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一十八章 生死棋局 上
    苏佳提着刀,一步步朝着周兴通的的方向靠近。周兴通的第一反应的确有些惊讶,但也只是一瞬,神情即是变得淡定,即使苏佳步步逼近,他似乎也并没有放在心上,脸上露出一种黯然神伤的表情……

    “你杀了我的师弟白燮是吗……”周兴通或许是在苦念自己的师弟,语气中夹杂着悲伤,“曾经人人闻风丧胆的他,没想到竟会死在红云姑娘你的手上……”

    苏佳面带杀手的神情,右手提刀,冷冷说道:“你的两个师弟已经死了,现在该轮到你了——”

    周兴通知道,能够接连打败何桐和白燮,苏佳的武功定是自己永不可及。不过周兴通似乎并不害怕,面对苏佳的“威胁”,他依旧是淡定从容地下着棋,目光也只是凝视着自己面前的棋局……

    “死之前,还是不舍自己心爱的围棋是吗……”苏佳看着周兴通的神情,不禁问道。

    周兴通先是默而不语,稍稍闭了闭眼,随即又睁开缓声道:“我知道,我不是红云姑娘你的对手……不过就算你杀了我,也别想破了我这二十四门玄关之阵。人死阵法不破,你们也别想轻易上山——”说完,周兴通朝着棋盘上落下一子。

    随着周兴通落子的一瞬,玄关阵法的机关也受到了触动。只听得阵中“吭咔——”几声,机关人的阵型随之改变,继续刁难着阵中受困的薛飞痕等人。

    苏佳似乎是意识到了,很快回头一看情况。的确,薛飞痕等人还困在玄关阵中,即使是江湖上武功盖世的他们,也无法摆脱这妖鬼大师发明的结界之阵。

    “薛大侠,你们怎么样了?”风文站在阵外看见了阵中受困的众人。随即大喊道。

    薛飞痕还有一丝余力,继续在阵中和这些机关人做着“殊死搏斗”。他似乎是了解到了什么,冲着阵外的三人喊道:“小心了。这玄关之阵可不简单,就算你武功再高。也没有办法——”

    风文一见阵内逸仙门众弟子开始纷纷抵挡不住,自己绝不能坐以待毙。随即,风文提剑一跃,准备使出“三清剑气”,一击而入阵中。然而就在跃起一刻,阵中的薛飞痕大喊道:“风大侠,千万不可进入阵中,一旦入阵。就很难出去了!”

    风文虽然心急,但是深知薛飞痕在阵中受困多时,所言必定有理,于是索性又收回了剑,重新落回了地面。

    可阵中的人一个个体力不支而倒下,时间继续拖下去,必然对薛飞痕等人不利。风文焦急如焚,又冲阵中大声喊道:“那阵外之人有什么办法可以破此阵?”

    “没有办法——”薛飞痕立刻回应道,“妖鬼大师的机关之术,向来都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周兴通本人不亲自解阵,要么干掉这些个机关人,要么只有死在阵中——”

    苏佳听到这里。回头一望周兴通,听到刚才的“妖鬼大师”,苏佳冷冷问道:“你为什么会妖鬼大师的机关术,难道你或是你的师父和妖鬼大师有关系吗?”

    周兴通冷冷一笑,随即回应道:“哼,可不是嘛,当年师父离开扬州时,可是遇见了玄清大师的弟子妖鬼大师……妖鬼大师气盛不减,索性师父就给了他点教训。剜了他的膝盖,夺了他的机关之术。十八年来再加以深造,不就成就了现在的玄关之阵……”

    听到这里。苏佳心中涌上一股怒火,她右手紧握鬼刀,敌对着说道:“妖鬼大师,那可是阿天的师父,原来是你们使他落了残疾,没想到……没想到你们还夺了他的毕生之学……”

    “听红云姑娘的口气,你好像认识妖鬼大师啊……”周兴通继续说道,随即向上瞟了苏佳一眼。

    苏佳此时眼神里充满了愤怒,恨不得现在立刻杀了这些作恶多端的鬼王师的人。但正如薛飞痕刚才所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现在贸然杀了周兴通,很可能就永远破不了玄关之阵,即使自己武功再高,也未必能够破阵,其他人就会多一份危险。

    “如果阿天在的话,了解妖鬼大师的他,应该有办法破这机关之阵……”苏佳此时心里充满了矛盾,要出手又犹豫不决,可是越犹豫不决一刻,山上的方瑛就会越危险临近一分,“我虽然跟阿天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可也不懂机关要术,该怎么办,究竟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出薛前辈……”

    然而正在苏佳犹豫之时,玄关之阵这边也传来了动静。众逸仙门的弟子虽然武功高强,但也经不住数十机关人阵中的百般折磨,武功开始疲软下来,渐渐跟不上速度了;有的弟子甚至一不小心,被机关人的臂膀打伤,倒在了阵中央。

    就连薛飞痕也是,自认武功高强的他,想要用强劲的掌力破坏掉这些个机关人。谁知机关人的体型构造令人生畏,总是薛飞痕武功再高,也是伤及不到丝毫……

    “啊——”突然,机关人的一只臂膀重重挥向了薛飞痕的左肩,薛飞痕躲闪不及,肩骨遭到重击,随即整个人从半空中落下,受伤倒在阵中。

    “薛大侠——”风文一见薛飞痕受伤,焦急朝阵中喊到,准备不顾一切往阵中冲去。

    然而,还没等风文起步,薛飞痕便大声阻拦道:“不可以过来!”

