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单结恩怨 中
    "咳,咳,咳……"察台王府后院的房间,传来了略微急促的咳嗽声……

    "王爷,不好了"正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着铠甲的士兵跑进了房间,急声道.

    房间里咳嗽的,正是重病的察台王.察台王此时正一脸踌躇的表情,且神情十分的紧张,见到有士兵前来汇报,于是急忙回应道:"咳,咳……怎么了?"

    士兵急促道:"来运镖局的少主孙云又杀到王府来了……之前在大都城楼的时候,他就一个人杀了那么多的兄弟,刚才在王府的城楼,他更是大开杀戒,大道两侧全是士兵的尸体……现在他又杀到王府里面来了,朝廷甚至派出了军队加以阻拦,但好像还是挡不住他,王府院内已经溃不成军了"

    "他一个人……居然能杀了那么多的士兵……咳咳"察台王继续回应道,"他为什么……要……咳咳这么做?"

    士兵顿了顿,随后道:"回王爷,好像是因为……公子爷杀了北原五侠,还把来运镖局的人残杀斩首,孙云才被激怒的……那个孙云好像是说要扬言杀了公子爷,现在王府的军队已经全然挡不住他了,王府院内已经是一片狼藉"

    察台王缓缓站起身,心中似乎是有什么想法,不禁感叹道:"为什么会是这样,如长风文学"//cfwx"target="_blank"&gt;cfwx果早一点的话,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咳咳多尔敦总是那个性格,到处……咳咳……惹乱子.还有孙云,他……"

    士兵见察台王迟迟没有做出决策,即刻又道:"王爷.事不宜迟,赶紧再向朝廷上奏,让其派出更多的军队加以镇压,迟缓一步,后果不堪设想啊!"

    "不,万万不可!咳咳咳咳咳……"察台王听到士兵的强求,立刻阻止道.似乎是为了避免什么,"咳咳咳……咳咳千万不可以……咳咳……再惊动朝廷了……咳咳……"

    "可是王爷,要是再迟疑的话.整个察台王府就要被那个姓孙的踏平了!"士兵不理解道,"王爷您究竟是在顾虑什么,难道都这个时候,您还在惦记着与来运镖局之间的恩情?"

    "本王说不可就不可!咳咳……咳咳……"察台王坚定道.随后.察台王缓缓向床边走了几步.从抽屉里拿出一样东西,然后准备往外走,似乎是要亲自去面对这一切.

    士兵见着察台王重病的身子依旧想要出去,立刻阻拦道:"王爷,王爷"

    然而,察台王不顾士兵的阻拦,一把推开准备拦下他的士兵,继续拖着身子向外走.

    "王爷,现在外面危机.那个姓孙的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王爷您可千万不能出去!"士兵继续急于劝阻道.

    "我必须要去!咳咳……"察台王眼神坚定地说道."因为只有本王……咳咳咳咳咳咳……因为只有我,才可以阻止他!"

    说着,察台王继续向门外走去,而士兵也没有在阻拦,只是慢慢跟在察台王的后面.

    而此时此刻站在后院房门处的,不仅仅只有察台王,还有他的女儿察台拉朵和另一个儿子察台科尔台,以及他的妻子度里班扎娜.

    "父王……"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察台拉朵有些害怕地说道,"父王,外面死了好多人,女儿怕……"

    "咳咳……"察台王走到察台拉朵的身边,安慰道:"拉朵别怕,父王这就去阻止这一切"

    度里班扎娜一直没有说话,看着察台王的神情,似乎还有别的想法.

    察台王安抚了自己的女儿后,又对察台科尔台说道:"科尔台……咳咳照顾好拉朵,父王要去前院一看究竟……"

    察台科尔台见自己的父亲不惧危险,于是也缓声道:"父王,要不孩儿陪您一起去吧?"

    "不,你不能去咳咳……"察台王又急促道,"好好照顾好拉朵,和你阿娘在一起,父王一个人……咳咳咳……能摆平着一切"

    度里班扎娜在一旁看了半天,并不像自己的孩子们一样投去关心的目光,反倒是轻轻一笑道:"哼,察台王,你这个时候这么急着去一个人担当,该不会是……"

    察台王似乎是知道度里班扎娜的想法,沉默了许久,随后轻声道:"哎,看来是到了该把真相告诉孩子们的时候了……咳咳……扎娜……咳咳……你把十八年前的真相告诉他们吧,我之前说过,时机到了,我就会把我与来运镖局之间的恩怨道出来,现在是时候了……咳咳"

    "为什么是这个时候,难道说那个来运镖局的孙少主……是你又发现了什么是吗?"度里班扎娜又笑着问道,她似乎隐隐约约猜到了.

