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一十七章 纷纷赶到
    黄纪的突然到来,一下子打破了原有的气氛……

    “黄纪兄弟,你怎么……”就连萧天都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因为在他和苏佳的计划中,黄纪本应该还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即使真的醒了过来,也不可能在全身重伤还未痊愈的情况下赶这么远的路。△,如今黄纪真的来了,那只能说明他是报了非常大的决心。

    黄纪全身还都是瘀伤,走起路来还是一瘸一拐的样子——之前黄纪的受的伤过于严重,以至于现在连路都走不稳。虽然重伤在身,但黄纪的眼神却是非常坚定,他一手扶着庭院的围墙,眼睛盯望了一下正对面河对岸台阶上的田栩,随即又把目光放回了方瑛身上——应该说,他不顾一切赶到这来的目的,也是想要救方瑛,救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

    “不是叫嬉皮他们看好的吗?难道说那三个家伙又出差错了……”萧天想起了在逸仙门的时候,易容成自己的苏佳出门前提醒过“嘻哈三兄弟”要照顾好昏睡的黄纪。现在黄纪醒来独自赶了这么远的路,萧天心想一定是“嘻哈三兄弟”出了问题。

    但是人既已来到,就已无退路。田栩望着全身是伤、走路不稳的黄纪,露出狰狞的笑容道:“哼,黄玄青的儿子最后还是来了,我想这次来的应该是本尊,不会是别人假扮的吧……”想起刚才萧天易容成黄纪的模样,差点使得自己重伤,田栩还不忘提这么一句。

    “纪儿!”方仲天和葛威同时喊道。他们也万万没想到黄纪这个时候会一个人从逸仙门赶到寻巍山这里。然而现在黄纪重伤在身,别说对付田栩了。自保都成问题,这个时候他赶过来。在众人眼里看来,有些“自寻死路”的意思。

    “黄纪哥哥……”方瑛的眼角再一次渗出了泪水,比别人都清楚,方瑛知道黄纪奋不顾身赶到这里,最主要是为了救自己,哪怕是冒着生命危险……

    “看样子周兴通在山下摆的二十四门玄关阵,没有把你拦下,但是主动放你上来了……”田栩望着全身状态有些垂死挣扎的黄纪,冷笑着说道。“说到底,你和我也有十八年的恩怨关系……十八年前,我可是灭了你全家的罪魁祸首,你理应想要找我来报仇不是吗……”

    黄纪一直是拖着疲惫的身子,眼神却是一如既往的坚定。他直望着台阶上的田栩,用断断续续的话语回道:“十八年前……你杀我父亲,灭我全家,理应我应该找你……报仇……但是今日,我一个人赶到这里……为的就是。要救出瑛儿……不管你和我之间有什么恩怨,和方掌门有什么恩怨,都不许你……伤害瑛儿!”

    听到这里,方瑛再也忍不住眼角中的泪水。眼泪夺眶而出——黄纪今日冒着生命危险到此,为的全部都是自己。

    “纪儿……”方仲天在一旁听到了黄纪的话语,已经对自己女儿持之以恒的爱慕。心中很是感知……

    “你认为我会让你如愿以偿吗?”田栩冷笑着回应道,“中了白燮的陷阱还能活下来。你现在只不过是个一点武功使不出的废物——你觉得,我有可能让你如愿以偿吗?”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黄纪明知自己危险在即。也要拼尽全力保护方瑛,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挺有骨气的嘛,就和十八年前你父亲临死前是一样的……”田栩露出一丝凶光,再一次提到了十八年前的情仇往事,随后,他冷冷说道,“既然你不怕死,为了你心爱的人奋不顾身,那我就成全你好了……”说完,田栩的掌中开始聚力,似乎是要对黄纪有所侵犯。

    “不好!啊——”萧天在一旁看见了田栩的不轨动机,心想着身受重伤的黄纪万万不得再受重创,于是自己想要出面阻止。怎知刚才替仇如心硬生生挡下了田栩全力的一掌,又有毒雾侵袭在身,萧天现在全身的每一个关节都疼痛无比,行动大大受到限制,连站起来都费力。

    “苍龙大侠——”仇如心见保护自己的萧天一脸痛苦的表情,不忍心关心道。

    况且,在场之人,本来就只有萧天可以和田栩继续抗衡;如今萧天受伤倒地,方仲天和葛威被困牢笼,赶来的黄纪又是重伤未愈,形势一下子变得极为被动,只有田栩稍稍一动,在场的任何一人都有可能随时丧命……

