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一十九章 生死棋局 中
    本是难以对付的玄关之阵,如今却要用生死棋局来定胜负,这在其他人眼里看来有些惊异甚至是荒唐。↗,可是既然玄关之阵非棋阵不破,这也是唯一破阵且打败周兴通的办法……

    苏佳的心里依旧是有些发颤,因为她知道珍珑棋局的破局之难,而且对手还是拥有“棋魔者”支撑的周兴通……

    “以生死相赌前的棋局,红云姑娘你还从未见过吧……”周兴通笑了笑说道,“如果说你还有当晚在小木屋独战四人的胆识的话,不会对此畏首畏尾的……”周兴通这样说笑着,表情却显出了些许的苍凉。

    苏佳闭了闭眼,似乎是决定了什么……而在阵中依旧受困的胡夷狄听了,耐不住性子的他立刻冲苏佳喊道:“苏姑娘,和这老东西这么多废话干嘛?干脆一刀杀了他,这玄关之阵我们自己想办法破!”

    苏佳当然不会听胡夷狄的话,她既然承诺了要救下阵中受困的所有人,就绝不能轻举妄动,这珍珑棋局,自己是下定了——

    风文和萧齐二人也在一旁看得干着急,对他们来说,他们既不能贸然入阵,也不能帮苏佳阻挠周兴通,左右为难。风文觉得事出有些蹊跷,随即也对苏佳提醒道:“苏姑娘,鬼王师的人诡计多端,千万不可中了周兴通的圈套!”

    “嫂子——”萧齐也在一旁喊道,“别和这老东西磨叽,杀了他,我们好去救阿天他们——”

    然而。苏佳没有回头,她做出了一个阻拦的手势。随即义正言辞道:“不,我一定要破了这珍珑棋局。破解玄关之阵,这样才能就薛前辈、胡兄你们出来,然后一起上山去救瑛妹还有方掌门……你们不必再劝我了,在此之前,风晚辈、阿齐,你们先去山脚的各处,接应好葛帮主之前安排好的丐帮弟子,等我破了这玄关之阵,我们就一起上山!”

    苏佳的话语格外坚定。而且自信满满,似乎心中已有破解珍珑棋局之法。周兴通虽然不敢确定苏佳能力与否,但是心中也不免有些发慌……

    萧齐还是有些担心,在萧家山庄的时候,他就知道苏佳的个性和行为,一个人曾多次单枪匹马潜入陵关城,身陷险境。这次也不例外,苏佳还是选择一个人面对困境,为了其他人的安危……于是。萧齐立刻喊道:“嫂子,我们不走,我们留下了和你一起对付周兴通——”

    然而,苏佳听了立马反驳道:“笨蛋。阿齐你们现在留在这里,根本做不了什么……你还是随风前辈一起,去接应丐帮的弟子。相信我,等你们赶回来。我一定破解玄关之阵!”

    苏佳的话语一句比一句坚定,在身后的风文见了。似乎心中有所触动,随即用手拍着萧齐的肩膀,劝解道:“就相信苏姑娘好了,我们去接应丐帮的弟子好了……”

    “可是……”萧齐似乎是还有余悸,继续发问道。

    “你既然和苏姑娘相熟有知,难道不相信她的能力吗?”风文也开始坚定道,“相信苏姑娘,她一定可以破解玄关之阵的!”

    “那……好吧……”萧齐听了风文前辈的话,平静下来点了点头,示意答应,随即又对苏佳喊道,“嫂子,那我和风前辈先去了,你自己一定要万加小心!”

    于是,萧齐随同风文一起,暂时离开了原地,赶往山脚的其他处,去接应之前葛威安排好的丐帮的弟子……

    除了玄关阵中的众人,阵外只剩下对峙的苏佳和周兴通二人。周兴通见苏佳毫不犹豫地支走了他人,继续问道:“你就那么自信,能够破得了我的珍珑棋局?”

    “没错——”苏佳十分坚定地说道,不过她是闭着眼说的,连棋局的走势看都没看一眼。

    周兴通也为此感到疑惑,又继续问道:“你连看都不看一眼,就这么自信能够破局?”