    察台王点了点头,眼神悲伤道:"是的……咳咳……我在大都的城楼处,发现了……那个东西……"

    "呵呵,那还真是孽缘啊,今日那个姓孙的独自一人把这察台王府搅了个天翻地覆,这就是你十八年前造孽的报应啊……"度里班扎娜继续笑道,"不过我话说在前头,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是真是假,我都不会对那个来运镖局的少主有好眼色的……"

    察台王思绪了一番,没有再多做回应,只是转头准备走向前院.[,!],轻声回了一句道:"总之,十八年前的真相……咳咳……扎娜,就由你亲自告诉科尔台他们好了……咳咳……还有,你要照顾好科尔台和拉朵……"说完,察台王缓缓往前院的方向走去.

    察台王走后,度里班扎娜只是对着察台王的背影轻轻一笑.

    察台拉朵和察台科尔台很是不理解自己的阿娘为什么会大敌当前还在笑,又想起了刚才自己的父王说的有关十八年前与来运镖局的恩怨真相.察台科尔台不禁问道:"阿娘,父王说的十八年前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度里班扎娜察台科尔台一眼,似乎是有什么想法.于是先问道:"科尔台,阿娘问你,你想不想将来自己能够独掌察台王府的实权?"

    "想,当然想了"察台科尔台点头道,"可是现在实权不都掌握在哥哥手上吗?而且……现在危机当前,阿娘为什么要问这个?"

    "因为你哥多尔敦已经走到头了……"度里班扎娜继续道,"那个姓孙的今天的目的就是要杀了多尔敦,你哥哥犯下了这么多的事.恐怕也不止是那个姓孙的一个人饶不了他,多尔敦他今日必定是躲不过难逃厄运了……而察台王府不能没有后,科尔台你可要做好接班你哥哥的准备"

    "嗯.我一直都在期待这一天……"察台科尔台听了,内心似乎是下定了决心道.正如察台多尔敦之前所说,察台科尔台表面看前来乖巧单纯,实则内心嫉妒察台多尔敦多时.他甚至到处招兵买马.准备有朝一日能够篡夺其位.而就如度里班扎娜所说,现在似乎就是机会.

    "可是阿娘,我们还是想知道,十八年前父王和来运镖局究竟发生了什么?"察台拉朵又在一旁问道.

    "没问题,阿娘现在就告诉你们……"度里班扎娜回应道,"你们的父王,十八年前干的好事……当然,告诉了你们真相.你们两个待会儿就随阿娘去前院一看究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会让你们遇上大吃一惊的事情……"

    "可是,前院不是正在……阿娘,我怕……"察台拉朵继续胆怯道.

    "不怕,拉朵……"度里班扎娜摸着女儿的头,笑着说道,"你父王说的没错,只有他可以阻止这一切如果说这一切都是真的,那那个姓孙的也知道了真相,肯定会收手的……当然,至于你们的哥哥多尔敦最后能否活下来,就看他的造化了……"

    于是,度里班扎娜开始慢慢将十八年前的真相慢慢给察台科尔台和察台拉朵说来……

    察台王府前院……

    硕大的前院,已经倒满了蒙元士兵的尸体,地面甚至被破坏得面目全非,孙云刚才所站的地方,被自己一拳打开一条深深的裂缝,裂缝的两旁,更是横七竖八地躺着士兵和战马的尸体,兵器铁甲散落一地.前来的蒙元部队,被孙云一个人打得溃不成军,剩下苟活的一些残余部队也仅仅是提着手中的长矛苗刀,站在离孙云很远的地方,颤抖得不敢靠近.

    而孙云此时此刻已经离前门厅的察台多尔敦越来越近了,浑身是血的他,眼神里散发出紫光云溢的杀气.就在孙云想要上去和察台多尔敦一搏生死时,又有几个人拦住了孙云的去路.

    这些人其实是察台王府的高手侍卫,其中几个孙云还是认得的,他们便是阿鲁刺格尔,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等人,而前面的这三人,正是来运镖局第一次来到大都定居时,最开始前来挑衅的那几个王府侍卫.

    朝廷的兵马被打得落花流水,这些自诩为王府的"金字高手"自然要挺身出面.然而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孙云就不费周章地将他们全部打倒,如今武功登峰造极,对付他们又岂会费事?

