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单结恩怨 上
    “你……你说什么?”薛飞痕听到身后萧天的话语,转头露出惊恐的表情道。

    “这是真的吗?”苏佳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继续问道,“阿天你是说,整座寻巍山将会……将会成为一片火海?”

    萧天缓缓站起身叙述道:“如果说田栩真的是从十八年前就开始布好了这个局,那么这个毁灭机关……”

    “将会把这里烧成一片灰烬——”田栩露出凶光接过了话语。

    说话间,众人脚下的震动愈加的强烈,似乎再过不久,整座寻巍山都将沉陷……

    “可恶啊——”萧齐不甘心地发泄了一句,为了看清山外的状况,飞身跃至庭院的围墙上,由上向山下的四周望去——而映入萧齐眼帘的,却是一望无尽的火海……

    “不好,寻巍山山脚起大火了!”萧齐眼见情况不妙,下意识大喊道。

    危机即在眼前,众人心中愣是纠结不已。山下四周起火,整座森林都有可能成为一片火海,被死亡和痛苦所淹没,即使你武功再高,也绝计逃不出这地狱般的火林……

    “田栩,你这个畜生!你……嗯?”葛威双手攒着牢笼的栏杆,先是大声骂了一句,但随后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稍稍疑惑了一番。

    “既然要死,那就一起死好了,反正我田栩活这一世,欠下的人命也不止一条……”田栩先是悲观地说了一句,随后两眼恶狠狠地望向方仲天,“不过在我死之前,我一定要杀了你,方仲天——我下半生活在世上的意义,就是复仇。就是死,也得让你先死在我手上……”

    方仲天两眼凝视着田栩,双手握住牢笼也是越加强烈……然而和刚才葛威的感觉一样。方仲天似乎是感受到了束缚自己牢笼的一丝异样。

    “这座牢笼……”方仲天心中一动,用手下意识掰了掰牢笼的栏杆。

    “自行解开了……”葛威也是同样的反应。接上了方仲天的话。

    果然,不知何时,本是牢牢锁住方仲天和葛威的牢笼却是自行破开了。

    “切,我忘了,不过也罢……”田栩暗暗自责了一句。

    方仲天和葛威纷纷一脚将破碎的牢笼踢开,重新获得自由。背后的方瑛见了,高兴地喊道:“爹——”

    “这是怎么回事?”薛飞痕也还没回过神,不禁问道。

    “因为毁灭机关的缘故——”熟悉机关要术的萧天接上道。“毁灭机关是《机关要术》中难度最大同时也是波及性最强的机关……《机关要术》有言,‘凡枝筑机断者,与形机关万象,必环环相扣、连锁成舟’,毁灭机关既是波及破坏最广,整座寻巍山都难逃深渊汪洋,山上的其余机关恐怕也是自行销毁殆尽……”

    “你还真不愧是妖鬼大师的弟子,看样子倒是让我实得十八年之愿……”田栩冷笑着说道,“我曾说过,若日后能够见到妖鬼大师的弟子。我倒是想见识见识,没想到今日果真如我所愿……”

    “但你也只能走到今天了——”萧天义正言辞道,“我师父的脚。就是被你剜的,虽然没有生死之仇,但是为此我也得为师父讨回十八年的公道!”

    “我就在这里,想要取我性命,我想以苍龙大侠你的武功,应该不是难事……”田栩一脸不在乎道,“不过我也说了,今天在场的人都逃不过毁灭机关的魔笼……要死就一起死,就让十八年的恩怨一起葬送在这火海中好了。哈哈哈哈——”

    “葬送火海的只有你!”重回自由的葛威双手握拳,朝田栩愤怒道。“用不着苍龙大侠,田栩。我现在就杀了你,为十八年前纪儿一家报仇雪恨!”

    再次提到了黄纪的家族灭门之仇,倒在地上的黄纪内心很是五味杂陈……

    说话对峙间,寻巍山的晃动再添几分,似乎山下的一角已经失去平衡,整座山头开始有些塌方倾斜的味道。

    萧天心中担心不已,暗惊道:“糟了,田栩一定是用熔岩布置的机关……熔岩毁掉了寻巍山内部的机关构造,一旦支住倒塌,整座山塌方不是危言耸听……”

    “我现在就杀了你!”葛威忍无可忍,身为丐帮帮主的他,说什么也要亲手杀了田栩这个犯下滔天罪恶的败类。

    然而正当葛威想要上去台阶,方仲天却抢先一步挡在了葛威的身前。和葛威的嫉恶如仇不同,方仲天的神情较为淡定。

    “方掌门,你干什么?”葛威有些激动道,“这个时候了,难道还指望留他活路,让他给我们逃生的出口吗?”

