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二十二章 全员到齐
    刚从死亡边缘走过的黄纪和方瑛二人这才回过身,只见一个紫色的曼妙身影缓缓落于自己等人身前,而这个人,正是之前在云主城帮助萧齐的那个神秘紫衣女子……

    “这个人是……”萧天在一旁有些惊异,这个身影,这个动作,宛若似曾相识……

    紫衣女子平稳落地后,站在黄纪和方瑛的身前,并向田栩投去了异样的目光。该女子不但紫衣披身,而且面带纱巾,神秘的眼神下让人未知如此婀娜的女子,面纱下究竟隐匿着怎样的风华面容。

    但是这个身影对于方瑛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方瑛根本就不敢相信她居然会来到这个地方……

    “你……”田栩望见了紫衣女子的神情,也是露出了惊愕的表情,刚才冷血杀手的神情一下子收敛了回去。

    方仲天和田栩一样,吃惊的眼神中,暗藏着一丝默默的辛酸。“这难道就是命吗?在这个似曾相识的庭院,重逢似曾相识的人……”方仲天两手紧靠着牢笼的栏杆,心中默默道……

    “师父——”方瑛见到紫衣女子的背影,最先兴奋道。

    “早就和你说过了,在外面不要说我是你的师父,你果然还是忘得一干二净……”紫衣女子终于发话了,回应方瑛的时候,紫衣女子并没有回头,由其内容可知,该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古墓派的掌门人,曾近方仲天和田栩的恩怨中人——兰姑。

    “是……兰掌门……”黄纪忍着身上的伤痛,直眼望向兰姑的背影,呢喃着说道。

    兰姑面向田栩,并没有先发话。她环绕了一下四周,看着被牢笼陷阱所困的方仲天和葛威。以及院门口受伤倒地的萧天,最后望了望自己身后伏在地上的黄纪和方瑛,摇了摇头轻笑道:“哼。一群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居然被田栩这个老家伙玩儿得团团转。说出去还不笑死人……”兰姑依旧是一如既往地轻傲性格。

    听见兰姑的“轻笑”之言,远处的萧天有些自愧,毕竟自己曾经答应过兰姑要一路保护好方瑛,包括回山后对付鬼王师的人。结果自己这个苍龙大侠也是大意中了田栩的陷阱,甚至差点丢了性命。

    “我得试试,身子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萧天重新聚足内力,准备活动一下身子,看看体内的毒是否缓解。

    稍过一刻。一股阴柔的内力遍布全身,大大舒缓了体内的暗毒——这的确是寒灵神功的内力,不过萧天疑惑自己应该没有这么精纯的阴柔内力才对……

    紧接着就是背后伏上一只纤纤玉手,萧天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回头一望,只见苏佳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而刚才的寒灵神功内力也正是苏佳在为自己疗伤。

    “佳儿——”萧天见到苏佳终于从云主城及时赶来,兴奋地轻声道。

    苏佳也是一脸微笑望着萧天,轻声回应道:“真是的,成了武功盖世的苍龙大侠。还是这么不让人放心……”

    “只有你一个人吗,佳儿?”萧天又继续问道。

    “当然——不是——”苏佳用略带俏皮的话语说道,紧跟着苏佳的身后又冒出一个脑袋。

    “臭阿天。只想着嫂子,是不是把我给忘了?”说话的人不是萧齐又是谁。

    “嘿,多日不见,你就在这里乱称呼……现在我可不同以往,再乱说话信不信我教训你?”萧天见久未逢面的萧齐一来就“出言不逊”,便不好气地提醒了一句。

    “还不止呢……”苏佳又是一笑,话音刚落,身后的庭院门一下子冒出了几十个人。

    “没想到苍龙兄弟也负伤了,看来是我高估你了……”“挑衅”说话的这人自然是和萧天兄弟相称的胡夷狄。

    “没想到你也挖苦我……”萧天先是调侃了一句。随后一本正经问道,“说真的。这次的计划,你们没有遇到什么意外或是受伤吧?”

    “当然有了。嫂子还负伤了呢……”萧齐没动脑子,随口而出云主城的情况。

    “诶——”苏佳刚想要阻止萧齐开口,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看样子她是不想让萧天为自己太担心。

    一听到“负伤”,萧天自然担心几分,于是加紧问道:“佳儿,你……受伤了,不要紧吧?”

