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局势恶化
    台阶下只剩下几个零零散散的机关人,如今萧天想要一举歼灭,简直易如反掌。看似胜局已定,可田栩依旧是露出阴冷的笑容,甚至根本没有把萧天放在眼里,似乎自己暗中还有后招……

    萧天不想继续拖延下去,眼见着形势对自己有利,索性直接挥剑便朝剩下的机关人而去。

    “吭咔吭咔——”剩下的机关人也没有坐以待毙,摆弄着身上及四肢,举起千金臂膀,随时迎候着萧天的到来。

    当然萧天已然发现了这些机关人的弱点,想要打败他们已经说是易如反掌。果然这一次萧天没有拖沓,凌云步飞身而过,迅敏的身影伴着数道青云剑光,只听得“擦擦——”几声,迎面而来的机关人手脚机关全然重创,立马便被萧天的剑法斩得四分五裂。

    最后一个机关人正面便朝萧天挥拳而去,萧天看准时机,抢先一步,剑鸣声轰然而起,赤色剑光伴着冲天之力——“剑赤冲天”再现,这一回萧天二话不说,提剑干脆利落地斩掉了最后一个机关人的“脑袋”……

    几十回合的折腾,终于这些棘手对付的机关人,全部倒在了萧天的剑下。斩断了机关人的关节要害,机关人的“残肢”七零八落地散落在萧天的四周。而萧天则是抬起头望着田栩,提剑说道:“机关玄阵已破——田栩,还有什么花样就都使出来吧!”

    田栩站在台阶之上,脸上依旧是非常淡定的神情。他露出鄙夷的笑容,随即道:“真不愧是苍龙大侠,妖鬼大师的弟子……我承认,能破坏我所有的机关杰作,算你有些本事……不过你似乎有件事情没搞清楚。我抢了你师父的武功,不代表全部如一而终地继承了他的本事。妖鬼大师当年发明这些奇形怪状的机关人,用意不在解决武林纷争。只为自保。可我就不同了,和我交手这么多。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处世,如果让我重新应用这些机关人,目的可不是为了自保,而是侵略。所以说,这些机关人也不会像你想的那样简单……”

    “什么意思?”萧天还没明白田栩说的话,但是他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眼见着田栩迟迟没有亲自动手,萧天心里还有些发堵。可是就在愣神一刻,萧天的背后突然传出方瑛的喊声:“萧天哥哥。小心后面!”

    萧天听后猛然回头,然而眼前的一幕竟是让他始料未及——只见刚才自己身后打倒的那些机关人的“尸体”,被砍断的关节破损处,突然向外渗出莫名的绿色气体。不只是身后,自己周身的所有机关人皆是如此,四面八方冒出的绿色气体将萧天重重包围,很快便遮住了萧天的视线。

    “可恶,这是什么?”萧天一边用袖子挥散,一边喊道。

    “你就在里面好好尝受煎熬吧,苍龙大侠……”田栩继续冷笑着道。

    萧天眼见着自己被绿色气体重重包围。想要施展轻功一跃而出……突然,自己身上的多处传来隐隐的阵痛——是毒!

    萧天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这些从机关人关节残肢冒出来的绿色气体。竟是毒气。萧天万万没有想到田栩会来这么阴险的一招,将毒气储藏在机关人的体内。也难怪萧天会大意,毕竟眼见着这些机关人,萧天自然会想到自己的师父妖鬼大师,索性将它们当做是普通的机关木人去对付,根本不会想到田栩还会来如此的后手。

    毒气并不致命,萧天并未感受到生命的危险。但是自己全身的阵痛,毒性似乎是封住了自己的穴道,萧天连轻功都无法施展。更别说其他的武功了……

    待到所有的绿毒气体全然散去,萧天已经半跪在了地上。一手支撑着地面。他的表情略微有些痛苦,已然使不上力气的萧天。有些悔及自己的一丝大意。

    “萧天哥哥,你怎么了?”方瑛胆战心惊地喊道,看着萧天痛苦的神情,她至少知道,萧天已经无力再战。

    “看来你的警惕性很低嘛,苍龙大侠……”田栩在台阶上看着,冷笑着说道。从设置陷阱摆布方仲天、葛威,到现在讲萧天逼上绝路,田栩自己基本上没有怎么出手。

    “田栩,你这个卑鄙小人,尽耍这些卑劣手段——”葛威在一旁见了,大声训斥道,“你放我出来,有本事我们一对一!”

