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二十一章 旧画重现
    周兴通最终死于心魔,玄关之阵随之瓦解,薛飞痕等人也是顺利得救……

    不过众人可没有时间在这里继续歇脚,薛飞痕望着山顶庭院的灯火,一脸严肃道:“事不宜迟,我们快点去救方掌门他们吧……”

    “等等——”苏佳插上一句道,“阿齐还有风前辈去接应丐帮的众弟子去了,我们等他们过来一起上山……”

    “他们来了——”胡夷狄将头瞥向一边,提句道。≥,

    众人一同望去,果然,在山脚的另一侧,风文和萧齐正如之前所说,找到了山下接应的丐帮弟子常风等人。

    “阿齐,快点过来!”苏佳大声喊道,在她心里,她也迫不及待赶紧上山去救方瑛等人。

    风文和萧齐带着丐帮的弟子顺利到来,风文看到了瓦解的玄关之阵,先言道:“苏姑娘你果然不负众望,打败了周兴通,解救了薛大侠他们——”

    “夸奖的话待会儿再说吧,现在我们必须快点上山——”苏佳也是一本正经的神情。

    众人都没有异议,准备一同上山直扑鬼王师田栩的“老巢”。然而萧齐这边似乎神情有些变动,并没有其他人那样的兴奋。

    苏佳不经意看到了萧齐有些困惑的样子,于是不禁回身问道:“怎么了,阿齐?”

    “我看见了,嫂子……”萧齐似乎是没有把想说的事情告诉其他人,轻声念道。

    “你看见什么了?”苏佳也轻声回问道。

    “那个人……”萧齐缓缓抬起头,神情不定地说道。“那个莫名的紫衣女子,我又看到她了……”

    “紫衣女子。你说的难道是……”苏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继续问道。

    “嗯。就是在云主城莫名帮我解决白燮手下的那个神秘紫衣女子……”萧齐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刚才我去接应丐帮弟子的时候,不经意看见她了……她好像先我们一步,往山顶的方向去了——”

    听到这里,苏佳也有些沉思道:“对啊,那个紫衣女子到底是谁,为什么三番两次地帮助我们……”

    “走了,苏姑娘——”正在苏佳沉思间。薛飞痕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思绪,“我们现在赶紧上山去救方掌门还有葛帮主他们——”

    “哦,哦……”苏佳简单应了一句,心想着神秘紫衣女子几次帮助自己等人,肯定不是自己的敌人,索性没有去多想,和萧齐一起往寻巍山山顶而去……

    寻巍山山顶处……

    黄纪仍旧是重伤瘫倒在地,但是他依旧还是坚持着,在方瑛的帮助照顾下。黄纪依旧用坚定的眼神直望着田栩。

    “你倒是还能坚持得住啊……”田栩投去了冰冷的眼光,随即道,“怎么说你们黄家就出了你这么个会武功的子嗣,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对吧……”

    “啊、咳……”黄纪突然吐了一口血。看样子他的伤情再次严重起来,之前尽力挡下田栩的那一掌,早已是他最后的力气。

    “你杀我全家。把我家烧成了灰烬,此仇还未结束。我怎么可能死……”黄纪依旧是坚挺着咬牙说道。

    “想杀了我是吗?只可惜,你已经没这个机会了……”田栩冷笑着回了一句。随即慢慢走下台阶,准备往黄纪和方瑛的方向走去。

    看见田栩相对黄纪和方瑛不利,方仲天牢笼里挣扎着喊道:“田栩,够了,你快住手,十八年前和你有恩怨的人是我,有什么仇怨都冲我来,不要伤害他们!”

    “很无力是吧……”田栩突然停下脚步,头也不望得朝方仲天轻笑道,“这种感觉很痛苦吧,因为你的错,别人却要受到伤害,而你自己却又是无能为力……我就是要让方仲天你尝受这样的痛苦,让你知道因为你,很多的人却无辜受伤或是牺牲……你和我也解不开的仇怨,我一定要让你尝受无比的煎熬,让你心底自愧不如……”

    听到这里,方仲天早已是心智紊乱。他双手用力挣脱着牢笼的枷锁,想要冲破铁牢的束缚,却是怎样也破不了这妖鬼大师的机关之术。

    “田栩,我原来那么相信你,可是你却……”方仲天这个时候,居然开始套起关系来,无论如何,他都想要阻止田栩,即使自己无法从这牢笼里逃出去。

    “但我早就不相信你了……”田栩继续冷笑着回应道,“十八年前我就看破你了,不再把你当做是兄弟,而你却还在我们之间的情谊间徘徊不定,直到现在也是……所以说,你太优柔寡断了,才有了今天的结局;而我早就看透了一切,所以我做什么都不会后悔,也不会失败……今天我就当着你面,杀了你的女儿,杀了黄纪,杀了苍龙大侠,让你看清这些人都是因为你而死,让你终生无言以对!”田栩的口气随之强硬起来。