    “明心之人自有开阔之局,行棋如人生,我心中早已有明镜,棋番几载皆是道理……”苏佳突然含蓄起来说道。

    “这句话……”周兴通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止问道。

    “没错,这是我离开云主城前,顾雨清前辈对我说的话……”苏佳想起了自己在云主城时,顾雨清对自己说的话,这里索性直接说了出口。

    “你在云主城遇见了顾雨清?”周兴通听到这里,眉头似乎有些紧蹙起来。

    “是的——”苏佳依旧是没有睁眼,冷静地回答道。

    周兴通听罢,深深叹了一口气,似乎是先到了什么。周兴通的表情逐渐变得深沉,缓缓地,周兴通终于开口说道:“红云姑娘应该听说过吧,我和顾雨清曾有过一盘未完僵持之局……正因如此,我‘棋魔者’这个称号,才更在江湖中地位显赫……”

    “我知道……”苏佳很淡定地回答道。

    周兴通缓了缓,直望着头底下的棋局和面前的玄关之阵,继续说道:“这二十四门玄关之阵,皆由这珍珑棋局所设。而这僵持未完之局,正是当年我和顾雨清的未完之局——”

    听到这里,苏佳心里不由一定。

    周兴通低头望着棋盘,紧接着继续道:“下至这一手,我和顾雨清便离开,留下了此未完之棋局……棋局黑白之势所望僵持不定,便是所谓‘珍珑棋局’——只可惜,当年为了完成这局,否则若是顾雨清不离,我必会和他争夺‘天下第一棋手’的称号……”

    谁知,苏佳听了周兴通,不由得笑了笑,苏佳笑的时候,眼睛依旧是微闭着。

    “这有什么好笑的?”周兴通见苏佳似乎并不看重当年自己的“壮举”,情绪有些激动道。

    苏佳依旧在笑,随即对周兴通说道:“你也该记得我在七源酒楼时。对你说过的话吧——你说你曾和顾雨清前辈有过僵持未完之局,但在我看来。不是僵局未完,而是成败已定。顾前辈知道你的局势已败。看着你不思正道的棋风,并不想就此而拼死;而且,顾前辈下棋不求得失,而是品妙其味,所以并没有继续走下去……”

    “住口,那一局明明就是僵持之局,怎说我败局已定?”周兴通这一回有些愤怒了,怒声朝苏佳道。

    苏佳依旧是闭着眼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我在七源酒楼说过的,顾老前辈之所以棋艺举世无双,是因为懂得棋行之道,懂得阴阳轮回的道理,懂得为人处世的风骨,所以行棋落子有如人生百态,看透一切;而你却之在乎棋盘中的对拼绞杀,心思全然在布置陷阱这等粗小伎俩之上,恕我之言。你即使棋艺再高,也必定不会是顾老前辈的对手……”

    “不求得失,又怎有棋之胜负?”周兴通继续激动道,“胜负不分。何来的棋手之颜?红云姑娘你又算得了什么,僵持未完的珍珑棋局你无法参透——同样的,顾雨清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也无法参透……”

    苏佳听到这里,不禁想到了曾经在汴梁城。顾雨清对自己说过的话……

    (回忆中)……

    苏佳拿白子的右手在半空中渐渐停住了……随后,苏佳慢慢放下了拿子的右手。整个人闭着眼睛缓缓低下了头——苏佳输了……

    苏佳的棋局本是稳中带凶,但由于凶中的攻击棋子离大子势力过远,导致自己的攻击棋子被神秘男子隔离开来,最后自己的几路攻击线全被截断,失去了扭转局势的形势,反倒是让神秘男子在最后时刻扭转了过来……

    “阁下棋艺精湛,小女子甘拜下风……”苏佳轻声说道——她已经认输了。

    “姑娘你知道你为什么输吗?”神秘男子又缓缓道,“你只在乎棋局输赢,所以只看重棋局中的攻防;而在下是纵观全局,没有在乎太多得失,而是在每一步棋中渐渐参透了其中的布局奥妙,最后将局势扭转……”

    苏佳听了,淡淡地说道:“看来阁下不但棋艺精湛,而且颇懂其理,小女子佩服……”

    “不是其理,而是世间之理……”神秘男子这时突然笑脸说道,“人生亦是如此,应该纵观整个人生的浓淡情理,而不是去计较得失,至少等你下完了一盘棋后,无论输赢,你也会收获一些乐趣……记住,得失代表不了人生的好坏,唯有品其妙、悦其理,人生终不悔,下棋亦是如此……”

    “是阁下赢了……”苏佳缓缓说道,“小女子名苏佳……虽未能赢阁下,但小女子确是想要有知于阁下……”苏佳遵守了诺言,将自己的姓名告诉了神秘男子,但她自己也想知道眼前这个神秘男子的身份。

    神秘男子慢慢站起身,解开了自己的面纱——一张三十多岁的沉稳的脸显现在苏佳面前。神秘男子微微一笑,然后轻声道:“围棋不是东西,是人生……”

    此话一出,苏佳惊叹道:“你是江湖中的棋侠隐士,顾……顾雨清?”