    然而,田栩根本就不理会葛威在一旁的咒骂。他就是这样的性子,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而且精心布局,和局中毫无关系的人或事,他可以一并忽略。

    方仲天用更多悲苦的眼神望着田栩,痛惜问道:“田栩,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你想杀了我,你冲我来即可,何必再去伤及其他无关之人……”

    田栩冷冷一笑,随即回应道:“哼,不是我主动想要伤及他,是苍龙大侠自己插手要管我们之间的恩怨……从终南古墓开始,一路上苍龙大侠就没和我们少作对。我本不想牵连局外之人,可他有意搅局,但凡阻挠我田栩计划的人,全都得死,没得说法……”

    “哼,佳儿说的没错,你从一开始就为了针对我,设计了一套又一套的计划……”萧天强忍着不能发力的身子,双手支撑地面反驳道。

    “可是现在都已经结束了,苍龙大侠——你倒下了,现在没有人可以阻止的了我了……方仲天,我这就来结束这近二十年的恩恩怨怨好了,包括你和你的女儿……”田栩的眼神稍微一变,这一回似乎是真要对方仲天和方瑛父女二人下手,但田栩的目光又稍微一转,转而口气道,“不过在这之前,得先清理自身门户才对……”说话间,田栩望向了河对岸重伤倒地的正在被方瑛疗伤的仇如心。

    仇如心知道,自己背叛师门。田栩一定会杀了自己。方瑛见田栩要对仇如心发难,想要起身跑到河对岸,去阻止田栩。

    “瑛儿!”方仲天见自己的女儿想做危险的行为。急迫地大声喊道。

    田栩见状,一式强劲的掌风便朝方瑛飞去。方瑛下意识用手护住自己。好在掌风并没有打向自己,而是正中自己面前的那条小河。掌风激起的水浪,高耸数丈,直接拦住了方瑛的退路。

    “等先清理掉门户,就先杀了你!”这一回田栩似乎是不再留情了,冲着方瑛吼道。

    仇如心经过方瑛寒灵神功的治疗后,伤情有些好转,呼吸也逐渐匀畅。可是自己依旧是倒在地上不能自由行动。跟别说是施展武功逃跑或是还击了。

    田栩望着背叛自己的仇如心,用冰冷的口气说道:“哼,仇如心,我应该告诉过你吧,这世上的情感都是虚伪的……可是你偏偏不信我的话,和这些虚伪的人站在一块儿。背叛师门的下场你是懂得的,当初我把你抚养长大,是想让你变成一个冷血杀手,既然你不愿意,那为师我就亲自解决你好了……当年扬州城暴动的时候。是我把你从战乱中救走的。你的命是我给的,现在杀了你,不过是驾轻就熟罢了……”

    仇如心倒在地上。听了田栩的话,这一回倒是一点害怕和担心都没有了。她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命,战乱中活来,恩怨中死去。仇如心闭着眼笑了笑,反倒是淡定地说道:“哼,早知有今日,十八年前我留在扬州,和我父亲一起在战乱中死去该多好……如今在这里备受你们两代人的恩怨煎熬,我这样十八年一路活下来。又是为了什么……”

    萧天在河对岸听了仇如心有些自暴自弃的话,似乎有什么想法……

    “所以我说感情是虚伪的。你既然深入了这之中,那就注定无法自拔……”田栩继续道。“不过你命将绝,就让你在情感的悔恨中下黄泉吧!”

    说完,田栩两掌相聚,内力骤然而起,一式“寒星掌”破空而出,正对河对岸的仇如心,似乎想要一掌了结了仇如心的性命。

    “仇姐姐当心!”方瑛冲着身后大喊,她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离开了仇如心,现在仇如心重伤无法动弹,吃了这一掌必死无疑。

    但仇如心似乎是看淡了死亡,她面对咆哮飞来的强劲掌风,安静闭上了眼睛……

    “轰——”强劲掌风划过河面和地面,发出强有力的声响。掌风正中仇如心的位置,仇如心整个人向后飞了十丈之遥……

    “啊——”方瑛下意识大叫了一声,她不忍心看见仇如心惨死后的模样……

    然而,掌风飞过之后,安静了很久……

    方瑛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吓得紧闭的双眼又缓缓睁开……

    仇如心向后飞了老远,但是自己似乎没有怎么受伤。她缓缓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竟是让自己惊呆了……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包括田栩一样……

    只见千钧一发之际,萧天居然使出了浑身力气,飞身挡在了仇如心的身前。田栩的“寒星掌”全然打在了萧天的身上,萧天卯足了劲,虽然不能无法施展武功,但自身的内力还在。刚才屏足了全身的力,硬生生地替仇如心吃了这一掌,幸得算是扛了下来。