    风文的脚又停住了,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风文现在也是左右为难……

    看到此处,周兴通在一旁突然朝苏佳笑道:“怎么样,红云姑娘,连武功盖世的薛飞痕薛大侠都无能为力,就算你能杀了我,他们还是破不了此阵,你们也永远也别想山上,哈哈哈哈……”

    苏佳此时也是心乱如麻,如果只是杀了周兴通,根本没有什么难处。现在的难处在于。怎样将薛飞痕等一干人从阵中救出甚至是破阵,周兴通的性命可以先放一放……

    玄关阵中,薛飞痕一倒。其他逸仙门弟子更是少了抵抗之力,一会儿机关人一拥而上。众人必遭重创……

    唯独还有一人有余力在继续搏斗,此人正是为应萧天之计,赶来寻巍山营救的胡夷狄。自诩为“关外第一高手”的他,身手果然不俗,与众机关人大战数百回合,依旧坚定未有倒下。

    “这些个破铜烂铁,我今天还就不信了——”胡夷狄向来骨子强硬,面对着十来个机关人的轰然袭来。胡夷狄镇定自若。

    “破东西,看招!”胡夷狄也知道这些个机关人纠缠不好对付,索性大喊一声为自己打气。只见胡夷狄眼疾手快,自腰腿披挂间抽出四把金刀,伴着寒光一闪的掠过,胡夷狄腾空而上,尽番而出“寒雨破风”,四把金刀如同夜空中的流星一般,“唰——唰——”瞬闪而过。

    金刀横空而出,正中面前一个机关人的机甲胸前。然而机关人全身有似铜墙铁壁一般。世间任何利刃都未能破之。胡夷狄的金刀,不偏不倚插在了机关人铠甲的缝隙中,却是丝毫未能伤及“其命”。果然。机关人像没事人一样,完全不顾胡夷狄的犀利进攻,千金臂膀对准胡夷狄就是一阵猛扫。

    胡夷狄一见不妙,立刻低头一个翻滚退回后方,随即抬头咬牙道:“可恶,刀剑丝毫不伤,不过是个破铜烂铁罢了,难道是不死之躯吗?”

    “砰砰砰砰——”胡夷狄面前,十来个机关人有力拍打着千斤的臂膀。似乎是向胡夷狄挑衅一般,继续朝着胡夷狄大摇大摆地围攻而来。

    “啊——”胡夷狄大吼一声。背上的长刀凌然而出。胡夷狄两手握紧长刀,整个人再次翻空而上。长刀在夜空中晃然一变。如疾风中攒动的鼓点,刀流随之而下,压迫气势如狂风骤雨一般,伴着凄厉的刀啸,凌空而去。

    “铛——铛——”胡夷狄的轻功甚好,长刀霸气威武地在机关人身上“威风八面”,发出金属碰撞的嘈杂声。只恨这些个机关人拥有金刚不坏之躯,无论胡夷狄怎么挥刀,却是丝毫不能伤及半点。

    “我还就不信了——”胡夷狄依旧没有放弃,趁着半空中腾跃之势,腿间、膝间金刀如同“落月流星”一般,十几把刀同时亮出,在夜空中闪出银色的寒光。

    胡夷狄的刀法鲜有人及,八十三把金刀在自己手中更是如有神威,伴随着夜空中利刃突啸的“狂风暴雨”,胡夷狄将自己的刀法发挥到了极致。刀法金光并闪,威力如有惊雷,刀鸣作响天地,回旋如临死地,可以说胡夷狄的刀法,在中原之中仅有断魂刀法可与之媲美,如此看来,胡夷狄这个“关外第一高手”的名号,绝不是浪得虚名。

    但只可惜今日胡夷狄施展全身尽数,却是未能撼动玄关阵中众机关人半点,纵使刀法精强于世也是无可奈何。阵外的苏佳也是尽数看在眼里,她知道胡夷狄的武功高强,甚至能与中原武林七雄之辈抗衡,但连他也奈何不了阵中的机关人丝毫,可见这玄关之阵的恐怖……