    方仲天此时心里无比的杂乱,虽然心中还顾念着一丝兄弟之情,但是眼下如果自己能够自由,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杀了田栩。

    葛威也在一旁没有消停,他一直用手腕敲打着牢笼的栏杆,手腕都碰出血了。葛威大声喊道:“田栩,你这个畜生,有本事放我出来,我一定要让你死千遍万遍!”

    “可是你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田栩又对着葛威狂笑道,“你们所有的人,今天都得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方仲天和葛威无法行动,萧天和仇如心又是受伤无法动弹,剩下的黄纪和方瑛一起伏在地上,等到田栩走到他们面前,他们只有等死。

    “我一定还能动,一定还可以……啊——”萧天想要用寒灵神功为自己体内疗伤驱毒,怎奈自己的寒灵神功内力不纯。拼命想要站起来却是无能为力,他也后悔自己这么大意中了田栩的陷阱……

    现在已经没人能够阻止田栩了。田栩几步走过,跨过了隔岸的河流。走到了黄纪和方瑛的跟前。

    黄纪想要保护方瑛,即使自己已经重伤无法动弹,他还是想要一把拉住方瑛,不让其受到田栩的威胁。可是这一回黄纪无论自己怎样使力,方瑛似乎都不愿意退到自己身后。可能是自己已经重伤无力,也可能是方瑛坚定地用力阻止……

    “最后一面了,难道就没有什么遗言吗?”田栩冷笑着朝二人问道。

    “你……”黄纪想要说什么,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方瑛面对死亡,并没有丝毫的害怕——毕竟这不是她第一次面对如此境况了。她直直地望着田栩。神情恍惚不定,随即缓缓开口道:“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就为了和我父亲的仇怨,精心设计了十八年的局……”

    “这一切都要怪你父亲不是吗……”田栩继续冷笑着道,“因为他,我的下半生全都以复仇为目的。这十八年来我一直都没有忘记,忘记迟早有一天我要亲手杀了他,了结这所有的恩怨……现在我终于做到了,不但你父亲要死,你和黄纪也要死。还有多番阻挠我的苍龙大侠,他们全都得死……”

    “你一直都被仇恨所纠缠,我看得出来,因为十八年前的恩恩怨怨……”方瑛继续说道。“可是仇恨并不是你的全部,在你心里,应该还有善良的一面才对……”

    “瑛儿……”见方瑛在面对死亡和威胁自己的敌人面前。依旧保持着心底的那一份善良,黄纪有些愣住了。

    “你想说什么?”田栩见方瑛临死前。居然还对自己这个仇人心存善念,有些不自然回问道。

    “你心里不应该只有仇恨。如果你真的对十八年前的记忆这么念念不忘……”方瑛继续说道,“十八年前的扬州,你所拥有的不只是怨恨不是吗……你和我说过的,十八年前,是我娘亲救了你一命,那个时候你还心存感激,为了回报救她,只身面对蒙元的军队,让我娘亲安全离开……”方瑛提到了十八年前田栩和自己的母亲李婷互相救助的那一次。

    听到这里,在一旁的方仲天也有些怔住了。他想起来了,十八年前就在自己和李婷离开扬州的时候,李婷确实提到过这么一件事情,但是自己并没有太多的印象……

    一提到李婷,田栩整个人有些神情迷乱了,刚才杀手的神色退去了不少,整个人也变得犹豫不定。

    “啊——”田栩有些头痛起来,单手抚着自己的头,一面还望着方瑛柔情却又不失坚定的眼神,似乎从方瑛的身上,看到了李婷的影子。

    “瑛妹……”萧天在另一侧看见方瑛用话语和田栩“周旋”,无论是拖延时间还是真情流露,萧天都不禁觉得方瑛虽然不会武功,但是骨子里却是个坚强却又满存善良的女孩儿。

    黄纪也在一旁惊呆了,他甚至忘记了自己身上的疼痛,用深情的目光望着方瑛的背影——这是在危险面前,自己第一次看方瑛的背影……

    但是杀手情态的田栩很快就从犹豫中清醒过来,他从自己的腰间拔出长剑,剑锋直指着方瑛身后的黄纪道:“够了!不过你今天说什么,你们今天都活不了……我先杀了黄纪,让你知道这世道的残忍,最后再杀了你!”说完,田栩想要举剑朝黄纪而去。

