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二十章 生死棋局 下
    苏佳白子即落,玄关之阵略有所变……

    阵中胡夷狄简单缓了缓伤,却是看着机关人再次朝自己袭来。他也明白玄关阵法之玄妙,皆于周兴通的“珍珑之局”,此时苏佳正专注与其对弈,必是寻求破解玄阵之法;再者,如今阵中众人悉数倒下,只有自己一人还能再战,想要破阵,自己必须顶抗众军之力,为苏佳争取时间。

    “危险——”同样受伤的薛飞痕见着胡夷狄只身遇险,大声提醒道。

    胡夷狄眼神一定,望着冲上来的机关人的千斤巨鼎,他拔出腰间最锋利的银刀,将缠住挂刀的麻布紧咬在嘴中,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

    机关人毫不留情挥臂而来,千斤臂膀由上及下铺天盖地,随着一道巨石的碎裂,发出震天动地的声响。而在迫在眉睫一刻,胡夷狄高高跃起,准确躲开致命一击。

    “破铜烂铁的东西,全都到一边去!”胡夷狄不屑地大喊一声,半空翻腾的同时,银刀瞬时一闪,伴着黑夜中的一刀寒光,银刀在机关人的胸甲前开了一道裂口。

    然而这点“小伤”根本奈何不了机关人一丝半点,机关人只是关节稍许顿了顿,随即回身就是一道臂膀如强风袭来。

    当然胡夷狄也很清楚,即使刀法再强,找不到机关人的弱点,继续费力也不过是杯水车薪。索性胡夷狄翻落后一个低身,再一次躲开了机关人的攻击,他现在能做的。就是为苏佳破阵争取时间。

    “苏姑娘,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你得快点……”胡夷狄半忙中瞟了一眼苏佳的背影,回头又见机关人重臂袭来。只得继续施展身法吸引躲避……

    而苏佳这边,她也很清楚破阵的胜负手在自己身上,万万不得分心半点。所以苏佳并没有回头去担心胡夷狄等人的安危,而是一心一意将注意力集中在棋盘之上。

    然而本该是苏佳倍感压力,此时的她却是一脸淡定的神情,面对这所谓关乎生死的“珍珑棋局”,苏佳丝毫没有显现出紧张担忧的神情,就好像破阵之法已然了于心中,胸有成竹;而反观周兴通。本是手握主动的他,却显得不自然地神情紧绷起来,看着苏佳淡定若常之情,周兴通的手甚至有些颤抖起来……

    “不会的,我不会输的,他只不过是个年纪轻轻的女子……”面对苏佳的全然淡定,周兴通心中甚是不能平静,“这珍珑棋局不会有人破的,就连十年前的顾雨清也是如此……顾雨清都破不了的局。她是破不了的。说什么顾雨清早就看穿棋局的胜负,这些都是天方夜谭……”

    周兴通不断地在心里暗示自己,望着本该熟悉的棋局,犹豫了半天才落下一子。

    “你在困惑……”周兴通刚落子。苏佳突然提声道,表情依旧是显得淡定无比。

    “你说什么?”周兴通的心绪一下子被苏佳给打乱了,见苏佳突然插话。周兴通不禁问道。

    苏佳没有多做表情,下子行动也是果断直接。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紧跟着,苏佳又是在一个看似平常的角落落下一子。随即轻声道:“顾前辈说过,棋局似人心,棋局之乱尤为人心之乱,皆出杂乱之步。你虽为棋中高手,却也难掩其表……其实这棋局并非珍珑棋局,只缘你心中繁杂意乱,落子无序,所至困惑之局。十年前一战,顾前辈正因为看清了这点,所以他早就看出了棋局的彼此胜负,而你没有……”

    再次提到了十年前自己与顾雨清的“僵持之局”,周兴通心中再一次隐隐作痛。他右手如抓狂般紧抓一粒黑子,烦躁驳道:“住口,我的棋艺绝不可能在顾雨清之下……十年前的棋局,你又不在,你怎么会知道我为顾雨清设的精妙之局?说什么十年前封盘未下,结果已出,这珍珑棋局走下去,赢的人肯定是我!”

