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一十五章 巧破玄阵
    “可恶,连神龙九变剑法都不是对手吗,到底该怎么办……”萧天退至一侧,望着很有可能无休无止冲上来的机关人的袭击,萧天握剑的手也是下意识颤抖起来……

    田栩在一旁看见了萧天的难处,随即笑道:“哼,堂堂苍龙大侠不过如此,没想到竟会被妖鬼大师的机关玄阵所难,实是让人难以信服啊……”

    萧天可不管田栩一旁的嘲笑,他的注意力全然放在了不断朝自己冲来的众机关人身上。踏着沉重的步子,提起千斤重的臂膀,对准萧天的头颅,就是重磅挥下。萧天两眼一凝,只得施展凌云步予以躲避,可是会和渐数,萧天体力开始出现下划,而机关人的进攻未止。剑法掌法皆无其效,久而久之,萧天不被机关人的铁壁砸死,也会疲劳衰竭而死……

    “萧天哥哥——”方瑛又在一旁担心地喊道,自己却是帮不上任何的忙。而被方瑛治疗的仇如心也是,倒在地上的她已经浑身使不上力气,只能干看着萧天在玄阵中苦苦煎熬。

    方仲天和葛威如出一辙,可以说,在场的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了萧天一个人的身上。他活着,就会有打倒鬼王师的希望;如果他倒下了,那在场所有人皆逃不过厄运……

    萧天还在一边苦苦闪躲着,为了节省体力,他索性连剑法掌法都不用了,只是空使凌云步不断穿梭于众机关人铜墙铁壁之间。还算是萧天的凌云步使得炉火纯青,如若这其中出点什么差错或者是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就被机关人的千斤臂膀砸得脑瓜开瓢、血浆崩裂……果不其然。每每萧天躲过一处,机关人的臂膀就在地上砸出一个大窟窿。看似动作迟缓,可是威力甚是惊悚。

    萧天在一旁开始有些着急了:“不行啊。再不找出破解的法子,我必死无疑……可恶,我堂堂妖鬼大师的徒弟,不说通懂机关之术,总不至于被这几个木人桩子给打败了吧,怎么说我也是已被世人公认称道的苍龙大侠,拼尽全力也要收拾掉这些个破铜烂铁……”

    然而刚才心中的这句话,萧天的脑海中突然闪现过一个画面,这个画面很熟悉。而画面中立在自己面前的,也是一个个大小无差的机关木人。

    “对了,柳沙镇——”萧天突然想到了,心中暗惊道,“在柳沙镇绿柳湖的时候,师父和我讲过的,关于机关人的事情……”

    一个稍许的分心,萧天头顶上突然闪现一个阴影——在萧天的身侧不知何时冒出一个机关人,提着巨大的臂膀便朝萧天头顶上压来。

    “危险!”方仲天在一旁见着。大声喊道。

    萧天睁大双眼,看着千斤臂膀直冲而下……

    “咚——”又是一阵巨响,臂膀种种砸在地上,激起数丈高的尘土。土灰铺天盖地。可就是迟迟没见着萧天的影子。

    “啊——”方瑛见着眼前的惨状,大叫一声,怕是萧天让机关人的臂膀压成一淌混血。吓得都不看眼前的境况。

    然而半空中一道身影凌厉而现,让众人又重拾起了信心——萧天可不会被这么简单的一击给打倒。

    “我有办法对付这些个机关人。一定有的……”半空中的萧天望着底下排好列阵的机关人,心中默默道……

    (回忆中)……

    柳沙镇绿柳湖处……

    “我堂堂萧家山庄的弟子。总不至于被这几个木人桩子给大白了吧……”老瘸子(妖鬼大师)家门口的桥头处,萧天还是像往常一样拿着木人桩练习着萧家拳法。

    自从朱启阳被苏佳打败后,虽然说苍鹰派的人还是会经常“骚扰”柳沙镇的百姓,但治安方面较之以前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而萧天在经历了擂台赛的洗礼后,每日更是勤奋了练武的进度,一有时间就来老瘸子家练习机关木人。

    “格老子的,你这臭小子,老是乱称呼我的杰作……什么木人桩子?这可是我花了半辈子功夫研究出的机关木人——”老瘸子一瘸一拐地从门口出来,听见萧天“出言不逊”,随即大骂道。

    “又在吹牛——我管他什么机关木人铜人的,在我面前就是一堆破铜烂铁!”萧天更是说话不着边,顺势翻身就是一记“震王拳”,朝着机关木人的胸前打去。

    “格老子的,你这家伙是要气死我啊!”老瘸子一边说着,一边改不了自己的坏脾气,拿着拐杖就朝萧天的腿脚处呼去,继续说道,“哼,那日擂台赛你又不是没见着,要不是老子的机关木人前来救你,你早就被朱翅派的人射成了窟窿眼子……”

    萧天这边一边躲避着老瘸子师父的“拐杖偷袭”,一边不服气回应道:“什么‘你的机关木人救我’,那天明明是苏姑娘的武功高超,打败了朱启阳,灭了朱翅派的威风,和你有什么关系?”