    原来此人便是江湖中的棋侠隐士顾雨清,顾雨清笑望着苏佳,淡淡说道:“苏姑娘若是真的喜欢围棋,希望你以后能记住,无论曾经有过什么悲伤,永远不要用围棋去垫付人生的悲局,不要下错了人生的那一步棋……”

    苏佳听完后,静静地坐在原处,两眼低视着棋盘上的棋局……

    (现实中)……

    “顾前辈是什么样的人,我确实不能完全参透……”苏佳思绪回来,随即又对着周兴通微笑道,“但我知道,他的棋风和人生之理,他早就看穿了不懂围棋之理的你的成败结局……这棋局你说是珍珑棋局,不过我想在顾前辈眼里看来,只不过是一局平常无异的品妙之局罢了;或者说,棋局之妙不在棋之布阵,而在人之所观……”苏佳似乎是明白了一丝顾雨清对于围棋的理解和意境,自己也能慢慢体会到。

    而周兴通的行为和棋风和与顾雨清一直是背道而驰,听了苏佳的话,周兴通的心中犹如千刀万剐。他下了一辈子棋,围棋之理和顾雨清截然相反,他当然不想就此否定自己一生的行径,何况站在自己对面的,是一个小姑娘在对自己说教。

    “你说我的围棋之理不正,那就下真功夫看看吧——”周兴通急于攻心,随即对苏佳道,“既然自诩继承顾雨清的衣钵,就看你能不能破了我这珍珑棋局,破得了这玄关之阵?这僵局之势,究竟是不是顾雨清口中的‘平常之局’,我周兴通是不是败局已定?”

    苏佳知道多说无益,最终还是要和周兴通棋局上定胜负,索性自己睁开了眼……

    “明心之人自有开阔之局,行棋如人生,苏姑娘你心中已有明镜,棋番几载皆是道理……愿苏姑娘你这一路走过,不负期望……”苏佳正眼的时候,心中一直想着这句顾雨清在自己离开云主城前,说过的教诲。

    “心有明镜,棋局几番已定……”苏佳自己心里还在默默念道。

    睁开了眼,苏佳终于一见周兴通所谓的“珍珑棋局”。如果换做是以前作风的苏佳,自己肯定会认真审度棋局上的细枝末节,从中找到破绽和出路战胜对手;可是如今参悟到棋则人生之理的她,是用另一种心境在看待棋局,面对着这所谓的“珍珑棋局”,苏佳莫名地会心一笑。

    周兴通看见苏佳自信微笑的神情,以为是她心中有了破解之法,有些担心地问道:“你笑什么?难道说,你已经有了破解珍珑棋局之法?”

    苏佳笑着摇了摇头,淡定地回答道:“不,我并不确定能否破的了此局,看了这棋局,我只是觉得好笑,因为正如顾前辈所说,这局就是和平日一样的对峙棋局,并未所谓的‘珍珑棋局’……”

    “你说什么?”周兴通依旧是心有余悸道。

    “因为你和顾前辈的围棋之理相反之顾,你看到的只有输赢,而顾前辈看到的,却是意境……”苏佳继续笑道。

    “看到意境?”周兴通也有些被苏佳带进去了,紧跟着问道。

    “明心之人自由开阔之局,以意境品妙其中,其实这棋局并未有所困惑……”苏佳继续道,“你之所以当之为‘珍珑棋局’,只缘你心中之纠结困惑罢了……心有明镜,棋局几番已定。很可惜,你的心中并没有明镜,可是我看见了……”

    苏佳言下之意,她已经看出了棋局中的一切,不只是输赢,而是棋局中的所有精妙和品位。

    周兴通此时已是怒不可遏,但是心中还是有着担心:“乱说一通,围棋除了输赢,一切都是虚假不复存在。说得这么天花乱坠,红云姑娘你既然说看出了顾雨清的围棋意境,那就看你能否真破得了这‘珍珑棋局’再说——”

    苏佳微笑着摇了摇头,依旧淡定地说道:“我说过了,顾雨清前辈当年面对此局的所信是对的,我的猜测也是对的,超出胜负不言,这局并没有所谓的困惑,一切只缘于心中的困惑罢了……”

    说完,苏佳手执白子,轻轻落在了棋盘处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这一步下得非常平常,根本猜不到这是对付“珍珑棋局”时的态度和棋风。

    尽管苏佳说了这么多,周兴通听了权当是在胡说八道。但是想起了当年自己和顾雨清所下“僵持之局”,苏佳和当年的顾雨清一样,一样地看淡这“珍珑棋局”的困惑,而是当做品妙之意境,抛开沉浮与胜负,淡然处世……周兴通的心中不觉开始隐隐作痛,他觉得这局棋自己绝不能输,否则就是否定了自己的一生之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