    “如此看来,不破了你这机关之阵,我们就没办法上山了……”苏佳又回头冲周兴通冷冷道。

    “前提是你真能破了这阵……”周兴通说着,又往棋盘上落下一子。玄关之阵再起动静,机关人变阵同时朝胡夷狄发难。

    胡夷狄眼前所见,长刀自手中纵刃而下,由天及地的一道长鸣,长刀带着奔雷的气势,自乾坤挥舞而下,威力震撼天地。夜空中寒光落下,伴随着一道震慑的巨响,这一次胡夷狄终于算是成功了——长刀纵向从天上破下,一刀将面前的一个机关人自头部分成两道,算是解决掉了一个棘手的家伙。

    但是胡夷狄高兴还为时过早,因为只是解决掉了一个机关人而已,周围还有几十个围拥着玄关之阵;何况刚才那一招耗费了自己大量的体力,而且长刀只有一把,只凭胡夷狄一人,根本不能面面俱到。长刀“砍死”一个机关人后,落在了阵中较偏的地段,胡夷狄不能立刻收回。而身边的其他机关人再次挥舞着臂膀朝自己袭来。胡夷狄甚至有些猝不及防。

    “可恶啊,我跟你们拼了!”胡夷狄骨子里就是不服输的性格,终于他拔出了腰间那把唯一有鞘的最坚硬的银刀。

    银刀寒光一闪。“怒破刀风”风云突变,胡夷狄挥刀窜进机关阵中。无数的刀芒伴随着胡夷狄迅影的身法凌然而出。怎奈机关人身形刀枪不入,纵使胡夷狄继续煞费苦心,也是无能为力……

    阵外的苏佳还在犹豫,可是她自己心里也清楚,胡夷狄体力开始下滑,继续折腾下去,失败只是迟早的事。如果要救他们,必须先从周兴通手中破了这机关阵。想罢。苏佳再次凝神望向了一旁下棋的周兴通。

    看着周兴通没下一步,阵中的动静就多一分,苏佳像是有些看明白了,随即道:“原来如此,棋局摆动玄关之阵是吗……如此说来,只要破了你的‘珍珑棋局’,玄关之阵就能不攻自破……”

    周兴通见苏佳像是看穿了玄关之阵的奥秘,随即笑道:“看来红云姑娘果然聪明,不过……破阵即要破局,想要破了我这珍珑棋局。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周兴通都这么说了,苏佳这一回倒是坚定了信心,自己必须在珍珑棋局上战胜周兴通。然后破阵救得胡夷狄、薛飞痕等人……

    “啊——”胡夷狄由于体力下降,也不小心受了机关人的暗伤,不过还好并无大碍,能够继续斗上几十回合。

    胡夷狄看着阵中纠缠不清的机关人,又望了望阵外一心决定对付周兴通的苏佳,于是冲着大喊道:“苏姑娘,杀了那个鬼王师的人。你不用担心我们,就算没有那家伙,我们也会拼死破了这玄关阵的——”

    然而。苏佳肯定不会听胡夷狄的话,她已经决定了要救所有的人出来。苏佳头也没有回。只是背对着大声道:“胡兄,只能辛苦你在阵中再拖几个回合了。等我破了这珍珑棋局,就来救你们!”

    听到这句话,胡夷狄改变了主意。他似乎是非常信任苏佳,毕竟是苍龙大侠萧天身边的人,又看着她拼死赶到,胡夷狄对苏佳倒是非常放心……

    苏佳这一回正对着周兴通,随即冷冷道:“只要破了珍珑棋局,就能破了玄关之阵是吗?”

    “没错,以命相赌,红云姑娘你只要破了此局,就能破了玄关之阵,可以救得你的朋友,当然我的性命也会终了……”说到最后一句,周兴通的语气显得异常的悲伤。

    “以命相赌,生死棋局是吗……”苏佳口中默念着,她知道站在自己对面的,是自称“棋魔者”的周兴通,曾经和“棋侠者”顾雨清都有过焦灼之局。想要战胜他,还是珍珑棋局,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还记得在居明城的‘七源酒楼’吗,我和方姑娘的对局……”周兴通突然提到了居明城的事情,冷笑着道,“那一局,我用陷阱把方姑娘杀得惨败……”

    “我当然记得,那一次瑛妹还因此受了伤……”苏佳回忆着道。

    “不过方姑娘走后,你最后的一手倒是让我眼前一亮,从今以后我便记住了红云姑娘你……”周兴通继续道,“真想在那一手之后,看看红云姑娘你能走出怎样的回天之术之局,只可惜之后我们是敌人关系,再也没能在棋局上交手……今天正好,在这生死棋局之上,让我看看红云姑娘你究竟能否破得了这珍珑棋局,这玄关之阵……”

    苏佳听了,虽然表情上显得十分冷色,但心中却是有些发颤。原来面对任何不定棋局,苏佳都能从容应对,即使是输;但是今日自己面对的,可是输不起的以性命相赌的生死棋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