    “嘿——你这臭小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老瘸子越听越来气,举着拐杖便朝萧天追打过去。

    萧天见状,一个劲儿地闪躲,老瘸子瘸着腿,自然跑不过萧天。待到老瘸子跑累了,萧天也不跑了,他笑了笑说道:“行了行了,不就是个机关人吗,犯得着对我死纠缠不放吗?”

    老瘸子喘了几口粗气,继续就机关木人说道:“哼,你这臭小子还在自夸……你扪心自问,这么多天过去了,你研究出则机关木人的行当了吗?”

    “好像还这没有……”萧天这才回归正题道,“虽然这机关木人刀枪不入的原理我明白了,可是我暂时还没有想好怎么才能打败它……哎,这些天我的武功也算是有长进了,可是怎么打。就是破不了这么个破机关木头,烦死了——”

    “嘿——你这臭小子还说?”老瘸子见着萧天又在“鄙视”着自己的杰作。继续生气道,“哼。就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想破了老子的机关木人,再晚一百年吧……你这个萧家山庄倒数第一的家伙,不就在擂台赛上出了点风头吗,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武林高手了……”

    “哼,我打不过,不代表这机关木人真的那么无敌。苏姑娘武功那么高,我就相信她能不费吹灰之力拆掉这些破烂玩意儿——”萧天继续“放肆”道。

    “别老再说‘苏姑娘’‘苏姑娘’的,有本事你自己想办法……”老瘸子这回倒反过来贬低萧天道。“老说我这机关木人是破烂玩意儿,有本事你自己想办法破了这东西——”

    “哼,破旧破,不就是几个木人桩子吗?还真以为个个是金刚不坏的佛像了……”萧天不服气地回应了一句,随后从房间的门口捎来一个砍柴用的斧子,看样子是想要故技重施,用斧子把这机关木人给劈烂。

    “没用的,你之前又不是没试过……”老瘸子继续嘲笑着说道。

    萧天可不信邪,这一回他和机关木人保持远一点的距离。随后抡起斧子便朝机关木人的手臂、头部、胸前几经砍去。但果然还是和老瘸子说的一样,看似木头做的机关木人,却是让削铁如泥的斧子也是束手无策。

    “你就继续浪费你的时间吧,老子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老瘸子又糊弄了一句。准备回家拿点酒喝。

    而萧天还在一个劲儿地拿个斧子乱劈一气,“砰咚砰咚”的声音在机关木人身上响个不停。可机关木人的构造特殊,真的如同金刚不坏之身一样。怎么劈都劈不烂……

    然而,偶然的一下。萧天一斧子下去,突然传出木板的断裂声……老瘸子似乎是听到了机关木人的一丝不对劲。立马回头去看。

    “成功了,这破铜烂铁终于让我给砍烂了!”同样的,萧天也提着斧子兴奋地喊道。

    “格老子的,你这臭小子怎么办到的?”老瘸子开始还有些不相信,结果走过去一看,只见臂膀一侧的关节处,真好被萧天的斧子砍中。看似刀枪不入的机关木人,最脆弱的地方正是关节要出,而萧天的一斧子,刚好抡在了机关木人臂膀的关节处,就是这致命的一击,整个机关木人就像散架了一般,拖着“颓废”的身子,再也没了动静。

    “格老子的,你这臭小子看烂了我的宝贝家伙,看我不把你活剥了!”老瘸子见自己的“杰作”被萧天几斧子给抡坏了,气得快要杀人了,拿着个拐杖便朝萧天大腿处打去。

    但是萧天身手灵敏,早就看穿了老瘸子的“伎俩”。乐翻天的他,什么也不管了,径直往桥头出跑去。

    “格老子的,今天回来,看我不打死你——”老瘸子追不上萧天,只得在原地“咒骂”了萧天一番,和他被破坏的机关木人在一起。

    萧天自然也是暂时不敢回去,找到机关木人弱点的他,一举击破,他恨不得立刻跑回“春意楼”,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苏佳……

    (现实中)……

    “机关人的弱点,就在它的关节……”萧天从半空中缓缓下落,心中较之刚才淡定了许多,“既然鬼王师田栩抢夺学来的,是妖鬼师父的武功,那他的机关人构架,一定和妖鬼师父的如出一辙,这样的话就能针对要点了……”