    现在田栩的目标就是黄纪,他两手聚力而起,“寒星掌”似乎随时而出。而黄纪却是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他知道自己再继续往前走会有危险,可是为了保护方瑛,他什么都可以不顾。

    “黄纪哥哥危险啊——”方瑛也是花容失色大喊道。

    “快回来!”萧天也拼尽全力大喊道。

    但是黄纪的脚步并没有停,他迈着颤抖地步伐,一点一点向前缓缓走去。表面上行起路来十分地困难,但黄纪的表情却是格外的坚定。田栩的掌风逐渐加强,可黄纪却是毫不犹豫地继续向前……

    “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田栩用狰狞的话语回道,伴随着话音落下,“寒星掌”随劲风杀出。

    排山倒海的气势一拥而下,飞过台阶下的地面,激起河流处的阵阵浪花,轰然便朝黄纪正前方而去。

    “不要啊!”方瑛再也忍不住地大声喊道,她不忍心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被自己的仇人一掌打死。

    “纪儿!”方仲天和葛威也是大声叫喊着,却是无能为力。

    萧天这边已经开始挪动身子,说什么忍着痛也要帮黄纪躲开这一掌,可是已经太晚了……

    黄纪视死如归,眼见着飞来的掌风。全身用尽最后的力气,两手聚掌想要用降龙十八掌强行挡下这一招。可是如此的殊死搏斗毫无胜算。全身重伤的黄纪,连降龙十八掌的一成力道都打不出来。微弱的尽力和强势如风的“寒星掌”迎面相扑。结局可想而知。

    “啊——”黄纪吐了一口血,被寒星掌正面击中,再一次重伤向后倒去,重重摔倒在地——而这一回,黄纪是真的再站不起来了。

    “黄纪哥哥!”方瑛再也忍不住了,她起身朝黄纪倒地的方向奔跑过去。

    “纪儿!”葛威看见黄纪重伤之下还吃了田栩的阴掌,愤怒的他两手抓住牢笼的栏杆,并用力敲打着,冲台阶上的田栩喊道。“田栩,你开门啊,有本事放我出来,我和你打!”

    可田栩却并不在乎葛威在一旁大呼大叫,而是把目光放在了黄纪和赶去照顾他的方瑛身上。看着黄纪奄奄一息的样子,田栩继续冷言道:“十八年前,我灭了你全家,唯独留下了你的姓名……如今恩怨即在一刻了结,我也结束你的生命好了。让你赴黄泉去和你的家人团聚……”田栩的口气异常冰冷,并且毫无人性。被仇恨蒙蔽理智的他,如今没有人可以阻止的了。

    “黄纪哥哥,你不可以死……”方瑛赶到了黄纪的身边。蹲下身来哭喊着道。不久前才向其表白,她不希望这份终于坚定的不易感情,在今天就随风凋谢。

    萧天在一旁看在眼里。只恨自己一时的大意,一拳打向地面道:“可恶。都怪我太大意了,要是刚才对付那些机关人利索的话……”

    寒星掌刚才迎面而来是。黄纪是用了自己最后的力道全力挡下这一击。虽然自己失败被一掌击倒,但幸好是刚才自己这一下尽力的抵挡,为自己留下了残存的口气。尽管再次重伤倒地,伤情甚至再度恶化,但也逃过了一掌毙命的危险。

    “瑛儿……”黄纪倒在地上用微弱的口气轻声道。

    方瑛在一旁早已泣不成声,现在她什么也不顾了,见着黄纪奄奄一息的神情,方瑛不惜全力朝黄纪体内输送了大量寒灵神功的内力,以保黄纪的性命。怎奈黄纪伤情过重,加上自己刚才治疗仇如心的时候也消耗了不少的内力,现在方瑛有些疲累不堪了。但方瑛还在坚持,为了救对自己来说心爱的人,她也做到了拼尽全力……

    “看来你倒是还能活下来嘛……”田栩继续冷笑着道,“不过下一回合,我一定会要你的命——”田栩这么说,准定是要黄纪的性命不会错了。

    方仲天、葛威、萧天、仇如心看在眼里,无法自由行动的四人,心中都是焦急到了极点,都恨不得立刻飞身过去带黄纪和方瑛离开,或是找田栩拼命。

    而黄纪和方瑛二人面对死亡,此时却是显得十分的淡定。他们没有再去望田栩一眼,而是互相用关心照顾的眼神照顾彼此。方瑛自然是不用说,她眼中的泪水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对还击温柔传情的目光;而在黄纪眼里,这目光是那样的温暖,即使重伤在身,黄纪也想方瑛投去了一个微笑——至少在这一刻,二人患难中心心相惜、彼此不分离……