    “不——”方仲天坚定不移道,“我只是想……亲自了结这段恩怨——”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全部把目光放在了方仲天身上。尤其是兰姑,她似乎很能明白方仲天的心思,即使十八年未见,即使一直对方仲天怀恨在心……

    方仲天再次上前两步,望着田栩冷血的眼光,方仲天坚定道:“十八年的恩恩怨怨,兰姑也好,黄玄青一家也好,婷儿也好,瑛儿也好,包括今天的苍龙大侠也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方仲天和田栩你的恩怨所至。不管这其中谁对谁错,总之还是和我脱不开关系……因为这道恩怨,十八年来已经有太多人受苦了……”

    “哼……”兰姑听了方仲天的话,似乎是了解了方仲天的心思,轻声一笑道,不知道是对十八年恩怨情仇的释然,还是对方仲天一如既往的“嘲笑”和“记恨”。

    田栩一直直视着方仲天,方仲天也是如此。方仲天继续说道:“已经有太多人因此而受苦受难,是该到了结束之时了……就让我,整个恩怨的‘主谋’,亲自和你了结这一切吧……”

    田栩听出了方仲天的意思,方仲天是想和自己单独了结恩怨。看到这里,田栩的眼神中多出一份犹豫不定。

    而在场人听了。自然是了解方仲天的心思,而且暗中也算答应。毕竟现在所有人都深陷危急火海,到了众人生死攸关的命运。也不在乎方仲天一人是否还有危险,索性就让这一切由其自己的命运决定……

    但身后的萧天、苏佳、胡夷狄等人想到的可不仅仅是这些。他们除了要尽力成功伏法罪魁祸首田栩,还要想尽一切办法让众人从这火海中安全离开。眼见着熊熊火势逐渐向寻巍山顶上蔓延,热气蒸腾逐渐升高,几十人的性命不容片刻怠慢……

    “好热啊……”萧齐擦了擦额头上的忽而冒出的汗珠,有些紧张道,“再拖下去,我们恐怕只能在这里等死,还不如施展轻功从这里逃脱。说不定还能得救……”

    “那可不行,这可不是开玩笑!”年长的风文见了,立刻阻止道,“火势包围了整座寻巍山,整座丛林此时已是一片火海。如果我们现在贸然下山,纵使你轻功再好,也会被熊熊烈火所吞没——”

    “那怎么办,难道只能在这里等死?”萧齐有些烦心道,“这阿天的师父妖鬼大师发明什么不好,偏偏发明这个什么‘毁灭机关’……现在好了。田栩还没有死,我们这些人得先被毁灭了……”

    苏佳在一旁冷静地想了想,随后又冲面前照顾黄纪方瑛的萧天道:“阿天。你既然这么精通机关术,那你应该知道的,有什么可以从这里逃脱的办法,至少能够避开毁灭机关……”

    萧天无奈地摇了摇头,略显失望道:“毁灭机关是《机关要术》最高一层,既已启动,就已经阻止不了……”

    “可是妖鬼大师这么厉害,他能发明这样的机关,一定有可以解决……至少是可以逃脱的办法……”苏佳继续道。“我记得在陆府的时候,那一次菁妹抢你的书。你不是提到过吗?你说过这毁灭机关多用于帝王的陵墓……既然如此,能为帝王建造陵墓所用。不可能没人从机关密道中逃出来……妖鬼大师既然熟悉这一道,他一定有办法的,阿天你再想想……”

    苏佳也想起了那一次在陆府的“闹事”,萧天听到这里,也开始绞尽脑汁回忆起来……

    (回忆中)……

    “毁灭机关?”萧天接过书,仔细端详了几番,虽然参透不了其中的奥义,但书上字面的意思还是能够读懂的,“上面好像说,这是《机关要术》最高一层……机关要术若是用于武学,多为自保,一旦被逼上绝路,这‘毁灭机关’能够致使敌我同归于尽……当然,前提是这机关要有长达数年或是数十年的准备,所以这种机关一般用于帝王陵墓内的设置,多是用于对付那些盗墓的人,因此世上少有所见……”

    “用于帝王陵墓?应该不止吧……”陆菁突发奇想道,“倒是三天前你和苏姐姐去了南宫地道,那里毕竟也是重要的暗道,会不会……也有这种机关?”