    想必,萧天施展轻功稳稳落地,重新提起长剑,似乎这一回要对面前的机关玄阵有所行动。

    “哼,没用的,就算你苍龙大侠武功再高,也绝计破不了我苦心所做的这机关玄阵……”田栩依旧是冷笑着说道。

    众机关人摆起架势,举起臂膀,再一次朝萧天的方向冲了过来。萧天眼见着机关人的关节要出藏得很深,必须要近距离攻击机会再大。可距离越近,自己也会越危险,所以接下来的行动,萧天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确保万无一失……

    “来吧——”萧天打气喊了一句,待到众机关人扑至身前,萧天再次施展出凌云步。在众机关人玄阵中间穿梭开来。

    “去死吧,苍龙!”田栩看着阵中的萧天。大喊一声,一个机关人的臂膀已经提了起来。

    而在臂膀提起的一瞬。也正是机关人关节暴露的一瞬。“就是现在——”萧天看准了时机,一招萧家剑法的“剑赤冲天”,一道虹光剑气自机关人的关节处凌厉而去,只听得关节处的一阵木质裂响,机关人的千斤臂膀一瞬间便被萧天斩落下来。

    “成功了——”方仲天和葛威见到了这一幕,同时兴奋道。

    “怎么可能?”田栩倒是有些吃惊了。

    萧天斩断了机关人的第一只手臂,马上变得自信从容了许多,心理压力顿时小了许多,体力自然也是恢复了不少。

    周围的数十机关人再次冲了过来。萧天二话不说,绽连九步,凌云步伴着灵动的身形,剑花瞬闪,萧家剑法中的绝学“潇湘剑雨”横空而出——无数青色的剑光自萧天周身灵动散去,每待机关人的关节处暴露,无论是臂膀、头部还是腿部,凡关节中剑处,关节全然碎裂。等待的就是萧天飞身提剑的“收割”……果然没过多久,众多机关人的头、手、脚被萧天一一斩落,几乎就是一瞬间,萧天发现了其弱点一处。一击致命,局势瞬间扭转。而时没有出招多久,数十的众机关人已经寥寥无几。机关玄阵已然瓦解。

    “太棒了,萧天哥哥赢了!”方瑛见到萧天勇破机关玄阵的飒爽英姿。高兴地喊道。

    就连倒在地上的仇如心看见了,也笑了笑。被自己的师父抛弃后。仇如心现在完全站在了萧天这边。

    而在台上的田栩见了,似乎表情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这些个机关人可以算是田栩这十八年来为复仇所付出的心血,如今被萧天一一销毁,田栩的表情竟还是如此的淡定,就好像这个捉摸不透的面容背后,还有令人无法想象的阴险陷阱……

    萧天收拾掉了大部分的机关人,重新落回了远处。见着剩下的几个机关人对自己已然构不成威胁,萧天举剑朝田栩道:“哼,看来你的计划又失败了——”

    田栩倒是“临危不惧”,见萧天干净利落地解决掉了这些个机关人,田栩反倒是排起了手掌以示“赞扬”,随即笑着道:“真不愧是苍龙大侠,独自一人便破了我这玄关之阵。如若之前在寻巍山脚,你就用了此招,恐怕当今上山来的,就不止这些个人了……”田栩所说的人,当然是指山脚下还被周兴通“二十四门玄关阵”所困的薛飞痕、胡夷狄等人。

    萧天一点都没有显现出疲态,以他现在的状态,继续对付田栩根本不成问题。萧天举着剑,自信地笑道:“别忘了,我可是妖鬼大师的徒弟……哼,田栩你聪明一世,糊涂就糊涂在不该用妖鬼大师的本事,去对付他的徒弟——”

    “我承认,你苍龙大侠武功盖世不是名不虚传,连方仲天和葛威这样的武林七雄之辈都未能破解,你却能够做到……”田栩依旧是没有把萧天放在眼里,继续讥讽着说道,“不过你要是以为,我鬼王师田栩只有这点本事,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萧天这边可没这个“耐性”,他继续冲着田栩道:“哼,叽叽歪歪说了那么多,不是让你的徒弟出战,就是用这些动之不武的‘伎俩’,有本事你下来和我一对一,我兴许还能敬佩你几番!”萧天这次反倒是“诋毁”起田栩来。

    “就你?就算你是鼎鼎大名的苍龙大侠好了,你也不过是我恩怨复仇的局外人罢了……和你一对一?你还不够格——”田栩依旧是毫不在乎道。

    “你说什么?”萧天反驳道,但想着田栩做事向来谨慎,他敢说出这样的话,必是还有后招,索性自己也不敢完全放松下来。

    田栩望着台阶下的萧天和仅存的几个机关人,冷冷一笑……(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