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一十二章 绝命一击 下
    白燮挥动着左右刀刃护臂,张牙舞爪般,激动着脚下的水花,如同凶恶猛兽般朝苏佳冲了过来。

    苏佳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坚定,见着生死一决即刻,苏佳将披散长发的一端用嘴咬住,右手紧握着鬼刀。重伤的左手虽然无力垂下,但苏佳整个人此时已是紧绷着弦,手腕滴落的鲜血染红了脚下,化伤痛为力量,苏佳两脚一踮,抱着必死的决心,朝白燮直冲了上去。

    “这一把赌生死……”苏佳心中默念着。

    岸边围观的所有人都很清楚,这一回合过后,胜负将会揭晓。然而众所周知苏佳身上有伤,全然处于劣势,如此奋不顾身拼命而去,众人不禁为苏佳捏了一把汗。

    萧齐也是一样,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连声音都发不出。他从未想过今日本是顺理成章的计划,竟然会斗到如此艰难的地步。现在只有生死两条路,而自己等人却是帮不上任何的忙……

    “去死吧——”白燮发狂似地大声吼道。

    苏佳则是一脸的震惊,她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白燮满身铠甲胸前的小洞。苏佳看准了时机,两眼一凝,杀气并起……忽地,风速疾而驰骋,苏佳手中的鬼刀凌然一闪,一道令人畏惧的黑色刀光霎时间闪过。伴着凄厉的鬼啸,神≥道鬼影遍布苏佳全身,凌风展翅,如同一只划破天宇的黑色凤凰——苏佳自创的“凤凰刀法”即出,带着闪电咆哮的气势。忽而,凤凰鬼影疾速收缩。如同一把黑色的利刃,直朝原定的目标而去。

    而苏佳的身影也如同疾迅的风流。眨眼一过,竟是跃过白燮的头顶。消失在了白燮的眼前。白燮继而看见苏佳整个人如同黑影闪过,却是看不见身形;即在同一时刻,“凤凰刀影”的利刃凝于一点从自己胸前的一瞬划过——就是自己铠甲胸前间的小洞,像是胸前遭受雷击一般,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剧痛从自己心头涌出,疼痛地无法行动,疼痛地无法说话,疼痛地没有意识……

    苏佳越过白燮头顶后,一眨眼窜至了白燮的身后。而带着凤凰黑影的鬼刀也在同一时刻自白燮膛前穿过,飞回了苏佳的右手之中……

    一眨眼的对决,两个身影互换了位置……

    这一刻显得很沉静,岸边的人全部露出了惊异的眼神……

    只是刚才的一瞬,众人所见一道黑影穿过白燮的胸口,紧接着就是鲜血从白燮胸前迸发而出,染红了整片湖水。白燮的外身铠甲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只是刚才刀口穿胸一下……白燮知道自己输了,但是疼痛感遍布全身。意识的逐渐模糊,说不出任何话语的他,知道自己性命已绝,全身无意识地倒了下去。整个人倒在了湖水面上的铁栏杆处——白燮终究被苏佳一刀毙命,胸口涌出的鲜血依旧浸染着身体下的湖水……

    而在白燮倒下的身后,苏佳半蹲着身子。不停地喘着粗气——看了这一招耗费了苏佳大量的内力。而苏佳右手腕上握着的,那把惊世骇俗的黑色鬼刀。已被白燮胸口的血尽数染红,可见刚才苏佳施展的凤凰刀法。鬼刀整个从白燮的胸前穿膛而过……

    但苏佳还是重新站了起来,并回头望着倒下的白燮的尸体。苏佳慢慢缓过气来,虽然与白燮的这一战惊险无比,但最终还是苏佳笑到了最后。除了自己的左手暂时无法施力,其余苏佳也并没有受太多的伤。

    苏佳脚踩着黑牢的栏杆,慢慢走到了白燮的身前,低头望着依然没有生命的白燮,苏佳低声说道:“我曾和你一样,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寻觅着低谷的人生……但是我和你不同,我知道自己未来的路是什么,知道身边的朋友对我来说,什么是值得珍惜的;可你和你的师父一样,总归在仇恨中无法自拔,现在看来,你也确实可悲……”

    苏佳没有多说什么,按照白燮生前说的,苏佳拉起了白燮腰间的铁链,用力一拉,触动了黑牢的机关。只听得一阵巨响,随着湖面上黑牢的短暂震动,黑牢四周及头顶上的铁栏杆顺势落下,这个差点夺了自己性命的“黑牢之阵”,苏佳终于从里面解脱出来了……

    而在苏佳“解放”的第一时间,在岸的一侧揪心半天的萧齐施展着凌云步踏至湖面的铁栏,来到苏佳的身旁,担心道:“嫂子,你没事吧?”