    “怎么可能?”萧天笑着回应道,“这种机关术,如今也只有我师父妖鬼大师会,再往前提,也不过是玄清大师发明的机关之术罢了……再说了,这种毁灭机关是同归于尽的要术,光准备就要几年甚至数十年,活人一般难以见到,所以才说多用于帝王陵墓……”

    “你师父还会盗墓?”陆菁不禁调侃了一句。

    “别这么说,我师父可没做过这些事情……”萧天立刻反驳了一句……

    (现实中)……

    “对了,玄清大师是妖鬼师父的师父,他发明这种术数十年,不会没有逃脱破解之法……”萧天有些兴奋道,“妖鬼师父说过,凡自行机关之术,一定有后路借以趋之……如果真是这样,这毁灭机关虽然烧了整座寻巍山,但一定有可以逃脱避难的暗道才对。就算不能逃脱,至少可以躲避避开火海的地方……”

    萧天这么一说,众人眼前一亮、重拾希望,觉得虽然深陷毁灭机关的困境,但并没有完全死路一条……

    而萧天说完后,田栩似乎是也想到了什么,眼神稍稍一变。忽地,田栩像是出人意料地收回了刚才冷血杀手的神情,转身跑向庭院台阶的正厅房间里去。

    “他要干什么?”葛威想到了刚才萧天的话,不禁道,“如果真如刚才苍龙大侠所说,他该不会是自己想从房间的密道逃脱,然后让我们困在这火海里吧?”

    葛威突然一说,众人再次担心起来。胡夷狄已经按捺不住手中的刀,稍许恢复功力的他,也想要冲上去和田栩拼命。

    方仲天见场面再次有些失控,立即反身阻止道:“诸位,此之恩怨皆因方某而起。方某恳请诸位随我一愿,让方某亲自与田栩了结这一段恩怨……虽然这可能使之深陷更深,但是能够阻止田栩的,也只有方某一人,恳请诸位能够答应方某!”说完,方仲天朝众人短暂地鞠了一躬。

    方仲天,这个逸仙门的掌门人,当今武林七雄之首,居然在自己的门派弟子甚至是年轻晚辈面前恭敬鞠躬起来。

    “爹……”方瑛看着自己父亲这个样子,眼角中泛起了点点泪花。知道十八年恩怨细节的她,也不禁感叹到这十八年来因此恩怨情仇而经历的岁月蹉跎……

    “可是,方掌门……”身为方仲天得力手下的风文,依然不愿让身为掌门的方仲天冒这个险,上前担心道。

    “我相信爹!”突然,方瑛从人群中站起,语气不强但坚定不已道,“十八年扬州的恩怨,只有我爹和我师父最清楚了……他们有办法阻止这一切,请各位前辈相信我爹,不但能够阻止田栩,也能救得大家平安离开——”

    方瑛此时在人群中显得非常显眼,不会武功的她,此时的话语却是让在场的人一一信服。

    “瑛儿……”兰姑见方瑛也提到了自己,心中暗暗感叹着。

    “我……相信瑛儿——”黄纪最先在地上答应道,即使身负重伤,他望向方瑛的眼神还是那样的有神。

    “黄纪哥哥……”方瑛见黄纪无论何时何地,都是始终支持自己的人,心中不禁为之一动。

    “我也相信——”胡夷狄这边,也索性说道,“虽然和方姑娘交往日子不多,但我相信她!”

    方瑛又望向胡夷狄,投去了不可思议的目光。说实话,第一次在边关居明城见到胡夷狄,方瑛一直认为胡夷狄是个宁可信己、不可信人的独行者,但是今天,她却对胡夷狄有了新的眼光,并让自己为之心动。

    “我们也是一样……”萧天、苏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起方瑛,相信起方仲天来。

    “谢谢……谢谢你们……”方瑛第一次见到如此多人信任自己,苦难中也流出了高兴的泪水……

    “方某谢过众位——”方仲天在自己女儿的帮助下,得到了在场之人的信任,随之更加坚定了信心,转身朝田栩“逃窜”的正厅房间追去……

    “师父他,该不会是要……”很久没说话的仇如心,似乎是知道有关田栩的什么,突然在苏佳身边发话道。

    “怎么了?”苏佳也感到有些不对,随即问道。

    “我知道师父……我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急着回房……”仇如心忍着身上的伤痛,坚忍说道。

    “是真的吗?”萧天听到了仇如心的话,急忙回头问道,“告诉我们,田栩他还有什么阴谋目的?”

    “不……不是阴谋……”仇如心说话间,眼神突然变得些许哀婉……(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江湖博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五百二十四章单结恩怨(上)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