    不过此时的萧天也意识重伤在身,萧天吐了一口血,随即两手撑地,挡在仇如心的身前。

    仇如心看了,整个人已经哭出来了——这是这个绝美的冷血杀手第一次为了他人流泪。“为什么,你为什么……”仇如心有些抽泣得说不出话。

    “哼,别把……自己的生命看得这么轻……”萧天强忍着身上的伤痛,坚挺地说道,“被人摆布怎么样,十八年活在欺骗中又怎么样,真正可悲的不是被别人看不起,而是自己看不起自己……”

    仇如心用异样的目光望着萧天,她觉得这一刻萧天的目光是如此的凝重和深刻,自己不禁有些感动至极。

    “我和佳儿也一样,幼时活在命运的挣扎中,如今一起一路走来,生生死死经历了太多……”萧天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拿自己和苏佳的命运说事道,“我们也曾为了彼此,而轻视了自己的性命,可现在想想看来,那是有多么的好笑……一路走来才明白,只有真正重视自己的生命,才是真正懂得了活在世上的意义。情感怎么可能是虚伪的?正是有了彼此的情感,我和佳儿才一起走到了现在……对田栩这种把情感当做虚伪的家伙,你根本就不值得留恋……他根本就是个因为十八年恩怨感情受创,而找借口用以逃避的懦夫罢了!”萧天说着,对田栩“懦弱”的评价毫不留情。

    方仲天听见了萧天的话语,想到了这十八年来自己等人走过的心路历程,再回过来看看田栩的命运和抉择,不禁也觉得真正可悲的人不是自己,也不是兰姑,而是心已成魔的田栩。

    田栩就更不用说了,被其他人瞧不起他不在乎,但是今日萧天对自己的说辞,却是让自己有些震怒。田栩露出杀气的眼光,望着萧天护着仇如心的背影,恶狠狠道:“哼,你少在那里自欺欺人地评价别人了,你没有经历过我十八年来的走的路,你懂什么?”

    “真正自欺欺人的是你自己吧——”萧天倒是毫不示弱,保护好仇如心后,自己转头冲田栩反驳道,“你只不过是个在感情受挫,就否定一切而人性扭曲的废物罢了,你就是个懦夫!”萧天反驳起来毫不留情,愣是把田栩说得无地自容。

    仇如心看在眼里,自己的心一下子又感应了——曾经自己的师父田栩,一直告诫自己感情的虚伪,自己也确实那么认为。可一路上见到了萧天等人的互相支撑和帮助,这不禁让她心智产生动摇。十八年来的养育之恩,除了报答此处,仇如心本就不再相信世上的一切感情,正如田栩所说,她也认为世上的感情都是虚伪的……但最终自己的恩师为了复仇,想要除掉自己,偏偏不信这些之说的萧天却反而救了自己,仇如心似乎也是明白了,情感真正所在的意义……

    “哼,说了那么多废话,又有什么用?”田栩不想和萧天继续动嘴皮子,索性张扬道,“刀枪下见胜负——现在你已然败阵,我看还有谁可以救得了你们,你又怎么再以苍龙大侠的身份,继续保护他们——”

    听到这里,萧天也是紧张了几分。田栩说的没错,事实现在摆在这里,方仲天、葛威受困,自己又是为救仇如心重伤在身,现在已经没有人可以站出来和田栩对抗了……

    然而就在局势恶化僵持间,大院的门口突然出现一个白色的身影……

    田栩看见了这个身影,本想要出手却又停了下来。他的眼神也随即一变,似乎来者的身份很是让自己吃惊。

    田栩的表情一变,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有所察觉。萧天、方瑛等人回头一看,从大院门口处徐徐上来的人竟是……

    方瑛看在眼里,整个人快哭出来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此时此刻出现的人竟然是黄纪……

    “黄纪哥哥……”方瑛的泪水再一次滴落下来,看着黄纪重伤蹒跚的样子,她十分的不忍心。

    “黄纪兄弟,你怎么……”萧天也是大吃一惊,因为按照之前的计划,自己和苏佳分别易容成黄纪和自己的样子,而真正的黄纪,应该还是有“嘻哈三兄弟”在逸仙门照看着才对,不应该这个时候到这里来……

    而黄纪全身还是之前重伤的瘀痕,整个人走路也是起伏不定,看样子并没有完全伤愈就自己跑到了寻巍山来。然而黄纪的眼神却是异常的坚定,直盯盯望着对面台阶之上的田栩,似乎他今日前来,是下定了很大决心……(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江湖博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