    苏佳看见周兴通有些失去理智,即使再辩口舌也不会有任何结果,索性还是以棋力分出胜负……

    二人纷纷落下十几手,棋局变化不大,二人的表情也未有太多改变——苏佳还是神情自若,举手投足行棋间露出一派风雅淡定;而周兴通的心结却是迟迟不解,一直困惑在十年前自己与顾雨清“僵持”的影子。

    这局棋就是当年未完的“僵持之局”,说实话,苏佳和顾雨清交往几番,较之以前更能领会围棋中的品妙之道,从中而取为人处世之学,正如顾雨清名言所言——“围棋不是东西,是人生”。

    而周兴通再次一观此局,对手却是从十年前的顾雨清变成了如今的苏佳,从苏佳的身上,却是或多或少看见了顾雨清的影子。越是想到此景此影,周兴通就越是被当年的情境所困惑,下棋的章法愈加迷乱,神志甚至有些不紊……

    “围棋可以平静人浮躁的心,可以扬正为人处世的作风,可以教会为人谦逊平和的态度,这些都是围棋带给人的最珍贵的东西。但如果只是拿它去逃避人生的往事,那样不但你会伤心,你下的围棋也会伤心……”苏佳淡定闲然落子间,不知不觉继续道,“这些都是顾雨清前辈曾经告诉过我的……我原来一直不懂,后来经历了蹉跎几番,无论是自己还是所见所闻的,却是有了领悟……这些道理并不都指围棋,以此延伸处世之道,其实你的师弟白燮也是一样,一样的为命运和悲痛心智所困……”

    “我师弟白燮?”见苏佳突然提到白燮,周兴通的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他重新正眼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苏佳——这个亲手夺走自己师弟性命的奇女子。

    苏佳回忆起在云主城和白燮对峙的一幕,继续缓声说道:“你师弟白燮临死前,一直想要找到自己活在世上的意义……其实这些道理特别简单。无非就是以心及人,普通人都可以做到……可是因为他的命运和他的决定。使他一直否定自己的存世价值。田栩告诉他向世人证明自己的能力后,他就一直将其当做是自己的为人准则。不可否认这其中并非没有道理。但他却将自己嫉恨的命运之苦强加在存世意义之上,是他自己被命运的仇恨蒙蔽了双眼……因为自己心智的迷乱,而使得自己如此悲苦地了结一生,此之为心乱而局乱,造就这一切的纠结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你到底想说什么?”周兴通一时猜不出苏佳的意思,硬拼的话自己也绝计不会是苏佳的对手,索性又问道。

    苏佳再次落下一子,紧接着道:“顾前辈名言之——围棋不是东西。是人生。人生就是一盘棋,棋局的迷乱不再棋子,而在执棋之人。白燮看不清自己的困惑所在,遗憾而终;而现在的你就和他一样,一样纠结于自己的困惑中……明心之人自有开阔之局,心有明镜,棋行所处;可你心中并未有之,你看不清自己的问题,所以一直在困惑中无法自拔。那便是真的‘珍珑棋局’……”

    “你说我看不清自己,看不清棋局?”周兴通听了苏佳的话,已是心神意乱的他,再次反驳道。“我行棋几十载,一路坎坷走来,经历的胜负得失谁人可知?我为顾雨清亲设的珍珑之局。千机万变,不会有人破解的。绝对不会有的……红云姑娘,纵使你说了这么多。你是赢不了我的——”

    然而,苏佳依旧是淡定自如的神情,此时的她,心有明镜棋盘间,就如同看穿棋局内外的一切。苏佳微微一笑,缓缓落下一子,轻声道:“围棋之理,不在胜负得失,而在品妙……你一路走来看了这么多,却始终是无法看清这一点,所以顾前辈并没有和你下完这一局棋。在你眼里,这局棋是未知的胜负,而在顾前辈眼里,这是一道胜负早就已知却已不重要的玄精之局……因为你跳不出棋局内的胜负,所以一直看不清自己的困惑,可这些在顾前辈眼里,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我说过了,胜负犹未可知,他顾雨清根本就猜不透我的布局和心思——”周兴通依旧在反驳着。

    “他不需要猜透,了解了这番棋,他看到的东西要远远大于这盘棋的胜负,而这也正是你没有做到的……”苏佳继续说着。

    周兴通听了苏佳看似顾雨清口中的言辞,心神意乱愈加强烈,现在的周兴通如同全身阵痛一般,浑身疼痛难忍。他手中的棋子依旧是飘忽不定,看似熟悉的自己设计的珍珑棋局,自己确实却是犹豫徘徊。每每落子,又是集局中于不理,困惑愈加层叠。