    寻巍山脚下……

    树丛中飞过三个身影,他们的方向正是寻巍山山顶上夜幕下火光明亮的庭院……

    “嫂子,我们还有多远?”其中一名男子问道。

    身形倩影的蓝衣女子回答道:“前面就是寻巍山了……我们得快点,田栩诡计多端,方掌门和葛前辈一定一开始就会身受陷阱;我和阿天的计划虽是奇招,但只凭阿天一人,恐怕也是很难应付,我们得赶快赶往山顶才行……”

    来者不必多问,正是从云主城匆匆赶往寻巍山的苏佳、萧齐和风文三人。苏佳在云主城与白燮的一番纠结苦战,本就是超出了原先的计划,现在天色已黑,这么晚了山上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动静,苏佳心想着一定是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

    “事不宜迟,得先赶往山顶才行……”风文在一旁继续说道,“之前丐帮的人也和我们接应好了,只要我们这边打败了田栩,他们就会在山下的出口接应我们。现在想想,时间超出了之前的预计,恐怕他们已经在山下等我们多时了……”

    “现在恐怕丐帮的人来了也没用……”苏佳两眼凝神继续道,“田栩计划行为向来缜密,刚才在云主城白燮对我重重的施压,可见他们为了达到目的,一定会多留他手……打败田栩的唯一方法,就只有以武相逼,找到机会正面打败他,他就没办法再施诡计,所以我们的第一任务,必须是赶到山顶上去,见到鬼王师田栩本人——”

    说到云主城,萧齐望了望苏佳左手腕上缠着的绷带。绷带上面已经被血染红了,苏佳的左手也是有些不对称地略微下垂,萧齐有些担心问道:“嫂子,你的左手……真的不要紧吗,现在拼命赶往山顶的话?”

    苏佳摆了摆受伤的左手,淡定地说道:“左手受了点伤,并无大碍……何况,对付鬼王师,有右手就够了——”苏佳说得非常从容,似乎自己非常的自信。

    “前面就是寻巍山山脚了……”风文指着前面的路口,突然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随即又喊道,“那是什么?”

    苏佳和萧齐一同朝前望去,只见山脚路口处又数十个挥舞千斤臂膀的机关人。所有的机关人围城一个阵型,将阵中的好些人可团团困在了里面——这些自是周兴通的二十四门玄关阵,而被困在里面的人,则是薛飞痕、胡夷狄以及随同方仲天、葛威同来救援的逸仙门的弟子……

    苏佳轻功飞身而至最前,落在了山脚的路口。侧脸一眼望见周兴通的她,正看见周兴通很“悠闲”地在一旁下棋。不过周兴通的脸色似乎并不那么淡然,独自一人下棋的他,似乎露出一种茫然和哀伤的神情……

    “不好,薛大侠他们被困在了机关人阵里面——”随后赶到的风文看见了阵中的薛飞痕等人,大声喊道。萧齐也跟着感到,面对此时的玄关场景,自己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果然还是有救兵来了……”周兴通一边下着棋,一边轻声道,不过他的目光一直望着棋盘,身形也是一直侧对着苏佳等人。

    “周兴通?”苏佳侧脸一望,随即道,“云主城是白燮,看来寻巍山山脚这一关的人是你……”

    “你认识我?”周兴通和白燮一样,还没有立刻认出苏佳,不禁问道。

    苏佳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容貌改变,随即换成了之前红云姑娘的口气,冷冷说道:“可不是吗?那一晚,我和你、白燮、何桐以及你师父的那些手下,在小木屋血战的那一次……”

    提到这里,周兴通这才恍然大悟——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一晚为了抓捕方瑛,在小木屋和红云对决的那一次。周兴通侧过脸,看见已然从红云改变成苏佳的绒毛,不禁道:“易容术?看来,这张脸才是你本来的面目……”

    苏佳变回了自己原有的口音,继续说道:“看来鬼王师让你们在层层地段布置好了机关陷阱,专程等待我们前来……云主城是你师弟白燮,现在轮到你了……”说完,苏佳右手别处了闪着寒光利刃的鬼刀。

    “你说白燮师弟?你该不会……”周兴通看见苏佳这样的神情,有些震惊道,“你该不会已经把他给……”

    “没错!”苏佳用冰冷的语气回应道:“你们四人都是鬼王师心爱的弟子,小木屋激战的时候,我杀了你的师弟何桐,刚才在云主城解决掉了白燮……现在在这里,该轮到你了……”苏佳的语气毫不留情,自己反倒如同一个冷血的杀手一般。

    周兴通看在眼里,眼神一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