    只见孙云此时此刻已经杀红了眼,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杀死察台多尔敦,这之前有谁要敢拦他,只有一个下场……

    孙云猛然一抬头,眼神骤放出阵阵寒光,前排阻拦的王府侍卫吓了一大跳.但是他们还是镇定不退,阿鲁刺格尔浑身是胆,最先提刀上去.

    然而,孙云瞅都不瞅一眼,见到来者提刀而来,孙云一拳聚力重重打在了阿鲁刺格尔看似强壮的躯干上.

    "啊"阿鲁刺格尔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重重吐了一口血,足足吃了力道十足的一拳,整个人瞬间昏了过去.好在没有结果其性命,孙云一拳将其打昏后,用力将阿鲁刺格尔的躯体往后一抛,昏过去的阿鲁刺格尔直接和地缝周围的蒙元士兵的尸体躺在了一块儿.

    见到阿鲁刺格尔一个回合不到就败下阵来,看着眼前杀气腾腾的孙云,他们也是颤抖不已.但是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作为察台王府的"金字高手",他们没有别的退路,于是,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也纷纷提着苗刀,不由分说地朝孙云扑了过来.

    孙云依旧是二话不说,全身紫光内力瞬发,顿时一股强劲的风力自孙云体内蹦出,撼动着周边的一切,连被他杀死的蒙元士兵的尸体,都被震飞几丈之远,所站的地面也被强劲的内力震出一个缺口.

    不过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还算有点本事,强行用定力镇住了,只见他们用刀抵至身前,不让其劲力.[,!]将自己冲飞,自己所站的地面也被内力冲变了形.

    但他们的水平也只有这个地步了,孙云又是快人一步,全身如紫云闪电一般瞬移而过,直接来到了两人之前.没完,孙云手中内力聚足,一手吸附住了一人.

    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还没来得及反应到底发什么了什么,就感觉自己的全身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手中的刀根本无法动弹.

    只见孙云手中聚集的紫光内力,活活将二人抓起提在了半空中."啊"猛然一下,孙云大叫一声,将二人往天上用力一抛,二人也是手无缚鸡之力地任其摆布,最后从空中垂直落下,重重摔倒在地上,痛苦掩面地无法站起.

    剩下的几个侍卫见到三大高手全都被孙云一招摆平,逡巡而不敢进.而孙云这次也没有给他们反映的时间,先发制人,整个人冲上阶梯,紫光内力再现,边腿横扫而过,鸣剑山庄的"劈刀腿"兼"阴阳破碎诀"的内力,如一刀流星望月形的紫光闪电飞驰而过,只听得数声惨叫,前排剩下的王府侍卫,身前全被孙云的"劈刀腿"划破铠甲,留下了深深的血印刀口,最后痛苦地抚身倒下,连一丝还击的余力都没有……

    前排最后阻拦的王府侍卫全部倒下,终于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了……

    察台多尔敦已经站在厅房门前,静静地看了孙云多时.而孙云杀了这么多的蒙元士兵,眼光也一直没有离开察台多尔敦.孙云似乎是聚集起了自己全身的内力,用满是愤怒和杀气的眼神望着察台多尔敦对于孙云来说,所有的一切目标都是为了杀死眼前这个仇人,只要杀了他,一切就了结了……

    察台多尔敦眼神现在十分的复杂,充满杀气的眼神中也有着惊恐,他万万没有想到孙云的武功如今却能可怕至极到如此地步;而孙云满是杀气的眼神中也带着一丝紧张,虽然抱定了杀死察台多尔敦的决心,但是自己也不能完全有把握今天就一定能杀死察台多尔敦.

    但是他们很清楚,今天一定会以生死来分出胜负,只要胜负结果一出,命运就终结了一切一场迟到多时的生死对决,这一回真的是要上演了……

    察台多尔敦将手中的那对银月刀抛过去丢还给了孙云,只身道:"这是你的刀,孙少主,我察台多尔敦可是要堂堂正正的和你一决生死……"说着,察台多尔敦也慢慢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了自己的苗刀.

    孙云稳稳接过了察台多尔敦丢来的银月刀,熟悉的兵器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的手中,孙云手中的内力聚足,两把银月刀瞬现出紫色的光芒.

    "察台多尔多,今天你一定会死在我孙云的手上!"孙云提起闪着紫电光芒的银月刀,刀锋正对着面前的察台多尔敦,用满是杀气的口气说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