    谁知,苏佳倒像是个没事人一样,故笑着回应道:“别乱叫,还没过门儿呢……”

    说完,苏佳从水中捡起之前当做暗器使用的发簪,同鬼刀一起,用水简单洗掉了上面及左手腕上的血。随即,苏佳盘起长发,重新将发簪带好,除了手腕上的伤,苏佳整个人精神不错,不像是之前经历过生死之难。

    “别这么快戴上嘛,嫂子长发的样子也挺好看的……”一向幽默的萧齐又笑着说道。

    “别在这儿耍嘴贫子了,我们还有其他的事情,现在还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苏佳红着脸回应了一句,紧接着又望着白燮的尸体道,“果然鬼王师的人从一开始就在这里设下了重重埋伏,只是没想到居然会这么艰难……幸好今天来的人是假扮成阿天的我,否则要真是阿天亲自前来,恐怕就真的中了鬼王师的套,丧命于此……不过还是得谢谢阿齐你了,早开始就调查好了鬼王师在这云主城的埋伏,干掉了他的那些手下,也省下了不少功夫……”苏佳还是不忘夸奖了一句萧齐。

    “哪里哪里,阿天交代给我的事,还是和嫂子你有关,我必须做好……”萧齐大大咧咧道。

    “不过说实话,阿齐你倒也是挺利索的,出乎了我的意料……”苏佳笑着道。“之前还担心,就你一个人去对付鬼王师的其他手下。是不是会有麻烦;现在看来,阿齐你的功夫也长进不少嘛。这么快就轻松干掉了那些埋伏机关的黑衣刺客……”

    “其实……这也不全是我的功劳,本来我也挺头疼一个人对付那些家伙,幸好有个高人相助,我才能这么轻松……”萧齐抓着后脑勺不好意思道。

    然而,萧齐说完这句后,苏佳眼神一凝,转头问道:“什么,你说有个高人相助?”

    “是呀——”萧齐干脆答道。

    “是谁?这个时候谁会帮助你,我和阿天之前也不知道这个事情啊……”苏佳似乎是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紧接着又问道,“你是说刚才你对付那些埋伏的刺客时,那个高人帮助你的?他是谁,长什么样子?”

    “我也不知道……”萧齐摇了摇头,回忆着说道,“那个高人是个穿着紫色衣服的蒙面女子……”

    “紫色衣服的蒙面女子?”苏佳跟上问道。

    萧齐点着头,继续道,“我刚才在对岸准备干掉那些动用机关炮的黑衣刺客,谁知道那个紫衣女子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替我干掉了那些家伙……不过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她也没说话,我除了看见她披着紫色的面纱,也看不清楚她的脸。她也不和我说什么。帮我解决掉那些人后,就施展轻功先走了……然后嫂子你一个人和那个叫白燮的家伙糜斗,我也来不及告诉你……”

    “紫衣女子。无缘无故帮助我们,确实是有些蹊跷……”苏佳听到这里。也感觉到似乎事情还不止这样,这之中还有第三方再插手此事。不过既然萧齐平安无事。苏佳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至少不会是自己的敌人,所幸没有太在意……

    打败了白燮,在岸边围观的众武林名士也松了一口气。然而眼见着苏佳一招反败为胜,且断魂刀法武功惊世骇俗,众人也是对“江湖博”之一的苏佳刮目相看。

    果然,苏佳和萧齐回到岸边,马上岸边的一堆人就涌了过来,准备“膜拜”这位身手不凡的绝代佳人。可苏佳知道真正担心自己的人,还是陪自己一路过来的“稀里糊涂”的风文,于是苏佳叫萧齐帮忙应付一下周围的众士,自己则向风文解释清楚了情况……

    “苏姑娘,你到底在搞什么,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害怕要死了?”风文见苏佳总算是平安无事地挺了过来,对苏佳说道,“不过好在还是干掉了鬼王师手下最难缠的家伙,至少清掉了一个大麻烦……”

    苏佳现在考虑的,是想要快一步赶往寻巍山,帮助萧天及方仲天、葛威等人救回方瑛。然而,众武林名士把湖边这里团团围住,根本就没有退路从这里出去。苏佳想了想,自己就这样离开,似乎也有点太无礼了。

    台阶下面哄闹声一片,而这个时候,从苏佳的身边缓缓走来一人。苏佳转头一看,这个面孔很是熟悉,但是太久没有见面了。

    “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说话的人竟是“棋侠者”顾雨清。

    顾雨清苏佳这辈子都忘不了,在汴梁剑道大会的时候,那时在珍明棋院的一局棋,顾雨清教给苏佳的人生哲理,苏佳永世不忘。“顾前辈……”苏佳见着久违逢面的熟人,先是有利辞地回应了顾雨清道。

    “没想到久日不见,苏姑娘依旧是没有变化,还是一身巾帼面容,令人钦佩——”顾雨清笑着道。

    “顾前辈说笑了,倒是久日不见顾前辈,晚辈也当真是有些怀念……”苏佳也笑着应和道。

    “既是怀念,顾某倒是真想再和苏姑娘你对弈一局。如果苏姑娘方便的话,不知何时可否尊便?”顾雨清又说道,看样子,他倒是想和苏佳再来一盘棋弈。

    苏佳也是万万也想,但现在要事在身,苏佳不得不婉拒顾雨清,于是自己又对顾雨清道:“晚辈也想和顾前辈再来一局,毕竟晚辈现在已经较前深懂棋局之妙……只是如今晚辈还有要事在身,恐不能尽前辈之意,如若下次有机会。晚辈定当和顾前辈品赏一局……”说完,苏佳准备转身离开。

    谁知。顾雨清微微一笑,冲着苏佳的背影道:“苏姑娘是否还记得。顾某对苏姑娘你说过的话?顾某说过,围棋不在得失,而在品妙……多日不见,顾某也能参得苏姑娘身上气质的改变。棋如人生,不要过于为了目的而行棋,仅顾得失,其而适得其反,苏姑娘你现在,究竟所为几何呢?”

