己……

    “啊啊啊……”惨叫声愈加模糊,最终全部停止了——官兵的屠杀已经收尾了……

    田栩斗胆略微抬起头,借着尸体间的缝隙。看着眼前的惨状——所有人都倒下了,为了镇压这些被朝廷定位“乱民”的无辜百姓。蒙元官兵竟将他们全部残忍杀害,一个活口不留……看到这里。田栩心里已经买下了深深的痛……

    “呜呜呜……”不知何时,尸体中传出了婴儿的哭声,田栩不禁朝那个方向望去。

    而在同一时刻,一个蒙元官兵已经提着苗刀过去了……

    “不要——”田栩打从心里暗暗道。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官兵走到了被遗弃的幸存瑛儿身前,冰冷的刀一挥而下,紧接着就是撕心裂肺的哭喊,然后一切都安静了……

    田栩看着残忍的一幕,整个人都吓晕过去了……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

    天上下起了大雨。冲刷着街道处的血腥。因为大雨滂沱,所以屠城完的蒙元官兵并没有第一时间清理尸体。也借着这段间隙,田栩得以幸存了下来……

    田栩被雨水和血腥所惊醒,浑身麻木的他,坚忍着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随后衣衫褴褛的他没有再敢去望周围的死寂一片,冒着如同恶魔一般的龙卷雨袭,田栩一步一步地朝着城外走去……

    又是走了很久很久,田栩离开“血城”至少三五天……他已经很久没有吃饭了。浑身疲累的他时不时倒在了山路中,然后半梦半醒间又坚忍着爬起来继续前行。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今后自己的路该怎么走。他心中也没有仇恨,因为屠城一幕的血腥。除了不堪回首的记忆和自己的名字,他已经麻木地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不知过了过久,在一处土坡处。走来年纪相仿,两手并牵的一男一女。男的也就十几岁出头。他看着田栩一身破烂地坐在这里,但气质神气却是不减。于是不禁问道。

    “我叫……田栩……”田栩有些麻木地回答道。

    “我叫方仲天,她叫兰姑——”年纪还小的方仲天和兰姑二人,并没有因为田栩的浑身褴褛而歧视他,反倒是可怜他,甚至是把他当成自己的朋友。

    “你可能是遇上不好的事了吧……”那是还单纯的兰姑,也关心着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谢……谢谢……”田栩依旧是麻木地回了一句,对于那段生死血腥的记忆,已然在自己脑海中愈加模糊。但是有一点却是十分清晰,在田栩心里,他鄙视一切战争,尤其是同情和惋惜因战争而无辜死去的百姓……他心里已经发誓,今后得为天下做些善事,至少让那些受到战火波及的孤儿,不再受苦难之灾,至少不能变得和自己一样……

    尔后田栩也把自己模糊的经历告知了方仲天和兰姑,从那以后,他们三人变成了要好的朋友……

    (现实中)……

    “因为田兄你经历过战火的痛苦,所以你心中的那份良知,并没有泯灭……”方仲天依旧是平和道,“收手吧,为了这些孩子,为了其他无辜的人……虽然这不是战争,但搭上的,也是几十人的性命,你当然不想再看到小时候血腥的一幕不是吗?如果你真的那么恨我,事后我和你一定单独做个了结,不牵扯任何局外人,就算是我的性命搭上也行……但是现在,请你告诉我们逃生的密道,屋外的人可不能因为我们之间的恩怨而……”

    “住口,别拿从前的事情提起!原来的事情我早就忘了,我心底的良知早就没了!”此时的田栩突然失去了冷静,拔剑指着方仲天道。

    “不,你在说谎,否则你不会为了那两个孩子,拼命跑回来……”方仲天依旧是镇定道。

    “你有什么资格再说我,你也不过是一个犯下十八年恩怨的罪人罢了!”田栩指剑继续道,“既然你承诺要和我单独做个了结……行,不用等到事后,现在在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把一切都了结好了,也好结束这十八年甚至是二十多年的是是非非——”

    方仲天听到这里,知道田栩已经失去了冷静和耐心,自己也没有时间再继续拖延了,索性眼神一凝,准备有所行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