    “没事,只是左手受伤没法出力了,并无大碍……”苏佳还是把实情告诉了萧天,“那个白燮确实难应付,他为了对付你,可是精心设计了针对你的机关陷阱,幸好是我替你前去……”

    萧天听到这里,不禁觉得鬼王师田栩的心机确实令人胆寒,在他印象中,能把苏佳逼上绝路的人不多,何况白燮只不过是田栩手下的一个徒弟罢了……

    “受伤的人可不止苏姑娘,我也一样……”胡夷狄也在一旁说道,“听苏姑娘说,那些莫名的机关术都是什么‘妖鬼大师’的杰作,苍龙兄弟你还是妖鬼大师的徒弟?”

    “这些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萧天说着,把目光望向了兰姑一侧。

    “啊,就是那个紫衣姑娘,在云主城帮我们的就是她——”萧齐一眼就认出来了,朝着兰姑的方向喊道。

    “她帮助你们?”萧天跟上道,“噢,她是古墓派的掌门人兰姑兰前辈,我想她帮你们也和赶到这里的事情有关吧……”

    “是古墓派掌门人?”萧齐有些大吃一惊,没想到暗中帮助自己的人竟是江湖中有头有脸的前辈,于是生性单纯的他随口感谢道,“多谢兰前辈在云主城暗中相助,晚辈萧家弟子在这里谢过了——”

    兰姑并没有回头,性格轻傲的她轻声一笑道:“哼,你们这些人,身手个个不凡,却连一个田栩都对付不了……接下来的事交给我就行了,你们还是好好照顾好自己吧……”

    萧齐听了。心中暗道:“没想到这个兰姑前辈,性格会这么古怪……”

    紧跟在后面进庭院的,是薛飞痕和众逸仙门弟子。以及接应的丐帮弟子。寻巍山上的庭院,一下子被拥挤的人群挤了个里外不通。

    “葛帮主——”看见被困在牢笼中的葛威。薛飞痕这边应声道。

    “方掌门——”众逸仙门弟子也是同样的反应。

    方仲天和葛威简单地回应后,见众人都平安赶到,心知云主城及山下的事情,已经一一摆平……

    揭开面纱的兰姑再次把目光回到了田栩身上,轻笑着说道:“你这个老东西,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放着这些个臭恩怨不放……怎么了,看到我来了。你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田栩先是怔住了,因为在他心里,他一直对蓝滚存有好感。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田栩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田栩顿了顿,良久才发话道,“兰姑,真的好久不见了,没想到十八年后,我们三人还可以在这里重逢。在这个和十八年前一样的庭院……说我放着恩怨不放?那你呢,十八年过去了,你不也一直对方仲天当年背叛你而怀恨在心吗?”

    方仲天听后。在一旁默不作声,但是目光一直没有从田栩的身上离开。

    兰姑依旧是不屑一顾的表情,举剑朝方仲天的方向挥了一道,随即笑道:“哼,我和他的事用不着你管,当年我没有原谅他,今天我一样不会原谅他……不过今日我来,和他的事情无关……”

    “你别骗我了,我还不了解你吗?”田栩这回反过头来主动发言道。“你心里一直都恨方仲天,现在他就在这里。我替你杀了他,可是解了你的心头怨恨不是吗?”

    方瑛在后面听见田栩和兰姑在为十八年前的恩怨来回反驳。知道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感叹十八年来的事事无常,心中不免有些纠结不去……

    本是纠缠不清的恩怨,谁知兰姑却装作一脸不在乎道:“哼,拜托你不要搞错了,方仲天的死活我可管不了……我今天来的目的,是为了救瑛儿,跟十八年前没有任何关系……”

    “你说什么?”田栩两眼一凝,紧声反问道。

    而方仲天在牢笼中听见了兰姑的话,表情淡然,他知道兰姑性格强硬,口中这么说,其实心中根本放不下那段情仇。十八年过去了,依然只有方仲天能够读懂兰姑的心思,还是没有变……

    “你如果真放不下,那你为什么还要抚养他的女儿十八年,你不是一直恨他吗?如此说来,你还是一直在意这段情恨的不是吗?”田栩又把话题引向了方瑛身上。

    “我如果在意的话,我早就杀了他的女儿不是吗……”兰姑继续反笑道,“别以为会点手段机关就能随便说教别人,告诉你,从扬州离开后,十八年来我们经历的,可比你这个食古不化的老东西多得多!”