    而苏佳至始至终都是淡定自若,这一回她已经确定胜负握在手中。然而此时的苏佳也和顾雨清的行棋心态如出一是,从棋局中看到的不仅仅是胜负得失。相比起来,眼见着周兴通始终在困惑中无法自拔,苏佳不禁为其感到一丝的悲凉……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没有人可以赢我……”周兴通棋未下完,心中却是不停地害怕,“我的棋局玄机万变,不会有人破解了我的棋局……十年前顾雨清没能完成,十年后的今天也是如此,不会有人……不会有人……不会有人……”

    周兴通的行棋愈加迷乱,而苏佳则是淡定应对,再次落子数十回合,局势渐渐分明……

    看似玄妙千变的“珍珑棋局”,苏佳的棋并未有太多的巧妙。和平常一样,苏佳按照她的行棋风格,一正一规地走完了该走的路,棋行行云流水,并未受困于这所谓的“珍珑棋局”。

    相反,周兴通的棋行诡异万千,却是在这局中无法自拔。也许是心智的杂乱,本该藏有他手的周兴通,棋子却是莫名其妙地走入了死局,不但未能隔断苏佳白子的大龙,而且自己的地盘已是千疮百孔……

    “这样就行了……”苏佳下完了自己最后的一步,神情还是和最开始一样,淡定依然。

    而周兴通却在一旁已经诧异无法回神,他呆滞的眼神一直望着自己的棋盘,始终未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顾前辈说的没错,明心之人自有开阔之局,心有明镜,棋番几载皆是道理……”苏佳放下了行棋的手,微笑着说道,“几番下来,这所谓的僵持棋局其实并不是珍珑棋局,真正困惑其中的不是棋局,而是自己……”

    “难道,真的是我错了吗……”周兴通没有正面对视苏佳,而是一直望着自己面前的棋盘,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这些都是真的……

    “珍珑棋局”即破,玄关之阵已然瓦解,果然,一直困扰薛飞痕、胡夷狄等人的数十机关人,瞬时没了命令,全部停止了行动。

    “苏姑娘成功了——”胡夷狄提刀落地,眼见着面前的境况,心中兴奋道。

    于是,胡夷狄用尽最后的力气,翻身将这些个机关人一一踢倒在地,这一次被围困数久的他们终于是解脱了。

    苏佳回头看见了玄关之阵瓦解,二话不说立刻跑了过去,没有再和周兴通对话。而周兴通却一直保持着惊异的神情,心中始终无法平静:“这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周兴通始终直直地立着……突然,周兴通的嘴角处,喷出了少许鲜血……

    “薛前辈,你们没事吧?”苏佳即刻跑到了薛飞痕和众逸仙门弟子的身前,担心地问道。

    “我们没事……”薛飞痕缓了缓伤情,又望了望周围受伤的众逸仙门弟子,安慰着回应道,“索性只是受了点伤,没有性命之忧……不过还是得谢谢你,苏姑娘,是你救了我们,我们逸仙门集体在这里谢过了……”说完,薛飞痕想要忍痛起身朝苏佳鞠躬致谢。

    苏佳见此,有些不敢受应道:“薛前辈言重了,如此厚礼晚辈可受不起……”

    然而,苏佳这边说得起劲,一旁的“胡夷狄”有些不乐意了。他捏了捏酸痛的肩膀,走到苏佳的跟前,“抱怨”着道:“也不想想,是谁受苦受累在这玄关阵中苦苦支撑,第一时间也不来关心一下……”

    苏佳回头望着浑身是伤的胡夷狄,笑着说道:“是是是,胡兄你今天也是功不可没……”其实苏佳很清楚,如果不是胡夷狄今日拼尽全力以死相拼,可能薛飞痕和众逸仙门弟子都难逃厄运。

    “行了,我开玩笑的……”胡夷狄也学起萧天来调侃了一句,随即夸赞道,“不过还真有你的苏姑娘,没想到你真的能破了那老家伙的玄阵……”

    “没什么,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苏佳的表情有些收敛,似乎心有所感,随即回头看了一下依旧站在原地的周兴通。

    胡夷狄抬头一望,再次拔出了腰间的银刀,撅嘴道:“哼,这老东西害得我们差点遇险,让我亲自结果了他!”

    然而正当胡夷狄准备向前,苏佳抢先一步将他拦住了。

    “怎么了,为什么不杀了他?”胡夷狄耐不住性子问道。

    “已经不需要了……”苏佳只是缓缓地说了这么一句,眼神中却是带着些许的哀婉和悲伤……

    周兴通依旧是站在原地,两眼发呆。他静静地望着面前已经下完的“十年之局”,却是没了生气。他的嘴角处鲜血直流,直到停止,至始至终没有再动一下——周兴通已经死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