    苏佳听到了这句。刚想要踏出的步子停住了。苏佳缓了缓神,但并没有转头去看顾雨清,想了一会儿,苏佳轻声回应道:“得失和品妙皆是人生之用,小女子所为不在挑取,而在中庸……目的也好,品赏也罢,得失的不一定是实物,品妙的也不一定是内在。过去既已过去。失去既是失去,我能做的,是珍惜现在该有的。就算是得失之得也好,品妙也是先要把握其有才行……”

    顾雨清听了。笑着点了点头道:“看来,苏姑娘比在汴梁城的时候,要成熟了不少。虽然不是尽其意。但算是懂得了顾某当日所言真正之意……其实苏姑娘每日徘徊与不定,也是心中所忧。不敢公于身份与伤痛罢了。其实当日在珍明棋院与苏姑娘对弈,顾某能够感觉得到。苏姑娘一直在隐瞒什么……就像今日在场的所有人才知道,原来你就是‘江湖博’之一的陆清风陆前辈的传人一样。”

    苏佳似乎是听出了什么,缓缓转过头,望了望顾雨清微妙的眼神。她像是听懂了顾雨清的话,随即又望了望台下注视着自己的众人。

    “我自己隐瞒了太多,所以才会忧伤于心是吗……阿天和黄纪兄弟曾经也告诉过我,只把痛苦藏在自己一个人心里,并不能换回什么;只有真正看淡这一切,敞开心扉于世,我才能更进一步得到我想要的,消除掉曾经的阴霾……”苏佳心中默念着,嘴角忽而扬起一丝众人不易察觉的一丝微笑。

    随即,苏佳走至了台阶的正中央,望着台下的众武林名士微微一笑,似乎是要宣布什么。

    萧齐有点傻傻摸不着头脑,望着台上中央的苏佳,他不知道苏佳究竟想要做什么。

    苏佳笑了笑,随即大声对台下众人说道:“我想通了,晚辈从一开始就不应该隐瞒自己的身世。就像阿天还有黄纪兄弟一样,无需隐藏一切,只有真正说出来,这一道劫才能过去……重新出世的苍龙大侠的确就是郜英前辈的传人萧天没错,而我,苏佳,除了是陆清风陆前辈的弟子,我还是——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

    终于,这么多年过去了,苏佳终于肯在天下之人面前亮名自己的身份;就像萧天和黄纪一样,渡过了自己心中的那道坎,把自己的身世告诉天下之人。

    果然,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全部闹腾起来。苏佳是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这个埋藏了近二十年的秘密,现在终于公之于众……之前因为种种原因,莫天行、小红等人隐瞒了苏佳的身世;但是现在,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苏佳算是看清了这一切,能够放下自己的恩怨归宿,索性自己跨过人生的这道坎,自己公布自己的身世——从今天开始,苏佳是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这件事情,天下皆知。

    “嫂子……”看着苏佳在台上公布身世的样子,萧齐也用莫名的眼神望着苏佳。

    风文也是一样,他之前并不知道苏佳的真正身份……

    底下的人自然是议论纷纷,当年苏仁和林雨霏的事情,曾轰动了整个武林。后来人尽皆知,莫天行害死了苏仁,林雨霏失踪,他们的女儿也早就没了消息……而如今,他们的女儿苏佳终于重出于世,一个就困于武林中的秘密总算是隐瞒到了尽头,公之于世了……

    而在喧闹人群的一侧,几个莫名的男子却是用异样的眼神望着台上的苏佳……

    “忆瑶师妹果然还活着,看来莫掌门的猜测果然没错……”一个人悄声道,“只是没想到,忆瑶师妹竟会是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莫掌门居然会把她当成女儿抚养……”

    听得出来,这两个人竟然是——追风派的人。

    “之前不是听眼线说,她在神峰崖的时候,就跳崖死了吗,为什么还活着?”另一人就之前苏佳跳崖的事情又悄声议论道。

    “不管怎么说,忆瑶师妹还活着,我们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莫掌门的好。知道她还活着,这趟中原剑会,我们追风派的人也算没白来……”两人说完,便消失在了台下的众人之中……

    的确,苏佳没有料到追风派的人竟也会参加这次的中原剑会。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杀父仇人莫天行,也即将知道自己活在世上的消息……(未完待续。。)

    ...