    听见如此兰姑“振奋人心”的抨击话语,方瑛在身后微微一笑——至始至终方瑛觉得,有自己师父在,什么都靠得住。

    “你说我食古不化?”田栩似乎是有些情绪激动。

    “不是吗?”兰姑丝毫不惧,轻笑着回应道,“你还是和十八年前一样,说你两句就气成这个样子?十八年了,我和方仲天都变了,只有你这个老东西没有变——”

    此话一出,庭院门口处的苏佳灵光一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薛飞痕见如今田栩只剩一人“苟延残喘”,索性站出来说道:“田栩,如今你只剩孤身一人,你已经没有后路了……你杀了黄玄青一家,致使妖鬼大师残疾,还做尽了那么多的坏事,现在是该遭到报应了!”

    “我只剩一个人了……”田栩这才意识到,本来集结自己徒弟及众手下对付苍龙大侠、对付黄纪、对付逸仙门、对付丐帮……折腾数番,最后自己还是落得个孤身一人的下场,就连自己最后的徒弟仇如心也“背叛”了自己……

    苏佳这边已经帮萧天回复得差不多了,二人同时站起朝田栩的方向走去。苏佳望着田栩的真容,笑着说道:“在小木屋的时候,你的徒弟何桐最先毙命,在云主城,你的徒弟白燮已经死了,山下的周兴通也是一样……现在你最后的徒弟仇如心也离你而去,没有人再会帮你了——”

    仇如心在后面看着自己曾经的师父孤身一人的场景,心中却是莫名的辛酸……

    “我的爱徒全是死在你的手上……”田栩用狠毒的目光望向苏佳,咬字道,“连白燮和周兴通都拦不住你是吗?行,我记住你了……”

    萧天在苏佳的帮助下,体内的毒缓解得七七八八了。为了不再让黄纪和方瑛受伤,萧天立刻赶到了二人的身边,准备随时保护他们以应不测。

    “哼,你居然易容成我的样子替我前来,事先还不告诉我,这还算是兄弟吗?”黄纪带着伤痛,笑着调侃道。

    “你当时昏过去了,我怎么告诉你?”萧天也笑着回应道,“再说了,就算你醒了,我告诉你,你肯定也会不同意……你这么轻松离开逸仙门,赶到这么远的寻巍山,嬉皮他们一定又‘没看’管好你吧……这三个家伙,我会去一定要好好说说他们……”

    “萧天哥哥你……已经没事了吗?”方瑛知道刚才萧天为了救自己等人身受毒伤,于是习惯性地关心问道。

    “有佳儿照顾我,我没事的,瑛妹……”萧天先是笑着回应了一句,随即将二人的手牵在了一起,继续道,“重要的事,你们两个已经没事了……”

    萧天的话语中带意,黄纪和方瑛二人也是听明白了。二人彼此望了望对方,想起刚才方瑛奋不顾身挡在黄纪身前说过的话——就和十八年前方仲天和李婷一样——二人不禁脸红起来。而如今的方瑛,也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情感归宿……

    众人将田栩重新逼回了台阶之上,其他的逸仙门弟子和丐帮弟子,一边将山顶庭院围了个水泄不通,一边正努力试图帮方仲天和葛威解开牢笼的束缚……

    “你已经没有退路了,田栩,快束手就擒吧!”薛飞痕大义凛然站在最前,厉声说道。

    “哼,束手就擒之前,得先让我过两手出出气,这家伙可把我这个局外人害得不轻……”一向奔放的胡夷狄也跟上插句道。

    “这样看来,似乎是不需要我动手了……”兰姑见着眼前的情形,闭眼轻笑了一句道,“今天众武林高手再次,看来你是活不过今天了……真遗憾啊,十八年后的重逢,竟会是这样的结局……”

    “哼哼哼哼哼……”然而本该是被逼至绝路绝望的田栩,此时竟发出了诡异的恐怖笑声。

    “死到临头你还笑什么?”薛飞痕又厉声问道。

    “果然还是到了今天啊……”田栩望着台下的众人,露出狰狞的表情道,“行,十八年的恩怨,我输了,我承认……不过,不要以为你们所有人在这里,我就没有办法对付你们……既然我只身一人不是你们的对手吗,那我们就同归于尽,一起赴黄泉好了……”

    此话一出,台下众人不禁冒出一声冷汗。田栩虽然像是困兽之斗局面,但他说话计划向来说到做到,他这么说,绝对不会是在虚张声势……

    “同归于尽?该不会是……”萧天清楚田栩武力不及众人,肯定会使妖鬼大师的机关之术。提到了“同归于尽”,萧天的脑海中闪现出一个恐怖无比的机关之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