    “不要啊——”萧天在后面见了,竭力大声喊道。

    方仲天和葛威回头望去,也是惊异且无能为力……

    然而,就在田栩举剑一瞬,方瑛的一个举动让自己一下子怔住了——只见方瑛张开双臂,挡在了黄纪的面前,眼神是那样的坚定,面对死亡一点畏惧都没有。

    田栩情绪有些迷惘了,因为这个画面太熟悉了——十八年前,就是在这场景相似的庭院,李婷为了保护方仲天,张开双臂挡住了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替他……”田栩似乎不能直视眼前熟悉而又心痛的一切。不断加问道。

    “因为……他是我的丈夫——”方瑛突如其来说了这么一句。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怔住了。尤其是黄纪和方仲天。

    “瑛儿,你……”黄纪心存感动地轻声念道。对他来说,他还从来没有如此心动过。

    萧天在身后见了,先是一惊,随即又露出了微笑……

    田栩听到了这句,情绪彻底崩溃了……

    (回忆中)……

    田栩手掌开始聚力,只需一瞬,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方仲天很可能命丧当场……

    可就在田栩起手前的一瞬,一个动人的纤细身影穿过,挡在了方仲天的面前——是一个女子。此时她张开双臂挡在了方仲天的面前,像是要保护方仲天的样子,尽管她很清楚鬼王师这一掌下来,也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不仅仅是田栩,就连方仲天也是惊呆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来到这个地方……

    然而,看到这个人的身影,田栩却停止了出手。眼前的这个人似乎很熟。田栩一下子不忍心再起杀心。白衣女子张开双臂挡在方仲天的面前,不知为何,田栩似乎将这个画面深深印刻在了脑海中,一辈子都不会再忘记……

    “求你住手。如果你要杀他的话,先杀了我——”女子祈求地喊道,但语气和眼神也是十分的坚定。

    “李姑娘。你快让开——”田栩心中矛盾重重,大声喊道。“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为他牺牲……你救过我的命,我很感谢你。可是今天我必须杀了方仲天,替兰姑出气,李姑娘快让开!”

    “我不会离开他!”李姑娘简单而又简单地回答道。

    方仲天听到这里,用深情的眼神回望了一眼。

    “这样的男人夺走别人的一切——李姑娘你是一个好人,为什么要这样袒护他?”田栩继续发泄道。

    “因为……因为……”李姑娘顿了顿,随即对田栩说出了让他不敢相信的一句话,“因为他是我的丈夫——”

    此话一出,田栩如同遭到了晴天霹雳一般。而眼前的这个“李姑娘”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自己的救命恩人李婷……

    (现实中)……

    田栩的眼神有些迷乱了,在他眼前的,似乎不再是方瑛,而是李婷的影子……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想起这些……不可能,我是一个复仇者,这世上的情感都是虚伪的,我不应该动情……”田栩整个人有些抓狂了,双手抱着头,手中的剑差点掉了下来。

    “是个好机会,要是还能动的话,就可以趁机制服他,可是……”萧天看见了一丝难得的机会,有些可惜地暗道。

    而在萧天身旁的仇如心,看见自己师父如此痛苦的样子,不禁感受到自己师父为情所伤的痛楚,心中纠结几分……

    方瑛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一个动作,竟会让田栩有如此大的过激。不过田栩很快就从纠结痛苦中回过神来,重新提剑对准黄纪和方瑛,情绪失控道:“这些东西,根本都是虚伪的……既然如此,就让我杀了你们,让我亲自了结这一切!”说完,剑锋直指而下。

    “危险,快跑!”萧天在后面大声喊道,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瑛儿!”方仲天见自己女儿危在旦夕,也奋不顾身竭力喊道。

    黄纪和方瑛二人自知一躲不开,索性二人双手并牵,共同面对死亡……

    “嗖——砰——”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紫色的剑光横空而出,不偏不倚拦住了田栩的剑。紫光剑气的内力不小,可见施法之人内力不俗。

    田栩感受到了压迫,稍稍退却几步,并朝黑夜的半空中喝道:“什么人?”

    刚从死亡边缘走过的黄纪和方瑛二人这才回过身,只见一个紫色的曼妙身影缓缓落于自己等人身前,而这个人,正是之前在云主城帮助萧齐的那个神秘紫衣女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